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感谢当年不娶之恩

2019-6-15 18:29| 作者: 杨会涛|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1105| 评论: 4

    黄依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惊慌地问王涛,老公,那几根白头发帮我拔干净了没?

    拔干净了,放心吧老婆,同学聚会,你一定是最美丽最闪亮的角儿。

    你真会安慰人,半老徐娘了,还闪亮啥呢?

    王涛从后面把双手搭在黄依婷两肩,下巴搁在黄依婷头顶,无限温柔地说,在我眼里,你永远是圣洁的女神!

    黄依婷伸右手去抚摸王涛的脸颊,下巴向上扬了扬,王涛顺势将自己那带着胡茬的嘴巴印了上去。

    呵呵呵呵,我视频拍下来喽,等下给你们抖音上宣传一下。

    姐姐,快发抖音,让大家给爸爸妈妈点赞!

    这俩孩子,啥东西都往抖音上发,一天到晚抖音中毒了吧!快回房间做作业去。

    姐姐王洁然和弟弟王浩然冲黄依婷和王涛吐了吐舌头,笑嘻嘻地跑回自己房间了。

    时间真快啊,女儿十岁了,儿子八岁了。黄依婷感叹。

    嗯,我们大学毕业十五年喽!

    我真的不老?

    不老!王涛说着嘴巴又嘟了过来!

    讨厌,黄依婷笑着去推王涛,被王涛一把抱起扔到床上。

 

    一周前,黄依婷微信里出现了一个好友添加请求,上面标注着:班长陈郁。

    这家伙怎么有我微信号?黄依婷嘀咕着同意了好友添加。

    依婷吗?我陈郁啊!

    班长好,好久不见。

    你呀,这么多年躲的一点儿消息没有,这不我们毕业十五周年了,我们组织了个聚会,你一定要来哦!好家伙,不是找到柯洁,还真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呢!

    嗯,是喽,这么多年了,同学里面只有当时的挚友柯洁,自己还保持着联系。

    这家伙,还是把我的消息泄露出去了。

    怎么,黄依婷,十几年了,难道当年的事情你还没有走出来?

    有没有走出来?黄依婷心里问了自己一遍,说实话自己也不确定到底有没有走出来。

    黄依婷发了一张笑脸算是回答。

    这次聚会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所有同学联系上,希望大家都到场,十周年的时候好家伙班里四十几号人连一半都没有到,大家那个郁闷啊。

    几号聚会,我看一下时间,我确实挺忙的,又要管孩子又要上班。

    别说这些啊,我不听。你记得隔壁班那个宗白玉吗?去年就去世了,肝癌。

    我们马上都四十岁了,以后聚会肯定会逐渐有人掉队的。

    到时候想见都见不到了。

    要是觉得同学四年没有什么感情,不来也罢!

    陈郁一连串发了几条消息,似乎真的生气了。

    好吧,时间告诉我,我提前协调。

 

    柯洁,你怎么把我微信号给了陈郁?

    我开始也坚持不给的,你忘记了毕业十周年聚会吗?当时他也问我要你的联系方式,我坚持说没有,她也没有继续问。这次她是死缠烂打带威胁的,说是这次聚会要是大家都这种态度,这辈子也就别聚了,权当大家没有同学过。

    唉,执着、重感情,就是她的性格,大家都人到中年了,没有想到陈郁一点儿没变。

    是啊。那你答应她了吗?

    不答应行吗?一副绝交的样子,我怎么拒绝?

    话说回来,难道你对当年的事情还念念不忘,你心里还记恨陆扬?

    不知道,你说记恨吧,十几年过去了,如今我和王涛还有两个孩子,一家人很幸福。开始那几年,确实时常会想起陆扬的无耻!日子久了,自己生活挺忙的,王涛也是真心爱我,慢慢地,我脑海里不再有陆扬的影子。

    是不愿意想起,刻意回避,还是真的忘记了?

