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人民政协报》摇晃的街市

2019-5-13 11:13| 作者: 李春雷|编辑: admin| 查看: 106| 评论: 0

十月下旬的一天,我到无锡访友,夜宿南长街上一家旅舍。

南长街,位于无锡古城南门外,运河右侧。其前身,是北宋时期初设的驿道。街之北端,即为驿馆遗址。

北倚长江,南偎太湖,东邻苏州,西接常州。漫长的时光里,这里是水陆驿站的并行交汇处,是长江太湖走廊的咽喉。

如果说江南是中华母亲的锦绣鲜衣,那么无锡就是一枚精致的纽扣,明亮地闪烁在胸前。而大运河呢,则是锦衣包裹着的身体内里的血脉,串通江南江北,融通政治、经济、文化为一体。这,便是国家的大动脉,便是一统的大中华。同文化、同命运、同梦想,一家人、拆不散、分不开。

一条运河,又仿佛一株大树。主干之外,更多是侧枝和丫杈。这些,便是千千万万个大大小小、肥肥瘦瘦的城镇,而那些数不胜数的密密麻麻、扁扁圆圆的村村寨寨呢,更是她郁郁葱葱的树叶了。

黄昏时分,友人邀我在街上一家餐馆相聚。

今日南长街,长约5.5公里,以古运河为中轴,清名桥为核心,北起跨塘桥,南到水仙庙。古街两侧,依然基本完整地保留着江南河畔人家的原生态风貌,粉墙黛瓦、花格木窗、方砖铺地、屏门隔断、前店后坊,家家水码头,处处水弄堂,呈现出一爿爿院落式、竹筒式、独立式的枕河建筑,飘浮着鱼腥气、菱角气和香软的吴音侬语,水水灵灵,毛毛茸茸。

最早发现此处神韵的旅客,竟然是日本人。

1986年,几位日本艺术家旅行至此,惊叹于这里的纯美风情和深幽意境,创作了一首歌曲《无锡旅情》。歌曲旋律舒缓,惆怅悱恻,动人心弦,令人神往,轰动了整个日本岛。

这股旋风,从日本吹到中国。无锡人瞪大眼睛,凝视着南长街。于是,地方政府精心规划,逐步提升,在原汁原味的基础上打造成一条步行街,类似于北京的王府井,成都的宽窄巷。

虽是小小餐馆,却是黄酒世界。各种味道,琳琅满目,桂花酒、梅子酒、糯米酒、玫瑰酒,香雾熏熏,沁人心脾。还有几碟特色小菜,颇能勾引食欲。最鲜美者,乃太湖三白:白鱼、银鱼、白虾。这些天赋异禀、精灵稀奇的尤物啊,细嫩鲜异、引爆味蕾。它们在唇舌之间狂轰滥炸、叱咤风云之后,又一路旗开得胜、顺风顺水地占领了我的肠胃。转眼之间,似乎又回归原型,在我的周身血液里游泳,在我的神经末梢上蠕动。渐渐地,我的体内犹如太湖春潮,风起云涌,烟波浩淼,眼前更是氤氤氲氲,混混沌沌。此时,内心高筑的城堡悄然垮塌。我的意志,我的性情,不由自主地舞蹈起来,摇晃起来。

南北气候不同、文化不同、贫富不同。千百年来,本土人类酿造成了一种特有的体质、性格和气度,男人多精细,女人偏妩媚。音乐、美术、饮食、言谈、笑声,皆异于北,有一种糯米的黏,黄酒的甜,茉莉的香,越剧的软。北国出猛将,南方多才子,此之谓也;塞北苦旱地,江南温柔乡,良如是也。

餐后,街上散步。正是晚上七八点钟,夜幕四合,华灯璀璨,香风习习,丽人翩翩。脚下是光光黝黝的青石路面,两侧是灰灰白白的徽派建筑,街上飘浮着五彩缤纷的音乐。女人们永远是夜市的主角,一个个粉面妖娆,春风杨柳,手擎甜食,款款而行,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两侧的杂货店铺,各自敞开门扉,花花绿绿、鲜鲜艳艳,仿佛扒开胸膛、把五脏六腑都掏了出来。一家茶馆的门内,静若禅院,两个古装女孩,在琴声渺渺中,对弈黑白。灯光雪亮,纤毫毕现,十指尖尖,宛若玉雕。

更多的是小吃,酱排骨、小笼包、油面筋、玉兰饼、梅花糕,不胜枚举。各种美味迤迤逦逦、倾巢而出,五颜六色,袅袅娜娜,如彩蝶飘飘,在街市上嬉戏着、追逐着,眉来眼去、打情骂俏,最后融为一体、相拥而去。此时此刻,人类身心的多种原始欲望,陈列着、颤动着、呼唤着,引诱你上前,去品尝、去染指、去想象。

不知不觉走上清名桥。这是江南运河之上一座年龄最大的单孔石拱桥,通体石砌,不着寸铁。此桥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由寄畅园主秦燿的两个儿子捐资。因兄弟俩的名字分别是太清、太宁,便各取一字,曰清宁桥。后来,因避道光皇帝名讳,改为清名桥。咸丰十年(1860年),太平军兴,桥毁;同治八年(1869年),原样重建,至今。

古人已去,石桥依旧,只是栏杆粗粗糙糙,桥面高高低低。那是时光的皱纹,历史的脚印。数百年来,走过了多少行人,发生了多少故事,见证了多少盛衰,阅历了多少生死。它,就是一个智慧的时间老人呢,心底有数,口中无语。

静默地站在桥上,抬头看,一轮明月高悬,仿佛宇宙的眼睛。

黄酒的怂恿,街市的诱引,意念的迷乱,更使得我脚步摇晃,心旌摇晃。于是,踩着摇晃的街市,顶着摇晃的天空,披着摇晃的晚风,听着摇晃的音乐,看着摇晃的人群,摇摇晃晃地走向旅舍。

摇摇晃晃的历史,摇摇晃晃的现实,摇摇晃晃的人生,摇摇晃晃的无锡。

旅舍是一座民居小楼,楼梯弯弯曲曲,摇摇晃晃,仿佛通向明朝,通向宋朝。

竹影摇晃,桂香摇晃,摇摇晃晃,浑身月光。我就这样摇摇晃晃地走进摇摇晃晃的房间,走进摇摇晃晃的床榻,走进摇摇晃晃的梦乡……

第二天,我清醒地离开了南长街。

而南长街,却摇晃着盘踞在我心底!

(作者系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