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给后人留下艺术的今天

2016-12-14 16:19| 作者: 孙武臣|编辑: 中国散文网| 查看: 6702| 评论: 0

庆祝建党80周年的文艺节目如花团锦簇,真是个“东方风来满眼春”!

在演唱的曲目中,仍以传统的革命歌曲为主。这些歌曲艺术地记录下我们昨天历史的足迹,表现了祖国在战争岁月的时代精神,呐喊出人民求解放的心声,倾诉了人民对领导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共产党的敬爱之情。这些词曲作者给后人留下了艺术的昨天。这些歌曲已经传唱了三四代人,现在仍能为广大青少年所传唱,可见其艺术的生命力。它们经受住了时间与群众的两大考验,称得上“红色经典”。

相比之下,那些新创作的歌曲尽管也有一些佳作,但就整体而言却显得逊色。我以为主要问题:一是缺乏思想冲击力,不能有力地表现出当今时代精神的本质来;二是缺乏艺术感召力,多数平淡,不能动人以情;三是不具普及性,艺术上或过雅,难以学会,或没有特点,唱不开来,自然也无法脍炙人口。

这是为什么?

文学界近些年来有个经常的话题:当下文学缺什么?答案自然是见仁见智。但我十分赞同陈忠实的回答:缺少政治。真可谓一语中的!陈忠实讲的政治“是一个大的精神概念”。比如说探索与追求人类生存的合理性就是一种政治,而且是最大的人类生存的政治。这就区别开了过去我们曾图解与演绎过的政治、曾贻害过我们的令人厌倦了的政治。他从精神概念出发,讲到文学当前缺思想,“思想从哪儿来?政治!”这一见解十分精辟。改革开放的20年,是我国又一个“天翻地覆慨而慷”、又一个“换了人间”的历史阶段。我们祖祖辈辈“民富国强”的梦想终于在这短短的20年中初步实现了。我们之所以能擎起这史无前例的辉煌,首先就是我们政治的伟大胜利。因此说,政治是人类社会生活中最普遍、最重要、最恒久而又最普通的现象。没有这样的观念与素质,就没有揭示事物本质真实的思想穿透力。这是文学与艺术创作都需要的政治维度。当然,这里指的是诗学的政治维度和由它激发出的强烈而真诚的政治热情和政治理想。没有激情的创作就不能将生活的召唤转化为心灵的召唤,完不成这个转化,艺术的表现自然是苍白无力,平淡乏味。

诗学的政治维度的疏离与消解是当前文艺创作最缺少的。正如王安忆、刘醒龙等作家所说:当前文学缺乏的是灵魂与血肉。灵魂,即思想;血肉,即情感。没有思想,就不能走近深刻走近本质,就没有震撼力;没有情感,就没有创作动力,既感动不了自己,更感动不了读者与观众。现在如同“白开水”似的作品不是很多很多吗?其症结正在于此。

为了无愧于我们的新时代,我们应当集中优势创作出一批群众喜闻乐见的大品格的歌曲,能够共鸣与应和于我们共和国创造经济腾飞的步幅与节奏,几代的创作者将艺术的昨天留给了后人,我们这一代的创作者也不应与创造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时代失之交臂,我们有责任把艺术的今天也留给后,以使后人通过艺术了解与认识这个再造辉煌的时代精神以及创造历史的主人——人民的意志与情感,否则,将是无法弥补的遗憾。

我们期待“溪水绿于前渡日,桃花红似去年时”。一个“深红浅紫从争发,雪白鹅黄也斗开”的争奇斗艳的时代歌曲的繁荣局面一定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