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娘,我想对您说

2017-3-21 17:20| 作者: 山东省侯广德|编辑: admin| 查看: 21329| 评论: 0

  娘离开我们已经十二年了。那音容笑貌时时在我脑际闪现,我的思念没有随时间的推移而减退,每当独处时就想起娘,眼睛有些湿润。
  
  娘,是名门闺秀。娘的爷爷是旧时代的三县联防大队长,父亲是地下共产党员。娘三岁失去母爱,后娘对她不好。娘是吃百家饭长大,娘命
  
  苦啊。娘稍大一点儿就给陈家当了童养媳,成年后育有一男一女,后来被陈家休了。娘尝够了人间苦难。
  
  娘,来到我们侯家门,含辛茹苦,忍辱负重。才刚刚过上几年好日子,竟一病不起,与世长辞。呜呼,我是九爪勾心,难过极了,从此添了
  
  失眠症。
  
  娘,把我们兄妹五个拉扯大,真是不容易啊。娘是世上千千万万个最为普通的母亲,您给予我们的终生受用无穷。
  
  娘,人穷志不穷,使我们懂得穷则思变的道理,不吃嗟来之食,经过努力获取,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从小就教我们不拿别人的东西,拾金
  
  不昧。记得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与小朋友们挖野菜,拾到一头小猪,我抱着和小朋友们一起跑到南洋头村挨家问,最后送还失主,晚饭
  
  耽误了吃,菜框里空空的,回了家娘问明原委后赞许我做得对。长大后,我两次当会计,从没有多拿一分钱,严以律己,这是娘教儿有方。
  
  娘,悯人助人,让我们学会了吃亏是福。不论是姑嫂妯娌,还是左邻右舍,都是礼让为先。记得小时候,我家也是衣食不足,广饶北洼里来
  
  讨饭的,住在我们隔壁的油坊里,娘经常从咸菜瓮里拿咸菜送给他们。那年冬天,我家就收了十几棵白菜,拿出一半来接济他们。我们从小
  
  继承了济贫扶弱的好传统,我工作近三十年,光打抱不平,舍施弱者,吃了不少苦头,但始终未改这毛病。我已过天命之年,每每遇到难事
  
  ,总会化危呈祥,虽有时不如愿,但大都有福祉降临,这是我娘修得好。我多次把先进让出,没有成为名利的俘虏,我觉着我活得值。
  
  娘,心胸宽广,虽目不识丁,但气度不凡,心地善良,能屈能伸,对我们的影响非常大。我的青少年是赤脚板过半年,家徒四壁。族中老人
  
  出谋把四弟送给人家抚养,换个女儿来“老大老二跟我讨过饭,我宁愿领着五个孩子讨饭去,也要争口气,挣出名堂来。”现在,我们兄妹
  
  五个都进入小康之家,先前那些不借给我们钱的人家,现在已经改变了对我们的态度,娘一点也不记恨他们。现在我们过好了,不忘当初自
  
  己的艰辛,只要找上门来需帮助的,我们很少推辞过去。我的两个朋友来借钱,我立即给他们,至今不还,而我购买公寓楼高息贷款,这就
  
  是我的做派,宁愿自己扭了脚,走路也不会变样的。
  
  娘,您虽然没有作出惊天动地的事,但您生养了七个儿女,在我心中是至高无上的。
  
  娘,若地下有知,请放心吧,我们一定不辜负您的教诲和期望,做好人,做善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