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散文 查看内容

颍考叔之死

2019-5-15 19:56| 作者: 净化自己| 审核: 罗爱田|查看: 826| 评论: 2

颍考叔,其本名为何?身世何出?今人可能已经无从得知。在《史记·郑世家》中,太史公对其身世的交待只有五个字——“颍谷之考叔”。《左传》中的记载,要比《史记》稍微详细一点点,多写了,总共八个字——“颍考叔为颍谷封人”。后世的人们,面对史家如此精炼的文字,再怎么苦思冥想,大概也只能确切知道,颍考叔是春秋早期的郑国官员。至于颍考叔到底姓甚名谁?身世为何?史书终是,只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历史空白。

但就是这样一个连身世姓名,都在史书上语焉不详的颍考叔,却在浩如烟海的历史往事中,因为留下了“纯孝”的美名,和成语“暗箭伤人”,而使得后世的炎黄子孙们,永远也抹不去对他的记忆。

当然,不管是活着时留下的“纯孝”,还是死去时被“暗箭伤人”,后人若要谈论颍考叔,从生到死,无论如何也绕不开郑庄公。

郑伯克段于鄢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详。有关郑庄公与共叔段兄弟俩的是非曲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毋须我赘言。只是在这个历史事件中,史家没有记载颍考叔,是否直接参与了这场兄弟间血腥的权利斗争?但正是因为《左传·隐公元年》记载了,颍考叔调和郑庄公与母亲武姜的矛盾,才稍微冲淡了这场兄弟间权利斗争的血腥,从而使得这个故事,有了一个相对温馨的结局。

调和郑庄公与母亲武姜矛盾一事,证明了颍考叔,应该是一个儒家道德伦理观下,既满怀正义感,又忠于君主的贵族。

郑庄公在完胜共叔段之后,因为他的母亲武姜,在兄弟相争的过程中,偏向共叔段的原故,对母亲武姜进行了政治清算,将其驱逐出国都,软禁于颍。不仅如此,郑庄公还立下 “不及黄泉,毋相见的誓言。事过不久,郑庄公后悔了。碍于自己曾经的誓言,郑庄公一时之间,竟找不出一个既不食言又能与母亲相见的办法。这个时候,颍考叔主动为郑庄公献策——“阙地及泉,隧而相见”。巧妙地为郑庄公解决了难题,让其母子重归于好。也因此,儒家盛赞颍考叔为“纯孝”。

细思之,颍考叔在史书记载中的首次现身,多少有些突兀。甚至可以说,颍考叔在史书中的出现,本身或许是为了突出郑庄公是个不计母亲前嫌的孝子。但颍考叔既能敏锐地洞察问题,又能巧妙地解决问题的形象,已是跃然纸上。

也不知这是不是出于史家,在记载颍考叔调和郑庄公与母亲武姜矛盾一事时的本意?

经过颍考叔的调和,郑庄公与其母武姜是“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大隧之外,其乐也泄泄”,“遂为母子如初”。但郑庄公对颍考叔态度如何?《左传》只字未提。

此事过去十年之后,《左传》才又一次记载了和颍考叔相关的事情。不过,这次记载的却是颍考叔的死。

《左传·隐公十一年》记载了和颍考叔直接相关的两件事:其一、颍考叔与子都争车;其二、子都箭射杀颍考叔。

这两件事,从《左传》的记载来看,似乎很简单。鲁隐公十一年五月十四日这天,准备武力攻打许国郑庄公在郑国祖庙向军队颁发武器时,子都因为和颍考叔争夺同一辆战车失败,而对颍考叔怀恨在心。于是,在当年七月初一日,当颍考叔举起郑庄公的“蝥弧”大旗,率领郑国军队奋力攻打许国都城时,子都从背后放箭,射杀了身先士卒登上许国城墙的颍考叔。

事情真就是这么简单吗?

恐怕未必!

从颍考叔与子都争战车,到颍考叔被子都射杀,我有以下几个问题待解:

1、颖考叔为何要与子都争夺战车?

