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收获》2019长篇专号(春卷)|海飞:风尘里(节选)

2019-4-11 16:15| 编辑: admin| 查看: 298| 评论: 0


海飞长篇《风尘里》刊载于2019《收获》长篇专号(春卷)。插图:李筱

内容简介

故事发生在一个虚构的古代谍战世界。明万历二十八年,锦衣卫、日本丰臣秀吉残余势力、邪教黑帮组织、军队派系等各方权势之间的斗争盘根错节。打更人小铜锣看似不起眼,却有着多重身份,他是鬼脚遁师田小七,又是“锦衣卫北斗小组”秘密成员,他劫狱考察,迎回被困日本议和使团,侦破一系列诡秘案件,挫败阅兵阴谋大逃生……他经历了刻骨铭心的情感,遭遇了生死一线的危机,也见证了中、日、朝三国秘密战线上的惊天暗战。了刻骨铭心的情感,也遭遇了生死一线的危机。

明万历二十八年,东宫之位一直悬而未决。皇长子朱常洛与皇三子朱常洵均已成年,按大明律法,当立长子朱常洛为太子,但万历帝却更宠爱自己与郑贵妃所生的皇三子,欲立朱常洵为太子。文武大臣各有心机,分别支持皇长子和皇三子,闹得朝廷上下乌烟瘴气。此时,辽东努尔哈赤已统一女真,对中原大地虎视眈眈。日本方面,已经实现国内统一的太阁丰臣秀吉连年征战朝鲜,试图借路直逼大明。丰臣秀吉死后,德川家康控制了日本大部分势力,为稳固摇摇欲坠的政权,他们派出使团与明朝议和。但丰臣秀吉的残余力量却对此耿耿于怀,他们依旧对明朝虎视眈眈……

第一章

1

在寒冷得如同一片月色的刀光闪现以前,更夫小铜锣打了一个绵长细腻的酒嗝,正好对着一堵生机盎然的城墙撒下一泡泡沫丰富的急尿。事实上,万历年间的春风已经开始激荡,小铜锣感觉四肢灵光通透得不行,好像那是欢乐坊的掌柜——爱笑的无恙姑娘刚刚送给他的。无恙身边有个小妹叫春小九,光脚跳舞总是能跳得令人窒息。春小九一边跳舞一边卖酒,但她从老家运来的海半仙同山烧酒一天只卖一坛。一坛酒卖完了,你给再多的通宝和银子也无济于事。她脆生生的声音在欢乐坊里回荡,不卖。

小铜锣这天显然是被欢乐坊里的同山烧给烧得连骨头都轻了,他还不知道夜色里一把清水一样的刀子正在热烈地等待他。他只看见路旁那些影影绰绰的树,新鲜的桃心和柳尖正在这个季节里蠢蠢欲动,于是觉得内心也豪情万丈地痒了起来。小铜锣突然看到一群从黑夜里飞出来的萤火虫正围着他手提的灯笼没完没了地飞舞。这些午夜的飞虫,仿佛是无恙姑娘存心让它们一路跟踪过来的。

顺天府灯笼里的烛火释放出红得有点儿怪异的光线,它们与看上去很忙碌的萤火虫缠绕在一起。这时候,小铜锣转过头来,猛然看见一个名叫朱棍的酒鬼被两个年轻的飞鱼服一拳砸向了半空,又被变戏法一样地踢来踢去,如同一只刚从酒缸里捞起的散发着酒气的木酒瓢。小铜锣有点不敢相信,他揉了揉眼睛,看见倒霉的朱棍已经被两名锦衣卫塞进了一只黑色的口袋里。望着飞鱼服那把威风凛凛的绣春刀在胯间晃来荡去,小铜锣悲哀地想,估计自己这辈子是再也见不到喜欢吹牛的朱棍了。

身着飞鱼服的锦衣卫扛着口袋里的朱棍,任凭他在袋里面朝着各个方向挣扎。他们看见路边正在撒尿的小铜锣抖成一团的样子,扔下口袋笑了,说,夜里少出来,免得鬼打墙。

小铜锣这回抖得更厉害了。他说大人,小的是在风尘里这一带打更的。

打更的还去欢乐坊?真会凑热闹。

大人是怎么知道我去了欢乐坊的?

是你这龟儿子的尿告诉我的。我闻到了舞娘春小九的脂粉缠住高粱酒的气息。无恙姑娘的生意真不错……但你最好少去。

飞鱼服抽出腰间那把修长的绣春刀,开始非常仔细地削起一只萝卜的鲜皮。然后他嘴巴一张,响亮而生动地咬下了一大口萝卜。他看见小铜锣没有撒完的尿已经滴到了裤裆里。他说龟儿子,酒壮怂人胆,看来你连怂人都不如。

小铜锣在那堵矮墙边毫无主见地站了很久,一直等到飞鱼服手中那截萝卜变得越来越短,空气中粗暴散开来的萝卜气息令他痛苦又反胃。

留不留?小铜锣听见另外一个飞鱼服问询的声音。吃萝卜的锦衣卫翻起萝卜片一样的白眼。他的声音被塞在嘴里的萝卜修改得含糊不清。他说,不留!

