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其他 查看内容

喜桂图轶事 ——兼说“走包头绕石拐”之古道

2019-1-8 14:46| 作者: 潘复生| 审核: 罗爱田|查看: 2730| 评论: 1

           

在祖国的版图上,内蒙古仿佛一匹奔腾的骏马,昂首朝向东方。它的脊梁上,隆起北疆天然的屏障阴山山脉。分塞外为南北,隔大漠而振雄风。“喜桂图”——石拐,宛如奔马前肩的鞍鞒,承主载欲跨越,负重任犹前行。峰峦叠嶂,沟壑纵横,北控漠北高原,南临敕勒平川;黄河有情而亲近,渡口连接中原;原野无意则靠拢,古道交通塞外。地理囊括山河沟川,荒野草甸;气候包融北温四季,风云变化。草树春发欣欣向荣,绿荫夏茂习习凉爽,果实秋结累累遍野,白雪蜡象茫茫净藏。

钱穆在《中国文化史导论》中说:“中国文化发生,精密言之,并不赖籍于黄河本身,他们依凭的是黄河的各条支流。每一支流两岸和其流进黄河时两水相交的那一个角里,都是古代中国文化之摇篮。”石拐属黄河支流五当河和博托河流域,正是二水源流及交汇之处,是黄河文化与阴山草原文化的融合区域;明代以后,又吸纳了晋陕西口文化、藏传佛教文化。可谓文化底蕴深厚,资源丰富,潜力巨大。在这块土地上,生物滋养,成长繁衍。踏出条条道路,通向四面八方。交流经济、传承文化,创造文明。成为人类最早发祥地之一。人民依靠她,政治军事家谋划她,帝王们争夺她,诗人、文人墨客如李白、杜甫、白居易、苏轼等感慨、咏叹她。她包容忍辱,慷慨大度,以不变应万变,无私奉献。在呼市、武川、萨拉齐、固阳、达茂等民间留下“走包头,绕石拐”之传说。开拓这一无价之宝,可以激活一个地区,唤起多种族群的生命活力。本文将主要讲述历史上与“喜桂图”有关的故事。

                                                                                     沧海桑田

两亿多年之前,石拐所在这一代气候温暖,温润多雨,数十米高的鳞木密密匝匝覆地遮天,陆生植物早期一派繁荣。松杉翠竹间杂其中,生机盎然。森林草原上生长着大鼻龙、古象、古犀牛,黄河剑齿象、孔子鸟、角质喙古鸟、蒙古鼻雷兽等多种脊椎动物。。后来,在造山运动中,天翻地覆,地表下沉岩层崛起,形成东西走向,海拔一千多米的山脉—阴山。同时森林被埋入地下,变为后来的煤炭层。第四季冰川作用后,生长有纳玛象、普氏野马、披毛犀、马鹿、大角鹿、王氏水牛等,当时有旧石器时代的“河套人”活动其中。地壳和动植物为最近之纪起始。形成的山体为侵蚀构造与剥蚀堆积相混杂,由花岗岩、变质岩、石灰岩、沙砾岩等组成。在蒙古高原丘陵山地与黄土高原丘陵、敕勒川草原之间,东西九峰山、大西梁、天林背、平背山、吉忽伦图敖包山、春坤山、大庙山等护围环抱,隔西伯利亚寒流风暴,吸草原黄河湿地温润之气。地表覆盖钙粟、黑、褐、红、黄土壤。是南北分界线上的山中盆地,动植物生长和人类繁衍的天然乐园。

                                                                                    阿善——喜桂图人

六千年前,相当于仰韶文化早期居住在大青山南麓阿善沟门地台一带的人类,从穴居到学会搭建房屋开始农耕,饲养猪、狗、牛、羊等动物生活,也北上进入石拐一带打猎鹿、狍、獐、虎、豹、野羊、羚羊等野生动物。进入相当于仰韶文化晚期与龙山文化早期(距今5000年)。这是我国最早的农耕畜牧文化群体。因紧连着北面的大青山沟谷,与喜桂图相通,因而称为“阿善—喜桂图”人(蒙古语甘泉—有森林的地方)。延续到三千年前,与商文化有相当联系,但又有别于夏、商、周的青铜器等文化系统。是一个相对独立的文化区。当属北狄活动范围。涉及太行以西、子午岭以东,晋南和关中以北,大青山南部广大地区。

鬼方人顺着圪膝盖沟谷溪流,深入大青山。松、柏、榆、桦、栎、榉、槭漫山遍谷,他们踏着松针树叶铺成的厚厚的地毯,用手分开灌木高草,艰难北上。两边是崚峋石崖,陡峭壁立,山溪回荡、鸟鸣清唱,时有野兽串来串去,嗷叫应和,惊悚人心。他们不敢分开,手持青铜利器、长杆尖矛向前步步慎防。在林中山间踩劈出条条小路。以后,他们分队向北,向东北、东西山后探察。这是喜桂图、五当沟、石拐正沟、西沟的交汇地带。这一带峡谷早在土方、鬼方人发现之前就是北方更早的人类和山林动物们熟知的过山通道,有从不同方向汇聚过来的岔路。与蛮汗山、乌拉山、大青山、狼山等阴山地带融为一体。