2、争得战车之后的颍考叔,知不知道子都怒火中烧,拔戟而追

3、如果颍考叔不知道,他为何直接驾车跑了?

4、如果颍考叔当时已经知道子都对自己怒火中烧,他除开驾车逃走之外,又当如何?

5、郑庄公知不知道颍考叔与子都争车之事?如若知道,其态度又是如何?

6、争到战车的颍考叔,大可去驾车冲锋陷阵,为何要身先士卒擎旗登城?

7、话说开去,十年前,颍考叔为何主动向郑庄公献策,调和郑庄公与其母武姜的矛盾?

8、与母亲武姜冰释前嫌的郑庄公对颍考叔为何连一个最基本的态度都没有?仅仅只是史书没有记载?

……

以上疑问该如何解答?

伴随这些从史书中无法找到答案的疑问,有关颍考叔的某些问题,似乎已逐渐清晰起来。当时的颍考叔在郑国的地位,可能并不象他后来所享有的道德形象那样高大上。在当时的郑国虽然颍考叔一心忠于君主,勤于王事,他不过只是一个低等贵族士大夫。颍考叔不与子都正面交锋,主动避之,很可能是因为他自身身份地位低下,没有与子都这样的郑国最高级贵族争锋的资本,既不想,也不敢与子都争雄。颍考叔与子都争夺战车,并身先士卒地擎旗登城,很可能是尽可能大地争得军功,从而提升自己在贵族中相对低下的地位。

《左传》记载颍考叔的死时,仅用了一个字——“颠”。何为“颠”?就是颍考叔中箭之后,直接从城墙上摔下来,死了,没了,一切都结束了

忠于君主勤于王事的颍考叔,在一心想着立下战功的时候,根本不会想到,他会在战阵之前,死于子都之手。又有谁会想到,作为郑国族的子都,会有如此卑劣的行径?

可笑的是,攻陷了许国的郑庄公,对射杀颍考叔的子都的处理方式——用一百人供奉一头公猪,二十五人供奉一条狗、一只鸡的仪式,庄严而又隆重地对子都进行了诅咒。这仅仅只是腐需们指责的那样,郑庄公有失政刑吗?

事情恐怕远不是这么简单。

郑庄公在攻陷许国后戒饬守臣们的话,往往被人们拿来当作指责郑庄公为奸雄之尤的证据。但其中有一句话:“寡人唯是一二父兄不能共亿,其敢以许自为功乎?寡人有弟,不能和协,而使糊其口于四方,其况能久有许乎?”此话似有虚伪的成份。但无论怎么解读,也不能否认其中透露出,郑庄公对待自己血缘之亲的基本态度。

郑庄公的母亲武姜对待郑庄公,从最初阻止郑武公立郑庄公为继,到协助共叔段反叛郑庄公,可以说桩桩件件,都可以成为郑庄公将之软禁于颍且“不及黄泉,毋相见”的理由。可是郑庄公很快就后悔了,与其母武姜冰释前嫌了。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郑庄公本质上,很是看重血亲情,没有一个君主应有的冷酷决绝与公正严明。所以他既能原谅自己的母亲的种种不是,也能在戒饬守臣时,反思兄弟亲情。所以,他断不会去用“政”和“刑”处罚射杀颍考叔的宗室成员公孙子都。不要忽视了郑庄公和公孙子都,在血缘上是堂兄弟。正是基于此,所以公孙子都胆敢在郑国与许国两军对垒时,胡作非为暗箭射杀颍考叔。

如此说来,颍考叔的死,不过只是封建时代背景下,一个忠臣枉死的平常历史故事而已。凶手绝不仅仅只一个暗箭伤人的公孙子都。

封建时代背景下的忠臣枉死,往往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为后来的戏曲演义,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绝的良好故事素材。

 

                    2019年5月15日凌晨,长乐。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4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净化自己 2019-5-16 22:23
多谢朱先生的评论!您太言重了,颇让我有些飘飘然。请先生多指正我的不足,谢谢!
引用 香港水云天 2019-5-16 22:16
有史笔之庄重!有儒家之笃雅!

查看全部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