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冰人梦》第六十三章 秋实撤职

2019-4-28 22:54| 作者: 于泽军| 审核: 罗爱田|查看: 412| 评论: 2

《冰人梦》第六十三章    秋实撤职            作者    于泽军
          (创作时间2007年暑假)

        到了秋天,鬼子们扫荡一无所获,气急败坏鬼子一把火将芦苇荡点燃,大火越烧越旺上百里的河套火海一片,烟雾弥漫白天对面不见人影。仨会长果断地率领抗日救国会用湿润的白布系在头部,秘密进入烟雾漫天的河套,用鱼叉、长矛、大刀打得鬼子鬼哭狼嚎,缴获鬼子武器,扒光鬼子衣服将鬼子埋在河套水塘里。鬼子受到沉痛的打击,三纲县城的鬼子肯定地说是杨靖宇正规部队干的,要不连个尸首都找不到呢?抗日救国会的力量在一天天壮大,家家户户的地道又添了新花样。在晓萃会长的提议下,每家每户都要挖三室的地洞,并且每个地洞都要有门帘。郝会长又颁布命令,为使我们的抗日力量增强,决定女人们吹起用芦苇做的哨子,听到哨声的男人就得去慰藉女人,不能挑剔,不管是谁慰藉了谁绝不允许透风,否则就捆上石头像丢鬼子那样沉到曦浪河中。诚然,郝会长这份密令是画蛇添足了,自从有了地道寡妇们那能还等到七夕节这天呢?仅从寡妇们笑逐颜开喜形于色的春风得意外表就足知地道带给她们的不仅仅是活命这么简单,她们尝到做女人滋味和快感,尽管世道残酷但她们有了自己的娃娃们和不特定的男人,总有一天她们会从黑黢黢地道中走出来,见到太阳见到光明,翻身做人。凌冰人盼望着乡亲们都能过上正常日子,他在万亨银号和抗日救国会之间不停地忙碌着。“雨及时”夫妻不断地接济穷苦的百姓,可不管他俩拼命地照顾乡亲们,百姓们依旧穷苦。后来光复了,东北来了共产党,穷苦佃户们分得了土地,后来祖父祖母参加了共产党,在一次围剿长蛇山土匪头子娄方的战斗中壮烈地牺牲于叫号岭上,葬在长蛇山里。我的爷爷奶奶在我还没有降生的时候就撒手人寰了,唉!一代冰人追梦醒,逃生逃难盼和平,心随风去人成影,善举周济为百姓。凌暖用无题的诗句结束了故事。
          邵有剑满眼含泪畅诵两首古诗:“重唱其一(夸娥斋主人说唐氏答词云)世情薄,人情恶,雨道黄昏花易落,晓风轮,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倚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其二(温庭筠《更漏子》)玉炉香,红蜡泪,偏照画堂秋思,翠眉薄,鬓云残,夜长衾独寒,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凌暖站起身,瞧着灰蒙蒙的天洒落串珠般密雨,姐姐告诫你们一句:“有位老外说过,不在床上共眠的夫妻算不得夫妻,要珍爱家庭,珍爱对方,更要理解她人的感受,只有家庭幸福社会才能和谐。”顿时把大家从故事里拉了会来,有剑忙问:“凌姐,我们该做啥工作呢?”“嗨!我们的路没走完就会有做不完的事,兄弟们!你们说是吧!”凌暖激情地说着。“是,兄弟们!我们回办公室分录各户基本信息采集表。”有剑兴致勃勃地走出凌姐主任办公室。兄弟们走出办公室,凌暖心情像外面蒙蒙细雨般沉下来一样,久久地不能自拔,她又一次地进入第二代冰人奋斗史中追思。
