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其他 查看内容

千古潮音 家国情怀

2018-12-4 09:05| 作者: 纪旭光| 审核: 九天雄鹰|查看: 1023| 评论: 0

 

 

 

千古潮音  家国情怀

          ——林继宗先生《魂系潮人》五部曲读后杂感

 

1

久仰林继宗先生大名。他创作的诗化散文式系列长篇小说《魂系潮人》,自20099月陆续问世以来,在海内外受到广泛的关注与好评。

千古潮音,家国情怀。作家魂系潮人,但又不仅仅是潮人。他是以一颗跋涉的心,一种超度的意志,一双忘却疼痛的脚板,向自己的灵魂追索民族的、国家的乃至整个人类的发展、变迁与历史命运。

诸多读者从这一部作品中读尽百年沧桑,《魂系潮人》亦因此而成为华夏民族潮文化的一张名片。

天高云淡,秋高气爽。今年·长假的第二天,收到林继宗先生寄赠的大着——《魂系潮人》五部。五大本沉甸甸的书,厚重得让我震撼,让我惊叹:

这煌煌巨著,该耗费了作者的多少心血啊!

 

2

从这一天开始,五大本《魂系潮人》,就摆到了我的计算机桌旁。

我决心放弃一切杂务,认真拜读这部近300万言的煌煌巨著。我要在作家构筑的这片潮人的天地间,感悟这个世界丰富多彩的人生。

一眼望去,五大本《魂系潮人》一字排开,在我的计算机桌旁显得颇为壮观。明黄、碧绿、天蓝、大红、玫瑰红五种颜色的封面与封底,和谐协调,温馨顺眼,更让人愉心悦目。

这场景让人不由自主地消除一切杂念。一颗躁动的心亦因此而终于沉静下来,不再烦躁不安。

 

3

所谓潮人,就是潮汕人潮州人的简称,侠义的潮人是指潮州市民,而更多的是指广东的潮州民系、潮汕民系,即指潮州府潮州八邑籍(潮汕地区)的华人,指历代从中原南下福建而后迁入粤东潮汕地区的早期汉人后裔。他们起源于中原、繁衍于潮汕、成名于海外,曾被誉为潮水的地方就有潮人,有潮人的地方就有潮乐,是世界上成就最高、影响力最大的汉族民系之一。

据统计,世界上的潮人达到五千多万人,分布于全球五大洲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形成了具有独特历史背景、经济纽带和文化底蕴的种群,不论其具备的智商、情商、智力与活力,还是其拥有资源、财富、文化与人脉,其成就其贡献其影响均为世界所瞩目。

如今,世界各地的潮人都把广东的潮汕特别是汕头市看作是他们的潮都。

作为一位地地道道的的潮人,林继宗先生对潮汕、对潮人,是充满感恩之心的。他说:热爱生我养我的故土,热爱生于斯长于斯工作于斯的汕头市,她是我最熟悉的城市。我的文学之魂就附着在汕头市的净土之上。

由于笔者长期生活在北方,对于粤东的潮人虽时有耳闻,但不是很了解。十年前,有一次我在北京参加文学作品研讨会,与诗人白梦(郑仰鸿)相识(白梦与林继宗先生也是好朋友)。我们相谈甚欢。他是一位著名的网络诗人、爱情诗人,送我一本自印的诗集《遥寄相思》。他跟我谈起他的家乡汕头,说那里是南海之滨,风景很美。现代化的港口/也有蓝天碧水/让你嬉戏的乐园”。还有潮汕美食,可以一饱口福。一个潮人的热情、好客、豪爽,给我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以后我们又在中国网络诗歌学会的活动中相遇两次,每一次都有很愉快的交流。由于我近年身体欠佳,很少出门参加活动,与他已经七年多没有见面。也不知他怎么样了?

那是我第一次与一个潮人面对面的接触、交流,印象深刻。三年前,因为奉命撰写雨花台烈士洪灵菲的传记,我又一次有了与潮人接触的机会。洪灵菲的家在粤东的潮安,也是一个潮人。在搜集烈士生平事迹资料的过程中,我又与同为潮人的汕头大学陈贤茂教授有了文字交流。(陈贤茂教授也是林继宗先生的好朋友)(陈贤茂教授对张晓阳先生赞誉有加——林继宗注)他对我的写作提供了很多帮助,无偿地给我许多珍贵资料。我又一次感受到了潮人大海般广阔的胸怀。可惜我们没有见面,一直没有当面向他表示谢意。(林继宗先生已经代表我表达了谢意)在这里,谨向他表示表示深深的感谢和祝福,祝福他健康、平安、一切顺利,快快乐乐每一天!