    嘿,我现在是真心地爱着王涛,谁愿意去想他。

    那就爽快地参加聚会呗,你个死丫头,一头钻进王涛怀里,嫁到那么老远个城市,见你一面都不容易,我可想死你了。

    唉,虽说不再记恨陆扬,可是觉得挺尴尬的,所以聚会能不去就不去了。十周年的聚会,王涛让我去,我说不,这次,他又让我去,还鼓励说你可是班花,难道还怕那李瓶么!

    呵呵呵,柯洁一连串笑脸。

    好吧,不见不散,到时候姐妹多喝几杯哦!

    欧了!

 

    李瓶,也是黄依婷的大学同学,就是这个女人,当年从黄依婷的婚礼上将新郎官陆扬带走,留下了哭成泪人的黄依婷,还有同学们的愤怒与亲朋好友的嘲笑声。

    黄依婷和陆扬约定毕业论文答辩结束后就举行婚礼,而那个婚礼,黄依婷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相识十年相爱四年的陆扬,就那么把自己丢在婚礼的现场,跟着有钱的李瓶走了。

    心,仿佛被人用脚用力地踩碎。被人践踏就是这种感觉吧?

    陆扬,我怀孕了,你的孩子!

    李瓶拿着话筒趾高气扬地、庄严地宣布!

    哄——全场哗然,司仪惊愕,黄依婷的母亲愤怒地骂陆扬无耻、欺负人陆扬,她的家庭情况你知道的,李瓶指着黄依婷说,她没有父亲,母亲多病,你娶了她后面的人生会一片黑暗。

    黄依婷脑子里嗡嗡响,当时在学校的时候,柯洁就说陆扬和李瓶有暧昧,黄依婷还不相信,她想自己和陆扬从小学就是同学,大一开始恋爱,自己又是班花,样子比那相貌平平的李瓶不知好多少。

    我已经和我爸爸说过了,我们结婚以后你可以直接到我爸爸公司上班了,我爸就我一个女儿,公司以后都会是你的。李瓶继续她的争夺!

    难怪,难怪在学校的时候陆扬经常买名牌衣服穿,问他哪里来的钱,还说是自己在校外打零工做家教赚的钱。如此看来,果然有问题。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陆扬仅仅对黄依婷说了三对不起,就跟着李瓶走了。

    渣男、畜生。众人怒骂!班里几位男生和黄依婷的舅舅拦住陆扬,要动手打他。让他们走!黄依婷一边扶起坐在地毯上哭泣的母亲,一边冲众人说到。

陆扬,今生今世,我与你再见便是陌路,祝你们幸福!

    接着陆扬的父母及亲戚也灰溜溜地离开了。

    黄依婷被她母亲搂着,已经哭的没有声音了。

    黄依婷,是我,王涛。我爱你,我要娶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众人正要离开,听到这些,又惊呼一声纷纷坐下。

    王涛?黄依婷缓缓地站起来。定睛看了看,确实是王涛。隔壁班的那个王涛,大学四年一直锲而不舍地默默向黄依婷示爱的王涛,被拒绝了N次还仍旧不死心的王涛。

    柯洁也是满脸泪水地望着黄依婷。

    黄依婷看着自己母亲孱弱的身体和憔悴的面容,又望了望王涛那满怀爱怜的目光,她冲王涛点了点头,我愿意!

    备胎转正、备胎转正,司仪莫名地兴奋,现场气氛又被他带动起来。

    和王涛结婚以后,黄依婷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就带着母亲一起去了王涛的家乡。

    关于那座城、那些人,黄依婷想统统忘却。

 

    毕业十五周年聚会那天,大家都很兴奋,在班长陈郁的不懈努力之下,全班同学都到齐了。一群快要四十岁的人,穿着统一的橘色T恤衫,上面印着“怀念青春、情意长存”,一群人叽叽喳喳,激情洋溢,显得还有一些青春的活力

    黄依婷看到了陆扬,也看到了李瓶,那李瓶比当年愈加的“丰满”了,右手手腕一只欧米伽,左手手腕一只大金镯子,脖子上也挂着钻石项链。好家伙,好在班长一定要求大家统一穿T恤,不然这富婆会不会把貂给穿来,这大热天的!柯洁在黄依婷耳边痴痴笑。