       ——— 爸爸凌怀志满怀激情要向着自己大学梦孜孜以求之事,可事与愿违经过几年运动下来,凌怀志这个老高中生还是没能找到一份工作,要不是常兴公社新来的革委会主任徐顺中维贤是举知人善任,恐怕凌怀志一辈子只能做默默无闻的农耕人。徐顺中主任工作作风扎实雷厉风行,徐主任来到公社的次日就蹲点在全公社最贫困的曦浪河大队,徐主任放下行李立马和大队干部考察调研,晚间在大队小学操场上做脱贫致富的动员大会。徐顺中站在指操台上放开喉咙地说:“我是咱公社新调来的革委会主任徐顺中,今天把大家召集到一起没有别的,我就不信邪呀!咱守着上天赐给的曦浪河和长蛇山就咋非得年年吃国家的返销粮,我是共产党员什么都不怕,因为我所做的就想把群众的生活搞上来,不要总靠在咱国家上,咱们能不能改变千古不变的老风俗,靠芦苇编了几百年的苇席到头来还是没有饭吃,我想那长蛇山开地是没指望了,可原有的土地老祖宗都侍弄几百年了,肥沃的土地也该贫瘠了吧!那就得改良土壤呗!咱曦浪河的芦苇荡总能开垦出一些水田吧?从明天开始只要能下地的就给我扛起镐头跟我一起去开芦苇荡,到秋天我们大队就不用再吃国家的返销粮了,上了年纪的老人和妇女也要力所能及积肥,厕所肥、牛马猪鸡鸭粪堆积到西村口,人们常说一双筷子容易断十双筷子断就难,说得不就是大家齐心协力干事就易成吗?明天有人不愿要秋天收获的稻花香大米的就可以不去开荒了,我想咱曦浪河大队群众的觉悟是比我高的,我们要自力更生,目的就只有一个,天天能填饱肚子,吃上稻花香。我徐顺中主任不让大家天天吃上稻花香我就不走了。”在一阵阵掌声和喧闹声后,凌怀志被几十个小青年推上了指操台上,凌怀志鼓足勇气说了一句:“我们曦浪河村人坚决拥护徐主任讲话,向芦苇荡要稻花香。”等徐顺中主任醒过神来,凌怀志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散场的群众中了。   
        在徐主任带领下曦浪河村人展开一场开荒大生产运动,徐主任和群众吃住在一起,劳动在一起。曦浪河村人常说的一句“抓革命促生产别忘是徐主任带头干。”徐顺中听到后总是微微一笑地说:“我老徐不图名利只想咱曦浪河大队人有吃不完稻花香啊!” 。
        新开垦的水田地水稻长势喜人,人们无不相互称赞徐顺中主任帮曦浪河大队人干了一件大好事。正在此时大小队干部们都凑到一起嬉皮笑脸想要开口讲话,徐顺中主任做了一个手势,大小队干部们唉声叹气地走了。徐主任还不知道大小队干部那点花花绕,他最了解现在曦浪河大队眼下最缺的是氨水了,这可是全公社经他手按土地定标分配下去的,曦浪河大队虽说他蹲点也不能破例,就是破例那上那里弄去,整个大队总共分半吨氨水,几个小队分完在施到旱田地去可不就杯水车薪了,可眼下只能瞧着泛黄玉米苗束手无策了。
         一天中午,徐顺中主任在大队小学操场召开群众献策大会,徐顺中主任要听一听群众的想法,“谁要有好点子就立马登上指操台上来” 徐顺中主任刚在台下动员完,一个年近二十多岁身穿脸色中山装的小伙子跃上指操台振振有词跟大家讲:“这事并不难,就是惹人烦,大家齐心协力把家家户户的厕所便、猪圈粪、牛马粪等收集到一起,拌上黑山土堆成堆,再用塑料布封盖好,照当前炎热的夏季里的气温,不用七天就能发熟用了。这可是绝好的肥料,不用花钱就能把它追到地里去,既改变了村里臭烘烘环境又能增产增收,这就叫一举多得呗!”大家掌声四起,群众议论地说,还是“雨及时”的后代聪明还真有点想法?  这个大胆的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高中务农的凌怀志,凌怀志的办法得到徐顺中主任和百姓们的认可。就是有些小青年叫苦连天的,徐主任每天天不亮担着两个臭烘烘马桶游走在曦浪河街巷里,这时曦浪河大队总会有几个进步青年也挑着马桶跟在徐主任后面,年轻的凌怀志不怕脏不怕累和徐主任干在一起唠在一起。徐主任自从认识凌怀志小伙子就对他产生了好感,在徐主任眼里凌怀志是个能吃苦有知识有胆识只要历练就是一块好钢。