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苦竹儿(接上期)

2019-1-11 10:48| 作者: 遵义秦岭| 审核: 罗爱田|查看: 2706| 评论: 2

苦竹搓完了一团麻,麻索在地上绕了一大堆。她又细心地把麻索挽成团,放在缕里搁好,便无心思再做了。

她盼着张篾匠快来。

苦竹把挽成团的麻索解开,又挽好,反复了两三回,才终于盼到了张篾匠和张二娘。

苦竹有些不高兴,此刻也不便表露。苦竹忙将凳子抬进屋里。

招呼二娘进屋坐吧!”苦竹儿对小叔子说。

好,二娘你到屋里坐。张篾匠

竹儿,你也坐。”张二娘身体肥胖,体态臃肿,她大大咧咧地坐下去差点坐断了藤椅的凳子脚脚。

张二娘其实并非媒婆出身,也没当媒婆的经验婆娑的那些行话套话也说不上几句苦竹觉得她在村子里辈分高,还算本份,是个靠得住的人,所以才叫他张篾匠请她这莫非是走走过场,做个样子而也,在面子上过得去就行。并非叫她像个正儿八经的媒人那样七弯八拐,这样程序那样礼麻烦死人

媒婆没得话说,苦竹儿倒首先开了口。苦竹说:“张二娘,苦竹湾的人哪个不晓得我命苦?我都是三十大几四十岁的女人了,还要在世上生活,还要过日子,我……”苦竹说到这儿,泪珠在眼圈直打转,神情有些凄楚。

张篾匠低下头去,眼睛盯着苦竹儿正在给他锥的灯草绒布鞋。

“苦竹,你命苦,我晓得

张二娘来了兴致,接下话头说:

“那是过去的事了,过去,时代不同,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现在人人平等,你要嫁人,我给你作主,我当媒人,撮合你们。常言说,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事情要办得光鲜体面,让全寨子的人都晓得,苦竹儿要过上好日子啰……”

张二娘越说越激动,比给自己娶儿媳妇还要兴奋。

苦竹感激地点点头。

张篾匠不知说什么才好,看着苦竹笑,笑得十分惬意舒坦

苦竹说:“二娘,我不稀罕体面,我只要不被人当牲畜一样看待,像个人样子,正大堂皇的嫁给篾匠弟弟,心就知足了。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我还能计较哪样

张篾匠心中升起甜丝丝的幸福这世上,还有爱,还有女人真心真意爱他,他还能说什么呢?一个从小就没爹没娘的孤儿,一个讨口要饭,靠编篾席度日混饭吃的人,居然有人爱,这就已经让他陶醉和知足要和苦竹姐姐结婚过日子,是多么安逸的事情。虽然苦竹姐姐大他将近二十岁,即可是他姐姐又可作母亲但这番恩情,真是千回百转,使他这个山里娃心中荡起一阵阵幸福的涟漪。他激动地望着体态丰盈的苦竹,喃喃地说:“苦竹姐,你的心真好……”

 

8.苦竹与张篾匠的婚事定在八月十五日那正是中秋,千里迢迢银汉渡,嫦娥奔月会情人。一轮圆月高高地挂在蔚蓝的天宇,月光如水一样照四周山上,月亮清澈透明,月光滋润灿烂,发出醉人的幽香。

婚事简清得很,没有吹吹打打,没有花轿送,甚至没有邀请亲朋好友。张篾匠请了几个人,把母亲给他留下的几件家当从隔壁抬了过来摆进苦竹的屋子里堂屋也没贴大红喜字,在证婚人张二娘的安排下,苦竹和张篾匠双双跪在香火前,匆匆行了堂前礼,双双跪拜成了夫妻

张二娘们散去之后,屋里剩下苦竹篾匠张篾匠还是穿着苦竹儿给他缝的那件月蓝布对禁汗理了头发,刮了胡须,看上去精神得很。苦竹把头发盘在头上,穿一件红色的衣裳,风情万端,体态迷人。

张篾匠大胆地看着苦竹儿。心里立刻亢奋起来。

苦竹被他火辣辣的眼睛盯得脸颊泛起了红,就像鲜丽的天空突然几朵彩云。她先是把头低下,仍觉得他那双勾人的眼在注视着,索性仰起头来,歪斜着脸,双眼盯着篾匠。篾匠难为情地避过她充满渴望的双眼,紧张地冒着粗气。

苦竹把手伸过来,拉着他“坐过来点你不是早就想抱嫂子吗?我们是明媒正娶的夫妻。今晚我正式成为你的女人,让你抱个安逸!

张篾匠心有余悸地迟疑着。没有苦竹的时候,他想她,连晚上做梦都想,像想自己的姐姐和母亲一样。特别是在监狱里,有时想着嫂子的好,想着想着就哭起来。现在苦竹就在他面前,垂手可得,她不犹豫地让他吻,让他抚摸她的身体,让他搂抱,甚至……可他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心里紧张得如同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过去的那些日子,她像大姐姐一样待他,像母亲一样照顾他,小时候还吃过她的奶水,撒娇地坐在她怀里……张篾匠忘不了过去那些过往,有些事像阴影一样笼罩着他。

新婚之夜,张篾匠拥着热气腾腾的苦竹儿。一夜期期艾艾,缠缠绵绵......

月色朦胧,大山朦胧,好日子似乎不远了,苦竹儿一行清泪流到天明......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6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上一篇:苦竹儿(接上期)下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杜遵义 2019-1-15 21:03
小说情节精彩,引人入胜!
引用 朱建根 2019-1-14 12:05
感受精彩,好文章,贊。

查看全部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