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冰人梦》第四十九章 得草出轨

2019-4-14 09:56| 作者: 于泽军|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313| 评论: 3

  《冰人梦》第四十九章   得草出轨          作者   于泽军
          (创作时间2007年暑假)
             
         时过数日,潜江日报刊登邹露露的报告文学《与农民心贴心信用社女主任》,潜江广播电台播出了《长蛇山有她的足迹》,凌暖的事迹一出现在全省各界产生了共鸣,在金融界掀起向农村信用社女主任凌暖学习的高潮,凌暖成了家喻户晓的名人,凌暖也有幸成为三纲县人大代表。凌暖参加完三纲县人大会议又马不停蹄地参加了齐市及省人代会,等凌暖从省人代会急急忙忙赶回来时,正是长蛇山冰凌花盛开的季节,季春时节长蛇山到处是人们忙碌的身影,搅茬子的四轮车往来于阡陌之间,马达声隆隆作响,四轮车所过之处掀起恰似一阵阵龙卷风,田间的塑料大棚点缀在长蛇山的两麓,这给季春的长蛇山增了几分色彩,大小的溪流在不分昼夜地流淌着,有的汇入曦浪河,有的注入各大水库,有的融入低洼农田。山岭的南坡冰凌花像繁星般点缀在干草和落叶间,山岭的北坡零零星星残存着还没有来得急融化的冰雪,此时的长蛇山昼夜温差大,春草潜伏在软软的泥土中,它们在伺机待发,各种树木在蕴育着水分和能量,等待萌发的时机,长蛇山的一切事物都在等待新生命到来的那一刻,一切之一切恰似都在等待扬帆起航。农民兄弟都忙起各自的农活,老理说的好“三春起得早,到秋方见好”。
        又是一个暖阳春日,凌暖和有剑准备好下乡的必备,正要出发时,马得草的媳妇梅美兮匆匆赶来气汹汹地从间包中掏出一本光碟摔给凌暖,梅美兮只说一句:“瞧瞧吧?这就是你们信用社干部干的好事呀!我要离婚。”凌暖和有剑这回可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凌暖也只有挤笑着说:“梅老师,今天也不是双休日,你不上班那中学生有谁来教呀?” 梅美兮仍然汹恼地说:“我家都快散了,管她谁教课呢?你凌大主任还是先看完这本光碟再说吧?”。凌暖那能让女人叫住也情绪上扬地说:“不就是一本光碟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呀?有剑放光碟吧!”有剑心里早就痒痒了,狠不得立马瞧个究竟。光碟被凌暖桌上的电脑打开了,先是出现广告字幕《强恒社会调查制作》,紧接着就是山林镇谋个农家小院,四周是砖围墙,正对风门是两扇铁制漆黑大门,日暮时分马得草骑着两轮摩托车驶进小院,一个上下身穿着皮衣服的年轻嬉笑着迎了出了,马得草锁好大门回身将那位年轻抱在怀里,亲亲我我地进入正房里,马得草将那位年轻一直抱向东屋里的火炕上,解开那位年轻身上的皮衣服,年轻白花花地躺在火炕上,马得草甩掉身上的衣服,这二人展开了肉搏战,大约过了两刻钟这二人穿好衣服,在厨房里忙活有半个多小时,马得草走出风门将大门打开,一个有八九岁的学生乐颠颠从大门进来时说:“爸爸,老师今天把月考成绩发下来了,你猜猜我考得怎样呀?” 马得草搂着那位学生说:“我猜呀?儿子肯定是考了个全班第一名吧?” 那位学生笑着说:“就数我爸聪明,知儿属父。”“这爷俩快吃饭吧?不要唠起没完没了呀?”这是站在风门口的年轻插话。说话间,三口人进入屋里厨房用上晚餐。
        凌暖和有剑被吓得目瞪口呆,面面相觑地沉思须臾,梅美兮还在气头上喃喃无语。凌暖并没有怀疑“强恒社会调查”的权威性,只是感到惶恐、惊诧、感叹、不安、庆幸,这世上还真的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吗?”。难道就真的没有保留一点点男女之间的隐私吗?凌暖一时半伙还不知从何说起呀?整个主任室静寂得像尘埃落地都能听得声音。梅老师突兀般痛哭流涕大喊大叫着要和马得草离婚,作闹了一阵子后说:“好你个马得草呀?得了野花,吃了‘夜草’,你是肥了起来呀!可是给我扣了一顶绿帽子呀?还生了个野种啊!难道我就不能让你马得草当上硬盖活王八吗?那我梅美兮还不白活了吗?”。凌暖给有剑使了个眼色,有剑悄悄地溜出主任室。