每天天见鱼肚白时分,凌怀志和徐主任总能担着臭烘烘的马桶在曦浪河屯迎上几个对面,时间熬过漫长的夏季,转眼就到秋天收获的季节。百姓们看着曦浪河套新垦的水稻田里金灿灿的稻花香和长蛇山边粗壮的大玉米棒子,会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这感觉从刚刚懂事的孩子,到白发苍苍的老人都会有的,同样是在长蛇山麓和曦浪河畔,经过今年徐主任的一折腾,玉米棒子咋就又大又粗还发亮呢!编了几百年的苇席咋就一门心思想从芦苇要钱呢?又是一年雪融时,在全公社备春耕生产和劳模表彰大会上出现了曦浪河大队年青人凌怀志,后来凌怀志又出席了全省劳模表彰奖励大会。不久,凌怀志被任命为曦浪河大队党支部书记。三年后,凌怀志被任命为常兴信用社主任,凌怀志满腔热忱想改变家乡面貌,就这样又一个凌冰人诞生了。经过几次大运动大变革,凌怀志从一个满有理想和报复的青年转化为一个打牙都要忘肚子里咽的中年老手凌怀志真真正正的成为一个“冷冰人”。窥一点而见全部,凌怀志行事胆小如鼠般谨慎甚微,假如信用社做出新的决策凌怀志都得立会跟职工们商榷,刚开始大家以为是领导的一种工作艺术,时间久远职工们就有些厌倦了,时不时地有一些青年职工还爱跟凌主任开个玩笑话:“老主任以我们大家看来这点芝麻蒜皮小事按老主任说的办就行了,等到遇到大事时由我们做主。”这话一出炉就惹得凌怀志大笑后转而大怒,这可真像九斤老太说的一个样“一代不如一代”那些年轻职工还容得这话,“毛泽东不是常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要不言怎会有‘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标语呢?”凌怀志的几十年工作积累沉淀下来,就只剩下胆怯和病残之躯了。曾记得有一回,松江行署专员来常兴信用社调研,听着凌怀志满是“行!行!行!是!是!是!照办呗!”行署专员瞧着老奸巨猾的凌怀志气愤地说:“凌怀志凌主任你可是快要退休的干部了,有点个性主张行不行啊?”被激怒的凌主任嚷道:“我的个性主张早被你们领导当权派给磨光了。”行署专员噗嗤地笑着说:“你看这就是你的个性主张吗?一个领导若无个人的人格魅力在里面,那这个领导也快要当到头了,干工作不提出个人的见解和主张,那职工们还不是像丢了魂似的吗?这魂就是你领导的工作魅力、亲和力、感染力,说白了就是凝聚力吗?否则不如回家种玉米去吧?”行署专员一番语重心长的话语使凌怀志感到内疚。熟不知是凌怀志自觉还是自省,他顿时觉得这几十年的工作干劲和热忱像是行船遇到冰山,所有的想法、意识、手段等像是全辜负“老冰人”的教诲,每天下班回家就是忙着侍弄自家菜园子,也很少跟爱人和邻居们沟通,自我感知真的成为一个不可热熔的“冷冰人”。时间久了,邻里们都以为凌主任摆官老爷的臭架子呢?邻里们那管你官大和官小,自然是敬而远之远离“财神爷”。凌怀志还以为自己已经是饱经风霜的老干部,到退休时那自然也就没有朋友往来。这位“财神爷”平日里工作一直是铁面无私,自从一次参加省清正廉洁先进事迹报告会之后,能跟凌怀志接触和交谈的群众少之又少,百姓和这位清正廉洁“财神爷”的距离拉远了。凌怀志继承发扬其父凌冰人传统和作风,抱着满腔热忱玩命地想改变家乡之面貌夙愿,身心疲惫地进入退休的吃饭、走路、休息、吃饭、睡觉、起床的周而复始生活,不久身随如神般地离开人世,给常兴人们留下的是忏悔遗憾之回忆。冰人三代人不同,风雨霜雪星伴程,肝胆与共洒情中,花开紧随叶落丛。
