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人物 访谈 查看内容

夏天敏:痴心不改文学梦

2019-7-11 11:39| 作者: 曹斌|编辑: admin| 查看: 232| 评论: 0

由云南出版集团、云南人民出版社为第三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夏天敏出版的《夏天敏文集》五卷本曾荣获“云南十大好书”荣誉称号,也是最能代表他写作水平的一套作品集,为此,笔者对夏天敏进行了一次深入的访谈。

曹斌:夏老师,您好!您最初是学绘画的,后来却转向写作,是什么机缘导致您从绘画转向写作呢?

夏天敏:我原来是学画画的。学画画一是兴趣爱好,二是可以使自己转行。我原来是在工厂做学徒的,画画可以使自己从事专业绘画, 5年的绘画基本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从一个工厂学徒转变成一个美术工作者,后来转向写作是因为我爱好文学和美术是同时的。

曹斌:绘画训练对您的小说创作有帮助吗?

夏天敏:非常有帮助。因为在小说创作当中有一个说法就是画面感。有些小说写得很有画面感,其实这就与画画有很大的关系。为什么说有些小说没有画面感,其实他没有把小说的画面感呈现出来,实际也就不具备画画的基本常识和一些美学知识。

曹斌:童年的生活经历对一个作家是很重要的,您的童年生活对您的写作有何影响?

夏天敏:所有作家都认为童年生活对创作是至关重要的,实际上它甚至影响了一个作家一辈子的创作。童年生活奠定了以后的文学走向,文学的审美趣味,以及思想、品质、情操,对文学主旨的追求、情怀等等。因为童年生活在一个人的一生当中,尽管不是完善的、完整的、理性的,但是它是非常原始的、质朴的。它的影响贯穿着一个人的始终,就跟童年时的味觉会影响到人的一生一样。

曹斌:您好像最初是参加了鲁院的自费学习班,作为一个远在云南边地的作家,怎么会想着到鲁院去参加这个自费学习班的呢?

夏天敏:我参加这一个班不是自费班,是初级班。初级班的门槛比较低,好像是要交一点生活费。去参加初级班时我已经写了很多年了,当时我在市区的报社工作,感觉到作为一个写作者,如果永远固步自封,永远停留在自己生活的小地方,视野就不开阔,知识面就不宽,与外面的对接就远远不够。所以我当时很想走出去,很想到北京以及其他大的地方,去接受外面新的知识、新的信息,这个愿望非常强烈。当时没有高研班,但是也还有很多要求、很多规定,我当时还请了前辈作家看了我的简历和我的一些文章,他们接纳了我。我参加这个班,对我来讲是一个很重要的起点。尽管当时去初级班读书的人良莠不齐,但对于我个人来讲作用还是很大,上课是鲁院的老师,请来看稿的编辑也是一些大刊的编辑,对于我来讲还是挺有意义的。

曹斌:听说您在鲁院这个班学习的时候很灰心,一度想打道回府,为什么会灰心呢?

夏天敏:参加这个班当时要求每个作者带两篇作品,当时我就带了三个中篇到鲁院,学习的过程当中,大家就把自己带的作品急急忙忙地拿出来请鲁院的老师看,当时我的作品没有得到看稿老师的认可,所以产生了对自己信心不足的念头,想回来。后来是受到了一个同学的鼓励,他叫我再坚持一下,说学习结束后,学校里面要请一些大刊的编辑来看稿,所以我就坚持了下来。

曹斌:回过头来看,您参加这个学习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夏天敏:最大的收获就是让我真正地走进了文学的殿堂,尽管那个时候鲁院还没有办高研班,条件还很简陋,但还是为学员提供了很好的资源和学习环境。所以去到这个地方,在当时来讲也就走入了文学的殿堂,并且有机会和全国文坛对话。

曹斌:请您谈一谈《好大一对羊》的创作。

夏天敏: 《好大一对羊》这篇小说的创作,在我的创作生涯当中是非常重要的,也是一个转折点,使我在创作上走向了一个新的高度。我写了10余年还是处于那种徘徊迷茫和困惑当中,没有明确的路子,也没有重大的突破。在《好大一对羊》之前,我还是发表了不少作品,但只局限于省级刊物,没有一篇作品能在全国的大刊物上登出,更没有产生影响,所以一直处于彷徨、徘徊、迷茫的这种状态。正是因为有了《好大一对羊》 ,我的创作一下子就出现了亮点。写《好大一对羊》其实还是我多年生活的积累和爆发,还有就是对许多社会问题思考的一个结晶。

曹斌: 《好大一对羊》在《当代》中篇小说拉力赛中获奖,然后又获得了第三届鲁迅文学奖,其中经历了什么?

