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其他 查看内容

柳絮飞来片片红的读后感

2019-1-3 10:25| 作者: 纪旭光| 审核: 罗爱田|查看: 904| 评论: 1

华灯一夕梦  明月百年心

—— 心水散文集《柳絮飞来片片红》读后随感

张 晓 阳

 

1

我与海外著名作家、诗人心先生的相识相知,是从读他的长篇纪实小说《怒海惊魂》开始的。

怒海惊魂》早在1994年就出版了,写的是他们一家出逃越南,在海上颠沛流离、九死一生的亲身经历。书中记叙的故事高潮迭起,引人入勝,是曾经一度风靡全球的小说佳作。然而,消息闭塞的我,直到两年前才见到这本书。已多年不看小说,然而心先生的这部长篇却让我一打开就放不下了。他所描述的那海上漂泊的场景,使我感到深深的震撼。南极星号货轮上那1204名难民,那一段悲壮惨烈的逃难历程,已成了我至今仍不能忘却的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从此,我与心先生便有了交往。不久,我又有幸读到了他题赠的两部大作:《三月骚动》和《福山福水故乡情》。前一本是诗歌,后一本是散文。这些作品不仅真实记录了他人生历程中的风风雨雨,而且毫无保留地向我们袒露着他那坦荡无私的胸怀和纯洁美好的心灵。

尽管我们至今仍无缘见面,然而各自的作品使我们有了心灵的沟通。读他的小说、诗歌与散文,不仅开阔了我的视野,增长了我的见识,而且让我看到了一个大写的“人”。那一页页情深意切的文字,引领我走进了一个海外作家丰富多彩的内心世界。

从此,我们便有了电子邮件的往来,也有了彼此的思念与牵挂。

 

2

入冬以来,尽管华夏大陆常常是朔风凛冽、瑞雪纷飞,然而,扬子江畔的古城却总是细雨绵绵,没有多少寒意。南来北往的人们,为了各自的目标而奔波不息。日复一日,行色匆匆。不知不觉,就到了2018的年终岁尾。

新的一年就要到来了。

值此辞旧迎新之际,我收到了心先生从那遥远的墨尔本寄来的又一本佳作,这就是他的《柳絮飞来片片红》。

这是作家过往多年在海外报刊上陆续发表的作品的选辑。打开邮包,首先映入眼帘的那红白相间、以红为主色调的封面与封底。我的眼睛不由为之一亮,顿感耳目一新。其色彩的鲜艳及装帧设计的精美,与《柳絮飞来片片红》的书名相互辉映,更是为这即将到来的新年增添了一种喜庆的气氛。

见书如见人,在冬月的风雨中感受先生的喜乐苦忧。

独上高楼,遥望南天。我似乎看到了澳洲大陆上空那明媚的月光。此刻的南半球,该是盛夏了。心先生,此刻的您又在想些什么呢?

我急忙打开刚刚到手的书,就迫不及待的翻了起来……

 

3

先生原名黄玉液,海外著名诗人、作家。祖籍福建厦门,生于南越巴川。一九七八年携眷海上逃亡,在怒海上赌命十三天,最后沦落荒岛十七日,后获救到印度尼西亚,翌岁三月获澳大利亚人道收容,移居墨尔本。

19793月,惊魂初定的心水正式在澳大利亚展开新的生活。一开始他先在一个接待中心,和其它难民一起暂居。按政府的规定,他读了六个星期的英文。后来的他曾笑言,由于读的时间太短,所以只晓得简单的ABC。同年7月左右,他有了第一份在澳洲的工作,就是在汽车零件工厂当工人,一干就是15年。做的是苦力,与过往生意上的事情差距甚远,但换来的是自由,是全新的人生。

虽然辛苦,他并不抱怨。他感恩这个世界,他心满意足。

多年挚爱的文学写作,他一直在坚持,从没有想到放弃。有一段时间,他曾经到《新海潮报》当了一年多的编辑。有了作品就与文友交流,有时候向报刊投稿。那些年,他一直在汽车工厂做工。后来由于手受了伤索性辞了工,当自由撰稿人。不久就与几位文友共同创办“澳洲华文作家协会”20024,又创办“维州华文作家协会” 2010年,再创立“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他创办的契机就是希望以文会友,聚合相同梦想、信念、兴趣的人,并带着与社会连结的使命,分享人生百态、批评时政。为了保证协会工作不是流于形式,他对组织工作亳不马虎。对申请入会的会员要求严谨,每个人都须有两本文学创作,证明自己已经写了30万字的文章,并曾至少获得一个奖。