        凌暖的静谧般追忆被一阵电闪雷鸣裹带狂风暴雨惊醒,此刻已是夜里亥时,她走下转椅来到自己办公室床边,长长地深叹道:“唉!要不是当这该死的主任也许秋实不会如此花心,难道是自己断送了自己的幸福吗?”她摸摸凉爽爽的被褥心里涌起酸楚楚的心痛。
        此时爱人秋实在三纲县秋实中西医结合医院里指不定搂着阿A、阿B、阿C、阿D中的那一位女护士在相爱呢?本属于自己至高无上的爱情,却阴差阳错地临幸到四女护士身上,也许是自己真的不该当这该死的主任,这一连几个月孤独自守办公室独床是真不该像我凌暖姹紫嫣红般年龄熬得住的呀?要不是风俗和自尊的牢笼我凌暖说啥也得找个男人相爱一番,人在世间匆匆过几十年男人们能做到的事情,凭啥我们女人非得干熬着呢?该死的秋实?是环境改变了秋实还是秋实改变了环境,在凌暖看来爱人秋实是彻头彻尾蜕变了。杜秋实凭着自己出色才华,硬是把一个不起眼常兴乡卫生院办的有声有色,不到三年时间里常兴乡卫生院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简陋的平房已经不见了,拔地而起的是四层大楼,这在当时却是常兴乡最高建筑了。完全是卫生院自筹资金兴建的,并增添彩超、心电、化验、手术等设备,只要三纲县里大医院能完成的手术秋实都能办到。由于杜秋实的影响力,方圆几百里的患者都能慕名而来,杜秋实盘算着不出两年还要盖一栋六层住院部,再增加一百张床位。杜秋实也是常兴乡唯一一位县政协委员,正当杜秋实的事业如日中天之际,三纲县卫生局主要领导的壮举差点让杜秋实窒息。三纲县卫生局局长西门奥突然有一天提着他那颗带不动猪脑袋结结巴巴地对杜秋实说:“我们局领导带来两份关于你的材料,一份是举报信,另一份是经过局党委会决定的对你处理意见。”这气势咄咄逼人。杜秋实神情自若地拿起举报信认真地拜读起来,“举报杜秋实自担任常兴乡卫生院院长以来,谁说常兴乡卫生院发生了可喜之变化,可是杜秋实也犯了不少严重错误。一、杜院长经常跟护士们勾勾搭搭,听说还跟李护士有不三不四的男女关系,这可是严重作风问题,请组织核实;二、杜院长经常把医院的剂当毒品卖给患者三年之余,累加起来有几十公斤;三、杜院长在平房改建楼房时听说收受承包商好处费可能有一百万元之多吧!杜秋实看着这些莫须有罪状,尴尬之余曾数次欲言欲罢。杜秋实又随手拿起另一份文件,看得他如晴天霹雳霎时间眼前漆黑一片,那文件的手颤抖数下,秋实提起精神拜读一番,“关于对杜秋实处分之决定,杜秋实犯有生活作风和工作作风问题,撤销常兴乡卫生院院长职务。”。
       踌躇满志的杜秋实被这晴天霹雳雷惊醒了,早就听院里同行们讲西门奥局长的小舅子要来当院长,没想到这血雨腥风来得如此迅猛。
      秋实感慨万千,赋诗一首《伤神》七绝以表情志。             伤神      七绝
                           仕途艰难恶人心,
                           花初开半途落神。
                           彷徨人言有豪迈,
                           妙语吹得身伤人。
                       【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1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于泽军 2019-4-28 13:18
希望能提出宝贵意见。
引用 于泽军 2019-4-28 13:18
感谢朋友们关注。

查看全部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