                                                                                         武丁盂征北伐

黄帝北逐荤鬻至黄河以北,北境稍安。黄帝的子孙们便星散于黄河流域,一部分就在阴山一带定居下来。他们依靠已经发明的车、船交通,织造布衣,住土木房屋,用木犁耕地播种农作物。黄帝时代是中华文明在古老的神州大地首先揭开了人类文明的帷幕。但远古原始的宇宙之神仍在渺远的岁月深渊里回荡,随他的指针掠过阴山一带历史的一个个瞬间。我们北国的少年时代,仍是岩石、土壤和其上滋生的绿色植物联系在一起,它的年龄被清清的黄河水滔刻在山石黄土高原,书写于漫长地质时代的宏伟册页之间。在寒武纪、志留纪和泥盆纪漫长的年代里,雕塑起如今这个模样。我们就是主要依靠着世上最平常、最普通的东西。阳光、土地、云雨、空气,蕴藏了多少生命可能性啊。

先民耕植,养牧渔猎,守土开园,一派安乐平和局面。但鬼方常从阴山一代南侵,祸害商民。武丁便命震率军伐鬼方,双方在黄河南北、阴山中段相持三年。砍伐树木制造排筏。震率军渡过黄河,将鬼方赶入阴山。鬼方在大青山北沟谷中(今石拐一带)建居所养牧狩猎。后南下。康王命盂征北伐。盂征部队勇猛进击,加之武器优越鬼方,鬼方大败。盂征抓获鬼方首领三人,斩五千,俘万人。缴获牛马羊车甚多。鬼方残部北渡黄河遁入阴山。不久,夏后氏后裔猃狁人兴起,鬼方不敌,归入其部属。猃狁是西羌分支,也称犬戎。在阴山之北驻牧狩猎,后被周穆王征伐,将其部分南迁至晋陕北部。但常祸乱不规,至西周灭亡。

                                                                                  改革强国通古道

东北狄山戎在北方活动的同时,居住在山西北部的林胡娄烦二部向北发展到鄂尔多斯和呼市一带,赵武灵王振兴朝纲反贪肃腐,内修德政,外抗强敌,实行“胡服骑射”。灭掉白狄建立的中山国。又灭林胡、娄烦。辟地千里,在阴山之南建立代郡、雁门、云中三郡。其中云中郡的辖境包括了土默川、石拐、乌拉特东部一带。为抗由北狄一支形成的匈奴部族入侵,赵武灵王决定修筑长城,东起河北蔚县,经阴山跨石拐东西至高阙(河套狼山口)。

赵武灵王在石拐西南高地(今后营子一带)建立兵营、军帐、仓库,征集林胡楼烦旧卒,支援北面修筑长城所需士卒财物。因阴山中断一段山高沟深地形崎岖不平,很难确定长城基地走向,他多次亲临视察。一次他登临大庙后高山瞭望,见东西群山中泛起一道白光,忽隐忽现,向东而去。他顿悟上马,命轻骑士卒往东打桩,标记。原来,所到之处皆黄土覆盖于山石沟谷之上。可取土夯筑,方便省功。这道贯通石拐全境的土筑长城,由数万兵民降卒参与。武灵王亲临抚恤士卒民夫,奖功罚罪、安置孤寡养供老残,因而工程进度神速。随长城的延伸,一条附带道路及旁支小道也渐渐开通,在群山峻岭的原始森林中,首次出现了从后营子、大庙向东到石拐、萨拉齐的军马古道。古道的探寻与开通,不仅是凿石穿山,主要是开启一种新观念,改变了原有思维方式,由想象走向了新的目标。赵武灵王命吏大夫奴迁于九原(麻池古城)充实边境,屯垦农田。在石拐一带养牧狩猎,解决军供。这是汉族最早的北迁。

                                                                                    匈奴之变

阴山一带为匈奴发祥之地,自夏后氏到唐虞以上,是猃狁、荤鬻、山戎牧地。逐水草而居,无城郭文字。春秋战国前后,在阴山、祁连山一带称林胡,居晋北外称娄烦,居燕山一带称东胡。公元前310年匈奴夺取河套大部分地方,十年后赵武灵王“胡服骑射”,现在阴山一带打败林胡、娄烦。秦始皇死后,河套及河南地移民南退,匈奴又南下占领阴山及河南地。东为东胡,西为月氏,成为我国历史上北方第一个强大的奴隶制国家,据有南起阴山,北抵贝加尔湖,西逾葱岭,东至辽河的广大地域。分散各山地部落有君长,发展畜牧、饲养业,能冶铁制矛剑。建武24年(公元48年)匈奴内讧,分裂为南北两支。南匈奴归附东汉,被移居今河套、包头等地,后迁云中(托克托县)、五原(包头)。其八部分别被安置在北地、朔方、五原、云中,包括石拐一带水草肥美森林茂密之处。公元89年,和帝批准南匈奴北征请求,出塞三千里,包括在今石拐一带大破北匈奴。二年后(公元91),北匈奴西迁,阴山一带被鲜卑占据。建安21年(公元216年),南匈奴归顺魏王曹操,包头阴山南北匈奴约一万户迁今山西蒲县、忻州、祁县、文水等地。阴山中段石拐地区山沟先后交替出现匈奴等部族。每寸土地上都留下人走的印迹,并随时间的流逝演变为有意识的肉体和精神的存在。秦时,匈奴首领称“头曼”,建城在现固阳境内。冒顿单于驻牧阴山一带,长期与汉政权对抗。