他多次表示︰“量和质要相辅相成

创立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后的心水,曾经担任1——2届秘书长,现为该协会名誉会长。在创作上更是硕果累累,这些年已经出版两部长篇纪实小说、四册微型小说集,还有两本诗集问世。

 

4

文学是一种生命现象,是生命和生命感觉的外化。而生命是神秘的。一个有担当的作家,担载着的不仅仅是语言的重量,还有社会责任,旨在唤醒人们良知的社会责任。

细雨淋湿的惆怅,在古街小巷消融着飘零的桂香。在这个世界美好的阴影中,心先生是站在时间的伤口歌唱,唱出的是一片稻子的金黄。穿越沉默的词语,我看到他在用翅膀去测量我们头顶这个天空的高度。

书册幽香满屋飘,天地无限笑此生。

这《柳絮飞来片片红》是一本散文集。全书70篇文章,分“亲情”、“缅怀”、“鸿纵”与“浮生”四辑。那一篇篇饱含深情的文字,透视出的是从那匆匆岁月中走来的一颗不老的童心。

风雨飒飒无限意,心水滴滴都是情。心先生,作为您的一个忠实的读者,今晚我会被您这从南半球抛来的片片红的柳絮陶醉。在你的微笑与忧郁中,我会流连忘返,忘了回家的路……

 

5

打开《柳絮飞来片片红》,我看到的是一个感情丰富的老人。

开卷伊始就是亲情的诉说。作家心水首先说的是他和他的乖孙子永良的《祖孙情》。小家伙出世了,一连几天都是“好梦正酣”。这一天爷爷又来了,似乎是心有灵犀,小家伙“首先张开单眼与爷爷相见,然后才双目齐开,把老叟五官映入他清明灵动的黑眼瞳……”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孙子一天天长大。祖孙俩平时分居两地。每一次爷爷来探望,“这个总是一脸笑意的孙儿,在我张开双手时必扑向我来,一入我怀,再也不肯让其父母或祖母搂抱了”。小家伙如此依恋,做爷爷的自然也是乐不可支。每次与他相处的几十分钟内,祖孙俩总是“在地毯爬互相追逐,冷天里也彼此大汗淋漓”……

细致入微的描叙,栩栩如生的画面,让我们和作者一道,沉浸在一种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中。这天伦之乐,正是我们在人间可遇而不可求的一种人生享受。

不仅仅是祖孙情深,还有更多的亲情也是感人肺腑,让人过目难忘。外孙李强的“那份聪明和记忆力”,外孙女伊婷的“那张惹人怜讨人爱的笑脸”、那令老爷爷“神魂颠倒、霎时失态、心花怒放”的一吻,还有英子姑娘那“娇嫩甜蜜的”的一声“爷爷”,玉丽妹妹的“乖巧伶俐”与“遍体鳞伤”、战乱之后的“下落不明”……

11篇短文,让我们看到了一位饱经沧桑的爷爷,是怎样疼爱自己那几位活泼可爱的宝贝孙子、外孙和孙女、外孙女的。还有对那失散多年的妹妹的思念,更是让人读之动容。

我眼前的这个傍晚,正在被这一片片飘曳的柳絮染红。

 

6

亲情之后是缅怀,缅怀父母、岳父岳母、外婆、舅舅,他们都是自己的亲人。那割舍不断的亲情,永远是海外游子挥之不去的乡愁。

最难忘的当然是养育自己的父母。双亲先后离世,梦里无寻处的惆怅失落以及无奈,是不难想象的。心水的父亲年少失学,读书不多,学问都是自修而来。老人家不仅写的一手苍劲的好字,而且洞察世事,在关键时刻皆能为家庭、子女的发展做出正确的抉择。对于这样的父亲,心水心中的怀念自然是与日俱增。在老人家离世十周年的时候,他“望著客厅油画先父遗照,以及祭祀台上的水果、糕点”,不由悲从心来。“那份不孝的愧疚如利齿,慢慢啃咬著心肝肺腑,疼痛油然而生”……

飘渺孤鸿影,人生多寂寞。作者难以忘怀的,还有他那“高风亮节存正气”的岳父,一生善行好事、为人师表的岳母,终日操劳、对晚辈疼爱有加的外婆,为人随和、知书识礼的四舅……这些先人的先后离去,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哀痛,还有人生无常的失落与无奈。

