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冰人梦》第六十五章(尾声)凌暖荣升

2019-5-1 18:13| 作者: 于泽军| 审核: 罗爱田|查看: 349| 评论: 2

《冰人梦》第六十五章 (尾声)   凌暖荣升            作者   于泽军
       (创作时间2007年暑假)
        自从父母离世后应该是第一次悲痛欲绝哭泣流泪,泪水顺着眼角流过白皙脸颊,颗颗滴滴落到瓷砖地上,像是平房房顶滑落的雨滴砸在地上一样,击打着凌暖那颗似乎快要凝结的心,随后她的心就在会议室膨胀放大分解开来,她再一次听到响作一团的婚礼鞭炮声,随之而来的是她把已分解的灵魂使劲拉回肉体上来,拿起会议室桌上反贪局胖局长交给她的一支黑色中性笔和几张A4空白纸,随笔写下:新婚      歌行体
                            偶听鞭炮咚咚响,
                            豪车成排接新娘。
                            洁白婚纱伴霓裳,
                            录像照相童伴郎。
                            宰相若在气断肠,
                            现有砖房媳不要。
                            非得新楼才拜堂,
                            财礼缺了别结姻。
                            公婆处处要小心,
                            稍不中意就离婚。
                            回眸娇妻没灵魂,
                            此恨绵绵到那寻。
                            洞房花烛甜如蜜,
                            朝朝暮暮身贴身。
                            遇上网友心连心,
                            天长日久虚缥缈。
                            天上人间到那寻,
                            世间还有真爱人。
                            天长地久总有尽,
                            此恨绵绵无绝期。
                            新娘背包要私奔,
                            可把新郎吓没魂。
                            匆匆忙忙拿绳捆,
                            惊动协警来救人。
                            赶紧松绑放新人,
                            敢拿协警不当神。
                            新娘如花娇嫩嫩,
                            馋得协警失断魂。
                            带回所里细盘问,
                            执法回转抖精神。
                            公婆急得跪救神,
                            协警最好不带人。
                            那得好好对新婚,
                            别烦我们白操神。
                            赏点油费为警民,
                            别找警察乱叩门。
        凌暖放下笔,她似乎感觉到有黑色鬼影子来索命,果敢地用手掌打了自己三个耳光子,热胀疼痛感从面颊向周围扩散开来,她庆幸自己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是黑夜把长长的尾巴塞给凌暖,会议室被黑夜完全吞噬了,凌暖摸着黑夜的尾巴发慌打颤地打开会议室电灯,顿时她的眼睛模糊了好一阵子。或许写点东西能忘却痛苦和折磨,她无目的写着无题无韵的诗:
                      三代冰人路迢迢,
                      移近蛇山伴朝朝,
