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散文 查看内容

痴人说 “梦”——一从二令三人木

2019-1-10 10:32| 作者: 刘木清| 查看: 1406| 评论: 2

王熙凤是《红楼梦》中的核心人物,也是该部巨著的轴心。没有王熙凤,就没有《红楼梦》。真可谓,一曲红楼梦,半册凤姐史。

王熙凤是《红楼梦》中一个性十分鲜明的角色,她精明泼辣,孤傲清高,心狠手毒,始终彰显出旺盛的生命活力。透过她的出场,便可知其在贾府里的地位,连“老祖宗”贾母也不及她高调。恰恰相反,这位贾府里的最高统帅——贾母,第一次出场则是一场恸哭。那是林黛玉初进贾府,她先来到贾母处,方进房,“只见两个人扶着一位鬓发如银的老母迎上来,黛玉知是外祖母,正欲下拜,早被外祖母抱住,搂入怀中,心肝儿肉叫着大哭起来。” 在众人劝慰下,贾母止住哭,便嘘寒问暖一番。一语未完,只听见从后院传来笑语声,说:“我来迟了,没得迎接远客!”黛玉思忖道:“这些人个个皆敛声屏气如此,这来者是谁,这样放诞无礼?”心下正想时,“只见一群媳妇丫鬟拥着一个丽人,从后房进来。这人打扮与姑娘们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黛玉连忙起身,贾母笑着对黛玉说:“你不认得她,她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辣货……你只叫她凤辣子就是了。”

王熙凤的张扬,是她在贾府里的身份决定的。她是贾母的孙媳妇,是贾赦和邢夫人的儿媳妇,是贾政的侄媳妇兼内侄女、王夫人的侄女兼侄媳妇,是贾琏的妻子、巧姐的母亲,是迎春的亲嫂子,是探春的堂嫂,是元春和宝玉的堂嫂兼舅表姊,是惜春的远房嫂子,是薛宝钗的舅表姊兼堂妯娌,是黛玉的舅表嫂子,是贾蔷和贾蓉的远房婶子……。正是由于这种复杂关系,加之王熙凤与生具有的管理天赋,方赢得贾母恩宠和王夫人赏识,成为贾府的实际掌权者。

王熙凤虽出生豪门,却从小未学太多文化。她的管理能力,既与她性格有关,也与贾府这个特殊的大家庭有关。在贾府,男人不当家。贾母乃最高领袖,辈高位重,然只是大事问问,凡事推由王夫人处置。王夫人见侄女聪明能干,事事周全,加之关系非常,便大胆放权,平日只是听听汇报,发号施令,府里上下,诸事由王熙凤统筹安排,悉心办理。王熙凤明知任重,倒也不负众望,她陶醉于一人之下众人之上,醉心于大权独揽。她深知,只要哄得贾母和王夫人开心,一切便在自己掌控之中。久之,对贾府的管理便得心应手,游刃有余。她贪财好色,生杀予夺,瞒天过海,一切皆玩于股掌之间。贾瑞贪恋王熙凤姿色,遂起淫心。王熙凤便恶意挑逗:“大天白日人来人往,你在这里也不方便。你且去,等到晚上起了更你来,悄悄的在西边穿堂儿等我。”贾瑞听了深信不疑,多次被戏弄后,亦疑似骗局,却已欲罢不能,最终死于王熙凤手下。

贾琏府外私筑香巢,将尤二姐娶作二房,王熙凤得知后,对尤二姐恨之入骨。她耍弄手腕,将尤二姐骗进大观园,毫不顾及尤二姐腹中有胎,采取卑劣手段,在贾母和王夫人眼皮底下,将尤二姐置于死地,且不露声色。王熙凤之所以暗地里抗拒贾琏纳妾,是因为她给贾琏只生了一个女儿,一旦包括尤二姐在内的姬妾为贾琏生了儿子,自己的地位必将被动摇,所以她该出手时就出手,以绝未然。