                                                                                         北上抗战

秦始皇32年(公元前215年),派蒙恬率三十万大军攻打匈奴。蒙恬从秦直道过黄河,太子扶苏随往。主力由石门(昆都仑)北上。侧翼部队则向东经后营子大庙走包固古道。头曼无力抵抗,北退七百余里。从此“胡人不敢南下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抱怨”。秦始皇沿黄河设置了中国最早的四十四个县城,并移民戍边。其中五原、宜梁、九原、临沃、稒阳、咸阳等,都在今包头境内,石拐属稒阳所辖。在修筑固阳秦长城时,多次到石拐一代伐树、征夫,狩猎。开通了从固阳向南到石拐的“石固古道”。秦始皇亲抵九原巡视。

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汉武帝“募民徏朔方十万口”。将军李息出代郡(河北蔚县),经包头阴山一带往高厥(狼山口石兰计)抗击匈奴扫荡阴山中段山地(今石拐一带)潜藏的匈奴散众。卫青随后直追匈奴至高厥。获匈奴首级数千,收复阴山南。过三年,卫青二次从云中(土默特)、定襄二郡出击匈奴,过“白道”(呼市—武川西),士饮其泉(白道泉),从下湿壕往西经石拐,走包萨古道向西南,开通了武川至石拐的“石武古道”。杀匈奴15000人。不久,第三次北上过阴山,“兵威冲绝幕,杀气凌穹苍”。汉贰师将军李广利又率军七万追击匈奴。匈奴败退 ,“失阴山而痛哭。”汉虽得阴山,“枕骸遍野,功不补患”。汉武帝置朔方郡(杭锦旗)整修秦长城,建堡、寨,开通稠阳道(昆都仑河谷)、包固古道(包头东河后营子大庙北),改九原郡(阴山至鄂尔多斯北与河套接)为“五原郡”(“九”为阳数之极,“五”为帝王尊数,“原”为高平之地),召集十万人赴朔方屯边。在石拐一带筑堡寨多处。武帝派光禄勋徐自为出五原(哈达门古城)在秦长城之北修汉长城,分内外两道。陈琳写《饮马长城窟》,描写士卒、民夫筑城打夯的情景,十分生动。文帝时,任魏尚出任云中太守,抗击西北匈奴残部侵扰。魏太守多次深入石拐山地,沿包—石古道、石武古道,石固古道巡守。“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魏尚被奸臣诬陷,文帝知情后“遣冯唐”“持节赴云中”平反。这个草木茂盛多禽兽之地,皆经石拐开通了向四面八方的道路。方便了来往光禄城,支就城,头曼城,呼河城、宿虏城的民军车马。成为东西南北交通要冲。汉武帝还亲往五原,出长城到乌拉特后旗,杭锦旗一带。太史公司马迁沿秦直道至阴山长城,感叹“固轻百姓力矣”!

汉宣帝时,实行和亲政策。匈奴呼韩邪单于与西汉讲和,发生于著名的“昭君出塞”故事。昭君曾随呼韩邪单于在阴山中段石拐一带打猎。一次南出五当沟山谷至敕勒川,望金津渡口而感叹“涕零”。汉献帝时,文姬与左贤王在阴山一带游猎,望河(黄河)而思归。后曹操接文姬归汉(建安21年),再次将包头故地等汉族、匈奴迁往山西。黄河南北荒芜。

古籍中记出塞道路有三,其中两条提到五原、五原塞、固阳。实际上也要经过石拐一带,只因那时还没有专有地名而被忽略。

光和元年(公元178)地震,阴山崩裂。朝庭议郎蔡邕流放五原西安阳(乌拉特前旗蓿亥乡)。

                                  北魏的辉煌

        早在公元前139年,从大兴安岭走出来的鲜卑族拓跋部在阴山一带崛起,其首领称“可汗”。活动于黄河以北阴山到蒙古国航艾山一带。圣武帝时迁徙南下,占据匈奴故地阴山南北。建元十二年(公元376),铁弗部酋长刘卫辰在前秦支持下把什翼犍赶到阴山之北。生于阴山东凉城的拓跋珪(公元371年)常在牛川(土默特)打猎,命高车人(赖勒族)助围服役。乘东晋胜前秦苻坚“淝水之战”之机,建立代国。“大会牛川(土默特)”。八月北逾阴山至贺兰山。390年,与铁弗、后燕、高车交战于阴山南北,都路经石拐一带。十一月拓跋珪在阴山大败直力鞮(铁弗刘卫辰之子)。拓跋珪北巡到阴山石拐一带,屯田五原至固阳塞外。登国六年(391)七月,直力鞮率兵八九万人出固阳塞,侵及黑城(武川)。路经“石武古道”。太祖(拓跋珪)大破之于铁岐山(固阳色尔腾山)南,获牛羊二十余万。乘胜追击,越石拐一带阴山,自五原金津(黄河昭君坟渡口)南渡河,攻城下铁弗部驻地悦跋城(鄂尔多斯东胜西至杭锦旗东),消灭铁弗部。为此,拓跋珪还在固阳塞北树碑记功。登国十年(395)七月,后燕国王慕容垂派子慕容宝率八万大军,从幽州(北京)来到固阳攻打北魏,军队曾在武石古道、固石古道迂回驻扎,后占领五原。北魏军队为避后燕之锐,一部由固石古道越阴山,开辟了石门通道,直插赖勒川;一部走石包古道至黄河南渡。使慕容宝出师三月找不到魏主力。主帅卧病思归。此时,突然狂风大作,几十艘船漂到南岸,被魏军扣获。十一月初,拓跋珪乘慕容撤军之机,率二万轻骑踏冰渡河,彻底击败燕军,将其全部活埋。

