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搭台(续)

2019-6-13 10:34| 作者: 北岸大吕| 审核: 罗爱田|查看: 883| 评论: 4

“我舅舅他们已经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思路。现在有了庆阳和利川老乡的支持,只要我们村支两委统一思想,大家齐心协力,移风易俗应该不成问题。我建议尽快召开村支两委会议进行讨论研究。”

这个嘛,我跟鲁主任商量一下再定。

过一阵,常欣又将舅舅的建议以及自己的想法跟村主任鲁明进行了沟通。鲁明比较开通,觉得鲁柯提出的六条措施比较实在,应当给予采纳,还建议常欣抽个时间到镇党委做个专题汇报。常欣心里一热,立即骑摩托去了镇上。镇党委书记李茂时周末回了县城,周一参加县委扩大会议,转而找到镇党委副书记常亮,常副书记热情接待了他。常欣全面汇报了逸安村乡风文明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以及自己的想法、建议,常副书记眼睛一亮:“早该下决心抓了!打牌赌博这个毒瘤不除,逸安村的新农村建设别想搞出名堂,也会给全镇工作带来负累。等下我跟你们老刘书记打个电话,你们村支两委好好研究研究,一定要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积极稳妥地实施。李书记回来,我还要专门跟他汇报,相信他也会大力支持。你舅舅鲁柯他们一班人确实不错,他们心系家乡,愿意为家乡文明建设助力,我们应该给予鼓励。下次你舅舅回来,记得电话告诉我一声,我请他吃个便饭。”

回到村部,常欣兴奋地打电话向鲁柯报告了这些情况,鲁柯心里更加敞亮,但心中的压力仍然不小。

“还有什么压力?”

“积习难改啊,何况你们的头都是模棱两可态度。不过有了镇党委的支持,至少我们做事的底气有了。”

接下来几天,老刘书记似乎特别忙乎,基本上到村部窜一下就走,有时人都不来,给鲁明主任打个电话,有时电话也不打。村支两委会议一拖再拖,直到到周五下午才终于摆上台面。会议由老刘书记主持,议题就是一个:逸安村乡风文明建设问题,重点是禁赌。请大家围绕中心,展开讨论——要不要搞?怎么搞?拿什么来搞?由谁来搞?

“这个事肯定要搞,而且非搞好不可。一是上面有指示。远的不说,县里、镇里基本上逢会必讲,每年都要下发相关文件,三令五申,不能说不严。二是现实有要求。大家有目共睹,逸安村打牌赌博成风,滋长了懒惰思想,影响了邻里团结,也败坏了逸安形象。此风不刹,我们的新农村建设怎么搞,美丽乡村品牌又从何而来?”三是事实有可能。首先,百姓有意愿。我到逸安村任职以来,与不少村民有过接触,也与村支两委部分同志进行过探讨,虽然小部分村民喜爱牌场赌场,但绝大部分同志持反感态度,希望村里刹刹歪风。其次,上级会支持。一方面镇党委政府领导表示支持,另一方面我们逸安在外面工作的老乡愿意支持。我舅舅他们在庆阳工作的老乡就酝酿了一份关于逸安村移风易俗的计划纲要,很有参考价值。他们还准备组织志愿队伍,帮助我们成立各种兴趣爱好小组,发展村级文体事业。我们常讲标本兼治,标本兼治,这就是治本之策。第三,政策有优惠。现在各级政府正在全力推进新农村建设,开展全域旅游,我们完全可以到上面申请一些经费,添置一些必要的文体设施。”

“小常的想法不错,讲起来也头头是道。问题是逸安村的打牌赌博问题,连镇领导都头痛呢。他们究竟态度如何?我看还两说呢。”

“这个刘书记不用担心。我已经向常副书记做过汇报。”

“你找过常副书记?怪不得他给我打电话呢!”老刘书记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会议出现了冷场。

“我给大家传看一下庆阳老乡草拟的计划纲要。”常欣想缓和一下气氛。

“算了!听听大家怎么说!”老刘书记瞪了常欣一眼。

“那就我来讲两句。”副书记老王站了起来,老刘书记要他坐下来讲。

“打牌赌博这个事嘛,看起来特别讨嫌,但做起来特别麻烦。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我看禁是要禁,不过也别太认真,应付应付得了。”

