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21岁的焦雨溪:写给19岁的焦雨溪

2018-12-6 20:51| 作者: 焦雨溪|编辑: admin| 查看: 148| 评论: 0

      十九岁的焦雨溪:

知道你现在过得不好所以就不问你好了。

很遗憾的告诉你,你现在依然过得比较糟糕。因为你一直是个粗线条生物,对未来除了一些“要赚四个亿”之类大规模的空壳式理想以外没什么细致规划,所以你也实在没做出什么可以得意的事和可以让你走上人生巅峰的决定。但你还是别改冬天穿三条棉裤的习惯了,高中全寝室上大学后只有你一个人没得老寒腿。这应该是你唯一成功的一次深谋远虑,我现在的健康也多亏了你。

如果可以的话,高考结束后第一天就和他一起去那个遥远的城市看海吧,别小气那几天时间,反正这点时间你也没写几个字。早一点去,在湛蓝的海边多待几天。在那间天花板是透明的,阳台可以看到海的、白昼与黑夜因为一直拉着窗帘所以分界不明的房间里,睡午觉记得把空调定时,不然接下来的几天他都要一边发烧一边陪你玩啦。透明的天花板就24小时打开吧,别怕晒,反正你也没多白,不要最后一天才发现原来夕阳晚霞比夜里的星星还可爱。你们每晚都将穿过一条雾蓝色的大桥,两边的港湾里停着的那些再也无法航行的破旧船只,后来无数次驶进我的梦里,你是被他打捞上来的海豚精,你们一起驶向深海,进入无风带后停在那里相亲相爱,再也没有出来。你们出门那几天刚好是夜里经常下暴雨的天气,不过那个城市的暴雨天真的可爱,雨前天空像接触不良的灯管,忽明忽暗,是一些人的心,雨中像是急行军,是无数铁靴重重顿足,雨后呢,雨后你们会一起躺在床上看着透明天花板上好不容易露出来的星星把阴沉的夜空刮破,夜空的伤口就流光溢彩。万事万物在寂静的夜里都结算了当日的收支,平衡不平衡都得睡了,那个收支不平衡的、多亲了你一口的他也睡了,为了不吵醒他,你伸出手摸刚出头的月亮,假装那是一张爱人的脸。但我现在后悔了,你还是吵醒他吧,让他也多看一次夜里的星星,不要偷偷独享好吗?

如果可以的话,能替我拔一根他的睫毛吗?后来你们再也无法见面的日子里,我刚好听说睫毛放在手指上吹掉可以许愿,就拔了一根自己的睫毛,但愿望等了很久都没有成真,听说应该是因为睫毛不够漂亮。

你还是随身带着伞吧,不要淋雨,因为生活艰难时淋雨发泄是多么容易的事情,甚至没有雨淋用杯子浇都可以,你就别挑战这么简单的事情了吧?对生活,灾后重建才是最难的。后来的日子十分难熬,你被流放到了南洋的一个海岛上······算了不吓唬你了,你是去上大学的,学的是严肃有趣的法律。那个岛屿很热很潮湿,像一个子宫,你每天的呼吸都含着水气,每次醒来都像重新出生一次,你变得对所有事物都新奇不已,重新做了一次小孩子。不要害怕,你不是想当作家吗?作家是永远都长不大的,他们需要对世界始终保持着孩童般的好奇,所以变得更加敏感敏锐是件幸运的事。这段失落的日子相当长久,那些失望啊悲伤啊,像一些酸液在你脑海中因为找不到出口而四处乱流最后流向胸口。直到现在我还有偶尔心口发酸的毛病,在每个五月这个南洋岛上蝉翼一样的树叶铺满整条林荫路时,就颤抖着酸一下,是因为给你写信我才想起来的,原来这是因为踩碎那些透明叶子的声音,很像在踩碎你的幻想与快乐,原来我是在心疼你。

不过好在你没有变成一个麻木懒惰的成年人,在对生活忍耐到极限的某一刻,我很惊讶你居然没有爆发,而是选择把忍耐值归零,重新忍耐,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所以多亏了你,现在的我现在不需要任何人拖拽着,给我勇气,把我扔向战场了,我自已经养成了走进枪林弹雨的习惯,再也不会允许自己一失败就靠静止疗伤,只要还能爬起来就继续打,一仗又一仗。因为早就没有地方可以躲一躲了,现在就是要直面生活,如果一颗子弹打过来,我就故作镇定的接住,再忍住哭泣露出一个大侠式的微笑。

你知道吗,早晚都会好起来的,只是好起来之前要忍受看似没有尽头的消磨。

二十一岁的焦雨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