天兴元年(398)北魏都城由盛乐(和林格尔)迁往平城(山西大同)。拓跋珪长子拓跋嗣于永兴元年(409)继位,至阴山一带巡视游猎,亲临五原。泰丰八年(423)筑长城抵抗北方柔然(蠕蠕)入侵。始光元年(424),拓跋嗣之子拓跋焘继位,年年北巡阴山。次年出中道阴山北伐柔然,走包石古道、固石古道和石武古道迂回作战。神麝元年(428)至牛川(土默特)。次年又至黑山(阴山),并移民五原、阴山等地。

太武帝拓跋焘于429年出东道阴山,平阳王长孙翰从西道,同会柔然庭帐。在石拐一带曾发生战争。延和二年(433)在阴山北设六镇,由皇亲子弟把守。拓跋焘至阴山巡视。太延元年(435)田于固阳(包头古城湾)。次年自稒阳驱野马经固石古道,石—萨古道入云中,设马苑。439年,拓跋焘“可汗”改称“天子”。太平真君年间(440451),拓跋焘 10次来阴山。命左仆射谢安原等讨伐高东(敕勒族),强行将其迁往漠南。花木兰就是此时“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有学者认为花木兰过白道(呼—武川)走武石古道到大青山北。

拓跋焘孙子拓跋浚于正平二年(452)继位,八次到阴山南北。太安三年(457),“田于阴山”,见故人先祖之墓,凭吊 祭典。兴光元年(454),拓跋浚巡阴山。其妻李贵人于阴山之北生拓跋弘。12岁继皇位,“诏赐六镇贫人布,人三匹”。16岁伐柔然破之。次年又至阴山。后让位于4岁的皇太子拓跋宏。尊弘为太上皇。二过阴山伐柔然。这几次,皆经包石,石固古道。

魏孝文帝拓跋宏是北魏很有作为,影响最大的帝王,在中国历史上也有重要地位。他从小受冯太后教养,熟读经典。太和15年(491)亲政,三年后迁都洛阳。八月,拓跋宏幸阴山观云川(土默特),癸丑幸怀朔镇,后到武川镇、抚冥(四子王旗)镇等地 会长者,问民疾苦,赐贫者粟帛,并下令凡北方六镇防 80岁以上孤寡者终身供给衣食。70岁以上者赐粟10斛。年高和残疾流放阴山的罪犯可返乡。他多次往来于武石,石固、石包古道巡察。郦道元曾陪同孝文帝到怀朔镇,在《水经注》中留下了记载。北魏六代君主都多次亲历阴山,可见北魏与阴山的非常关系。

                                                                                                怀朔属地

  北魏怀朔镇,为六镇之首,建城于今固阳西北。下辖五郡13县,有鲜卑、匈奴、敕勒、汉等民族组成,石拐地区为其东南广陵属地。怀朔镇将领元颐、陆延,同时督三镇军事,宇文福任大将时,也统领沃野、武川共三镇兵马。举凡武川镇、抚冥(四子王旗)军事布防,部队调动,将领视察,石拐地区之古道为必经之路。无论走到哪里,总能见到壮丽、迷人的山脉景色。喜桂图地貌总体轮廓虽小但复杂,它是阴山大青山主峰段,靠南的马鞍山、石门山一线东西主轴排开,北麓群山连绵不断,一直延伸到固阳以北。其间百十里山地呈不规则分布,沟川纵横,间有高地草甸,河滩川原,山间盆地。这些繁杂的细节形成大漠南北间巨大的绿色屏障,由无数丛林覆盖的山嘴、山脊和起伏的大小山构成,大山小山中又包括有数不清的小山谷,都拥有自己的土壤树木花草和物产。因而常常屯养军马,修整部队,储存军备。军民役夫在蜿蜒的山道上穿行,休息于山间平坦的草地,山坡上星散着牛羊,战马沉着庄重地踏过树林和杂草,绕过挺拔的松林;在整个多变的岁月中,无论和平或是战争,总是给这自然景致增添生机、混乱、喧嚣,又被雄伟的山川所淹没。