“老王你别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什么应付应付,怎么应付?还象过去那样广播里喊两声,拿起通告四处张贴一下,或者听到上面来抓赌了悄悄传个信息?我看行不通嘛。现在老百姓有意见,镇党委不满意,社会上看不惯。大家不是不知道,派出所动不动到逸安村来抓人,连五六十岁的大娘大婶都戴铐子、蹲看守所,我们这些当村干部的还好意思站在干地方看把戏?我看不是禁不禁的问题,而是必须严禁!当然也要采取必要的配套措施,不然老百姓业余没事干怎么办,还不骂我们这些人的娘?现在在庆阳、利川的老乡想在了我们前面,愿意助我们一臂之力,我看就应该真诚欢迎他们。”鲁明主任的态度非常坚决,副主任小李非常认同:“是的,逸安村的打牌赌博已经到了非刹风不可的地步了。我同意搞。”

治保主任说:“我完全赞同小常书记的意见。”

妇女主任接着表态:“我也同意。”

老刘书记清了清嗓子:“既然绝大多数同志表态同意,我自然也不反对。那么就请小常书记牵头起草逸安村乡风文明建设方案,我们下次讨论决定后报镇文明办批准后实施。散会——”

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真喜欢——隔壁王大爷边听收音机边向村部走来:“听说村里要禁赌了?好嘛,早就应该禁了。”

几个村干部相视一笑。老刘书记看了他一眼,一句话没说,骑上摩托车走了。

村里的移风易俗工作研究有了点眉目,鲁柯便着手与各部门的联系协调。第一站,打市文体局局长老张的电话,老张对老鲁介绍的乡风文明建设想法很感兴趣,但他话锋一转,早几个月就好了,现在他已经退休,真的是爱莫能助。只好开着小车去市文体局,找群体科科长,科长出差在外,一位戴眼镜的副科长接待了他,说:“打报告了没有?”

老鲁立即从公文包里掏出报告,副科长瞟了一眼:“白条啊?要村里的正式报告,镇政府签署意见。”

“好的好的。我要村里马上打好送来。”老鲁立即打堂外甥常欣电话,要他打一份请求安排5万元群体活动经费的报告,找镇里签好字盖好章,马上送到市文体局来。常欣一刻也不敢怠慢,要村文书打好报告、盖好章,便骑着摩托风风火火地赶到镇里。镇党政综合办主任小唐正在打电话,他只好在旁边等着。唐主任好不容易挂上电话,常欣请他签字盖章。唐主任详详细细地看了三遍,不紧不慢地说:“这个嘛,事是好事,但要越级打报告,必须得镇长签字。”

“镇长在哪?”

“你去办公室找他。刚刚还看到他在办公室看文件。”

常欣赶紧到二楼办公室找镇长,可是大门紧锁。便掏出手机,翻找到镇长电话,打过去,镇长说你早来十分钟就好了。我刚从镇政府出来,已经上了高速,去向分管副县长汇报工作。常欣只得打道回府,准备第二天再去找镇长签字。

第二天,常欣提前一刻钟赶到镇里,镇长一来就找他签好字,然后找唐主任盖好章,坐大巴赶到市里。这时,老鲁已经在文体局门口等着。舅甥两人兴冲冲找到群体科科长,科长却说:“村里的文体活动要找县里。我们不可能直管。”

“昨天那个戴眼镜的科长要我们打报告来,现在我们村里打了报告,镇里也签了字盖了章,大老远的送来——”

“我不管,谁要你们送的你们去找谁。”

“帮帮忙好么?我们来一次不容易。”

“说了要找县里!犁有犁路,耙有耙路。请走吧。不要影响我办公。”

老鲁两口子只得怏怏离开,驱车赶往县里。县文体局局长听说老鲁是市交通局政工科科长,表现得还算客气,要办公室人员倒了热茶,又细细看了村里的报告,说:“村里的群体活动我们尽力支持,但得集体研究。报告先放这里,一会我跟分管副局长还有群体股先商量一下,再提交局务会研究。”

