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其他 查看内容

一个作家的桑梓情怀与文学视野

2019-4-17 11:38| 作者: 纪旭光| 审核: 九天雄鹰|查看: 1459| 评论: 0

一个作家的桑梓情怀与文化视野
——谈作家林继宗的文学创作

文/黄春龙

这里,我对林继宗先生“魂系”系列作品的桑梓情怀理解为一个人之于世界的亲切在场与淳淳真情:无论身在何处,文化和精神上都在追求属于他的“乡”。他像一位诗人一样,对梦魂里遥遥在望而又不可即得的精神归宿一直耿耿于怀、孜孜以求,文字便成了他展示这种精神状态的外化表现。也很难想象,一位作家毕其最主要的创作,都在“魂系”中进行,标题(书名)即其精神内涵的抽象概括,而作品内核呈现的情景则展现作家在人生历练中的在场感与情感体验。这是一位具有诗人气质的、运用多种体裁创作的丰产作家。
哲学家海德格尔说:“诗人的天职是还乡。”中国古代的士大夫也讲究“衣锦还乡”,当然,两种“还乡”是有别的:海德格尔说的“还乡”,“即返回人诗意地栖居的处所,返回与神灵亲近的近旁,享受那由于偎伴神灵而激起的无尽的欢乐。”而中国的士大夫所讲的“还乡”则是达官贵人们在历尽人生甘苦之后所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我想,作家林继宗先生寻求的是介于前两者之间的一种“返乡”之路。
他是一位诗人,沿着传统抒情之路前行,在文学创作中,诗歌给予他驰骋情思的可能,他觉得散文化或小说体难以说出他之于人生某些阶段丰富与抽象的情感,于是他创作了长篇叙事诗《魂系知青》与《知青魂》。《魂系知青》与《知青魂》包含《永久的真情》《永存的温馨》《永生的美名》三部曲。知青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特殊群体,林继宗先生拥有这份知青情本身就是一种特殊的情怀。撇开诗歌创作的技巧性、艺术性不说,单是作品作为记录史情的功能已经让这部作品具有不可替代的意义。
他是一位诗人,不仅创作独立的诗歌,还将诗化的语言与情感渗透到散文与小说创作中去,淡化情节,浓墨叙述与抒情,诗化散文、诗化小说成为林继宗先生散文、小说作品的突出特色,如他极尽真情而感人的、收集在《魂系真情》中的《梦中慈母泪》、《憨憨的父爱》等作品,给人一读欲泪之感。在其自序中写道:“他(父亲)的一生非常平凡,却又实实在在,多做好事,与人有益,不枉此生……他的遗嘱是:丧事从简,生活要紧,全家大小都要清清白白做人。”在生活拮据的年代,父母给孩子的朴素关爱,让作者在贫乏中获得了人生的丰富情感,这些真情在他以后的成长中一一化为永恒的文字。正如作者所言:“真实是人生的命脉,也是一切价值的根基。真心才能真实。”
一位具有诗人气质的作家,林继宗先生竭力展示他的知青生活情景,他的永远向上的乐观情态,他的开阔的文化情怀与视野。他早期创作出版了“魂系”系列之小说集《魂系海角》、诗集《魂系天涯》、中篇小说集《魂系人生》、散文集《魂系真诚》、论文集《魂系求索》、散文集《魂系神州》等,近期先后创作出版《魂系潮人》五部曲,这是凝聚了作者心血的典籍式系列诗化散文化小说。五部曲第一部《家园》中,作家以自己少年时期的人生经历为线索,以人本初的纯真情感作为诗性内核,通过对少年时代艰苦岁月的具体抒写,构筑起一个清苦、淳朴、温馨、仁爱的诗意故乡。《家园》并非一部传统结构的小说,它不是通过线性故事的层层推进来换取读者的青睐,也不是以塑造典型小说人物形象来突出小说主题以获取读者的关注;在叙述手段上亦非现代主义的技巧,而沿用作者惯用的现实主义写法,以现实可视的“家园”为中心,以漫笔的形式不断地向其外延伸展,从而形成具体意义的“家园”与广泛意义的“家园”双重内涵。《魂系潮人》系列五部曲之二《海岛》,就是那一代知青海南岛生活的真实写照。在《海岛》中,作家从个人的工作、学习、生活辐射开去,全方位叙写了海南生产建设兵团乃至农场生活的方方面面,写老工人、知青,写开荒、胶林,写知青争相献血的热诚,写知青收养孤儿的故事,写知青当年的生活劳动场景,写知青的侃大山和对天下大势、国家命运的思考。第三部《港湾》则追溯了汕头开埠一百多年来潮人对港湾的开拓和发展的历程及生动的港湾故事,着重描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汕头港建设、发展、改革中的重大事件和重要活动,刻画了新老两代潮人在港湾生息、奋斗、创业的形象,真实记录了港口发展波澜壮阔的历史脚步。第四部《潮人》着眼于潮人世界、潮人文化,更主要的是着眼于人物,从古代、近代、现代到当代的形形色色的潮人人物。第五部《海缘》与前四部一脉相承,以“海”为缘,无处不流露出作家之于生活世界真挚的情感、之于精神世界的丰富多姿。