孝文帝南迁洛阳后,怀朔镇被冷落。太和22年(498),怀朔以东高车人暴动,引发了沃野等镇的起义。在反抗与镇压的拉锯相持期间,石拐地区成了缓冲地带。据传沃野镇高  阙戍兵匈奴人破六韩拔被魏与柔然合兵击败后,单骑潜藏于石拐一带山沟。以后不知去向。

孝昌中(524),改怀朔、武川二镇为朔州,石拐仍属其内地,怀朔城变为朔州治所。尽管朔州只存在了二年左右,但影响深远。

                                                                                    木兰阴山千古香

          鲜卑人南迁后,河南地(今鄂尔多斯)一穆姓退役军户生下一女(公元412年),聪慧伶俐,健美敏捷。六七岁时就喜舞枪弄棍,性如男儿。其父常引她到村外林中草地习武、骑马;回到家中,教习文字,阅兵书。女儿素衣袅娜,父为她取名“木兰,”意为林中之兰。后人加“花”为其姓,故称“花木兰”。

    北魏初年行府兵制,鲜卑人人皆兵,父亲服役后,儿子要继承,武器马匹需自备,参军后全家免赋税。木兰父亲被列入应征名册,“兵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木兰毅然而出,女扮男装,”代父从军。“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旦辞黄河去,暮至黑山头(大青山)”。随部队由石门稒阳道(昆仑都)北上抗击柔然。战争中,屡建奇功。巾帼不让须眉而无人识破。她不愿“尚书郎”,愿借明陀“还故乡。”

   花木兰作战之地,在怀朔镇。她十二年中多次在石拐地区随军和领兵打仗。转战于固石、石武、石萨古道。真如一朵不败的木兰花,飘荡闪烁于青山峡谷,高原草甸之中。据说,在一次战时休整期,她领亲随数十人从石拐南山沟出至沙尔沁一带,“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燕山胡骑鸣瞅瞅(燕山即杭艾山)。”南望故乡呼唤爷娘,其声如细钟,响震山谷,惊动百鸟,齐来应和。

                                                                                             高欢和六镇起义

    公元496年生于北魏怀朔镇(固阳陈圐圙)后为北齐神武皇帝的高欢,字贺之诨。祖籍渤海蓨(河北景县)鲜卑人。祖父因犯罪被牵徒怀朔镇,由侍御史降为兵户。高欢出生不久母亡,由姐夫抚养。连靴子都穿不起,赤脚踩马粪。初为守边土卒。高欢目放精光,头长颧高,齿白如玉,少有人杰貌。司徒内干之女昭君一见钟情,结为夫妻。后任怀朔镇队主,常来往于怀朔与洛阳之间,一次引亲随数十人,从固石古道至云中南下。

    高欢深感北魏统治者腐败,立下“澄清天下之志。”525年,参加杜洛周领导的北方六镇起义。后投靠塞北秀容川(山西保德)契胡族酋长尔朱荣,成为亲信都督(卫队长),又升为先锋下洛阳,控制北魏朝迁。建民二年(531),任晋州刺史的高欢将并州(山西太原)近20万北方六镇流民落脚河北。阴山南北人口大减。“塞外无尘埃”。他收罗固阳、武川、包头、石拐一带鲜卑人,逐步培植亲信。永熙三年(534),北魏分裂为东西魏。537年,高欢任东魏丞相。控制东魏政权。统兵20万渡过黄河与西魏宇文泰作战,大败。同他参与六镇反叛起义的斛律金救高欢离开战地。554年,高欢重用斛律金为大司马,阜城侯,汾阳刺史。后高欢又讨伐西魏,攻并州玉璧不克,于斛律金同唱《敕勒歌》。高欢与柔然实行和亲政策,柔然公主下嫁高欢。他经常视察阴山南北,走石武、石固古道,促进阴山南北经济发展。

   高欢生活简朴,提倡节俭,励精图治。教官吏军士爱护汉民,“夫为汝耕,妇为汝织,输汝粟帛,令汝温饱,汝何疾之”。为其次子高洋建北齐王朝打下坚实基础。高洋继父业发奋进取。天保初年追崇高欢为献武帝。天统元年(565)后主(高欢孙高伟)改谥神武皇帝。

                                         大漠悲歌

    敕勒族前身为狄(也作“翟”)。与匈奴通婚。秦汉时称丁零,魏晋南北朝时称铁勒、高车。分十二部落,斛律氏是其中之一。曾下漫南与鲜卑战争。代国和北魏前期政权多次征高车;前秦符坚灭代国,昭成帝什翼犍率国人避于阴山之北,在稒阳、石拐等地活动。遇高车“四面寇抄,不得刍牧”。

  从小生活在朔州的斛律金,经常在敕勒川和后山一带(石拐)打猎放牧。其高祖倍侯利,道武帝拓跋硅时归附北魏,封大羽针,赐孟都公爵。祖父幡地斤,任殿尚书,父那王襄,任光禄大夫,死后追封司空。斛律金曾被北魏任命为“第二领庄酋长”。与高欢同为北方六镇人,一同参加六镇反叛起义,后跟随高欢,救高欢于战场。东魏武定四年,高欢率倾国之兵进攻西魏。宇文泰命大将韦孝宽死守。“城外尽其攻击之术,孝宽咸拒破之”。高欢气病。使斛律金作《敕勒歌》:“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高欢在病榻与作者拥肩而唱,悲壮凄切,“哀感流涕”。从阴山南北随从的士兵闻声而思乡,归心似箭,星夜北撤。