“好的好的,真的太感谢了。那我们回去等您的消息。”

可是等了一周,县文体局没有任何消息。又等了一周,局长说这段时间实在太忙,局里还没有研究,要么你来一下吧,我们好好商量商量?老鲁觉得局长的回答很有深意,便要常欣赶紧向老刘书记和鲁明主任汇报,说申请文体经费的事在局长这里卡了壳,看样子不意思意思就过不了关。为此,村支两委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拿出1万元来活动。大家觉得只要5万元文体活动经费到手,就是花掉1万元也很合算。

次日,老鲁专门请了半天假,约了堂外甥常欣带着1万元红包赶到县文体局。局长再次热情接待了他们。当办公室送过热茶后,老鲁给常欣使了个眼色,让他带上门出去。

“局长,这是我们村准备的一点小意思。还请您多多关照。”老鲁说着要将装了1万元的信封塞到局长办公桌的抽屉。

“你这是什么意思?现在反腐倡廉工作抓得这样紧,谁还敢搞这些东西?”局长象摸到个烫手的山芋,立即将信封拿了出来:“村里的工作也是我的工作,科长不要见外好么?”

“局长批评得很对。那是他们曲解了您的意思。”老鲁有点诚惶诚恐:“我们都是党员干部,这点政治觉悟还是有的。这样吧,我在这里代表家乡的父老乡亲,先对局长大人的关心关照表示感谢!今后只要有用得着我老鲁的地方,局长吱一声便是。”

局长笑了笑:“鲁兄既然说到这里,那我就斗胆提一个要求,我老家有两公里通组公路,底基层已经搞好几年,至今没有打水泥路。不知鲁兄能不能帮个忙?”

“哎呀,您早说呀。无论多大的困难,我都要想办法给您解决。”

“好。那就一言为定。”局长说着从抽屉里翻出报告,签署了“经研究同意,请群体股与财务股从速办理”的意见。

第二站,老鲁找市文联。老鲁经常写稿投稿,参加一些文联组织的讲座或者笔会活动,跟文联的领导较熟。市文联的领导对老鲁的创意表示认可,也愿意联系相关的书画家诗联家担任逸安村乡风文明建设顾问。但对于在逸安加挂文艺创作基地牌子的建议却没有采纳,理由是逸安的自然条件虽好,但乡风文明基础不牢,文艺创作氛围欠佳。一句话,等到几个业余兴趣小组办好,乡风文明建设有了一定成效再说。

第三站,申请希望工程基金。老鲁吸取了前次教训,要村里打了报告,找镇政府签署意见,加盖公章,带着常欣直接去找县希望工程办公室。县希望工程办公室的领导还算客气,但经费支持没给一分。理由嘛,哪个村都有贫困儿童,但比逸安村贫困儿童多的地方多的是,希望工程杯水车薪,实在分不出一杯羹来。老鲁便返回市里,找到同事大牛,他儿子在团市委当书记。大牛的儿子在机关院里长大,小时候喜欢有事没事到办公室玩儿,对老鲁还算熟悉。大牛当天晚上就跟儿子说了鲁柯叔叔的事:“现在的乡风文明建设确实是个大事,难得老鲁他们一腔热血,绞心脑汁在搞移风易俗工作,希望儿子尽力帮助。”小牛一句话没有多说,第二天就给鲁叔叔批了3万元,老鲁十分感激。

但希望工程的钱不能直拨到村,必须通过县希望工程办公室下拨。半个月后,老鲁听说小牛书记批拨的3万元经费已经下到县里,就要常欣拿着小牛书记签字的报告,到县希望工程办公室拨款。希望办主任是个肥头大耳的中年胖子,他拿着报告左看右看,最后签具了同意拨付2万元的意见。常欣不明就里:“主任有没有弄错?明明批了3万元,干嘛只拨2万元?”

“一点没错!你以为批了3万元就是你的啊?这是县希望办,我们得统筹不是?都给你们村了,其他乡村怎么办?他们不有意见?”

