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某年的一次文学笔会

2019-3-14 18:48| 作者: 罗爱田| 查看: 325| 评论: 5

 

×××日,×地召开了一次盛况空前的××文学笔会。与会者多为来自各地的作家代表,济济一堂,个个满脸自负。古代作家亦有一些应邀到会,除罗贯中、施耐庵、吴承恩等因故未到外,曹雪芹和蒲松龄也来了,俩老先生未改原来本色,仍是布衣,长衫长袖,白发苍髯,形容古朴,却精神矍铄入座后,曹老先生礼貌地与旁边的一位青年作家打招呼。他似乎未听见曹老先生的热情问候,高昂着头,满脸傲气。曹老先生虚怀若谷,士,加大了声音对那位青年作家说:“χ老师,您好!”

那青年作家一脸淡漠,说:“我不认识你。”

曹老先生说:“我祖籍江宁,你亦为金陵人氏,我曾见过你两次,我们是同乡呀!”

那青年作家自头至脚打量了一番曹老先生,满脸不屑,冷冷地说:“这是全国性的笔会,品位很高,到会的尽是名作家,你怎么会跑到这儿来?”

“——?!”曹老先生一时气噎喉堵

蒲老先生亦问自己旁边的一位作家好。那位作家只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不吱一声,不再睬他。蒲老先生想,此人不认识自己,总认识曹雪芹,便指着曹提高声音问他:“此大名鼎鼎,雷贯耳的曹雪芹你该认识吧?

那位作家听后茫然,摇摇头说:“曹雪芹?他是谁呀?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曹老先生的叹了一声,不发一言。蒲老先生问:“《红楼梦》你该听说过吧?”

那位作家居然一无所知:“什么‘红楼梦’、‘白楼梦’,我怎么从来也没听说过?是什么小报小刊上的‘新人新作’吧?”

蒲老先生亦语塞目眙

停了一会儿,曹老先生忍不住问那位作家:“这位蒲松龄老前辈你难道真的不知其名?”

那位作家凝视蒲片刻,摇摇头说:“蒲松龄?我怎么也从未听说过?”

曹老先生提醒说:“《聊斋志异》你该读过吧?”

“《聊斋志异》?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想是什么书斋间的杂谈闲语或者微搏上的‘博文’之类吧?此等文字也拿去出书上得大雅之堂?”

名说作家,对古典文学竟一无所知,没有吸取其中营养,犹树无厚实沃土,成何大器!曹老先生又忍不住问:“罗贯中、吴承恩、施耐庵抑或司马迁、冯梦龙等你总该知道吧?”

那位作家说:“都没有听说过……我只知道写通俗文学迷倒过不少少男少女的当代著名作家××××××……”

呜呼!古之经典名著如泰山之重,似海洋泓阔,若长江滔滔,可流传万古而不息,这些人居然都“不知道”!然而叫曹、蒲俩老先生不知道的是,他们各自著作中的节选文章,早些年就被“专家”—文“论证”,从学生课文上删除了!加之现今迎合“大众”口味的“通俗文学”、“香艳小说”等等充斥于世,谁还知道你是张三李四!

众人私下议论曹、蒲:“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没有成就,无名之辈,主办单位怎么会邀请这样的人参加‘全国性’的高规格笔会呢?”

蒲老先生慨叹“曹兄神笔,不为此群‘名作家’所知,哀乎?”

曹老先生亦有同感“老前辈巨椽,亦不为当世群‘儒’所识,悲乎?”

有好心的作家对“这么大年纪了还没有弄出点名气来”的他们表示关心与同情,对曹、蒲说:“你们不妨花点钱文学院作家班进修两年……出来就不一样了……”

曹老先生调侃说:管城无相,措大,我等就是今生来世,亦无机会进此高等学府!

蒲老先生说:“我等黎庶,床头没金,囊无蓄贯,又无‘关系’,哪能进此学府!”

当有人得知蒲老先生从十几岁开始一直考到七十多岁尽皆落弟,讥讽说:“文化太低太没本事了!还想从事文学创作作腾霄梦?”

蒲老先生不服气地说:“在座的多为十年寒窗‘熬’出来的佼佼者,值得骄傲,可我日不释卷,拚以一世寒窗,难道不敌你那‘十年’?!”