  《敕勒歌》最早见于李白药《北齐书》,后宋人郭茂倩辑入《乐府诗集》证实。黄庭坚说:“仓卒之间,语奇如此,盖率意道事实耳”。只有长期的生活环境陶冶其心思,才能在特殊境遇中灵感而发。《乐府广题》记“其歌本鲜卑语,易为齐言,故其句长短不齐”。清沈德潜《古诗源》说其“莽莽而来,自然高古,汉人遗响也”。

    契丹诗人耶律楚材随成吉思汗征西夏时,三过云川(土默川),作诗三首赞扬《敕勒歌》。元好问(鲜卑后裔)诗曰“慷慨歌谣绝不传,穹庐一曲本天然。中州万古英雄气,也到阴山敕勒川”。 

                                                                                                    突厥兴衰

北魏六镇起义爆发后,柔然可汗阿那環(归音)进兵阴山南北,帮助北魏镇压了起义。随着北魏王朝的衰落,柔然实际上控制了内蒙古中西部。这时,原属柔然统治下的突厥人已经在漠北兴起。552年,突厥大军南下击败柔然,阿那環自杀,其余部流窜至大青山北石拐、固阳一带。公元535年,北魏王朝分裂为东魏和西魏。东西魏后来又被权臣篡国,分别改国号为北齐和北周。

突厥人原来是丁零的一支。历史上丁零在不同时期又称狄历、丁灵、敕勒、铁勒、高车等。南北朝时期,源出丁零的许多突厥语部落已广泛分部在大漠南北及西域一带。552年,突厥贵族首领阿史那土门攻灭柔然,自称伊利可汗。恭帝二年(555)突厥国建立。后扩张到阴山中部的石拐地段。隋大业初年(581年),突厥分裂为东西两大汗国。一部分被隋朝安置在白道川(呼市东西山地及平原)和阴山中部石拐一带。隋炀帝杨广曾来启民可汗牙帐,并游巡阴山一带。中道以西及北部逐渐冷落。正如杨素《出塞诗》:“荒寒空千里,孤城绝四邻,树寒偏易在,华衰恒不春”。石云(土默川)古道成为突厥在西部活动的场所。

贞观四年(630),唐太宗李世民派代州行军总督北上进攻突厥。李靖精骑一万由白道越阴山顺石固古道进军,合兵于铁山(白云)打败东突厥。阴山南北成唐属地。突厥降众被唐政府安置在黄河以北耕田农殖,部分在石拐一带游牧为生。659年西突厥汗国也被唐所灭。永淳二年(683),突厥阿史那骨咄又在阴山自立可汗。长寿二年(693),突厥默啜可汗继位,占据黄河以北与唐对峙。

                                                                                                 薛延沙陀可汗道

    唐贞观年间(621-647),铁勒系薛延陀,在阴山一带归东突厥统治。后建立政权,辖境“东至室韦(额尔古纳河一带),西至金山(阿尔泰山),南至突厥(漠南),北临瀚海”。其分支有回屹、拔野古、阿跌、同罗、仆骨、(习)诸大部落。唐政权对其采取利用又控制的政策,迁原已安置在黄河以南夏、胜二州的突厥人十多万口、兵四万、马九万匹渡河而北,以阿史那思摩为首领,逮牙于定襄(呼市东),驻牧于南至黄河,北至白道川的敕勒川一带,包括石拐地区山地。贞观20646)年,薛延陀部被唐击败,余部归顺。在故单于台(呼市西)置燕然都护府以总管六府七州,包括整个大漠南北。石拐一带仍为牧地。石武、石固、石云古道成为“参天可汗道”(尊唐太宗为“天可汗”)的分支便道。沿途设馆舍。天宝年间,唐政府册封骨力裴罗为怀仁可汗,其回鹘部”。“尽得古匈奴地”(《新唐书》)。“居无恒所,随水草流徙”,在阴山一带包括石拐地区驻牧。

  吐谷浑、沙陀突厥为西突厥属部,以后沙陀人东迁降附唐朝,散居晋北和阴山一带。沙陀贵族朱邪赤心为唐立下军功,被赐李姓(皇族姓)。其子李克用从包头起家,成为独立一方的晋王。调露元年(679),唐在萨拉齐设云中守护使,李克用为守护使。他借用当时阴山鞑靼几万人的部队,参加中原地区镇压黄巢起义和封建战争。李克用儿子李存勖,还在中原建立过五代十国中的后唐政权。沙陀部人在阴山连建四代王朝。

    景龙二年(708),朔方道大总管张仁愿在黄河北设三个受降城,包头故地为中受降城。唐政府再次迁徙汉族至黄河北,开地4800余亩。唐初诗人张敬忠《边词》中写道:“五月春色归来迟,二月垂杨未挂丝。即今河畔冰开日,正是长安落花时”。