    陆扬冲黄依婷笑了一下,那笑容很奇特,不知道是愧疚、后悔还是别的。李瓶只拿眼睛盯了陆扬一眼,便不再理他,跟班里的几位男生嘻嘻哈哈拍抖音去了。

    没事搞搞同学会,拆散一对是一对。然后就听到他们哄然大笑的声音。

    那天晚上,很多同学喝醉了,他们有哭,有笑。这帮快要四十岁的人儿,正经历着人生中压力最大的时期,上有老下有小,房子、车子、孩子,工作和家庭。平时难得有机会彻底地放松或者放纵一下自己。只有在当年的同学面前,他们中的大多数会卸下平日里的面具,像当初年少时那样敞开心扉释放心中的情绪。等酒醒了以后,洗个热水澡,拥抱着告别,然后回到各自的城市,继续着忙碌的人生。

    那天晚上,李瓶和几位同学晚饭后去打麻将了,喝的醉醺醺的陆扬对黄依婷说,依婷,我们可以单独聊聊吗?

    在酒店的天台上,陆扬哭的稀里哗啦。

    结婚以后,李瓶家里人根本也不怎么看得上陆扬,毕竟家庭实力相差太多了,说是霄壤之别也不为过。

    因为自己条件不好,陆扬在岳父的公司里各种拼命,想着这样,可以让岳父岳母高看自己一些。

    李瓶,就像今晚一样,喜欢上了麻将,几乎一天五六个小时在打麻将。结婚三年了,才怀上孩子,结果怀孕以后天天打麻将,我母亲照顾她,劝她不要打麻将了,好好保胎,她不听还对我母亲各种责备,我气不过骂了她,谁知竟然就流产了。后来一直都怀不上了。

    当年把你从婚礼上带走的时候不是说怀孕了吗?

    骗子,骗人的。那以后,她更是变本加厉,愈加扑在麻将桌上。

    知道吗?她还开始包养小鲜肉,她以为我不知道!陆扬眼泪一把鼻涕一把。

    黄依婷看着他,不知道该怎样去安慰他。

    那你没有考虑离婚吗?

    离婚!他们家不同意,要面子呗。说是李瓶流产都是因为我照顾不周导致的,如果离婚就将我净身出户,而且还要支付给李瓶一笔什么精神赔偿费。

    是啊,你不会真的离婚的,即使李瓶给你戴绿帽子,因为你当年从我们的婚礼上跟她走,不就是冲着她家的钱么?

    哼,陆扬鼻子抽了一下。是啊,我自作自受,我爱慕虚荣,我对不起你依婷。

    你确实对不起我,不过我并不需要你的道歉。反而要感谢你当年的不娶之恩,如今,我们一家人过得很好。你和李瓶也好自为之吧。

    相聚是喜悦的,但是也是短暂的。大家到了分别的时刻,陈郁说五年以后再聚。同学们面对分别不再有头天晚上酒后的悲欣交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自信。

    短暂的释放之后,大家还是要回到各自的生活轨迹上去。

    李瓶挽着陆扬的胳膊,把硕大的脑袋歪在陆扬的肩膀上,陆扬向各位同学道别,脸上一脸的幸福,两人钻进了那辆奔驰轿车,居然还带有司机。

    看着这一幕,黄依婷笑了,她想起那句话: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她拿起手机给王涛发了条语音,老公、大宝贝、小宝贝,等我哦,我正在迫不及待赶回家的路上哦,爱你们!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5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上一篇:搭台(续)下一篇:玛瑙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南国布壮 2019-7-18 15:43
大卫用的是外星人的文字,没学过,看不懂
引用 朱建根 2019-7-1 15:55
素材丰富,叙写有张有弛,人物对话贯穿始终,点赞。
引用 大卫 2019-6-29 17:39
( *・ω・)✄╰ひ╯
引用 大卫 2019-6-29 17:39
( *・ω・)✄╰ひ╯

查看全部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