通过这几次接触,我对潮人的吃苦耐劳、拼搏精神和在海内外的影响力,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没想到今天又与另一位潮汕人氏、且一生魂系潮人的林继宗先生成了诗朋文友。这也算是我与潮人的一种特殊的缘分了。

我为此而感到非常的荣幸。

闲话少叙,还是让我们跟著作家的脚步,去潮人世界感受那里的悲欢离合吧!

 

4

在汕头湾,我们看到了那一片蓝幽幽的海水,幻化着,闪烁着,涌动着。作家自言,这海水几十年来一直在他的心中涌动不息……

大群的灯鱼游来了,珍珠滚滚,一片星光,弥漫着,弥漫着大海的神秘;涌动着,涌动着渔人的喜悦……

翻开五部曲的第一部:《家园》,这样的描写有多处。那里是与作家有着千丝万缕情怀的故乡,是曾经赋予作家灵魂的原乡。

在这本饱含深情的《家园》中,作家以自己少年时期的人生经历为线索,以人本初的纯真情感作为诗性内核,通过对作家少年时代艰苦岁月的具体抒写,构筑起一个清苦、淳朴、温馨、仁爱的诗意故乡。

这个故乡是贫困的,也是富足的。那个年代的贫穷与困苦,那求生的艰难与执着,都深深地刻在岁月的路上。

 

5

漫步在作家为我们描述的南海之滨,最难忘怀的还是海边那座小石屋。马灯摇曳的屋内,虽然只有一只石床,四只石椅,一个瓦灶和若干餐具,但那鲜美的鱼汤总是香气四溢……

《家园》告诉我们,作品中的“我”初中刚刚毕业就被迫辍学求生。他赶过海,拉过煤。在那“柏油都被烫软甚至流油的路上,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身着背心和短裤,戴着竹笠赤着足,向前倾斜着身体,双腿吃力地蹬着路面,艰难地拉着满载煤粉的人力板车”。

“为着维持生计,父亲除了勤劳,成年累月像黄牛一样劳作不休,就是特别地节俭,一个铜板能掰开花的就掰开来”。

“母亲多次带着我到麻田摘麻叶回家煮红薯。有一回,我骑在母亲的双肩上。右手勾住母亲的头额,左手伸出去摘麻叶,谁知手伸得太长,身体向前一顷,差点儿摔下来。我一紧张,竟然撒出尿来,母亲一手按住我的双腿,一手撑住我的上身,疼爱地说,我的小祖宗,撒吧,撒吧,把尿全撒完,不要留一半在肚子里,会伤身体的。”

父亲的勤劳刻苦和母亲的慈爱如在目前。作家对父母的深情跃然纸上。

 

6

那梦幻般的故乡、灵魂的原乡,那心中的圣地、诗意的家园,蕴藏着的是作家少年时代最纯真最美好的梦,散发的是渗透灵魂的缕缕泥土的清香。

它让人沉醉,使人终生魂牵梦萦无法忘怀。

那里有勤劳俭朴、含辛茹苦的父老乡亲,有作家苦难的童年和美好的梦,还有风里来浪里去的“赤褐色的大脸膛,粗壮的身躯和强健的四肢”的蟹叔和淳朴的大娘;有在海中耙虾抓蟹,在漫天夕阳的沙滩上逗留嬉戏的小伙伴们;有沙滩、海风和惊涛骇浪,有蛙鼓、虫鸣和令人陶醉的田园风光;有独特的渔家风情,石砌的民居,石铺的街巷,辽阔的大海,悠扬的渔歌……

“海的形象和韵律是美好的,尤其是当夜空的点点星光和海边的片片流萤交融在一起的时候,还有那海潮的鸣声和海风的行吟。”

这便是家园,是作家灵魂诞生并使之得以在温煦的环境中成长的家园。

7

母爱如海,父爱如山。对于林继宗来说,这父母的爱尤其令人热泪盈眶、刻骨铭心。

原来,林先生的亲生父亲姓箫,为民国时期的爱国企业家。由于在香港遭遇车祸,不幸离世。父亲去世的时候,林先生还没有出生呢!

