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碰瓷

2018-12-29 19:34| 作者: 南国布壮|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841| 评论: 2

阿海冥思苦想了一夜,熬得脑袋瓜生疼。再这么想下去,恐怕真的要发疯了。当窗外露出一道曙光的时候,他终于作下了决定。他骑自行车碰倒老人这件事,还是让屎断在大肠吧。反正,自己现在已经离开了事发地。他不开口,恐怕鬼都不晓得。

昨天早上八点多钟,阿海起床晚了,他蹬着自行车赶去上班。在过一个路口的时候,他握紧车把,倾斜身子缓缓地往右拐弯,他怎么也没料到,人行道上突然横穿出一位老人。阿海心里慌张,紧急拉动刹制,可是来不及了,自行车歪歪扭扭擦着老人身边而过。老人一个趔趄,到底没站稳,摇摇晃晃跌坐地上。坐到地上的老人顺势攥住车轮子,使劲地想站起来,却也没站起来。阿海长这么大,头一回碰到这种突发事情,青青的脸色是吓出来的,身体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说话也变得口吃了:“阿公,对不起,我······我扶你起来······”他把车子支稳,绕过车尾,走到老人身边,伸手要去扶老人。

正在此时,看热闹的行人围拢过来。有人大声呼喊:“别理他,莫让他得逞。”阿海伸出的手不由自主地缩回了回来,他愣在那里,满脸疑惑地望着喊叫的人。“小伙子,别去碰他,小心被他缠上。”阿海进退维谷,木木地站着。“看呀,又是碰瓷的。”“被老人赖上,麻烦事就来了。”“这后生仔倒霉了。”人越聚越多,没有一个人说是阿海碰人,甚至没有怀疑地问一句,却十分肯定地责怪老人在演碰瓷戏。被刺激的老人脸红脖子粗,喘着粗气争辩道:“你们没有真眼所见,怎么能胡说八道呢?明明是他剐蹭我,你们问问他······”

阿海嘴巴张着,却说不出话,脸色难堪,样子极委屈。路人见状,更确信是老人碰瓷无疑了。众人一边责骂老人,一边催促阿海走人。阿海想挪动自行车,可老人的手像一把钳子攥住了车身。阿海羞得无地自容,手又索索发抖。有人催他:“别管自行车了,走人吧。”趁着众人的噪杂声,阿海悄悄放手,转身往人群里挤出了包围圈。迈出几步,他又偷偷回头望了一眼,奇怪,根本没人注意到他,众人却在那里对老人又是责骂又是嘲讽。阿海满脑子的浆糊糊:刚才到底是我碰倒老人,还是老人碰瓷我呢?

阿海如同踩在浮云上,一脚高一脚低走回了公司。整个上午他总是心神不宁。吃午饭的时候,他偷偷跑到事发地,一是想去拿回自己的自行车,二是探听一下老人怎样了。

阿海走到原地,只见宽阔的马路上车来车往,平整的街道路人行色匆匆,好像此地从未发生过任何事情,当然他的自行车也不见了踪影。阿海想,自行车不值多少钱,只要老人没有受伤,他便放心了。

第二天,阿海照常到公司上班。因为有心事,所以他很少说话,担心言多语失,暴露了丑事,他装作很认真阅读电脑屏幕上的报表,可是,他的耳朵却竖得直直的。此刻,他既想知道同事们是否晓得和如何这评价件事,又害怕他们知道这事是他惹出来的。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没多久,同事们的议论挡不住地钻进了阿海的耳朵。“嗨,你们晓得不,昨天发生了一件事,朋友圈都传遍了。”说话的是女同事阿鸾。见她喊喳喳的架势,同事们都知道,阿鸾肯定又有“猛料”要曝光,齐喳喳地十几双眼睛都聚焦阿鸾的身上:“怎么回事?”“又有人碰瓷了。”“真的,让我看看。”阿秀伸头抢着看。“我也看。”阿湾也不甘落后。几个女人聚在一起阅读阿鸾的朋友圈。办公室里便像闹市一般热闹起来。“说有一个后生仔在路上骑自行车,被一个老人碰瓷,拉住不放,幸亏有人帮忙,后生仔才得以逃脱,否则,被讹定了。”“这些老人真坏,贪钱就像狗爱吃屎一样,要钱不要命,敢拿身体去碰车子。”“嗨,现时不知是老人变坏还是坏人变老了。”“对付这样以碰瓷为生的老人,应该去告他,关他几天,让他接受教训,否则,后来者都跟着学做,这个社会还成啥样子。”同事们越议论越大声,越说越气愤,有咬牙切齿的,有拍桌子凳子的,恨不能将老人剥下几层皮,方能消除心头的愤怒。阿海越听越难过,众人骂老人,却像骂他一样。他不禁同情起老人来,老人太冤枉了。