梅美兮又哭又闹好一大阵子总算平静下来,凌暖处理家庭纠纷可是手到擒来,趁梅老师平静时分迅速展开攻心战,凌暖慢慢地道来:“马得草平日里腼腆得很,为人和善,不和女同志交流,他不会犯作风问题。”。梅老师打断凌暖的话说:“你没听说老实人花花心,不然不语闷骚得狠吗?那录像明明白白地记录下来和他同学丁忈花在山林镇把娃娃都养大了吗?”凌暖狡辩地说:“梅老师呀?现在是高科技时代呀?不能排除那‘强恒社会调查’为了挣你的钱,从社会上七拼八凑起来的镜头呢?如果是那样呀!家散了咱不提,可是不能侮辱一个好男人啊?那咱做女人的到头来搬石头砸脚也来不及呀!”凌暖的一番话给梅老师当头一棒,梅老师心里顿时像开了两扇门,眉宇间露出一丝喜悦,凌暖抓住时机进一步攻心,最后梅老师笑着走出凌主任办公室,走向了常兴中学,走进了本该属于她的课堂。邵有剑走进了凌主任的办公室,凌暖吩咐有剑立马把马得草叫来。马得草若无其事地来到了凌主任的办公室,凌暖吞吞吐吐地想说又无法表达,马得草急了开口道来:“凌主任,有什么事就请直说,一会我们北片还得下乡呢?”凌暖也只有实话实说:“刚才你爱人梅老师来过,还送来关于你和丁忈花爱情故事的光碟,我和有剑都看过了,那是真的吗?想听听你的解释?” 马得草不已为然地说:“那是真的,丁忈花和我配合‘强恒社会调查’才有的那本光碟啊!要不怎会有床上镜头呢!”凌暖和有剑都感到诧异,凌暖让有剑把门关上,让马得草讲讲事情的经过,马得草皱皱眉头说:“那咱们就从头说起,耽搁了下乡凌姐可不要怪我话稍长呀?那是在一九九四年的秋天,我下乡来到七夤村六夤屯,巧遇到久别的初中同学也就是我的初恋———丁忈花。丁忈花开门见山地告诉我说,农历七月十四就结婚了,爱人是六夤屯的牛淼鑫,丁忈花和牛淼鑫是在深圳打工时相识的,她们一见钟情不到半年双方父母就催促回家结婚了,并嘱咐马得草到时可一定要来喝喜酒呀!她们结婚那天我如期而至,婚宴之后丁忈花要了我的手机号,嗨!我以为都是老同学的就没必要隐瞒什么了,下午我和同志们继续下乡,晚上大约九点多我和高中几个老同学在山林镇一家酒店正在酒兴时,丁忈花突然来了电话哭哭啼啼说让我打车把她接走,我当时感到非常突然,二话没说我就急冲冲地打了个轿车飞奔到六夤屯,我处于礼貌就在屯口二里外等待着。不到四只烟的工夫,轿车来到我的面前,车门半开时丁忈花探出头来说,老同学快上车吧!我稀里糊涂地又上了车,趁着月色我朦胧地看到新娘子丁忈花满脸泪水直流,丁忈花像得了病一样反反复复只说一句话‘大骗子!大骗子!大骗子!’,我和轿车司机都不敢说一句话,轿车很快就来到山林镇。丁忈花和我都下了轿车,丁忈花猛的撞在我的怀里放声大哭,边哭边诉说‘牛淼鑫就是个大骗子’,我纳闷地盘问丁忈花,他怎么骗你了,丁忈花哭诉说,牛淼鑫快到爱滋病中晚期,他的身下的东西都烂了,浑身都有溃疡了已经不能同房了啊!我丁忈花生是你马得草的人死是你马得草的鬼,我今天就跟你开房间住旅店。我推辞良久可还是没有抵挡住新娘子的诱惑,在山林镇一个偏僻的旅店我和丁忈花就同房了,丁忈花可比我初恋时的她丰姿娇艳了千倍万倍,就这样我们两个非法夫妻度过了洞房花烛夜。第二年夏天我们的爱情结出果实,丁忈花生出了胖儿子,牛淼鑫在这个夏天病逝了。丁忈花如愿地将儿子上了户口,名字叫‘牛如意’,是我给起的名字,目的就是让儿子快乐健康成长呀!”。
         凌暖此时思绪万千,感慨万千,特赋诗一首《出轨简单》七绝,以表心志。
                出轨简单      七绝
              现代“招蜂”也简单,
               开个房间舍心肝。
               翻云覆雨魂不怕,
               留下情缘好睡眠。
          【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1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世才 2019-5-8 10:05
注意用词,戴“绿帽子”是针对男人说的,是形容妻子对丈夫不忠而出轨。
引用 于泽军 2019-4-14 06:35
希望能提出宝贵建议。
引用 于泽军 2019-4-14 06:35
感谢朋友们关注。

查看全部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