在创作“五部曲”的过程中,读者很惊讶地读到林继宗先生轰然出世的标志性作品——长篇小说《汕头港》。从海南的知青岁月返回到故乡汕头,林继宗先生一直与“港务”打交道,与大海与巨轮与前沿经济的发展紧密靠在一起,这使得其文学创作有了更开阔的视野,他在默默积累“港务”资料、故事,终于在2011年创成此大作,以真实史料与小说手法,记录“汕头港”的前世今生,展现汕头经济特区港务发展的鲜为人知面。从作品的谋篇布局看,作者以创作独具潮汕风情、填补海湾港城主题空白宏大巨作的“野心”创作《汕头港》。作品的前八章叙述了汕头港以张跃良为港务局党委书记的一群港务人员作业的具体、真实情景,以港口服务改革为核心问题,引出全书对汕头港务改革发展为主线的时间、空间反复交错的情境整合与描绘。从作品的内涵特点看,《汕头港》给人们展示的这幅巨卷是潮汕风格特征与海湾特色的。“汕头”作为一座带“水”的城市,体现在三江合流与海湾魅力;“汕头港”是“水”的驿站,连贯于大汕头(现潮汕诸市原并为“汕头市”)的地理要脉,作品把握并作为突出点加以表现。
虽然作为一部有着整体性、比较完整的故事线索的作品,《汕头港》依然无处不在地展示出作品的诗化特征。《汕头港》的诗化色彩本质上体现于整部作品流露出来的作者对社会、人生始终积极、乐观、甚至浪漫的情怀,面对现实困境直接或间接通过作品人物表现出对党与国家的信念不移,反映作者在体制之内与生活之中关注人生、关怀民情的情感向往,藉此化为作者激情于内的诗意追求。因此,《汕头港》呈现的情境与画面皆自于暖色调及趋向和谐之美。作品实际上是一种充满生活气息而又诗意盎然、回眸展望的姿态,作者正是这个善于讲述温暖“汕头港”往事的人。
终究,我应该将林继宗的文学创作归于“文学是向善的”去品读。文学之向善,在于作家时时刻刻对人生、生命、生存状态的思索与选择,在于作家面对困境时表现出智慧的取舍与高贵的人格品质;林继宗先生的作品正展现出艰苦岁月中的积极乐观向上、繁荣时代中平和的情态与真情抒写,从语言到情感思想,无不体现出作家这些难得的文学品质。在这点上,文学理论家王岳川说道:“文学实际上是再现或生产某种意识形态,其本质是某种价值观、信仰、经验、行动的社会主体性的体现。作家、批评家或文学史家对历史的介入和对文本的解释,总能超出性别、伦理、阶级、年龄、职业之外而达到某种理想状态,其解读能力、内心冲突和身份地位也直接参与到解读活动中。”(王岳川著《当代西方最新文论教程》)这里,读者可以在文字中尽览作者的“价值观、信仰、经验、行动”等内涵,更会为这部宏大的散文体、诗化作品展示的地区特色的时空宏图惊喜。到了“既喜欢《离骚》,又必须读《山海经》的年纪”的贾平凹说:写了几十年,你也年纪大了,如果还要写,你就要为了你,为了中国当代文学去突破和提升。我以为,这正是一个作家的文学良知,他的创作已经不再带着某种物质化的目的。为什么写作?进入古稀之年的林继宗先生势必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了然于心,我想正是他永葆活力的文学创作使他保持着乐观向上的心态,使他在文学向善的思考中愈加领悟生命的本质。批评家李建军说:“根据那些优秀作家提供的经验,我们可以顺理成章地得出这样一些结论:正是由于道德的高尚,一个作家才足称伟大;正是由于精神的健康,一部作品才堪称优秀,才有可能受到人们的喜爱。”(李建军著《小说的纪律》)此言,可以概括林继宗先生的整体文学创作之路。
略估,林继宗先生的文学创作已经超过1000万字,这些作品既饱含林继宗先生之于出生地、成长地、归宿地的淳厚情感,又展现出一个作家开阔的文化视野。从这点上看,我认为林继宗先生的创作历程与生命经验本身就是一本大书,他的文字与为人作为时间和空间的综合整体将给人们留下一笔珍贵的精神财富。


黄春龙,广东省茂名市电白人,现居汕头;写诗、文学评论、文化散文,曾在《星星诗刊》《作品》《羊城晚报》等刊物发表作品,《粤东文萃》《粤东诗歌光年》创办人之一,主编《粤东诗歌光年》(2013-2014、2015、2016、2017卷)等,粤东诗民间发起、策划人;广东省作协会员、汕头作协理事、濠江区文学协会主席;出版有《诗歌创作与接受审美学》《无疆舞者》《从边缘出发——粤东诗歌观察》《诗词里的人文密码》《在南方设计一场雪》等专著、文集、诗集。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4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