王熙凤将贾府管理得“井井有条”,的确风光无限。宁府缺少这样人才,很是羡慕。于是,但凡大事,便请王熙凤协理。秦可卿病死,特请王熙凤前去协理主持丧事。为炫耀宁府显贵,王熙凤大展拳脚,大操大办,极尽风光。在送殡到铁槛寺的当晚,当家眷各人都住下后,王熙凤却去了馒头庵夜寝。当晚,一老尼乘机求王熙凤办事:说长安城里一张姓大施主家的女孩儿来进香,不想被长安府太爷的小舅子李少爷一见钟情,定要娶其为妻。张施主也想将女儿嫁与李少爷,可已受了前任长安守备公子的聘定,张家欲待退亲,可守备家不同意,于是两家打起官司来。特请求王熙凤以贾府名义,压服守备家退婚。王熙凤听了心中暗喜,道:“这事倒不大……你叫他拿三千两银子来,我就替他出这口气。”钱到手,“两日工夫,俱已妥协”,不在话下。

王熙凤弄权铁槛寺只是小事一桩。她贪恋钱财,又大权在握,自然敛财手段多多,且不放过每一个机会。贾府的远房本家小伙贾芸,想承包大观园里种花种草的工程,遂求贾琏帮忙,贾琏说与王熙凤,请她予以安排。王熙凤听了很是不快,心想,你贾芸不求我,求谁都不成,便以种种理由推脱。贾芸倒也聪明,一看大管家不成,便立即转求王熙凤,遂送上冰片、麝香等贵重礼品,并软语哄得王熙凤高兴,终如愿以偿。大观园里,那些才子佳人,多有不识人间烟火者,史湘云不认得当票子,贾宝玉不识银两,连身边的丫环都不会使戥子。而王熙凤却深谙敛财之道,且胆大包天,竟然将贾府主仆几百号人的月例银子,采取晚发手段,放贷出去,通过时间差来赚取利息。一次,平儿对袭人道出了真相:“这个月的月钱,连老太太和太太还没放呢……我们奶奶早已支了,放给人使呢。等别处的利钱收了来,凑齐了才放呢。……这几年拿着这一项银子,翻出有几百来了。她的公费月例又使不着,十两八两零碎攒了放出去,只她这梯己利钱,一年不到,上千的银子呢。”过去,女子不宜抛头露面。王熙凤则通过自己的陪房——旺儿夫妇来放贷,由旺儿媳妇来回传信。旺儿夫妇乃王熙凤重要亲信,除帮其放贷外,在处理尤二姐等重大事件上也都出了力。王熙凤当然也会适时施予恩惠,以换取他们的忠诚。这不,旺儿家酗酒赌博、相貌丑陋的儿子看上了聪明、漂亮、能干的彩霞丫头,在彩霞家百般不愿意的情况下,王熙凤强行拉郎配,终迫使事成。

贾府最终走向衰亡,这是一种必然,原因有多方面。王熙凤学识不深,过于精明;就府内管理而言,缺乏监督,经营不善,入不敷出,直至变卖家产。结果,家势中落,王熙凤也“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

长久以来,后人对王熙凤判词中“一从二令三人木”的“从”和“令”一直无解。以为“人木”为“休”,便是王熙凤被贾琏休妻。纵观红楼,王熙凤掌管贾府,无不以听从、顺从、服从贾母和王夫人的意愿为天职,然后对下发号施令,最终王熙凤病亡,贾府衰败。由此可见,“一从二令三人木”,本意应为一服从,二施令,三衰亡(亡则休矣)。事实上,王熙凤死前不曾被休,“人木”作休妻似乎说不成立。

王熙凤的短暂人生是辉煌的,更是悲哀的。概括其一生:身份,决定了屈膝服从;地位,决定了霸道施令;独权,决定了滋生腐败;素养,决定了家道败落。

纵观古今,但凡身居高位者,若缺乏监督,必导致腐败。当今,打死的“老虎”,“尸横遍野”,“白骨铮铮”。可是,这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前的历史悲剧现今仍在一幕幕上演,其深层次原因值得国人深思。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7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上一篇:冰山石魂下一篇:我真不想失去时间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城北老伯 2019-2-4 00:14
精品文章,谢谢分享!
引用 刘木清 2019-1-15 11:16
谢谢各位赏赞!

查看全部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