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散文 查看内容

山海萦怀

2018-12-6 15:55| 作者: 叶春明| 审核: 九天雄鹰|查看: 813| 评论: 3

                                山海萦怀
                  蓑笠翁
山与海都拥有如椽之笔,它们迥异的风格塑造出不同的书卷形象。故乡的层峦叠嶂和碧海汹涌,惊涛拍岸,写就的大书卷与温州其他等地域的江南小桥流水的描摹就全然不同,那是雄浑傲然的书卷,绝不记载失败与眼泪,绝不记载苦恼与忧伤。我从懵懂少年开始,渐渐读懂它的艰辛与希望,读懂它的广袤与永恒,读懂它的博大与宽容;渐渐读懂它的坚韧与刚毅,读懂它的通融与开阔。但我一次又一次读着它,希望能读透它的丰厚与豪放,博大与包容,哪怕只读到它大书卷的扉页。
                         1

海岛的人们都是用一生阅读着山和海的。他们不甘浑浑噩噩,苦也罢,累也罢,坏运也罢,与命运抗争时都有一份不服输的坦然和勇气。很小的时候,周围的人们极其惊讶地传说着邻村一对情侣的爱情故事,因为一对情侣,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过去海岛农村是父母包办婚姻,女的母亲将女儿许配给邻村的富裕z家少爷。女儿不肯,但母亲已接受男方的婚约聘礼,于是女儿只好尊父母命如山,无奈地嫁给邻村的z家少爷。但这对情侣藕断丝连,经常私下相约。后被z家长辈发觉,z家长辈向县法院起诉,从而也结束了这段父母包办婚姻。在五十年代,情侣小子,因通奸罪被判刑,押送劳教数年。小子在狱中劳教期间,第二年喜得千金。几十年后,他们两夫妇相继在隔天仙逝。那时候小,只觉得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事。可是慢慢有了生活的阅历后,越来越佩服这一对情侣。一个为爱而受尽世俗非议和劳役之苦的勇气啊!他们海誓山盟,化为青山共守彼此,以另一种方式诠释爱情的永恒,若没有烟墩炮台山般坚定的爱,怎么可能在现实中演绎牛郎织女般神话呢?或许这只是个例,但我依旧相信烟墩炮台山巍峨的雄姿一定在潜意识里让他们的爱坚定起来,并使他们愿意为之付出比平常人更累、更苦的命运,最起码这种影响较之其他地域要深广一些。他们或许不会想到,他们被炮台山脉写进了自己的书卷里,是浓墨重彩的一笔,成为山体灵魂和精气的一部分。
                         2 
离开家乡30年,我经常走进故乡的海岛。我对海岛的感情说不完,也道不尽,但是能够确定非常真挚。我曾经攀登爬在山巅上、行走进山谷里,也在戈壁海滩闲逛;退潮时在海涂里打涂仗,涨潮时划着小舢板打水战,也经常与发小们在海边岩滩、码头进行海钓。在秋夏里去阅读海岛的杰作,那些千姿百态的大自然史诗,在幽深的沟壑谷底,在广袤的群峦山峰之间,在汹涌澎湃岩滩上,在浪遏飞舟中摆渡,都有着无与伦比的博大无垠的诗篇。
那座据说有着300年历史的天后宫俗称妈祖宫,建于清咸丰间,光绪初年曾修缮,解放后于1991年当地百姓自发组织捐资再次维修。妈祖宫背山面海,内系天后娘娘妈祖的神龛所在,巨大的妈祖石像矗立在宫的左侧山前,以天后的威严凝神注视着大海,显得端装慈祥,有“神光济海”的从容。据说,妈祖是福建莆田湄洲岛人,是林姓人家女儿,经常在海上救难,保护船舶平安,是历代航海船工、海员、旅客、商人和渔民共同信奉的神袛。海岛的人对大海的尊重至高无上,直接深深地根植于渔民的骨子和灵魂。每年农历三月二十三,他们以最纯朴、厚重、古色古韵的乡风民俗礼仪祭海谢洋,祭拜妈祖。不管 “妈祖”传说的如何神话,但都不能否认它沧桑的历史,不能否认岁月的每一页在它身上留下的痕迹,就连天后宫周围几棵似乎忘了年龄的大树,也被百年的风雨淘洗得只剩下人们的敬仰和咏叹。闽南文化和瓯越文化,同枝连生,故乡和中国任一村山川大地,共相依峙,彼此应和。故乡为“兰小草”的诞生地,乡村医生“兰小草”玉珏,“千金善款不留名,星雨心愿十五载”,他的事迹感动全国,传遍大街小巷。妈祖、玉珏的厚德载物,这不就是让高山仰止吗?“引无数英雄竟折腰”吗?。
                          3