由于父亲的离去,母亲林氏迫于生计,在万般无奈之下,把刚刚出生几个月的儿子送给林家抚养。这中间,先后辗转了五家人。

林先生是不幸的,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就离开了自己的亲生父母。他又是幸运的,收养他的林家对他疼爱有加,比对自己的几个亲生儿女还要亲。

养父母的林家是贫穷的,孩子又多。当年为了让刚刚收养的小继宗喝足奶水,养母痛下决心断了仅比继宗大十个月的姐姐的奶水。

孩子长大了,要上学读书。兄弟姐妹五个,可是由于家里太穷,只能有一个人上学。这一个上学的就是收养的小继宗。那时经济困难,家里只有两盏煤油灯,母亲总是把较亮的那盏油灯给他用。

多年来,贫困的苦水一直浸泡着林家。日常三餐,全家人难得吃一顿干饭。可当父亲吃饭时,他总是将大半碗干饭分给饥饿的儿女们,每一次都不忘记要给小继宗多分一点。

母亲也好,父亲也好,尽管一生平凡,却都实实在在。他们不仅在生活上关心,更在思想上注意言传身教,教林继宗好好学习、关心集体、尊重老师,与同学相互帮助。经常给小继宗讲传统文化,讲做人的道理。

林先生清楚地记得,他五岁时,母亲带着他到父亲工作的家私店玩。好奇的他在大人不注意的时候,从衣架上一件上衣的口袋里掏出花花绿绿的纸张。他不知道那是钱,只觉得好玩,就带回家了。母亲发现后大吃一惊,赶紧又带着他重返店中,把这些钱如数归还给人家,并且赔礼道歉。母亲多次对他说,家里虽然穷苦,但不是自己的东西千万不能往家里拿。

为了教育孩子,母亲还多次带着幼小的继宗去文光塔与莲花峰游玩,不厌其烦地给他讲历史人物的爱国故事。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不知不觉就种下了美好的情结……

他们这样做,都是因为他们心中有真爱,而且是深深的爱。

由于家境贫穷,劳累的父亲刚刚59岁就离世了。父亲去世后,这担子就落到多病的母亲肩膀上。含辛茹苦的她,为了这个家献出了自己的一生。

对小继宗,林家父母是热爱而不溺爱,喜欢但不放纵。他们是尽心尽责的。他们这样做,并不是指望孩子怎样报答,而是尽一个父母的良心、责任。在小继宗刚刚长大成人,响应国家号召去海南的前夕,母亲便把小继宗的亲生父母的家庭及他们收养的情况如实、全部告诉了他。

在这样一个家庭,有这样一对养父母,林继宗深深感到自己的幸运。他是知道感恩的。他说:我衷心感谢养父给予我的不可磨灭的憨憨的父爱,感谢养母给予的胜似亲生母亲的、温馨的、无微不至的母爱。那种凄情乃是亲切自然的流露,是无可替代的天然的不可磨灭的情感。他们是耸立在我心中的永远的丰碑!

8

年年岁岁,潮水映出悠长的记忆,串起童年生活的苦难、美好与甜蜜,那饥寒交迫中的温情,那风雨交加中的憧憬,那悠悠往事中的点点滴滴。

背负沉重的苍穹,用精纯度极高的泪雨提炼乡愁。

那梦幻般的故乡、灵魂的原乡,那心中的圣地、诗意的家园,蕴藏着的是作家少年时代最纯真最美好的梦,散发的是渗透灵魂的缕缕泥土的清香。

它让人沉醉,使人终生魂牵梦萦,无法忘怀。

海的形象和韵律是美好的,尤其是当夜空的点点星光和海边的片片流萤交融在一起的时候,还有那海潮的鸣声和海风的行吟。”

这便是家园,是作家灵魂诞生并使之得以在温煦的环境中成长的家园。

 看一列渔船扬帆出海,一双眼睛陷进夜的深处。

长长的海平线一片空寂,李太白的月光被摇晃成一地碎银。

9

天苍苍而地远,海茫茫而生烟。

在时间溅出的弹火中穿梭。

当年的伤口,已经于喃喃之声中结痂。

黛色苍茫,天容惨淡。落日,沉郁而悲壮。

 