刀光一闪,小铜锣直挺挺倒在了地上。无恙姑娘释放出的那群萤火虫全都惊呆了,它们在离去的两名锦衣卫身后围着小铜锣的尸体一连转了好几圈,这才沮丧地飞了回去。

2

进了京城,沿着城市的中轴线一直往北,骑马奔出西侧的德胜门,又过了十五尺宽的护城河,就到了传说中的风尘里。此时你再回首去仰望那三十尺高的城墙,蓦然觉得京城近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因为出了城墙就等于出了京城,几乎就是五城兵马司的三不管地带。你尽管可以放开胆去想,李成梁将军那支总是虚报名额吃空饷的辽东镇守军已经离你不远,甚至还可以包括那个窝囊的朝鲜。

可是你要记住一点,风尘里这条街只属于黑夜。每天的三更时分,就在走出打更楼的小铜锣急忙敲出的梆声里,暗夜的最深处就会传来三声清脆的鞭响。伴随着三声叫喊,一敬日月天地,二敬列祖列宗,三敬国运财运齐亨通,静默蛰伏在暗夜里的欢乐坊便准时开张了。那时候,一整片的风尘里就像绽放在夜空中的烟火,在京城的眼皮底下举起了又一个销魂的深夜。

京城有句悄悄话:风尘里中有个欢乐坊,喧闹赛过官营妓院教坊司。

可是欢乐坊只有酒,卖的只是醉。你若识相,就别想动掌柜的无恙姑娘和舞娘春小九一个根指头。否则五更时分,又是三声谁也分不清是来自何处的鞭响,醉哄哄的人群消散后,打烊的欢乐坊门前就会多出一具无名的尸首。

小铜锣不会忘记,每年的春日三月三和秋日九月九,打扮得异常美丽的春小九会准时出现在外城的右安门外。春小九身后,是六六三十六辆满载着海半仙同山烧的锦辔马车。城墙上头彩旗猎猎,而城墙下的舞娘春小九就像一株喜悦的高粱,她总是出现在头一辆马车的前首。城卫举手示意车子停下时,远远的,春小九就脚尖发力。如同一只碧绿色的蚂蚱,她一个凌空翻跃,嘣的一声就落在了城卫眯成一条缝的眼里。

官爷,还记得去年的小九吗?小九给京城的爷们送酒来了。春小九双手抱拳,声音芳香地说,大明王朝千秋万载!

和海半仙同山烧酒一样,春小九红玉玛瑙般的美艳身躯同样产自浙江诸暨。这一路上的千里万里,也让七十二匹宝通快马阅尽了人间的繁华与彩色。马蹄嘚嘚中,江南江北都竞相飘荡起海半仙醉人如初恋般的酒香。所有的酒缸和酒液只有一个去处,那就是欢乐坊宽阔得像城堡一样的地下酒窖。

此后的半年里,欢乐坊里的同山烧便格外珍惜着卖,一天只出一坛。据说欢乐坊有个笑话,哪怕是沉浸在皇家西苑豹房里玩各种动物的万历皇帝移步来到这里,卖酒的规矩也照样还是雷打不动。

春小九浩浩荡荡的马车队伍踩踏在京城的地界上。由外城到内城,过了宣武门便可隐隐听见妙应寺的钟声,绕出了崇国寺的香火就是不远处的积水潭。更夫小铜锣那年亲眼看见,崇国寺的住持早早就站立在寺院鎏金的牌匾下,阳光让他身披一轮深秋的金黄,像一棵长寿的银杏树。小铜锣后来终于想明白,满是心眼的住持这是抢先一步,吸进胸腔的酒香足够他享受一整年。小铜锣那次提着手中刚刚修补好的打更的铜锣,冷不丁敲了一棰,然后他看见住持缓慢地转过身来,满脸幸福地说,北京城打更的声音,就数你的最动听。

难道你没有发现,我今天早打了两个时辰?

小铜锣说完,发现那块鎏金的牌匾下,住持金黄色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小铜锣那天站在夕阳的余晖里冥思苦想了很久,他觉得崇国寺的住持真是轻飘,这家伙怎么就像一片落地无声的银杏叶?他巴不得自己也能提起脚步,顷刻间飞身抓住一枚刚刚离开枝头的银杏叶子。然后他看见春小九的马车上,无恙姑娘胸前挂着一串安静的碧靛子。无恙正露出半张脸,对他妩媚地笑了一下。而且她还说小铜锣,晚上要不要来欢乐坊吃酒?

小铜锣笑呵呵地望着跑出去很远的马车,很长时间里都觉得自己很有面子。

……

海飞,小说家,编剧。曾在《收获》《人民文学》《十月》《当代》等刊物发表小说500多万字,大量作品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等多种选刊及各类年度精选本选用。获人民文学奖、小说选刊奖、国家五个一工程奖等多个奖项。著有小说集《麻雀》《青烟》《像老子一样生活》《菊花刀》等多部;散文集《丹桂房的日子》《没有方向的河流》《惊蛰如此美好》等多部;长篇小说《惊蛰》《花雕》《向延安》《回家》《唐山海》等多部;影视作品《麻雀》《旗袍》《大西南剿匪记》《隋唐英雄》《花红花火》等多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