仁者乐山。港城家乡的山,他刚毅,稳重。远远望去,巍峨,高大,蜿蜒,仿佛一个暖暖的臂弯,守护着一湾一泛着雪花的南来北往的东海舶舨。据我母亲说:60年代,一次,邻村的渔民,因身患重病,搭乘父亲部队后勤运输木质帆船去温州看病。父亲日常生活勤俭简朴,为了养活我们八个兄妹,三餐吃稀饭,喝番薯汤。而家乡的百姓到来,父亲特意为其烧了白米饭。父亲帮人做好事重来回家不说,而是乡亲康复后,其家属向母亲提起此事。70年代以前,孤岛到县城轮渡没有机动船,都是小帆蓬船,而海岛台风经常兴风作浪。临近春节,寒冷冬天的一天,我父亲乘渡船从县城回家,小船上有年老,妇孺大约有三十来号人。船行驶港中,乌云覆盖,下起倾盆大雨。帆船在大海中时而在浪尖口,时而在浪谷底。船舱已被雨水和浪水挤满半舱水,艄工驾驶着娴熟舵,靠近了抛锚在港湾的渔轮船边而徐徐下沉。而岸上的渔民也临危不惧,摇撸的小舢舧进行海上救援。我父亲也急忙抓住渔轮的锚绳,等候着救援。凭着父亲体质和水性,完全可以争先上岸,可是我父亲没有,直至每个乘客上岸后,父亲才最后一个被救上岸。回家时,父亲脸色惨白,嘴唇乌青,全身发抖。---母亲深感父亲的为人厚道,也深疼父亲被冻的难受。同时也被母亲数落了一声,“逃命要紧,老实人会吃亏”。    
父亲的厚道、博爱,仁的精神一直熏陶着我,激励着我,也根植于我的骨髓和灵魂。直至,我在以后的工作和生活中,经历过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事,我都以大山的巍峨风骨的敬仰,处理相关事务。以父亲那仁者乐山的这种博爱、仁义现身家教传承。
                         4
智者乐水。这海岛山城里的丰蕴每每到了“曦阳映辉穿紫云,群山海阔挂虹霓。浪涛涌起鱼跃翻,海轮探波赶大潮,天涯海角无边岸,海鸥迎风展翅翔”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山壑树声满,巅峰秋气高”;“浮云直上峰峦色,落日常悬海浪秋”的时候便被抒写的淋漓尽致,这样的景色,较之江南的繁花似锦少了一些婉约柔媚,较之泰山和郭亮的夏日少了一些活泼,苍茫而凝重,热情豪放、浪漫又不失冷静。这是一册诗史般的书稿,大自然从不重复使用词语,所以我们难以用准确的词汇去概括这些每时每秒变化着数以万亿次生命系统。而这里的人们主动或被动地接受着这书籍赐予的源源不断的词汇,慢慢就形成了属于自己的与家乡山海的大自然息息相关的性格。我出生于甲辰龙年卯月癸亥日(六四年二月初二),传说是土地神生日,龙台头节,我出生的时候下起雨,从此雨水逐渐增多,俗话说“龙不抬头天不下雨”,龙是祥瑞之物,和风化雨的主宰。有兴云作雨,滋润万物。山巅依旧没有解冻,天气依旧寒冷。初春的东海边,春寒料峭,冻杀年少,风雨凄凄,雪浪拍打石岸,有似寒冬腊月。我是在这样坚韧和棱角分明的自然濡染下长大。而此后的岁月里,不断接受来自海岛山城的台风多次狂侵,地震,席卷了家瓦,无家可归------。海岛山城的开朗和倔强;开阔胸怀,海纳百川;不惧风雨,横眉冷对千夫指,便一一都融入了我的血液里,渗透至骨髓里。
     我因而能用带着海岛大自然讯息的词汇阅读桑梓的山海。甚至带着奔波、流离的生计,带着迷茫的情思,带着神秘的背叛与牵绊。我一次又一次返乡来到海岛大自然深处的文字,最初的对海岛的漠视一度促使我想要挣脱这无穷延绵的“束缚”,可是时光和人生经历却让我发现,我不但没能逃离,反而越陷越深。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心与港湾里的船舶、海滩边的苍石、悬崖上的碧树、四季的三角梅、寒冬里的青松连成了一片。这本古老的书籍,把每一草每一木,每一鹅卵石每一戈壁滩写成了新篇,唯独不改变自己最初的本心。而它每一瞬息的变化,都促使着我思想的潜流涌动向前、萌发。岿然不动的姿态保持了千万年,海涂和戈壁滩,大海和港口,涧溪和沟壑,悬崖和高坡,青松和榕树,甚至牛羊猫蛇,鹰雀鸥鹭,苍狗长风,它都一一收纳于胸怀,不伤不溺,不怒不喜。
                             5  
“造化钟神秀”,立于故乡的烟墩炮台山巅,眼前的书页上,每一字每一句都让人惊叹。
驻足山巅听风亭,犹如“举目观山海,侧耳听松涛。”身边微风阵阵吹起,茫茫松林如波浪涌动,涛声呼呼,如长萧低吟,如萨克斯乐声绵长。伫立于活水潭大岩背,欣赏“远山如黛,近水含烟”。环顾四周就像一幅天然舒展的画卷,那种大自然的纯朴之美,让人怦然一动,仿若身禅境。徒步登上山巅,遥望远处,天色苍茫,群山浩瀚,如大海波涛汹涌澎湃,几缕白云缥缈远天。此时,不觉心旷神怡,“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情油然而生。
