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冰人梦》第五十章 欣赏壁画

2019-4-15 10:26| 作者: 于泽军|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118| 评论: 2

《冰人梦》第五十章      欣赏壁画          作者    于泽军
            (创作时间2007年暑假)
        凌暖不惑地问马得草:“那你为什么要配合‘强恒社会调查’呢?”马得草苦笑着说:“家丑不可外扬啊!事到如今我马得草也只能实话实说了,我娘子早在为姑娘时,在一次乡中小学体育运动大会后的当天夜里就和乡教育办副主任照日寅通奸了,打那以后我马得草只不过是梅美兮名誉上的丈夫,全乡中小学老师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连在中心校念过书的孩子们都知道我妻子的那点事。有一阶段我妻子又和常兴中学的校长好上了,在三纲县开房时被照日寅跟踪了,被照日寅举报后抓到三纲县利民派出所,是我拿五千元罚款才救出来。回到家中梅美兮大骂我举报了她们,吵闹着要和我离婚,从那以后我和梅美兮就形同陌路,再没有男女之事了。我们配合‘强恒社会调查’就是想气气梅美兮杀杀她那嚣张的气焰。”。
        凌暖打了一个嗨声,然后说:“马得草啊!你们配合‘强恒社会调查’只能加快早日离婚的步伐,以我预测照日寅可能提前病休,到那时你和梅美兮就真的散伙了。”。马得草笑得像个孩子,不慌不忙地说:“这样的家越早散越好,我和丁忈花也能早日举行婚礼呀!”。凌暖又是一个嗨声,然后说:“那你和梅老师的儿子怎么办?” 马得草又是一个笑脸说:“儿孙自由儿孙福,命中没有莫强求吗?”。凌暖还是不惑地说:“我怎么和你的梅老师说呢?” 马得草苦笑着说:“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眼下梅美兮也不能立马离婚,因为照日寅有家有业的还没有离婚吗?天要下雨娘要改嫁有谁能管的了吗?由她去吧!车到山前必有路吗?” 凌暖接着说:“既然到了这当口我们局外人也不能深说些什么呀?咱们还是收拾东西下乡吧?”。
        暮春的长蛇山泥土松松软软,踏上去准沾满双脚黑泥巴,山的阳坡到处点缀着各色的冰凌花,在微风摇曳着似乎呼唤着春姑娘早早到来,使得长蛇山像又活了起来。凌暖和有剑并肩地走在暖阳普照的长蛇山里,今天凌暖要去的是长蛇山的中部村子———曦浪河村。邵有剑像顽皮的孩子边走边采冰凌花,不时地将花在他的凌姐姐眼前晃动,凌暖有些拔不动腿了,找块干草地从间包中拿出一块黑尼龙布垫在地上,招呼有剑也休息一下。有剑将手中的一把冰凌花挑出一支橘黄色的趁他的凌姐姐不注意,就插在凌暖的头上,凌暖也没有做出任何不满的动作,心事重重地说:“有剑那!你今天看了马得草的光碟就没有后怕吗?”有剑坐在凌暖的身边说:“想那些有什么用呢?嘴长在人家的脸上想怎么说咱们能管的着吗?凌姐姐你今天可真魅力无比呀!”凌暖含情脉脉地双眼直视着有剑说:“还有吗?”有剑感到莫明其妙,只是双眼傻傻地凝视着他的凌姐姐,不知所措。过好大一会才说:“凌姐姐,我猜不到你说的意思呀!”凌暖赤红着脸说:“弟弟有了阿B就忘了姐姐了吗?”有剑恍然大悟地乐得蹦起来说:“你真是我的好姐姐呀!可是这长蛇山树木光秃秃的也藏不一个鸟呀!”凌暖仍赤红着脸说:“弟弟你在想什么呢?姐姐没有你想的那么艳荡,我们就做姐弟吧?一会我带你去个好玩的洞穴看看,是个坟下的洞穴呀!不知你敢不敢看啊?”“谁不敢谁是个小狗吗?”有剑也涨红脸应诺着。此时此刻凌暖思绪杂乱,特赋诗一首《姐弟情深》七绝,赠予有剑。
            姐弟情深      七绝
           姐弟情真义更浓,
           敢言敢表吐深情。
           双双起舞弄风姿,
           恰似英年不老松。
       有剑鼓掌说好,凌暖站起身抡起间包拾起地上的那块粘有泥土黑尼龙布,二人钻进长蛇山的密林中。不到半个时辰凌暖就把有剑领到一个到处是墓碑的坟地里,凌暖四处打亮后悄悄地扒开树叶,露出一块石板,有剑用力推开石板露出宽敞的洞穴,凌暖先进入洞中,有剑用头和双手将石板复原。凌暖点燃了从间包中取出的一只蜡烛,顿时把整个黑黢黢的洞穴照得红红的,有剑尖叫到:“凌姐姐,快看那!这里还有实木的双人床你呢?四周还有壁画呢?”有剑用手摸摸床说:“姐姐,这床还干干的无一点灰尘呢?这姐弟俩欣赏着洞穴的壁画,知道凌暖间包中的蜡烛用完才心不甘情不愿走出洞穴走向曦浪河村。
        【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于泽军 2019-4-15 08:14
希望朋友提出宝贵意见。
引用 于泽军 2019-4-15 08:13
感谢朋友们关注。

查看全部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