10

作家感叹,地球上最广袤、最壮观的莫过于海洋。她是那样的丰富多彩、幻化无穷,又是那样的波澜壮阔、神奇美好。她是大自然的馈赠,是潮人从大陆走向世界各地的不可或缺的桥梁。

作品中的“我”还是很小的时候,常常到海边拾贝壳,那奇形怪状、五彩缤纷的海贝在他的童心和记忆里一直闪射着熠熠的光彩。在作家看来,生活是海,文学是海。生活的情侣自然就是文学。这文学在作家的心海里,作家又在生活的海洋中。

作者自言,海洋是他生命与文学创作的摇篮。

 

11

作者的故乡潮阳,有一座莲花峰。从五岁开始,作品中的“我”就多次登临,在这里留下了许多珍贵的记忆。这不仅仅是由于这里的风景绝佳、宛若一朵盛开的莲花,更是因为民族英雄文天祥曾经在这里举兵勤王,登峰寻望帝舟。

据《潮阳县志》记载,文天祥127811月带兵转战于粤东一带,追随宋朝的小皇帝来到海门莲花峰。当时该峰尚未正式命名。文天祥登上峰顶望帝舟,只见苍海茫茫,水黑云寒,觅不到帝舟踪影,对岌岌安危的宋王朝感慨万分,不禁顿足长叹,顷刻间足下巨石便裂成了莲花瓣状。从此,便有了今天的莲花峰

随后,文天祥遂用剑在安营造饭的石头上刻上终南两字,其意是要誓死抗元,尽忠于大宋王朝。臣心一片磁钟石,不指南方不具添,这刻骨铭心的诗句一直激荡著作家那忧国忧民的心灵。

后世呼唤莲花峰灵魂的诗歌、楹联很多,作家在书中引用的就有明代郑质夫的《三忠庙》、臧宪祖的《文丞相祠》,还有唐文藻、姚瀚、郑高华、廖桐史、马庆忠、刘麟子……每处留题,都是一页不朽的历史,一首不灭的史诗,一片灿烂的人文景观。

莲花峰彰显的是不朽的丹心与浩然的正气,是我中华民族永世长存的国魂。这对作家后来的成长和价值观的形成,其影响是潜移默化、不可估量的。作者在书中多次表示:莲花峰是诗化的山峰,诗情是莲花峰的灵魂。莲花峰是故乡的骄傲,是他心中的灵光。他多次表示:我爱故乡,我爱莲花峰,我时刻感受着心中的灵光!

作者坦言,在他的人生中,源源不断地延续着的是对于文丞相的情思。

 

12

有人说,作品是作家的自叙传。对于《魂系潮人》的作者来说,更是这样。

50万言的《家园》,就是从“家”和“我”的原点出发,向周边辐射,向社会和自然辐射,向整个的潮人世界辐射。

这些叙事让我们清晰地看到,“我”的艰难曲折的成长是与国家坎坷的命运遭际交合在一起的。

如牛负重的人们,在赶海的路上举步维艰地前行。

以至真为帜,以至诚为道,以至仁为德。情动天地,义薄云天。

意象化的小说形象,意象化的小说场景,独具魅力的诗化语言。现实主义小说的诗化。

在作家的苦难中,我深一脚浅一脚地体味着人生的诗意与艰辛。

 

13

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洪流曾经席卷华夏大地。1700多万知识青年,从他们生活的大中城市奔赴祖国的边疆、农村、海岛、戈壁荒原,到广阔天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作家林继宗就是被这个时代洪流席卷到海南岛、席卷到天涯海角的知青中的一员。《魂系潮人》系列的五部曲之二:《海岛》,就是那一代知青海南岛生活的真实写照。

在《海岛》中,作家从个人的工作、学习、生活辐射开去,全方位地叙写了海南生产建设兵团乃至农场生活的方方面面。作家写老工人,写知青,写开荒,写胶林,写割“资本主义尾巴”,写五岁的“小海南”哭西瓜,写知青谈恋爱的被“围捕”,也写知青争先献血的热诚,写知青收养孤儿的故事,写知青们当年的生活劳动场景,写批判会,写知青学习“毛着”的侃大山和对天下大势、国家命运的思考。