吃完晚饭,阿海试探地对爸妈说:“最近,朋友圈传一件事,你们晓得不?”“什么事?有意思吗?”阿妈最喜欢探听八卦消息,她像打了鸡血似的睁大眼睛催问。阿海说:“有一个后生仔,骑自行车不小心碰倒了一个老人,后生逃走了,老人却被人责骂碰瓷,你们说老人冤枉不?”阿爸同情说:“真的,老人太可怜了。”阿妈若有所思地说:“自从出了南京彭宇案,人们的价值观彻底变了。哎,真不晓得怎么办了,这位老人家就是替人受过了。”沉默一会儿,阿爸说:“找到后生仔来证明就好了。”阿妈说:“做人要有良心,碰倒老人不应该逃逸。”听阿爸阿妈这样讲,阿海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阿爸阿妈经常教导他要做老实人,做一个讲良心的人,他觉得很对不起父母的教养。想到这些,阿海低着头不好意思说:“那个后生就是我。”“啊?”阿爸阿妈这一惊非同小可,眼睛瞪得铜铃一般大。两人面面相觑。“我错了,昨天我剐蹭老人后,本想去扶他,查看有没有受伤,谁知,身边忽然围满了路人,都异口同声地责怪老人碰瓷,还催促我快点走开。我害怕了,丢下车子就走。”“幸运啊!”阿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瞬间转忧为喜,喜形于色。阿海不解地望着阿妈,脑子懵懂了。阿妈又说:“这种事,最好别粘上,能避就避,能躲就躲。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被讹上就没完没了。”阿爸有点不放心说:“可是,被查出来,不单单是赔钱的事,恐怕还被拘留呢。”“围观的人都证明是老人碰瓷,怕什么。”阿妈果决地打断阿爸的话,转过脸对阿海说:“从现在起,你别出声,让屎断在肚子里。知道吗?”在家里,阿海和阿爸都有点惧怕阿妈,见阿妈板起脸如此严肃庄重,阿爸没有话了,阿海也低头不语。

吃完晚饭,阿海回到自己的卧室。他打开电脑,想上网看一看,有没有类似的事件发生。他打上两个字:“碰瓷”,一搜,屏幕上立刻跳出无数条的碰瓷新闻目录。他逐条点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两名高中生好心救人 却被上告赔钱》,他仔细读下去,报道写道,有两名正读高中的学生,吃完晚饭后,走到路边散步,突然,路对面一个骑电动自行车的人自己滑到了。两个高中生没有丝毫犹豫,立刻跑过去扶起摔倒者,两人从摔倒者身上闻到了浓浓的酒味。这是一个60上下的老人,问清老人的家庭住址,两人送老人回到了家。临别时,老人紧紧地攥住他们的手,连声道谢。可谁料,第二天,老人的儿子跑到学校,诬赖两个学生碰倒了老人,扬言要上告学生赔钱。最后幸亏有人看见整个过程,出来做证,两名学生才幸免陷入一场缠身的官司之中。阿海想,如果没有人作证呢?阿海忽然觉得后背凉飕飕的。阿海又翻看第二条,《年轻人好心救老人,反被老人赖上》·······阿海越看越心凉,他不敢再翻看了,他干脆关了电脑躺在床上。他又想起阿妈的话,心里一阵阵痉挛,他怕被讹钱,更怕坏了他的声誉。他才19岁,技校刚毕业,很不容易找到这份工作,上班未满半年,他不能因为这件事耽误了自己的前途。

阿海躺在床上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叮咚!”手机微信提示声突然响起,他被吓了一跳,刹那间便像马儿打滚一样挺身坐了起来。他点开手机,只见朋友圈里发来这样一条信息:

 “寻找见证者:昨天早上8点钟左右,我阿爸在路边被一辆自行车剐倒。肇事者逃逸,我阿爸却被众人责怪碰瓷。为这件事,阿爸整天心神不宁,不吃不喝。求求知情者,出来作证,帮帮我阿爸!救救我阿爸!有酬谢!老人的女儿 鞠躬行礼!”