夏天敏:获这个奖经历是很坎坷的。我觉得获拉力赛总冠军这一个奖是很重要的一个事情,如果没有获这个奖就没有后面的事情。获了《当代》拉力赛总冠军,为后来获得鲁迅文学奖作了铺垫。因为获了《当代》拉力赛总冠军,所以才有后面的一些评委老师联名提出来,把这篇小说找出来,并获当届鲁迅文学奖。所以说,获《当代》拉力赛总冠军到后面获鲁迅文学奖,我认为是一个延续。

曹斌:您认为农村题材的小说或者更为广义的乡土小说在当下或未来还能焕发出生机吗?

夏天敏:这是毫无疑问的。中国的乡土小说属于现实主义,不是现在才有的,也不是改革开放后才有的,一直是文学创作的主流。鲁迅一代的那些作家,他们都致力于乡土文学的研究,因为中国是乡土社会,延续到现在依然如此。

曹斌:在写作的过程中,您有没有遇到目前无法克服的困难?

夏天敏:遇到无法克服的困难是很正常的。几乎每一个写作者都会面临这个问题,而且每个时期面临的困难都是不一样的。我最初写作的困难是语言、技巧、表达方式等等都需要不断提升,克服了才能达到更高的层次。用自己的风格写作,写到一定的程度,取得了一定成就,新的问题又来了。技巧上、思想上各个方面的固化,没有新的突破,重复自己,沿袭老路。每个阶段都会有困难、困惑。就像写农村题材,写到一定的程度,就会觉得很难写下去了。

曹斌:在您的写作中,为什么说苦难是您永远不背离的主题?

夏天敏:这句话是我在很悲痛的心情下写作时写出来的。后来大家就认定是我创作的主旨。不仅是我,在昭通作家里面,苦难都是一个很重要的主题。不是为写苦难而苦难,不是我在渲染苦难来写苦难,而是各个不同的历史时期,有着不同历史时期的苦难。

曹斌:您是如何构建您小说的精神殿堂与人性善恶的?

夏天敏:小说也好,散文也好,当你写完的时候,精神殿堂也就形成了,构成了。精神殿堂里有很多东西装进去,也就涉及到人性善恶。在殿堂里,仍然有正义与邪恶,仍然有崇高与卑鄙,仍然有善良与毒辣,所以精神殿堂的构建实际上也就是靠作品来完成。

曹斌:您对今后的创作有何打算?

夏天敏:我现在的情况就是写作不会丢,伴随着生命的始终。但是还是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到这个年龄,人的精力始终有限。憋出来的东西和在精力充沛下写出来的东西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我认为有一些作家硬撑着写,也不一定是好事。如果真的写不出来了也就不要写了。我觉得这也不要紧,毕竟是精力年龄各个方面的原因。精神可嘉,但并不一定能写出好的作品。我现在每年写得少一点,我给自己定的任务就是每年写一两个中篇。我现在就保持这个水平写一点,重大突破的可能性就不大了。所以就要客观来对待自己。近期我就是画一下画,但也不像原来一站就是一天,画画变成怡情怡性了。

曹斌:能否谈一下您在书法和绘画方面的追求吗?

夏天敏:对于这个,我已经不能去追求什么了。第一,我不是什么书法家和画家,第二没有必要去为了这样再去拼了。画画调整生活,修身养性,让生活丰富一点、充实一点,就够了。

曹斌:简单地回顾一下您40余年的创作历程,可否对自己做一个阶段性的评价和总结?

夏天敏:作为我个人来说,此生也无憾了。作为一个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才读到小学就出去谋生的人,现在还能像模像样地拥有安静恬适的生活,已经心满意足了。感恩生活,感恩老一辈作家编辑对我的提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