斯人已去,友人远行。作家心水缅怀的还有诗人许世旭博士、作家邓崇标先生、老同学张顺祥、至友梁善吉、知名侨领、宿儒叶华英,等等。清酒一杯酹江月,雕樑尘冷春如梦。一脉空灵情、一片空灵境、一派空灵格调。一片升华的性灵,在作家的词语里反刍岁月,咀嚼着这个世界的清寒与喧哗。

窗外,萧萧落叶一片接着一片,潸然而下。震撼摇晃的树梢,只漏下几滴阳光。隐隐的楼台前,有丽影在西下的夕阳中闪现。

老树的枯枝在风中摇曳。我似乎看到,所有的黄昏都在逆向而行。

 

7

甜蜜中有辛酸,感慨中有伤痛。心水的亲情与缅怀,不断勾起我对往事的回忆。

多少故旧离去,多少朋友远行。多少亲人阴阳两隔,只能在梦幻中相见。

岁月已蹉跎成一片苍茫,昨天的小河沟流淌着今夜的清风明月。

路标,被嵌在梦与醒的边缘。焚一炷香,然后去寻找回家的那条泥泞小路。

 

8

今夜,我们蹲在城市的底层,细数骨头和皮肉的痛。面对刺骨的寒风,用乡愁支撑这浩瀚辽阔的夜空。

绵绵细雨,不知是否能洗亮我今夜与先人相遇的梦?

裸露的灵魂在琴音里飞升。

跨越茫茫大海,我又看见了在你周围飘曵的那一片片红艳艳的柳絮。

 

9

盅盅玉液演旧梦,心水滴滴都是情。情真意切风雨夜,情有独钟故人心。

亲情、爱情、友情,恩情、深情、痴情。情思万缕,缕情真。在真情的演绎中窥破生命的玄机。

把万卷诗书留在书斋,去世界各地感悟这颠沛流离的人生。

《鸿纵》十八篇,又让我们在此刻的宁静夜色中看到这个世界的气象万千。

 

10

瑞士山色如诗如画,杜鹃花城看七彩缤纷。拉斯维加斯目睹赌城的金碧辉煌,去“哥打京那巴鲁”的神山穿越那古老的神奇。

走遍五洲四海,总是牵挂那总也放不下的五千年华夏。

回故乡寻宗祭祖,再学古人去寻访名山大川。安阳羑里城,遥想文王演绎八卦。瞻仰中山陵,国父陵寝前重温“三民主义”。登长城,越三峡。黄帝陵,兵马俑。采风云南,观光峨眉。黄浦江畔看世博会,泰山顶上望东方日出……

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仁义礼智信,孔孟老庄诸子百家。万里山河风光无限,五千年传统文化博大精深。

美丽的是灵魂,而不仅仅是风景。

 

11

走不完的万里路,读不尽的万卷书。滚滚红尘,漫漫浮生。从南半球飞来的这片片柳絮,此刻更红。

华灯一夕梦,明月百年心。26篇精短文章,小中见大,于葡萄美酒中显天庭浩瀚,在平淡的人生中享受孤独的愉悦。

随着时间的推移,为生活而奔波劳碌了大半辈子的心水渐入老年。从退休的时候开始,他便渐渐变更了过去的生活,逐步淡出社团。对他来说,闲暇的日子并不清闲。读书,看报。上网,创作。一本又一本著作问世,一篇篇精彩的文章在天下流传。写作之余,或查阅电子邮箱,“分享散居五湖四海的亲人、文朋诗友、神交网友等的喜怒哀乐,以及他们传来的种种讯息,过滤或转发,也常将拙作传出去让友辈们先读,真个不亦乐乎”。或打开刚刚购得的新书,“在读书过程中享受不同作家智慧,那份心灵共鸣所得到的乐趣,又岂足为外人道哉”?

更多的时候还是“在书房里播放古典乐章,各位大师的妙曲在我耳际缭绕。灵感顿涌时,将我思我想我感从指尖上敲成篇章,独坐书房,自得其乐。不但忘忧,也经常忘餐”。

当然,也不全是在书房。天气晴朗,也会去前园后庭散步:“聆天籁之音、轻风拂面,啁啾波浪不绝于耳,神清气爽。每日清晨,与天地融而为一……”

渐入老年的心水生活是充实的,心灵是快乐的。他认为,孤独并非如凡人想象中的那般寂寞或苦闷,而是心灵的一种至高无上的愉悦。

读心水文章,心胸为之开阔。我似乎看到,一个当代的陶渊明在慢慢向我走来……

 

