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对现实中人的关切应成为新媒介背景下文艺评论的自觉意识

2019-6-10 14:53| 作者: 杨矗|编辑: admin| 查看: 124| 评论: 0

“人格问题”已成了新媒介背景下的一个巨大而尖锐的时代性问题和时代性难题。也因此,自觉塑造有理想情怀、有道德境界、有科学追求的理想人格,或顶天立地的“大人格境界”的人,来对现实人格物质化、扁平化、粗劣化现象起到积极的引导、矫正作用就成了文艺作品迫在眉睫的历史重任,而在理论上、观念上、价值导向上加以积极推导、引领,则是落在文艺评论肩上的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

互联网、手机自媒体、人工智能等新媒介已成了人们新的生活和社会环境,它们已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生存、生活方式,也对文艺生产、文艺评论提出了新的要求。这些要求说到底是因为现实中的人遭遇到了来自新媒介环境造成的各种影响,它们在给人的生存带来极大便利的同时,也或隐或显地使人们面临许多挑战和困境,比如影像文化对抽象思辨能力的“抑制”、虚拟世界的“洞穴性效应”、人工智能对人的智能生命的“代替”等等,这些与人的现实存在、未来命运密切相关的问题都需要借文艺及其评论得到观照,以便形成“正向的影响、纾解因素”。这就要求文艺评论在注重“艺术性批评”的同时,还能对文艺作品与现实中人的实际生存困境、未来命运之间的关系予以特别的关注,以自觉引导、营造“人的问题关切”的理论和思想氛围,使文艺生产能更有效地对人的现实生活、未来走向产生积极影响。具体来说文艺评论要做到三个关切:生存困境关切,人格塑造关切,未来危机关切。

生存困境关切

任何事物都存在正反两个方面,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国家在各个方面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进步,人民生活水平空前提高,人们的获得感、幸福感越来越强。但是另一方面,人们的生存难度、生存压力又非常大,存在着许多生活的难题、生存的困境,比如贫富差距大,有不少地方还没有真正“脱贫”;住房、教育成本居高不下;就业难,创业也不易;法治环境、医疗条件都不甚理想;食品安全问题,空气污染,以及水资源破坏等问题,构成了生存的负面因素,是人们最期盼解决的问题,自然也应该成为文艺重点关注的方面。反映人们在与改革相伴而行中的胜利、幸福、欢乐,当然重要,但是着眼困境、关注问题,自觉为民请命解忧,也是文艺义不容辞的重要使命。中国自古就有“哀民生之多艰”、“惟歌生民病”的优良文艺传统,我们今天仍应该很好地继承和发扬这一传统。就文艺评论而言,就应该有自觉的民生关怀的“问题意识”,积极为文艺创作的“民生关怀”鼓与呼,提供理论动力和方向性的引导、推助,比如一些评论家对电影《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等的正面评价就是这方面的代表。

人格塑造关切

影像文化形象、直观,富有视觉冲击力、感染力,在给人们快捷传达影像信息的同时,还能让人赏心悦目,获得特殊的美感和乐感。但它的弊端也是非常明显的,它不像纸媒介作品那样更能引人静思、深思,更有利于培养人们理性的思维能力和自由的想象力。久而久之,人们就会懒于思考、乏于想象,越来越满足被动地依赖“图像式的直接给予”。而相反,“思的能力”、“思的生存方式”恰恰是人之为人的本质所在,古希腊的毕达哥拉斯认为“观众才是奥林匹克运动会上最伟大的人”,就是因为观众才是静态的观察者、思考者;苏格拉底也有这样的名言:未经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生活;亚里士多德也认为“思辨是人的最高的幸福”;后来笛卡尔干脆提出“我思故我在”,迎来了“意识哲学”的新时代。中国的孟子也说过:心之官则思。海德格尔则说:技术不思;过度发展的技术终有一天会把人从地球上“连根拔起”。

互联网造成的“网络文化”、“虚拟世界”,在让各种知识、资讯变得无比丰富、便捷的同时,也给人造成了一个柏拉图意义上的“洞穴式的黑洞”、“洞穴式的幻象”,让人们忘乎所以地沉迷其中,疏离、远离、甚至排斥真实的现实世界,进而成了非现实的、“空壳化”的“洞穴人格”。加上受社会总体上的“物质价值模式”的“模塑”、“构造”,人格的空心化、物质化、卑下化、甚至粗鄙化,一句话,“小人格境界”的人会越来越多,可以说,物化、网络化、文化的娱乐化、非道德化,又在新媒介背景下形成了一种合力,它们共同向人发难,造成了人格的肤浅、平庸和渺小。在现实中我们已不难看到,喜欢钻空子、不守规则、对他人冷漠无爱、一点小事动不动就会殴打司机而酿成人命大祸的人多了,而《道德经》推崇的与“道、天、地”共享“域中四大规格”的“人”不见了;孔子的“仁者爱人”的人不见了;孟子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的人不见了;张载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人不见了;莎士比亚的“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的人也不见了。

可以说“人格问题”已成了新媒介背景下的一个巨大而尖锐的时代性问题、时代性难题了。也因此,自觉塑造有理想情怀、有道德境界、有科学追求的理想人格,或顶天立地的“大人格境界”的人,来对现实人格物质化、扁平化、粗劣化现象起到积极的引导、矫正作用就成了文艺作品迫在眉睫的历史重任,而在理论上、观念上、价值导向上加以积极推导、引领,则是落在文艺评论肩上的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比如对以高尚的道德人格塑造、弘扬为亮点的电视剧《情满四合院》,文艺评论就应该大力地予以支持和褒扬,而对那些有利于激发人思考、有助于培养人的理性精神的作品,如电影《一出好戏》《动物世界》等,文艺评论也有责任投以重彩浓墨,积极地进行评价、阐释和宣传,以使其形成规模,酿成气候。总之,文艺评论要为“人的思”、“人的道德”精神的增强、优化发挥应有作用。

未来危机关切

“未来危机关切”也可以说成是“终极关怀”,就是在宏观、长远、根本上来关注人的终极性命运,具体的前设背景、对象则是“人工智能时代”(也包括“外星人”)对人的挑战和威胁,就电影作品而言,一些科幻片可以说已在一定程度上在做着这样的工作,代表着自觉的人类在这方面的积极的追求和努力,如《第三类接触》《外星人》《人工智能》《星球大战》《盗梦空间》《阿凡达》《机械姬》《水形物语》《海王》等,大多数都是美国影片,中国在这方面还刚刚起步,更应该众志成城,大步赶上,而文艺评论也自然应该充任舆论的先锋、观念的旗手,发挥高屋建瓴的理论优势,为人类的时代忧患、终极关怀,做出积极的思考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