                      民生民计乐淘淘,
                      身碎名烈也渺渺。
        凌暖依偎在沙发上,左手压着白纸右手握着笔莫名其妙的思绪万千,沉默、苦涩、孤独、发呆、凝滞笼罩一身,黑夜迫使她蜷缩成一团,她疲惫无力无助地进入梦的时空隧道托着黑色幽默渡入梦乡,她走在青年时代的结冰的曦浪河面上,凌暖穿着与杜秋实在曦浪河芦苇荡中相识的杏红色外衣,只不过今天她披头散发不成样子,曦浪河上面已经结上厚厚的冰层,足能支撑马爬犁前行,晶莹剔透的冰层下面是汹涌滔滔的河水,冰下水上有一名赤身的身体在如影随形地行走着。凌暖以飘移的速度追了上去,看背影像是杜秋实又像是邵有剑,那个男人也飞快地行走着,顺着曦浪河往北上,凌暖不停地追着不知不觉走出曦浪河来到三纲县三纲镇里。嘿!三纲县三纲镇还真的像赵逢春书记在电视所说的,华灯初上璀璨至极,亚兴大街现在已是双向四车道了,车灯闪烁川流不息,街道两旁店铺林立人潮涌动,牌匾上的各色霓虹灯和照明灯把整个三纲镇照得像白昼一样,有搀扶相濡以沫的老人们,有打情骂俏的青年恋人们,有穿梭在人群中间溜旱冰小孩,有跟着欢快的节拍跳舞的男男女女,凌暖以女人特有的习惯来逛一下商城,她来到地上与地下兼有步行街,嗨!步行街灯光灿烂人潮涌动,只要想买就没有人们买不到的,她快步钻进拥挤的店铺细心盘问各式服装的。凌暖被人群挤得喘不过气来,她覆手压缩空气迅速飘浮在人们的头顶之上浮然而飞,她飘浮到地下商城里,嘿!整个就是大理石布局的天堂一般靓丽清澈,立体泛光没有一丝黑的死角,空气不粘不涩清晰宜人,这地下的商铺鳞次栉比人潮涌起,凌暖将空气降压迅速降到白底兰花大理石铺的地面上,使尽全身力气挤进店铺里拾起一条连衣裙盘问,啊!这一模一样的货怎么就和地上的相差甚远呢?凌暖也是爱时髦精打细算的女人,非得货比三家讨价还价否则是不会掏钱的呀!凌暖再压缩空气覆手之上飘浮在地下商城来回几次比较同样的连衣裙的价位,她最后看上一款浅蓝杏花的连衣裙爱不释手地一番大战之后,她摸遍了全身上下衣兜,之后面色惨淡窘态大作地说:“不好意思今天不买了。”她随涌动的人群飘浮来到三纲县新政府大院前的万人广场。嗨!真是个好去处呀!有玩旱冰的,有开碰碰车的,有玩抖空竹的,有上百人和着节拍做健美操的,有穿着艳丽服装扭着东北大秧歌的,凌暖双手向下不断地压缩空气在广场上像蝴蝶一样飘来浮去,她真的是开心死了,看不够也玩不够。但尽性之余感觉到有个像杜秋实的男人又一次出现了,她不断地呼喊着压缩空气追逐那为男人,那男人飞剑般地再次来到曦浪河的冰层下面飞跑,凌暖急冲冲地从三纲县三纲镇里飞着追了上去一直跟到曦浪河河面上,凌暖心知河水太深了寒冷刺骨也只有在冰层上追逐着那男人,凌暖飞累了也追累了,坐在冰面上休息,说怪就怪,那个男人也在冰下休息,凌暖偷偷地滑动身躯来到那男人身边,用双手猛地一抓便大呼叫:“杜秋实看你往哪里跑呀!”咔嚓一声会议室的房门被打开了,凌暖差点就从沙发上滚到地上。天早就亮了,日头升起快一竿子高了,胖局长把三纲县联社理事长、主任、各部经理都请来了,还没等凌暖从梦中清醒过来,胖局长立即召开全体职工大会宣布:“撤销凌暖常兴乡信用社主任职务……”上官理事长临走时靠近凌暖身体的右侧擦肩时对着凌暖的耳边低声低语地说了一个电话号码:“**85****。”随后和胖局长扬长而去。凌暖真是天生睿智聪明,她参透上官理事长“**85****”的内涵,这可是三纲县委肖赵书记办公室的电话号码吗?难道上官理事长是在启迪自己把自己告到三纲县委纪检委,让赵书记派人来查自己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反正自己是无官自身清,咱就将计就计大闹一场,否则将永远也洗脱不了罪名啊?最好三纲县委的纪检委、监察局、反贪局联合来检查一次,就是死也得死个明白吗?凌暖鼓足勇气用自己的手机拨通赵书记的电话:“赵书记你好!我是常兴信用社的凌暖,听说赵书记是体察民情的父母官,我凌暖想求赵书记派纪检委、监察局、反贪局联合来查常兴信用社,否则我凌暖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呵!我赵逢春来到三纲县已经很久了还从来没听说有当官的敢举报自己的呀?敢拿工作在阳光下晒晒,那你真是真正的布尔什维克,有胆量有气魄想死而瞑目,凌暖我们现在的共产党员缺少就像你这样的气魄。那好办今天就派出联合检查组到常兴信用社检查,但必须得到省联社的允许吗?我马上联系省联社领导。”赵书记挂断电话,不到一袋烟的工夫凌暖接到让她欣喜若狂的电话:“你是凌暖吧!我是省联社的理事长汪竟晟,你的事情三纲县的赵书记已经和我反馈了意见,凌暖我明确告诉你我们省联社近期根本就没有派出稽查局,也根本没有赵书记说的那个胖局长,那也可能是银监会单边行动,或许是从别的县市抽调上来的银监会人员。嗨!总之我们省联社就压根没有胖局长。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吗?我和省稽查局的同志们下午就能到你们常兴信用社,去会会那位秉公执法的胖局长吧!”。