“话不是这样说吧,我们好不容易争取到的。”

“你们争取到的没错,不是大头给了你们么?你还想吃独食啊?爱要不要!”胖主任说着就将皮沙发扭转了方向,半个脸对着常欣,掏出烟点上了火。

原来主任是抽烟的?常欣灵机一动,走到附近超市买了两条和天下香烟。

常欣返回办公室,从提包拿出香烟塞进胖办主任文件柜,胖主任立即提笔,将2万元的“2”字下勾了一笔。

常欣马不停蹄,又拿着胖主任签好字的报告疾步走到财务。财务股长是一个五十来岁的女人,披着大波长发,她拿起报告相了半天,只同意核付2万元。常欣不肯:“股长,明明是3万元,怎么只付2万元?”

“我以为我傻啊,这字有改动痕迹。”股长斜了他一眼。

“主任签的字,我哪敢改动?不信你问主任。”股长当真去问。

“你是猪啊,我签得清清楚楚,同意核拨3万元!”股长放下电话,一张脸黑着,拿起笔把原签字划掉,改成“核付3万元。”

常欣一迭声地说着“谢谢”,长波股长吭也没吭一声。

     村支两委会后,常欣参照鲁柯草拟的逸安村移风易俗规划纲要,翻阅了中央和省、市、县委各级文件,加班加点进行了修改完善,形成逸安村乡风文明建设实施方案,分别征求几个村干部的意见。老刘主任将他的草稿压在那里多天没动,鲁明主任和其他同志一一看了,各自提了一两条甚至三四条意见,常欣反复斟酌,进行了修改。提交村支两委开会研究,老刘主任说,不急,我还没来得及看呢。于是又等,又催,直到九月上旬,老刘书记才抽出时间组织开会。由于常欣基础工作做得扎实,会议讨论研究比较顺利,通过了方案,成立了逸安村乡风文明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及宣传教育组、禁赌限牌组、文体活动组和综合报道组等四个工作机构。关于领导小组组长人选,老刘耍了个心眼,说要给小常副书记“压担子”。鲁明主任看不惯,头个站起来反对,说:“小常书记是才刚毕业的大学生,资历、能力、经验都还显嫩。逸安村移风易俗是头号硬骨头,没有老刘书记压阵哪行?”常欣知道老刘冲着自己而来,但又不便发作,就说:“老刘书记德高望重,领导小组组长非您莫属。”其他人随声附和。老刘书记无法推脱,只得自任组长,副组长有村主任鲁明、副书记老王。常欣担任了常务副组长,其他村支两委成员和市交通局政工科长鲁柯都是领导小组成员。

常欣又将实施方案报到镇文明办备案,文明办主任说:“先放这里,我抽时间看了再说。”

这一看又看了一个星期,见文明办主任毫无动静,就打电话去催。主任说:“看是看了,但我还得跟你们村老刘书记沟通一下。”

“这个实施方案,我们经过集体研究决定的,老刘书记还是领导小组组长。还要跟他沟通,我看没这个必要了吧?”

“说的什么话?移风易俗这么大的事,不跟他沟通好,万一捅了什么篓子,你担得起这个责吗?”

常欣想,有这么严重吗?这乡风文明建设,有上级文件精神,有镇党委支持,有广大群众理解,村支两委又经过反复研究讨论,应该没有什么秕漏。干嘛要这么拖着?听说文明办主任跟老刘书记是初中同学,平时交往频繁,是不是老刘书记在村支两委会上无奈同意,私底下又跟他做了什么反面工作?或者真如群众传言,金柱家的赌场,老刘书记占了股份?不应该呀。文明办是镇乡风文明建设的主管部门,即使老刘书记有什么想法,文明办主任也应该多做正面工作而不能设置障碍。便去向常副书记汇报,常副书记立马将文明办主任叫来。文明办主任颇为惶恐,本来还想申辩几句,常副书记却说:“逸安村的实施方案我已经看了。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当着小常的面给指出来,如果没有问题,那就快点给他们签字备案算了。”