国道靠山岸绿意葱葱,滨河堤坝人工湖,微波清漪,浮光倒影,美如碧绿的翡翠,金光闪闪。横跨海流之上构造不同各具特色的浅门、深门、窄门桥、状元岙桥、花港桥、三盘大桥、洞头大桥七桥,如七条彩带紧牵着两岸,如彩虹悬挂碧波之上,婀娜多姿,绚丽多彩。破除了以往出岛只有水(死)路一条,人只要有通融大度境界,方能条条道路通罗马,摆脱困境。
深门的滩涂是最美的滩涂,也是日出日落摄影基地,是虎皮样的滩涂斑纹和满滩满海的竿影、人影和船影。涨潮时,海上忙碌的船只穿梭在浮标竿影(紫菜架)之间,与波光鳞鳞的大海,岛屿浑然一体,颇为壮观。退潮时海滩的纹理渐显秀质,劳作的渔民游动在虎皮滩上,使得这片热滩更具韵律美和动态美,此刻无论从哪个角度观赏拍摄,取景框里都无法抗拒那些由光影变幻组合而成的五彩斑斓滩涂的诱惑力。这深门滩涂吸引了一波波园眼大师为之倾倒的魅力所在。在此时此刻,我想起了范仲淹的《江上渔者》:“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深深感受到渔民劳作的艰辛,劳动人民创造美。
烟墩炮山森林公园里几十年树龄原生的松树、银荆树比比皆是。形态俏俊的新品种绿化树、郁郁葱葱的灌木,搭配种植其间。整个部局疏密适当,高低错落,色彩丰富,即给人以浓郁的原生态感,又有层次鲜明的画面感。夏天,蓟花,金樱子,蒲桃花,夹竹桃,栀子花,商陆等竞相开放,五彩缤纷,浓郁花香愉悦心扉。夏季微风轻拂,树影婆娑,绿草如茵的草坪上,小树旁均匀分布。木质曲梯从山脚沿溪绕岩崖爬山岭直到炮台山巅宛如一条长龙,彰显家乡文化底蕴的厚重。到了炮台山,漫步山间,举目眺望,一切尽收眼底。这是一个梦幻般的境地,这是一个童话般的妙境。这里闲云韵野鹤,空谷流韵;这里烟霞散彩,日月摇光;这里古木幽深,遮天蔽日;滴翠千丈,绿满云天;这里雾霭迷茫,野烟袅袅。炮台山脉两侧山坡陇梯,犹如人工雕刻的一幅图画,栩栩如生。
在相思岙看海是很美丽,向东南望去是临海栈道的古村落花岗村,抬头望去,眼前是一片无边的深蓝色大海(东海),天空是深蓝色的,那远处的浪花好像是天空上翻滚,而近处,海浪咆哮,拍打着礁石,美丽有如绽放着的千万朵永不凋谢的百合花。不惊我想起曹操的《观沧海》:“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深感大海的壮观,开阔和美丽。
但是这本书也如我一样曾经失去了无数生命活力的细胞载体。母亲的记忆里镌刻着过去的大书页那些灰暗的印记,她说着海岛大自然时就像说着一段失去了色彩的故事。我说,现在好了,生命里的很多伤会自愈的,就像人一样,因而母亲也格外向往起故乡的山与海。她不识字,却把海岛读得熟烂,包容而又坚韧。我常佩服母亲的韧性和耐力,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后来发现,我读海岛时候的心境也是如此,充满了崇敬。如今故乡的山和海又一日浓似一日地用笔墨描绘它的书卷,母亲脸上的微笑也一日重似一日。而我,这海岛的浅薄阅读者,也一日又一日地追随着滔滔翻滚前行行的书卷上的文字,一点一滴地洗涤着自己的魂魄。

故乡海岛港城,你是一部为伟大的不朽的经典,我读着你文字,攫取着你的力量,好让你的雄浑和伟岸,壮观和不朽,击溃我的内心脆弱与贫乏。而你的苍翠与繁荣、变幻与丰厚,将引领你的每一个游子,成为强大的、健康的、拥有活力的生命强者。你是伟大的不朽的经典,你的终古常新气度,你的亘古不朽的灵魂,你的变幻无穷的魅力,你的濡染身心的思想,你的博大精深的潜质,你的兼收并蓄的胸怀,你的海納百川的气魄,都将深深地影响每一个认真读过你的灵魂。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7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俏漫心扉 2018-12-7 10:16
欣赏美文!受益了。
引用 王志海 2018-12-7 09:34
很美的文章。赞。
引用 城北老伯 2018-12-6 22:56
精品文章,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