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其他 查看内容

用隽永文字 对抗倏忽时光 | 散文集《江湖左岸》后记

2019-5-12 21:08| 作者: 杨钦飚| 查看: 3031| 评论: 0

我相信每一个作者着手开始写自己的书籍之前,都对写后记的这一天抱有期待和向往,当然我也不例外。因为这意味着这本书即将与读者见面,有一种新事物即将诞生的忐忑和喜悦。这种感觉,我在很多年前初为人父的时候体味过一回。

很早之前,曾经在网络上看到高晓松的这段话,觉得很受打动。他说:“年轻的时候每件事你都想明白,每个人你都想仔细把他看透,每个事情你想明白它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甚至这个社会,这个时代,你都特别想明白,但是你其实明白不了,你连你自己最爱的人坐在对面你可能都不能全明白。可是年轻的时候就想太明白,因为我老觉得有一些事情不明白就是生活的慌张,后来等老了以后才发现,那慌张就是青春,你不慌张了,青春就没了。”

而这本书,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是重新捡起了我的慌张。

作为一个有着自己本职工作,而并非专业的文字爱好者,写作这条路走起来并非一帆风顺。很多年未曾执笔的生疏,对当下流行文化的不适,略显老派的写作风格,都会成为一道道阻碍横亘在写作梦想与我之间。很多次,在我用尽心血完成了一篇散文之后,我都会反复质疑自己,问自己写得怎么样?是不是充满着说教的风格?那些从心迸发的思乡情怀和生活感悟,是不是在这个快餐文化充斥的社会里,不再被需要。关于这些,我都不确定。

但正是因为这样的不确定,我变得像一个青年人一样充满着踟蹰,带着对文字的热爱,冲进这个陌生森林里,那些在钢筋水泥的世界中积累起来的所谓的处世经验纷纷失效,能让我获得果实的只有一腔热忱和真挚。以梦为马,以笔为剑。

回顾写作的初心,我也仅仅只是为了记录和分享而已。走到人生的中年,有太多的时刻需要勇敢或者佯装勇敢。而对于写作而言,诚实记录, 已是勇敢。在这本文集当中,我记录的很多故事大多与故乡和生活有关。也许这些事物,对读到这篇文章的读者来讲,还算不上珍贵。人们在年轻的时候,确实应该流连世界之大,即使不曾历经沧桑,也有勇气四海为家。但对我来讲,此心安处的地方和方式,确实是来自家乡的一草一木。无论是那些枝头冒着小花飘散着芬芳气味的桂花树,还是象征着团圆幸福、油光可鉴的家乡麦饼,抑或是中秋夜那高高悬挂在故乡庭院的圆月,都是“乡愁”的具体表达方式。

张爱玲说,对于三十岁以后的人来说,十年八年不过是指缝间的事。是啊,当故事走过,时间流转,你能感叹的也不过是倏忽一世,好快,好快。我无意像个老者一样,喋喋不休地向年轻人抒发这些,行文至此,我的快乐, 比感叹要多。因为我找到了一种方式,留住时间,在时间的夹缝中,做个幸运儿。那就是我现在做的事,笔耕不辍地分享和记录。用这种方式,记录身边的人和事,记录心情,记录景色,用永恒隽永的文字对抗时间。

我把这本书起名为《江湖左岸》,所谓“江湖”,不过以浦阳江为源,钱塘江为边,西湖为畔。这是一个属于中年人的诗意人生,把快意恩仇放进山川湖海里。在这本文集当中,我收录的文章范围很广。它一字一句写尽了我对故乡深深的眷念和感怀,我对杭州这座我生活的城市极尽言辞的爱慕与归属,当然也有我在走遍祖国河山之后,满满的自豪与舒缓。如果你问我想要这本书带给读者什么呢?我没有太多太奢望的企图,我只是希望它能成为一种陪伴,无论是在枕边还是在旅途中,能够带着读者走遍山川,也历经平凡。

当然,成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其中耗费的时间和精力,不能轻易估量。坦白来讲这是一件容易放弃的事情。毕竟在节奏极快的摩登世界里, 能留有一席之地,表达自己,是一件奢侈的事情。想感谢家人,成年人如果能有幸拥有一项跟金钱无关的爱好,是他的福气,但一定也离不开家人的支持;想感谢在写作和成书过程中,不断鼓舞我的炎黄视频董事长王刃老师、人民日报出版社鞠天相副社长,感谢他们给我最真诚和最热心的鼓舞与鞭策。思想最深刻者热爱生机盎然,希望师长们常怀诗意、生机盎然人生。感谢同乡前辈浙江省文史馆馆员、浙江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徐儒宗先生为本书题写书名,感谢同乡好友浙江日报报业集团北京分社社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吴重生先生在百忙之中为本书作序,感谢同乡好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学刊》副主编吴建明先生拨冗专门为本书画插图;同时还要感谢《今日浦江》总编张明先生、杭州作家协会秘书长陈曼冬女士、浙江大学校友企业家同学会副会长浦坚先生等朋友以及出版社的编辑老师对本书的出版给予的指导;写书记录的当然是生活本身,而好朋友最大的馈赠就是让你的生活精彩,值得被记录。除此之外,在成年人的思维里,出本书当然是逃脱不了考虑销量的。如果好,当然是一种回馈。如果不好,那则证明我拥有的是不被财富结果承认的才华,这也是一种幸运,至少巧合地逃脱了俗气。

此时此刻,我并不知道这本书将迎来怎么样的命运。但,被误会是表达者的宿命。那些由我之手组合排列的文字,可能在读者心目中会幻化出另外一个样子,衍生出另外一重意境,而这些都与我无关了。一字一画面, 一言一情感。这本书就像我亲手送去远方的孩子,飘散在茫茫宇宙中,偶尔发来微弱的信号。如果有一天我知道,它还过得不错,那将是对我,最好的回馈了。

  2018年深秋于杭州青春陋室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