阿海的眼泪情不自禁地在眼眶里打转。他,一个19岁的年轻人,心底像一片蔚蓝纯净的天空。

阿海迷迷糊糊睡着了,可是,身体却仿佛浮在半空中。一会儿被风卷起来,一会儿又被抛到地上。他轻飘飘地走在街上,街边到处绿树鲜花,人人笑逐颜开。可是他却无心观赏这美好的景色,他的脑子里如同有一团棉花塞得满满的。

他边走边想心事,也不知走到何处,他忽然踩中什么东西。他走不过去,抬头一瞧,原来眼前围了一大群人,他见到每个人的嘴巴都在快速地一张一合,耳朵里传来嗡嗡地声音,他听不清他们说些什么。他仔细观察,咦,此处不正是他前两天碰倒老人的地方吗。他心跳加快,怎么?老人还坐在这里,凄凉地哭诉着自己的冤屈。阿海想,不好,要是老人死了,我的罪责更重了。我要救他一命,不管那么多了,赔钱就陪钱吧。

阿海拨开人群挤了进去:“请让一让,请让一让!”他弯下腰来看了一下老人的脸,却发现躺倒地上的人不是老人,而是他的阿妈。阿海急切地问:“阿妈,你怎么了?”阿妈艰难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说:“被车撞的,他逃了,快报警······”话未说完,阿妈就昏迷过去。“阿妈,你醒醒,快醒醒!”阿海大声呼喊,抱起阿妈拔腿便往医院方向奔去······“啊!啊!”阿海觉得眼前黑咕隆咚,他的腿被什么东西绊住了。他拼命蹬腿,他踢出了一缕亮光,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睡在床上。他摸摸额头,手掌竟然是湿漉漉。侧耳听,似乎听到一阵轻微的敲门声。他摁亮床头灯,问道:“谁呀,敲门有什么事?”“阿海呀,你半夜喊什么啊。”是阿妈,阿海这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一个噩梦。他对阿妈说:“没有什么事。”“莫想那么多,莫怕啊,睡吧。”阿妈转身回了自己的卧室。阿海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他又回想刚才的梦境,假如那个被碰的人真是阿妈,肇事者逃逸了,而阿妈却被人责骂为碰瓷,阿妈不是蒙受不白之冤吗?

阿海毕竟是一个老实善良的孩子,做了错事心里藏不住,他整日被这件事搅得心烦意乱,睡不着,吃不香,工作难以入心。整个人就像喝醉了酒一样轻飘飘。一合上眼,老人可怜的老脸就跳进他的脑海里。他实在放不下心,他想去探望一下老人,了解现老人现在的情况。

吃过午饭,他特意来到事发地,找到一个近旁的粉店吃粉。他想问一下粉店的员工是否知道老人的情况。他端了一碗米粉坐下来,刚想开口问话,就听见两个卖粉妹议论这件事。“真可怜,听说,前两天被车剐倒的老人,被气病住院了。”一个妹仔说。“怎么不是,被人碰倒反被责怪碰瓷,谁不难受。”“老人经常来我们这里吃粉,慈眉善目的,我不信,老人会碰瓷。”阿海关心地问:“老人住哪个医院呀?”“听说住第七医院呢。阿弟,你认识他?”“不······不认识。我也听说这件事,只是顺便问一句。”

下了班,阿海蹬上自行车,往第七医院赶去。他想去看看老人,就算站在门口瞧一眼,他心上的石头才能落下来。

阿海来到医院,向护士打听老人的床号后,便悄悄走到病房门口。他装作找人的样子把头伸进门里,病房里有三个病床,他一看就知道,靠门口的那个病床就是他剐倒的老人。一位大妈正在在床边跟老人说话,不用问,她便是老人的老伴了。老人斜靠床头,愁眉苦脸地叹气: “唉,被人碰倒,反被说是碰瓷,这口怨气真难以下咽,胸口就像压了一块石头。”老人一个劲地捶胸。“算了吧,莫愁太多。老烦闷,你的病更重了。”老伴安慰老人。“哎,现在的人怎么变成这样坏心,不分青红皂白。”老人越说越来气,脸一阵阵的通红。“你就忍一忍吧,被车撞倒没有伤身子,反倒伤心成病,划不来。”

听到这里,阿海听不下去了,他走到床前,向两个老人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怯怯地地说:“阿公,对不起了,那天是我碰了你,怪我胆小怕事,怕惹事上身,只顾自己逃走了。我错了。”老人愣了一下,突然两眼发光,一把拉住阿海的手,像一个小孩一样哇哇地哭,却说不出话来。

阿海脸色煞白,不禁心里叫苦,完了,这回真的惹事上身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他忽然后悔自己没有记住阿妈的话,自己这不是送货上门、自讨苦吃吗?阿海刚想抽回自己的手,却听见老人说道:“谢谢你了!小伙子,谢谢你!”老人反复念叨着这句话,反而让阿海一头雾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老人哽咽道:“你能来说这句话,就等于救了我的命。否则,被人说成碰瓷,我没脸活下去了······”

望着老人苍老的皱脸,阿海禁不住也泪流满面。

 (写于2018918日,定稿于20181229日)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2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上一篇:过招下一篇:爱拼才会赢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李茂林 2019-1-8 01:59
精彩,欣赏。
引用 朱建根 2019-1-6 20:20
好文章,點贊。

查看全部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