文明办主任满脸是汗:“我已经认真看了,没什么问题,没什么问题。”拿起笔就在施方案上签了字。常欣给常副书记道了声感谢,拿起备了案的方案就走。骑着摩托车经过村里一家麻将馆时,仿佛看到有人指指点点,说“出风头的来了”。还有人说他“该做的事不做,专门断人财路,迟早会遭报应。”常欣懒得理睬。

其实诸如此类的议论,常欣已经听到不止一次两次。自从第一次村支两委专题会议讨论研究移风易俗开始,不少人就对他另眼相看,说他“没事找事,还不是想捞政治资本,为考公务员或者提拔到乡镇铺路?”“踩着别人的肩膀上位,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也有的说:“年轻人好出风头,老刘书记最看不惯他了,早晚会跌跟头。”“他堂舅老鲁也是一路货色,呆在市交通部门,该干的事不干,却跑回老家禁赌来了,他以为他是谁啊?真是狗逮耗子,多管闲事!如果有本事,就多拨点钱,把村里的通组公路早点修好,把村里的路灯安好呢。”

当然更多的是群众支持和期盼,说:“逸安村风气越来越差,打牌赌博泛滥成灾,早该有人管了。”“老刘书记占着茅坑不拉屎,自己本来屁股就不干净,早应该靠边,让年轻有魄力想干事的人来干。”

那天饭后没事,常欣到老同学肖小琳家坐了会儿。她公婆李婶特意关上大门,将听到的各种议论一五一十告诉了他。老人家满脸不平:“逸安人安逸惯了,一个个好吃懒做,最烦有人管束他们。还有些人靠开赌场赚钱,巴不得将禁赌的事捅烂。”

老同学善意提醒他:“在村里一定要小心行事,提防有人使坏,千万不要阴沟里翻船。”

常欣一时百感交集,又觉得所有这些都很正常,就象一个患者到医院看病,难免担心害怕,难免呲牙呻吟,但不管怎么样,医生的药照开,针照打,严重的还要住院动手术。

时间一天天迫近,庆阳和利川老乡的准备工作基本就绪。国庆前夕,鲁柯想再回一次老家,与村里有关领导就动员会召开的事商量具体意见。

周六的天气有点阴冷,小车必须经过预热。老鲁正准备启动出发,突然接到堂外甥常欣电话,说这几天村里主要领导没空,要他过一段时间再来。怎么突然变卦?老鲁觉得几分奇怪。还想问常欣几句,他却说“有事了”,就将电话挂断。

其实常欣真的有事,镇党委纪检书记 “请” 他十分钟内赶到镇里。什么事?来了就知道了。

常欣赶到镇里,立即被“请”到了纪委谈话室,接受县纪委调查组的谈话调查。我犯了什么事,干嘛要接受审查?常欣开始一头雾水,弄不清调查组到底什么意思。调查组的同志倒还温和,告诉他这不是立案调查,也不是所谓的两规或者留置,主要是针对群众举报,调查核实一些情况,希望他如实回答有关提问。调查组按照固定程序,逐一问询他的姓名、性别、年龄、民族、学历、何时入党、何时参加工作等一应情况,还问他是否恋爱,有多少异性朋友,与异性朋友关系怎样,最后问到他什么时候到逸安村任职,跟逸安村妇女肖小琳什么时候认识,是否经常来往,是否有暧昧关系等情况。原来县纪检会接到举报,说常欣在村里乱搞男女关系,破坏军婚。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常欣越谈越觉得放松,因为自己跟肖小琳的关系清清白白,没有半点见不得人的东西。他跟肖小琳是来自同一个乡的高中同学,从读高一开始就经常来往,经常坐同一班客车回家,同一班客车返校,饭后几个同学一起到河边散步,大休日不回家时就一起到教室复习功课,偶尔还一起出去郊游。寒暑假有时也约几个同学到双方家里走动,享受双方父母的热情款待,但仅限于同学之情,朋友之谊,从来没有非份之想。高中毕业后,肖小琳以十几分之差落榜,复习一年再次失败,就南下广东打工,经人介绍嫁给了逸安村的一名现役军官。这名现役军官跟他们都是校友,比他们早两届毕业,在部队考的军校,现是某部少校副营长职务。常欣考上大学生村官到逸安村任职,离老家十七八里,一个人吃住在村部,偶尔到老同学家串门,帮她干点重活、累活,她公婆对他非常客气,做什么好吃的,经常喊他过去打打牙祭,仅仅如此而已。村支两委部分同志、肖小琳所在组组长及她本人和她的公婆也一一接受了调查组的调查,证明常欣的谈话属实。