    李克用借用的阴山鞑靼部队,是被突厥载入碑铭中的东部室韦后代,八世纪以后迁到漠北高原一带,是蒙古族的祖先。其中有一部分南下进入阴山地区,称阴山鞑靼,在石拐一带山地及包头东西部游牧为生并逐步强盛起来。后来逐渐与周边沙陀突厥等各族人融合,形成了辽金元时期的汪古部。

                                                                                                    东征平叛

    天宝八年,唐玄宗任命郭子仪为木刺山(乌拉山)安北大都督府左右大将军。七年后(754)任九原太守。为包头石拐一带的最高行政长官。在任期间,郭子仪恪尽职守,整兵爱民。发展经济。如白居易《御戌狄》诗中说的“若政成国富,德盛人安”。他亲往阴山南北平原山地考察,向驻牧少数民族推行汉唐文化,扶贫济困,经营农牧。一次,他带亲随东行向后营子大庙一带探试,在包石古道(后营子山口)扎兵营为东北驿站。

    天宝十四年安禄山叛乱,郭子仪时为卫尉卿兼灵武太守,朔方节度使。玄宗命他率军东讨,连克郡县。与河东节度使李光弻夺常山郡,歼史思明大部。安禄山被杀后,郭子仪收复河东.河西、河南,力挽唐朝颓势。被封“代国公”,食邑千户。肃宗甚至感慨:“虽吾之家国,实由卿再造”(《旧唐书·郭子仪传)。乾元元年(758),回屹与唐王朝时和时战,郭子仪带一万军马屯陕西洛阳,回屹首领下马拜见,订“泾阳之盟”。合兵大破吐蕃军。

宝应元年(762)代宗继位,郭子仪进封为汾阳王,人称“千岁”。人们熟悉的晋剧《打金枝》,叙述唐代宗时,郭子仪的六子郭暖娶了唐代宗之女升平公主。郭子仪过寿,升平公主不拜,郭暖一怒之下打了升平公主。公主告父王,而代宗念“先帝争江山不易,保社稷郭家第一”,不仅未斩郭暖,反而官升三级。可见郭子仪威望。建中元年(780),德宗继位,赐郭子仪为尚书,加封太尉。民间有“郭子仪七子八婿满床芴”流传甚广。 

                                     契丹的最后属地

辽朝是契丹(始于五代)人耶律阿保机于916年建立的以契丹为主体,包括汉、女真、回屹、渤海、蒙古诸民族的封建王朝,938年改称“辽”。占据包括阴山一带北方大部领土。设云内州(土默特一带)。辽又“徏其民于阴山南”。至元代不断有汉族迁来阴山南北,出现“夹路离离禾黍稠”的景象。一些牧猎户就在石拐山地等处住下。石萨、石武、石包、石固古道成常道。辽最后一位皇帝天祚帝(耶律延禧)在位时,政治腐败,贪污成风,致国乱不宁。辽治下女真人乘机崛起,立国号金,兴兵伐辽。天祚帝慌忙西奔,丢失国玺。到天德军(近制,包头也有)仍未驻足。金将宗雄穷追不舍,天祚帝进入夹山(大青山中段呼市北面石拐一带山区)与金对抗。

在天祚帝西逃时,辽太祖八代孙耶律大石(时为翰林)收集残兵,理政抗金,战败后被俘。金兵强迫其引兵进逼夹山天祚帝。大石伺机逃脱奔入夹山,协助天祚帝招兵整军。因天祚帝不听其谋,刚復自用,大石率铁骑北去。得到黑水(白云鄂博东北艾不羞)白鞑靼部资助,集精兵万余,自号“葛尔汗”(大汗),建立西辽。

天祚帝被金击败,就在东起马场梁、井眼梁、白道梁到今石拐山地一带凭借高山峻岭深谷茂林躲藏游击,还念念不忘其狩猎爱好。终因势单力孤而南下欲投宋,途中被俘,辽朝灭亡。

天祚帝妃萧文,耶律余睹妻姐,通汉文好歌吟,知大义,作歌讽谏天祚:

