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诗刊》2019年3月号上半月刊|庞培:我承认,爱情曾使寒冷荡开涟漪 ...

2019-6-10 14:54| 编辑: admin| 查看: 412| 评论: 0

夜的雪

 

我们来听听冬天

雪怎样落下来

寒冷把一条街的空旷震出声音

街上人进进出出

生活,有时比一只刚发火的

煤炉忙碌

 

听听他们煮馄饨

听听学堂放寒假之后那些令人

憎厌的走廊空地

轮船慢慢驶经

既不到达,也不离开

年代、坎坷。一切都结束了

 

在天黑的地方

能很容易地听到一条河流

汇入离城区不远的长江

我的冬天,在江的下游

江面仿佛居住很高的楼层

一个人在黑暗的房间

 

楼道口,有时风是完全陌生的

在三个冬天里只下了很小的一点雪

风太大了。刮过头了

雪从下午开始飘落

再晚几个小时,天黑

这一场雪就大了

 

遗憾。我的一生已经清场了

只等着看落过一场雪

但是底下的白天

那些马路太吵

空气是各种嘈杂的尖叫

除了冬天,我的人生剩下不多了

 

或许,我的人生是

别人的人生丢弃的部分

我是不曾落下的雪

是家庭中过早封闭的煤炉

雪听出来了:我的生平

夜的雪白茫茫一片

 

 

秋 歌

 

因为窗前是一片树林

整个屋子被风声环绕

屋里的书都成了旧书

看书人

被一个故事迷倒。内心

飞沙走石。晨昏莫辨

也许,在这世上翻动一页书者

是园内一棵古松

树根长出人的悲欢离合

树身有空气恋恋不舍的拥抱

这午后,安静的房间

都听见了——

风把一切都吹成往昔

越来越大的风势

把生离死别吹成久别重逢

把秋天吹成了春天

 

 

看不见的雪

 

她在傍晚某处

刮风的天气很冷

在天黑前某一刻

仿佛一股暖流,一份

幸福的会面

 

我承认,爱情

曾使寒冷荡开涟漪

使人生化作呛鼻的寒流

莫名的行人趋前碰后

冬天的路灯亮了又暗

 

像路边的积雪一样准时

我的爱情是一个隆冬的深夜

刺骨的寒风竖起衣领

水不肯结冰。澄澈的

天色不肯暗下来

 

滚烫的心年轻又无知

天边一抹晚霞凛冽

地平线尽头秋天的田畴

挽留向晚沿着山冈的

好奇的散步

 

那些看不见的雪

改变了内在听觉

那些暗自微笑、裸露的

雪:

隐隐约约的春天

 

 

下雪了。致命的雪

白皙、零碎

几乎听不见呼吸

一对恋人见面,脚不着地

美丽飞旋

不能相握的手

 

我知道在她的手后面另有一双手

在我的命运深处有着

另一重人生

更多的荒凉、旷野、星星

冬天在别的陌生的冬天

雪,如同大风扬起的数堆篝火

 

雪在寻觅你眼里的火种

她在飘落他肩头的点点湿润里依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