有人戏弄地问蒲:“你平时读些什么书?”

蒲老先生赌气说:“我不读‘什么书’!”

众人嗤之以鼻:“还‘日不释卷’呢,原来你不读书!不读书没有文化能写出东西来?”

曹老先生替蒲解释说:“他不读‘什么书’是指从来也不读那些无病呻吟,不痛不痒,白耗人时光的文章,专一读能流传千古的好书——站高望远,精中取精,取长补短,不断充实自己,因而他写出来的作品言此意彼,辞约旨远,十分深刻,涵义丰富;字字珠玑,金声玉振,极富个性,往往超越前人,在短篇小说方面的成就至今无人能逾越!

会议开始了,会场静了下来。会议主持人先发言,然后领导发言,再后Α作家发言。只见他戴着眼镜,十分文雅,衣装整洁、笔挺,意气风发,底气十足,言之侃侃;十指尖尖,像春笋去箨,白嫩可人;动作优雅,极有气质;表情严肃,貌轩气昂,超凡脱俗!曹、蒲二老先生见状,不禁为之慨叹:真是文人相啊!像我等者流,世居林下,穷困潦倒,为求升斗,夜里操觚,日间执耒,弄得手指形若干姜,状似竹节,面枯色衰,哪有“文士”之风?

A作家还为大家朗诵了一段他的“得意之作”:“……绿化带花奔(实为huì——“卉”,是Α作家误读,下同)争开(应为yán——“妍”),别野并(应分别为shù——“墅”、 pián——“骈”)列,鱼(该是lín——“鳞”)次节(应为zhì——“栉”)比……这是本市的中区(应是shū——“枢”)神经。这时,街上出现一个半课(应是luǒ——“裸”)女子,丰月(应是——“腴”)迷人,像杨贵己(应为fēi——“妃”)似的,脸长的如鲜花定(应为zhàn——“绽”)放,无眉(应分别为——“妩”、 mèi——“媚”)娇艳。引得保守老温堂(应分别为ǎo——“媪”、 chēng——“瞠”)目,好色男子目光贪梦(实为lán——“婪”),众路人马(应是zhù——“驻”)足停带(实为zhì——“滞”)不前,以致引起司机分散精神而童(应是zhuàng——“撞”)车,也许是凶(应为——“酗”)酒驾车,双方言无两句,便生半(应是xìn——“衅”)端,激烈斗区(应为ōu——“殴”)……一百(应是——“陌”)生男子冲那引起“事端”的女子大孔(应为hǒu——“吼”)一声:“伤风败俗,成何体统!”话音坚将(应分别为kēng——“铿”、 qiāng——“锵”)有力,郑(该为zhì——“掷”)地有声,吓得那女子掩面哭立(应是——“泣”)而去……”

这也作家?可他分明是作协会员!曹、蒲二老先生相顾愕然,又突然笑,笑得Α作家脸上红白继呈。会议主持人为打破这尴尬局面,提议让一位青年女作家发言。她靠抄袭一篇《χχχχ》“起步”,当时其单位领导惊为天才,立即上报举荐,把她调到宣传部门专事文字工作。加上她身材高挑,长相美丽,娇姿艳质,人人见爱,众文人皆乐为扶持,有的人甚至甘愿代为捉刀,使她“作品”频频见诸报、刊,迅速成为“美女作家”,一时间灿若朗星,名噪一时。

曹老先生与蒲耳语:“前者文无意思又错字连篇,洋相百出后者鼠窃狗盗,有人代庖,也能当上作家?

蒲老先生说:“他们都出过书。”

曹老先生说:“看来当今没有文化无力事文者只要有钱,或有‘优势’,或无病呻吟、狗屁不通的文字七拼八凑拿去印成书,也能成为作家!”

蒲老先生说:“可不是嘛,如今‘成名成家’易,你就是在街头把自个的脸画花,也能成‘家’——‘行为艺术家’!”