        是日未时,汪竟晟理事长、三纲县委的赵逢春书记,省稽核局的领导,三纲县纪检委领导,龙江日报社的记者一起来到常兴信用社,胖局长闻声望风而逃。凌暖和有剑带队到各村走访,凌暖首选曦浪河村,毕竟曦浪河村是花大力气扶持起来的经济示范村,曦浪河村村民听说省里县里来了大干部和记者,就连百姓们昼思夜想父母官赵书记也来到曦浪河村,省县领导走访了几个合作社,顺着曦浪河边漫步在稻花香田间,又西进到长蛇山的生态林间,汪竟晟理事长乐不思蜀地说:“等我们退休后就到曦浪河边来养鸭种田过陶渊明般的农耕生活,晨曦扛锄踏朝露,晚霞舞鞭驱红鸭,食为自播稻花香,饮畅蛇山高粱酿,岂不悠哉悠哉咦!”大家说着,唠着,笑着,真听得一群曦浪河村放学回家娃娃们欢快地边走边唱着小曲:“冰凌花儿开,顶冰排,主任下乡到村来,问寒问暖问发展,合作社员乐无边;冰凌花儿开,顶冰排,县长下乡到村来,好政策咱咋干,小康生活乐无边。”“凌暖今年常兴信用社的目标可是天文数字呀!能按计划完成吗?”汪竟晟理事长盘问着凌暖,凌暖兴致勃勃地说:“理事长,年终见吧!”汪理事长接着问:“凌暖呀!我们省里打算明年推广六项联防借款机制,让全省信用干部向你学习。”凌暖脸红了,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格外灿烂。当赵书记和汪理事长再次回到曦浪河村时被乡亲们围个水泄不通,不管盛旺仓、贺禄生、菜康沃及乡亲们怎样挽留,省、县的领导都没有时间吃上百姓们做的饭菜,赵书记只能和乡亲们一一握手攀谈一阵子。
       临上车之前赵书记动情地说:“经省县的领导和乡亲们反复论证,凌暖是个好干部,并非是个贪官;曦浪河村的老百姓更是好样的,大家在凌暖和盛旺仓、贺禄生、菜康沃的带动下共同搞种植养殖致富奔小康,我回去要把你们的典型事迹写成材料让全县人民向你们学习,希望大家继续保持这种旺盛的劲头,向康庄大道前进吧!”农民兄弟掌声雷动响声经久不息,曦浪河的乡亲们用筐装上鸡蛋、鸭蛋、鹅蛋送给人们的父母官,赵书记挥挥手示礼:“我们不能拿群众的一针一线,就像凌暖不拿百姓们的一元一角一样,再见了乡亲们!大家有时间去三纲县抽空到我的办公室坐坐,再见!”。
       省县干部们车走远了,可百姓和省县领导的距离却走近了,百姓们奔小康的信心更足了。蛇山旧貌变新颜,曦浪河水一路畅快北上。曦浪河村人久久地伫立在街口望着早已消失的下乡省县干部车影不愿离去。唉!清也罢,廉也罢,能为百姓干事才好哇!
        凌暖事业更是如日中天,当常兴信用社主任的第三个年头,凌暖就成为龙江大地金融界的名人,她的事迹家喻户晓;到第四个年末常兴信用社利润九千万,余额超五个亿;一个中国地图上很难找到的小地方,常兴信用社的经营额已经占了三纲县半壁江山,凌暖有幸成为齐市人大代表;到第五个年头的春天,凌暖手里捧着齐市信用联社的调令,凌暖被任命为三纲县信用联社理事长。凌暖和杜秋实两个事业巅峰的名人走出情感危机的阴霾,凌暖和刚来三纲县信用社毛有强结婚了,杜秋实也和从哈医大毕业的丁萃华结合了,丁萃华整整小秋实二十岁。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家庭、事业、爱情、社会全祈盼精力的投资,得失全靠人们自然的评判。
       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像是被曦浪河无情分隔开来,这条河更像繁星点缀的银河一样,赋予这两个在河边一起长大、嬉戏、游水、读书、上大学、养育儿子无穷的内涵。
       炮竹声声辞旧岁,阖家快乐过新年。杜阳把北大的女朋友带回家,春节聚会时杜阳调侃道:“我们小两口结婚拜堂时可不能少了四个爸爸四个妈。” 。
      【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1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于泽军 2019-5-1 07:37
希望能提出宝贵意见。
引用 于泽军 2019-5-1 07:36
感谢朋友们关注。

查看全部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