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其他 查看内容

程锦芳闹排场 卖了园子盖新房

2019-2-1 14:36| 作者: 槐阳人家的河| 审核: 罗爱田|查看: 1419| 评论: 2


    
  故事发生在清末太行山深处的一个古镇上。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住在东大街路西的锦芳。
  要说锦芳的家世,镇上人都知道其父是光绪六年拔贡,写得一手好字、好文章,邻里都叫他老爷。老爷天天盼着有朝一日,朝廷能让补个缺子找个差事儿,可眼瞅着年近半百,仍未混上一官半职。
  老爷无奈中弃文从武,便开了一家武馆,馆址就选在东山崖下一个叫链船垴的地方。这里,原是几座废弃的砖窑,他请人将窑顶封死,便成了校场。据说,他教授的是一种“太极拳”的变异拳法,其特点是“柔中带柔,柔而不刚。”乡里的人们,都觉得此拳怪异、新鲜,便在农闲时到此凑个热闹。再说,学费不高,一冬下来也只交个五升半斗的高粱。人们戏称它是“面条功”,可老爷面对这般戏弄不急不躁,“功虽柔,一则强筋健骨,筋长则寿命长,此功可延年益寿。二则大家习武,耍个把式也少人欺凌。”老爷振振有词。人们听来,也觉得颇有道理。
   到了光绪末年,老爷年事渐高,功不得传,遂将武馆关闭。至老给儿子留下的遗产,除了一堆泛黄的四书五经外,就是摇摇欲坠的那五间破瓦房,还有村西二亩菜地,另加几囤儿陈高粱。
   锦芳从小生长在这个书香门第里,虽然日子清贫、酸楚但也自感优越,大家也尊他少爷。
  父亲老去,少爷自然就成了居家老小的台柱子。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他瞬间压力倍生。更要命的是,他还继承了父辈穷秀才的通病---死要面子活受罪。
  儿子渐大,婚成家。,急着修缮。可囊中羞涩,急得少爷团团转,但他硬着头皮也要在人前落个体面。
  绞尽脑汁思前想后,好法不多。他先把高粱粜了变钱,仍显是杯水车薪。后索性寻了邻街王姓人家,将自己村西二亩菜园与其村东薄地置换,找些差价来。
  这样一来,盖房的花费勉强凑齐。可是乡邻若闻此事,岂不笑话。遂立马又到王家讨个约定,对外讲,菜园就是你租的,薄地就是我买的。王家应并守口如瓶。
  择良辰吉日,并请来诸乡绅,鞭炮齐鸣中作了开工典礼。全村人都知道少爷修宅子了,好不轰动。
   正式施工,前卧后表,青砖到顶,上扣蓝瓦,雕梁画柱。不出半年,一处大院拔地而起,气度非凡似鹤立鸡群。人们奔走相告少爷不亏是老爷的儿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羡慕中还带嫉妒。
  少爷的宅子,一时间惹得街坊纷纷前来观看。有的说少爷,房子敞亮,就是摆设陈旧了点儿,都该换新!”“应该!应该!少爷满脸通红。
  夜晚人们散去,少爷趁着月色,围着自己的宅子足足转悠了三圈,一种朦胧的美使他陶醉。
  走进街门,入了上房,陈旧的家当真是不堪入目。哎!不是人家说,我早想把这破烂玩意儿全换去。可谁的家底谁明白,只差银子呗!他自言自语垂头丧气。
  少爷总要逞强。第二天一大早,便从柜底儿里翻出父亲多年前存放的两块子布来,红底提黄色牡丹花案,也显得大气端庄。他索性将客厅一分为二,拉起一副巨幔来。再将太爷爷给留下的方桌、太师椅、条案等油漆一新,摆在了幔前。条案上再放两只淡绿色汝瓷花瓶,不知花瓶陈旧还是赝品质次,开片处的釉面多已斑驳脱落,像牛皮癣似的不雅。其它的家什通通掩藏于幔后,这真是眼不见心不烦。妻子一旁看着“一层儿遮羞布,却满足了夫君的自尊心。奇!奇葩!”。
  房子有了,帐幔拉了,家具漆新,园子卖了,余粮清仓了,这一切,少爷终于在众人眼里赢得了一个“面子”。可旁人谁知,他地卖无,厨房里却一天天掲不开锅了。
  都说,民以食为天。可少爷不这样想,肚皮以里别人看不见,但脸面是明摆着。
  家里明明仅存一斗白面,可全家手擀面却吃了多半年,这也是少爷的奇葩之处。都知道家生活水平高,天天中午面条。每到中午少爷在大街上,双手捧着个大海碗,面条盛着尖尖的。人过来 ,他总是用筷子将面条挑起老高。一圈炫耀返回家中,碗里的面条纹丝不动,一根不少。
  谁知,少爷面条碗里藏玄机,上盖面条,下蓄野菜,这不是自欺欺人
  吃糠咽菜,饥挨饿,打肿脸充胖子,家人都觉得难以忍受。两个半大儿子,一齐提出要离家出走,远离这个虚伪矫饰的家。少爷认为儿子们小题大做,何况家去两丁众人怎么议论,百般阻挠,可儿子趁夜人稀之时结伴而逃,从此一走杳无音信。
  儿子一去,家里就像塌了天似的。院子空,房子空,最难受的莫过于还是肚子空。妻子气愤地走出街门“家让人看到的全然是美,可在家人眼里却是丑陋至极!少爷!你就跟面子一块打发后半生吧!”街门撞的“咣当”响。她一气之下跑回了娘家,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锦芳闹排场,卖了园子盖新房!锦芳闹排场,卖了园子盖房!”后来街坊的孩子们,每逢少爷出门都要追着喊着,戏取乐一番
  少爷孤苦伶仃,不过数年便悲伤忧郁而去。至今,大街上仍伫立着那幢风雨沧桑的老屋,它变得破烂不堪无人问津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2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城北老伯 2019-2-16 13:52
新春快乐!好文章,谢谢分享!
引用 朱建根 2019-2-10 12:23
故事留給人們的是思考,點贊。

查看全部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