可是事情远远没有结束。县纪委调查组刚刚撤回县里,县纪委信访室又接到市纪委转来的省纪委批件,说逸安村几名村民联名举报常欣一是作风败坏,破坏军婚;二是拉帮结派,破坏团结;三是套取经费,中饱私囊。要求利川县纪委严肃查处。县纪委不敢怠慢,立即安排一名纪委常委带队,原调查组成员全部参加,还专门从县审计局抽调一名审计人员,重新进驻文川镇逸安村开展信访调查。这次调查组不再跟镇村领导提前招呼,只要求镇纪委书记担任联络,一来就兵分两路开展工作。一路查村部财务凭证,到镇农商银行和邮政储蓄银行对账,看常欣是否领了大额现金,或者有大额资金转入他个人帐户。另一路拿着民主测评表挨家挨户散发,对村支两委班子成员德能勤绩廉情况进行综合测评。然后要村部提供居民花名册和各组组长花名册,由调查组人员抽样谈话。同时,带头的常委还单独走访了文川镇的十几名党政领导和相关站所领导,带着一名同志到市县文体局、团市(县)委调查。还按照举报信上的署名走访了相应的村民。他们要么根本不承认联名举报的事实,要么说自己在外地打工,什么人要举报小常书记,连梦也没送一个给他。关于联名举报,基本可以否定。调查结果证明,关于常欣作风败坏、破坏军婚的举报不实,关于他套取经费、中饱私囊的举报不实,关于他拉帮结派,破坏团结的举报不实。群众民主测评,共计54人参加,常欣的优秀票名居村支两委班子成员首位,村主任鲁明位列第二,村副主任小李排在第三,支部书记老刘倒数第一,还有三票不合格、九标基本合格。调查组如释重负,老刘书记接受提醒谈话。

这期间,庆阳市逸安村移风易俗工作牵头联系人鲁柯胃溃疡住院。有人说他劳累过度引起旧病复发,有人说他听到堂外甥常欣接受调查,害怕引火烧身病倒,还有人说他得病是假,规避纪委调查是实。他那么热心搞移风易俗,鼓动那么多人参加乡风文明建设,今天跑文体局,明天跑希望工程办,后天又跑新农村建设办,还不是图名图利想捞两个?老鲁懒得理睬。庆阳的老乡前来探望,他微笑着安慰他们。逸安的老乡来了,他要老伴热情接待。幸亏胃溃疡发现得早,恢复得也快,老鲁住了一个星期后就霸蛮要求出院。

原以为关于常欣的调查一个星期至多半个月能够了结,没随想,搞了一次,又来二次,拖了一个多月都没了清。老鲁急得口舌生疮,也拿到毫无办法,只得耐心等待。现在调查工作尘埃落定,老鲁的身体也基本恢复,他的心里又痒痒难忍。筹备工作正要重启锣鼓,才茂镇突然传来特大消息,镇党委书记李茂时荣调县民政局局长,党委副书记常亮被提拔为党委书记,逸安村大学生村官常欣时来运转,担任了镇文明办主任。鲁克喜不自禁,急忙召集张扬和鲁琳连夜赶回了村里。原想到村部开一个碰头会议,没想到一大群村民在桥头热情迎接了他们。乡亲们簇拥着小车,七嘴作舌议论了半天。最后王大爷又一曲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真喜欢——逗得大伙彻底乐了。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4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北岸大吕 2019-7-31 11:22
谢谢朱建银老师点赞支持!
引用 大卫 2019-6-27 20:52
( *・ω・)✄╰ひ╯
引用 北岸大吕 2019-6-17 17:16
谢谢大卫老师点赞鼓励!
引用 北岸大吕 2019-6-16 21:54
谢谢谭老师点赞鼓励!

查看全部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