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其他 查看内容

情网

2019-5-5 16:51| 作者: 杜跃清| 审核: 九天雄鹰|查看: 835| 评论: 0

收到战友联谊活动的通知已有数日,说实话,我对以连队为单位的聚会是持反对态度的。二年前,我曾在全国性的媒体发表过《对战友会说不》的文章,我把此文转到战友群后,大家给予理解和支持。

什么是战友?有人说:战友就是曾经在同一个军营、在同一个战壕里,相互学习,相互帮助,生死与共的兄弟,就是当敌人的子弹飞来时,相互争着去挡子弹的人。战友就是分别后回忆无穷的一种牵挂,特别是当到了一定年龄,战友是一种回忆,一种精神寄托。

既然战友如此亲,我为何要反对较大规模的战友相聚呢?战友会时,可能由于战友分别后各自发展不同,产生心理不平衡;由于欢聚,兴奋过度,大量饮酒,突发疾病;也可能对安置、仕途等不满引发不稳定因素等等。

我再次在微信上打开战友联谊活动的通知,“为了重拾战友深情,重温当年军旅生涯和青春风采;为了共话祖国的繁荣、我军的发展壮大、人民生活的富足美好;为了感恩习近平总书记对退役军人的关爱……”

这字里行间,充满了情和谊,如同情网把我缠住。尽管我在这个位于安徽含山县山沟沟的连队只工作、生活了二个多月,认识的战友也不足十人,但是,这个连队是我实现理想的启航地,这个连队有几位当年24小时在一起的战友,这个连队有我服役四年中的第一位贵人,是他在百余位战士中,选我到司令部试点成立的连队外军研究室,协助下连指导的戴参谋(后任旅长、某警备区司令员)工作。正是这次机会,后来,我在戴参谋的推荐下,进入营部侦察班,以后又进入位于江苏南京的司令部特务连,有幸在南京军区“839”军事演习指挥部为演习尽一份力量。

他,就是我的连长——朱克富。

十多年前,我曾以公带私去南京时拜访老营长,我们叙旧时,他说:朱连长在长江98抗洪中率领全旅抗洪官兵,奋勇当先,荣立了个人一等功,还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我提出拜见朱连长。他说:他现在百公里外的某军分区任参谋长。

我回家后,一直回忆军营生活,想与朱连长联系一下,但又想:“铁打的营房流水的兵”,怕他已经把我忘记了。

为不影响朱连长的工作,我在晚上打电话给军分区总机,话务员说:“首长已经下班,请明天联系。”我谎称:“我是他的亲戚,有私事与他商量,请给予方便。”她说:“别挂机,请稍等,我先问下首长。”我在话筒里听朱连长对她说:“接过来吧。”我听后很激动。

朱连长和我通话了!他说:“你好,你是哪位?”“我是你的……”我试探着让他猜。“你是小杜!”他很明确地说。“我不是小杜。”“不会错,你是杜跃清,我想你啊,我们23年没见面了。”我听后,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我只知分别许多年了,真的没算过有多少年没见了,我快速计算了一下,确确实实有23年没联系了。

那一夜,我失眠了。

感谢这个时代,随着科技的发展,微信缩短了我们的距离,不过科技取代不了情感。

(作者系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全国公安作家协会等会员,被编入《新中国66周年文艺名家名典》。)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2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