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儿童文学作家周敏《红柳花开》研讨会在京举行

2019-2-28 15:40| 作者: 陈泽宇|编辑: admin| 查看: 2306| 评论: 0

研讨会现场

2月26日上午,儿童文学作家周敏新作《红柳花开》创作出版研讨会在北京市文联举行。研讨会由北京市文联、北京援疆和田指挥部、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共同主办,北京作家协会、知识出版社承办。北京市文联党组书记陈宁、北京援疆和田指挥部副指挥丁胜、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常务副会长叶梅、北京市文联党组成员程惠民等出席会议。研讨会由北京作家协会驻会副主席王升山主持。

《红柳花开》全书以北京援疆和田指挥部和北京市文联、北京作家协会联合组织的青少年交往交流交融活动——“京疆小记者夏令营”为背景,在精心构思和合理虚构的基础上,糅合了作者近年多次赴新疆参加各种形式文化、文学援疆工作的经验,展示了在深入贯彻落实中央援疆战略部署的时代背景下,两地少年逐步互相了解、建立信任,直至结下深厚友谊、同心协力建设美好家园的温馨场面,塑造了具有鲜活感染力的人物形象。

“在当下,每个变化都有很强的时代印记,如何把这种时代印记用文艺的方式表达与留存,给我们当代的艺术家提出了很大的课题。”陈宁认为,《红柳花开》书写了北京、和田两地少年真挚的友情,同时以小见大,紧贴扶贫援建攻坚战的时代话题,对于新疆援建工作有着特殊的现实意义。陈宁表示,作家周敏深入生活、扎根基层的精神值得鼓励,她用强劲的笔力记录时代、书写生活,体现了文学与时代的紧密结合,是一部有温度、有筋骨、有内功的文学佳作。

叶梅将《红柳花开》与《这边风景》对比,发现周敏与王蒙先生一样,对少数民族地区的书写不是审视与介入,抛弃了打量的眼光,采用完全平等的心态面对少数民族同胞,“如果没有生活的融入和情感的投入,就没有这样一种真正的理解与平视”。在叶梅看来,能够用一部儿童文学作品表现出民族大爱的精神与境界,尤为难得。青少年有着细致入微的心理活动和情感体验,只有从青少年时期彼此理解、相互关爱,不同民族之间的隔膜与块垒才能真正消除。

多年在援疆一线的丁胜认为,除了物质上对新疆地区的援助之外,精神上的援助也很重要,在脱贫攻坚的伟大历史实践过程中,需要重视文化的引领、培育作用。《红柳花开》以不同地域、不同民族之间少年儿童的交往为中心,在人性最柔软的地方找到了契合点,是一部打动人心、具有时代担当的作品,为全面援疆带了一个好头。

《红柳花开》 作者:周敏 出版社:知识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11月

儿童文学作家金波今年已经84岁,他笑谈自己是看着周敏长大的。金波说,《红柳花开》虽然立足宏大的社会背景,但是又具有很舒缓、很亲切的语调,具有充沛的感染力。“读来好像是她在跟我谈心,又好像是她出差回来跟我讲一个故事:不急不躁、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故事。”金波认为,《红柳花开》是特定类型的成长小说,在夏令营的特定环境下,通过集中生活,展现出孩子们的民族差异与共同点,以及临近青春期的心理特征。

同时,金波特别赞赏周敏作品的现实主义精神。他认为,当下,幻想小说和童话作品居多,相比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儿童文学大发展的时期,用现实主义创作方法进行儿童文学创作的作家有所减少。“现实主义最主要的就是突出‘真’字,‘真’字是现实主义的灵魂。”金波认为,只有在现实中进行思考,从而产生情感内驱力的作家,才能真正对细节的真实进行有力把握,《红柳花开》注重日常微小的细节,这种儿童现实生活中真正的细节对读者充满吸引力。

谈到现实主义与细节的真实,北京大学教授、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颇有同感。曹文轩说,无论是写什么类型的作品,一个作家写实的功夫都很重要,写实体现着对生活的耐心。他以契诃夫的名作《草原》为例,书中的主人公在草原上观察天空,先后写到“从天空飞来三只鹬”,“过了一会儿,那先前的三只鹬飞了回来”,对数量和物象的耐心辨认,反映了一个对于写作者不变的真理:未经凝视的世界毫无意义。而曹文轩认为,在《红柳花开》中,作者周敏对细节有着充满意义的表述,体现了一个有着“写实功夫”的作家对世界的凝视。

《人民文学》副主编李东华也曾撰文分析儿童文学中的现实主义问题,在她看来,儿童经验在看似趋同中其实产生了更为巨大的差异,这尤需要作家对生活深入的体验,在此基础上,再具有深厚的文学修养和扎实的表达能力才能对纷繁的现实生活进行文学转化。《红柳花开》从不同孩子的相处、碰撞、交融中,写出温暖的细节,“其中还有两个小孩写的检讨书,非常生动形象,非常有孩子气”,这些结结实实的细节把珍贵但容易丢失的火热的现实生活保留下来,“我认为这一点胜过其他一切”。

《文艺报》评论部主任刘颋评价道,“她把每个孩子当做珍宝、当做富矿一样去凝视、去发现、去欣赏他们,对孩子的热爱或许连她自己都未曾意识到”。 刘颋认为,《红柳花开》体现了一个儿童文学写作者对孩子天生的爱、呵护、理解与尊重,作者在小说中展示了每个孩子的差异性,以及不同孩子性格中的不同的闪光侧面。

此外,与会专家对《红柳花开》运用散文体的方式结构小说,以小见大,用小故事勾勒大格局的特点也给予充分肯定。

王颖捷、张传武、张京涛、张之路、贺绍俊、张柠、赵宴彪、岳雯、王庆杰、周晓枫、星河、葛竞等专家学者参加研讨。

(摄影:陈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