12

腹有诗书气自华,作家养鸟也自有一番情趣。

心水家的后园有一个小小的果林,其中的两棵无花果树叶大浓密,枝桠参差,是鸟儿们的安居之所。心水是每天都要来喂鸟的。他自言:鸟也有灵性。以前他出后园,草地上的鸟儿必定惊飞而起,如今那些多次成为他的食客的小鸟,已经知道他是一位善良的老人了。一位善良的老人是不会伤害小鸟的。每见老人入园,那些小鸟不仅不会逃避,而且会主动飞到他的跟前,怡然自得地在那里等待他的喂食。

他自然也非常的喜欢这些小鸟。他说:“每天清晨,鸟语四方八面传来,有各种各样的鸣声,构成音色绝美的一首天籁,是最悦耳的闹钟,悠悠的催我醒来。歌声起伏时快时慢,或缓或急,仿佛有一支无形的指挥棒在舞动,节奏美妙,比最好的乐曲还使人陶醉”。

人与鸟、人与动物、植物乃至整个大自然,应该在这个世界上和谐共生。任何虐待、屠杀自然界生灵的行为,都是对这个世界的犯罪。

诗人非马曾经在一首诗中呼吁,请打开鸟笼的门让鸟飞走把自由还给天空!心先生已经这样做了。在他的后园里是没有鸟笼的,鸟儿来去自由,自由自在。

倡导人生自由的心水在他的文章中疾呼:那些到处鼓吹人权、要自由的人,请立即把你们家中的宠物释放。还鸟儿给天空,送鱼儿回大海,把猫狗放返郊野大地,然后才有资格为他人争取应有的权利!

鸟儿自由,鸟笼自由。看自由的鸟儿飞翔在自由的天空。

 

13

文学的真正力量,是把人从漠然和偏误中惊醒。

先生做到了,不仅以他的文字,还以他的身体力行,告诉我们应该怎样与我们周围的世界和谐共处。

像对待亲人一样,对待我们周围的他人。

在争取自身自由的同时,也要拼力争取他人的自由。

 

14

然而,在这冷漠的大地上,我们却不得不对我们周围的人或兽怀着恐惧。

在看了吴汉主演的电影《杀戮战场》后,心水被那些极其残酷的画面震撼了。影片反映的是柬埔寨所遭遇的那一场大屠杀。据说,那三年,柬埔寨人民半数被折腾至死。影片镜头所能呈现的与当年真实的屠城史实,不过反映了十分之一。

他想到了自己小时候在南越听到的枪炮声,想到了在被封闭的公路上遭遇的、险些送命的“火网”,想到了出逃越南后在海上的颠沛流离与九死一生的心惊胆颤。

尽管我们主张让这个世界充满爱,可是这个世界一直没有太平。伊拉克的战火,叙利亚的难民,东南亚的海啸,接二连三的网络诈骗……

鸟笼的门被诗人打开了,天空还是没有自由。

异化的世界,往往会有被扭曲的人性。暴力横行,荼毒人心。小小的地球村在夜的黑暗中盼望黎明。

 

15

生死交替,荣枯并存。阔别半个世纪后的心水重回故乡,那里早已是天翻地覆,人事已非。

唯有那一口古井依然静静的躺着,仿佛在向他诉说着50年来的变迁。

海风中,他在写一首小诗。我们在他的《古井》一文中看到,他在以感情的真挚与韵脚的深沉去化解这些年来漂泊海外的无奈与乡愁。

鸿雁秋水,柳岸系舟。兰风桂露,芳草斜阳。

独坐小窗,以一杯清茶面对西下的夕阳。暮色伴着古老的墨香,在静寂中慢慢入境。到后来,内心洁净,竟是山河更替,亦无惊扰。

文章为生命而写,诗歌为生命而书。他终于在昨夜的一曲歌吟中找回了自己。

呵,岁月是生命里最好的恩师。这些年来,它让漂泊他乡的游子洗净铅华,藏起锋芒,学会了隐忍、宽容、退让和圆通。亦懂得了涵容待人,淡然处事。就像那一缕漂泊的风,自在的云,没有挂碍,来去无心。

时间在流走,存在在延续。一切仍在默默中前行,一切仍在不可知中上下求索。

唯有人类文化中那些古老的经典,是我们终极的路标与指引。

人世风光无限,人生长亭更短亭。云聚萍散,世事无常。啊,今生的我们无论走得多远,那条回家的路,始终都是不敢荒芜……

               20181223——29日,写于南京雨花台下秋乐斋)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3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沈汉彬 2019-1-10 08:49
用心点评,典型的二次创作,情深意切。欣赏学习!

查看全部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