曹老先生感慨:“是呀!现在‘成名成家’太容易了,根本无须像你我一样日日孤处陋室,笔耕不辍,夜夜熬灯成蕊,呕心沥血,花却毕生精力去弄一部书……”

终于轮到曹、蒲二老先生发言。会议主持人要他们分别谈谈创作经验。

曹老先生拱手谦让:“珠玉在侧,自有聃、仲①高见;卓荦士众,李、杜②气浓,苏、韩③风竞,在下驽钝,无甚‘经验’,请见谅见谅!”

众人窃议:“胸乏墨水,樗栎庸材,自然说不出一、二、三来。”

蒲老先生为之大鸣不平:“曹兄博学,天才卓出,拔新领异,关于‘创作经验’,他早就在他那鸿篇巨制《红楼梦》中通过人物对话巧妙地表达了出来,像众裙钗累次的评词论诗,都主张求新立异,如湘云主张‘不落套’;宝钗主张‘各出已见,不与人同……命意新奇、别开生面’、‘寓大意思才算是大才’……等等,这些‘创作经验’,所见独到,非常中肯,应该是文学创作的宗旨,不要说当代有名作家,就是历代作家,都应该遵循!”

会议主持人对蒲说:“那么,请你谈谈小说创作中怎样写好人物。”

蒲老先生说:“在座高人者众,在下才疏学浅,又人微言轻,哪好班门弄斧!不过,我建议大家仍然要多读书,读好书,‘书中自有黄金屋’不谬!”

曹老先生插嘴说:“蒲老前辈太谦虚了!实际上,小说创作中如何写好人物,早在一千四百多年前,蒲老前辈就在《聊斋志异》中淋漓尽致地做到了,譬如其中的《小翠》、《娇娜》、《婴宁》、《促织》、《叶生》、《田七郎》等等等等,个个人物或鬼狐穷形尽相,跃然纸上,性格鲜明独特,呼之欲出……”

会议主持人说:“请你具体谈谈。”

曹老先生说:“文贵新、奇、曲、趣,真正能传世的文学作品,作者都十分注重塑造独特、鲜明、前人所无的有特殊性格的人物,同时要有简洁明了富有个性的语言与奇巧、典型的故事,做到人所未为,独树一帜……等等。至于具体的‘创作经验’,我认为都隐藏在经典文学名著中,关键是要靠个人潜心去读,用心去悟……我支持蒲老前辈的意见:多读书、读好书……作为一个文人,最重要的是要有悟性,你悟性越高,创作成就就愈大……”

最后,会议主持人半开玩笑请大家说说各人最想得到什么。有的说最想得到鲁迅文学奖,有的说最想得到矛盾文学奖,有的说最想得到诺贝尔文学奖。曹老先生则说:“不好意思,在下醴怪搔肚,腹馁思啖!”蒲老先生说:“在下甚都不想,只求锅中米继,浮白伴日!”

顿时引起哄堂大笑。

会议主持人一看手表,说:“是呀,到时间了,大家肚子都饿了,先用膳,吃饱肚子再说吧!”

于是进餐。酒席极丰,玉液琼浆,珠翠之珍尽陈于桌。曹老先生满心欢喜,拉蒲悄悄坐于下席一角。面对盈桌珍馐美味,曹老先生格外高兴,小声对蒲说:“实话相告,在下久未见此等佳肴了!”大口吃肉。

蒲老先生亦对曹耳语:“此次笔会无甚味儿,唯此曲糵气馥味醇,甘美异常,正中下怀!”大口喝酒。他们两个吃饱喝足后,定逸兴遄飞,文思泉涌,又会写出浩如江河流水的少男少女缠绵悱恻之恋与荡气回肠的人鬼奇情故事来……

 

①聃、仲:老聃、仲尼。即老子、孔子。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3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上一篇:知足我常乐下一篇:蝶变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罗爱田 2019-3-21 20:26
谢谢文友们!
引用 朱建根 2019-3-20 10:28
文丰辞健,追古思今,大有深奥,精彩。
引用 李茂林 2019-3-16 05:16
得一句真言得走多少路,悟得一分难上难说。
引用 罗爱田 2019-3-14 19:22
本文选自罗爱田短篇小说集《偷窥》。
引用 罗爱田 2019-3-14 18:50
①聃、仲:老聃、仲尼。即老子、孔子。
②李、杜:李白、杜甫。
③苏、韩:苏轼、韩愈。

查看全部评论(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