勿嗟塞上兮,暗红尘,勿伤多难兮,畏夷人。

不如塞奸邪之路兮,选取忠臣,

直须卧薪尝胆兮,激壮志捐身,

可以朝清漠北兮,夕枕燕云。(《中国历代北方民族诗歌选》)。

天祚帝闻之甚怒,赐死,耶律余睹反。

天祚帝在夹山曾得到突吕不部,大小室韦部、阴山室韦、鞑靼余部和西夏的支持,力挺四年。但终因其欠天性谋略行“孤塞之政”而亡,不亦悲乎。  

                                      西夏的贸易

    唐朝末年,党项被吐蕃侵逼东迁陕西北、甘宁一带。夏州(靖边白城子)拓跋氏因镇压黄巢起义有功赐李姓封“夏国公”。从此党项就据有包括包头在内的五州之地。其首领李继迁结辽抗宋定都兴州(银川)。1038年,西夏国王李元昊继位,史称“西夏,辖包头地区。西夏人常至云内州(托克托)互市,行走于土默川,阴山石萨、石包古道。当时夏国产金、铜、铁等不足,常以畜产品换取辽、宋金属制品。夏国为此往往通过使节“沿路私相市贸易”,或向民间收购,遭到辽、金禁止。但在令人兴奋的交易时期,取消赚取利润的希望谈何容易。乱石塞沟,密林遍山,崎岖的山道,坎坷的路途,须小心谨慎,步步为营。人们或步行,或牵马拽骡,负重累累,千辛万苦地跋涉过这些山间隘路。他们并非自找苦吃,是为躲避敕勒川大道上的多处关口盘查,特别是沙尔沁关卡。因此,选择这条包石古道,相对安全。到了喜桂图盆地沟谷,四岔分道,可向北走石固道去固阳、达茂;向东北走石武道去武川、四子王旗;向东进五当沟走石萨道翻越阴山直达萨拉齐;又可延伸走白道去呼市。往返都便利。万不得已时,还可挺而走险,隐没山林暂避几日,棒打野兔套飞禽,生火烤食饮山泉,摘下时新野果尝鲜调口味,于艰险困苦之中享受大自然的乐趣,回归一下人的本性,唤起几点良知。但最终欲壑难填,再上征途,去追求那些身外之物。官方自然也有所谓管理措施。在今沙尔沁山下筑城墙以供防守戒备。至今,仍有民间称为“土龙”遗迹。但西夏冶铁技术较辽、金、宋为发达,可铸币供民间使用,也有流入境外的。在沙尔沁北山通往石拐的阴山古道中,过去百姓常可捡到铁铜钱币,在石拐古城塔一带也有发现。唐李益《过五原胡儿饮马泉》诗曰“绿杨着水草含烟,旧是胡儿饮马泉。几处吹茄明月夜,何人倚剑白云天,从来冻合关山路,今日分流汉使前……”从西夏、辽金宋时代,石拐古道便繁荣起来。 

                                          忠肝义胆保社稷

    杨家将作为历史人物,是指以杨业、佘氏(也称佘太君或佘赛花)为核心的杨氏家族及部属。其中包括杨业的父亲杨信(也称杨衮),儿子杨延昭(也称杨景或杨六郎)七兄弟,孙子杨文广(也称杨宗保两代)后昆,裔孙杨宗闵、杨震、杨存中、兄弟杨重勋,侄儿杨光,侄曾孙杨畋、部将焦赞、孟良、王贵,以及杨延昭的子孙杨贵迁以及杨价、杨文等人、其它如穆桂英、杨宗保、紫郡主、寇准、呼延赞、呼延庆、杨排凤、八姐、九妹等都是家喻户晓。

    杨业并州太原人,是山西河曲“土豪”,为抗击契丹南犯组建家族武装,逐步扩大,转战晋西北,夺取卖国贼石敬瑭占的保德、离石、临县等地。后与府州(府谷)大族佘氏联合,北渡黄河,抗辽于丰、胜等地。杨信长子杨业与府州佘德 之女佘太君结婚。以后杨氏分居麟州、太原两地。杨业投唐末五代汉主刘钧的部将,赐名杨继业。刘钧死后遭疑嫉投向宋朝。又复名杨业。其七子分别是:延玉、延朗、延浦、延训、延魏、延贵、延彬。小说《杨家将》则改为延平、延定、延光、延辉、延德、延昭、延嗣,义子延顺,连称“平定光辉德昭嗣顺”,象征之意昭然若揭。

陕西神木县北四十里有杨家城(麟州城),西屏榆阳,东拒河朔,南卫关中,北控套内(内蒙南部)。城筑于山上,下为窟野河、北界草地沟河,东南山岭沟谷,地势险要。当年在此镇守的就是杨业一支。北宋一直重视麟州防务,先后派司马光、范仲淹、欧阳修多次巡查。

杨家将北渡黄河后,转壁东西。《归绥县志》记载有六郎洞在蟠龙山上,据说就是杨六郎“射大青山者”。那是杨六郎镇守雁门关与辽军交战,双方僵持。六郎让其退一箭之地再讲和与战。辽使臣暗想,一箭之地远不过数里,不足为虑,便应诺。杨六郎暗示副将孟良偷偷将一椽头安上铁犁铧尖卡在阴山石缝里。这样,距雁门关就有数百里。而辽国使臣将佐都信以为真,佩服六郎神力,暂不敢战,退回漠北。后来在固阳斗铺(光禄塞)、石拐吉呼伦图山、石拐南山、沙尔沁北山都发现了“六郎箭”,有的地方还建了庙,吉呼伦图山之阳的石壁上,凿岩为洞,供有杨六郎的石雕像(后不知去向),还有一块巨大的石盘上留下杨六郎的马蹄印,每逢下雨落雪,积水数月不干。

穆桂英为破天门阵,黑夜带数骑深入阴山,由石固古道北上看地形,正当伸手不见五指,迷失方向之时,突然见两盏明灯闪烁,如龙头珠目。穆桂英打马上去,天光大亮,山上有泉水涌出,马饮饱足返程而归,后此地就叫“明灯”,远见山上有忽隐忽现之小道,一直留存至今。杨六郎边防二十余年,数次北进阴山巡查追敌。直到杨业去世。阴山一带宋辽之战仍在继续。

        雍熙三年(986),检校太师忠武军节度使潘美为云、应、朔等州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3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城北老伯 2019-2-16 14:02
新春快乐!好文章,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