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散文 查看内容

连环画

2018-12-6 10:06| 作者: 潘杰相| 审核: 罗爱田|查看: 449| 评论: 1

我是在一个山乡小镇上读完初中的。一条弯弯曲曲凸凸凹凹的青石街,镶着几家铁匠铺、裁逢店、豆腐坊。一条清亮的小河穿街而过。

那时节,我是个很野的孩子,学校里的课本怎么也拴不住我的心,有时便想逃学,去看三铁匠拉风箱,去看杨四嫂点豆腐卤水,去看扎麻花辫子的七巧姐裁喇叭裤。街中小河边有一棵歪脖子大稠树,树脖子一直歪过了小河,我经常搂着它的脖子猴子一样在小河上荡过来荡过去。然而,最吸引我的还是树下的那个连环画摊,两块旧木板合倚成个“人”字,板子上横着一条道道细铁丝,连环画便挂在细铁丝上。看一本两分钱,也可以买,两角或三角钱一本。

我一有空就粘在这连环画摊上。有时,课间十分钟也舍不得放过,时常听到上课铃响才没命地往教室跑。好几次喊声“报告”,风风火火地推开教室门便一头撞在高大的数学老师的裤裆里。摊主是个参加过淮海战役的老兵,六十多岁,很和蔼,呷了酒就讲打仗故事。看连环画、听打仗故事我很快就入了迷,不象上课老是要打瞌睡。这时,老头子就看看怀表说:“上课了,快去,迟到了老师又要揪你耳朵的。”我还是恋恋不舍,像只恋家的狗。老兵就嚯地站起来,下达口令:“立正。向右转。跑步——走!”

我读寄宿,每周回家,母亲就从鸡窝里摸出几个鸡蛋去换了角票儿让我买些纸笔,我却节省下来买了连环画。《千里走单骑》 《长板我的手机吸》 《岳云》 《血疑》 《平原游击队》 《林冲夜骂上梁山》等等,这些书里的故事就火把一样照亮了我渴望的心空,没有哪一位教师能让我记住那么多鲜活的面容。读后还不过瘾,就临摹着画图,画关云长的赤兔马,画大耳朵的猪八戒,画裙裾飘飘的七仙……

自己拥有了连环画就不用担心迟到揪耳朵了。可是,有了连环画上课便要偷着看,忍不住,手痒,心也痒。对于上课不听讲偷看连环画者,老师是极为愤慨的,不但要没收,还要作检讨。于是我就成了班里的“检讨贩子”。还有两件事也是必不可少的:一是听老师愤怒地斥责“朽木不可雕也”,二是承受左右对称的两记耳光。每每被当堂抓获,我却有种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慨一一为了我的连环画,死而无憾。后来,为了掩护在“白色恐怖”下阅读连环画,我在课桌上开凿了一条小槽,手在课桌里操作,就像放幻灯片一样。自此,我的“地下工作”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很顺利,没有被“逮捕”过。不幸的是被同伴告了密,班主任罚我跪了两节课,更倒霉的是家访时向我母亲告了一状,气得母亲泪水涔涔,抄出我苦心经营的一箱子连环画付之一炬。那是我初中整整两年多的积蓄呵!两年几乎没有吃过的零食。我足足哭了半夜,心仿佛也随之灰飞烟灭了,脑子里萦绕着“焚书坑儒”的故事,晚上果真就做了一个梦:母亲绝望地把我装在那个放连环画的木箱子里——埋了。紧接着母亲的制裁措施出台了,切断了我的一切资金来源。

经过这一次空前的灾难,我不但无钱买连环画了,连去看连环画的两分钱也成了问题。一次,歪脖子树下又来了一批新图书,其中有本《山道弯弯》。这本连环画辗转到我手中时,只看了十几页就被老师收缴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撕毁了。后来,我只在垃圾堆里找到了几张碎片,可再也拼不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了。但也就是那残缺的十几页,使我第一次接触了离我的生活、经验和心理都不是太远的“爱情”,那两个字好像是预先就睡在我心里似的,那年我好象是十三岁。我不再画关云长的赤兔马和李元霸的八宝紫金锤了,而是悄悄地、紧张地临摹着一个女孩儿的侧影:马尾似的头发上停着一只洁白的蝴蝶结,好看的眼睫毛长长地翘着,小天鹅一般优美的脖颈,胸前微微肿起的花格子上衣……这仅仅是图画,文字呢?朦胧的文字都躲藏在年少的心里呵!(潘杰相  张淦)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2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上一篇:隔屏犹闻野菊香下一篇:连环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城北老伯 2018-12-6 22:57
精品文章,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