离开《家园》之后的年轻人,在新的环境中心灵逐渐被涂染上社会光怪陆离的各种色彩,纯洁的灵魂无疑也开始被染上了种种疑惑。于是,原乡的蛙鸣不再有天籁之声的清纯,夜空的星光和海边的流萤不再有童话般的神秘。

 

14

不老的深情,不老的思念,记忆中那些不老的知识青年永远年轻。

天还没亮,他们就挑起胶桶上胶林,单身只影在灰朦朦的胶林中穿梭。回来的路上一挑胶水,一身汗水,一身疲惫。莽莽的原始森林,开荒大会战的工地,点着火把,开山点炮。砍树开荒,种上橡胶树。待回到茅草窝棚,顾不得一身汗水,抹一把脸倒头就睡。

尽管长年累月拼命地干,吃的却是冬瓜、空心菜、萝卜干以及加了点蒜蓉、豆酱的酱油。苦、累,吃不饱饭,他们不以为然。危险、威胁,他们抢着上前。无怨无悔,朝气蓬勃,拼劲十足。一腔热血战天斗地。

不过,当更深人静独自对着茫茫苍山的时候,他们的心会隐隐作痛。有人会轻轻地哼着“望了又望,眼前只是一片迷茫和悲伤”,不知不觉中,也会有人回望远方的天空而潸然泪下。

光阴荏苒,前途渺茫,家乡遥不可及。孤灯瘦影,谁能知道,今后何去何从?

 

15

“每天挥刀抡锄十几个钟点,常常是汗如雨下,大汗淋漓。可吃的是冬瓜、南瓜……。大强度的体力消耗,令人强烈地感觉饥饿不堪。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我们只好以开水充饥,去对付充满食欲的辘辘饥肠。”

读到这里,我的心疼痛得颤抖。那不堪回首的场景,今天想来依旧让人心酸。

辘辘饥肠,激发的是人们求生的本能。他们野蛮地毁灭野生植物,围歼野生动物。他们私自开荒种菜,上山捕猎野猪,捕猎蟒蛇。开荒种菜被现场批判,捕猎野猪和蟒蛇又激起了野猪和蟒蛇的群起围攻报复,引发了人猪大战、人蟒大战,并且付出了沉重代价。当私垦私种、私狩私猎的路被堵死以后,他们只好耍点小聪明,设计让老牛跌死,宰牛疗饥……人性中恶的一面似乎已经蠢蠢欲动。然而,这正是当年知青们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之中,迸发出来的一种不惧怕任何艰难险阻的求生欲望和勇气,一种与天斗与地斗的不屈不挠的气概和伴随而来的野性的复活。

一路泪水一路血,一路热血一路胆。甘小林参加农场垦荒大会战,不幸被一块炸药崩起的石头击破脑壳,瞬间血流如注,晕死在地上。后来在医院抢救,虽然捡回了一条命,却从此终身因伤致残。在战天斗地中,一些人被山洪卷进了深深的山崖,一些人为保护国家财产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铁姑娘队长何丽芳的故事更让人唏嘘感慨。病弱不堪的她,患有肾病、肺病、心脏病。瘦骨嶙峋得已没有了姑娘的模样,却依然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强脾气,还要苦活重活脏活争着干。她在痛苦中生活着,那痛苦的心态严重摧毁了她的健康。临终的前一天,当她的母亲把一碗鸡汤端到她的面前,她还认真地问;“这鸡汤哪来的?能喝吗”?

她还真的是害怕喝上了资本主义的鸡汤,死得不干不净,留下了遗憾……

 

16

往事是感伤的泪,滴进暮色苍茫中的土壤。一片片忧伤的云,化为秋冬的冷雨,淋湿了一颗颗伤感的心。

冬天的海南,总是温暖如春。惠子和刘顺恋爱了,他俩在生产队的东头搭起了一间茅草房,作为他们独有的小伙房。从此,一起检柴火,一起做饭吃,钱也放在一起花了。

终于有一天,她怀孕了。想象着今后三口之家的幸福生活,她的双颊泛起了美丽的红云。

这天晚上,当她把这个喜讯告诉刘顺的时候,没想到刘顺却是异常的烦躁不安,猛地背过脸去。

顺哥,我们快点结婚吧!”

结婚?我从来没想过!沉思了片刻的刘顺,转过他那冷若冰霜的脸庞,道:我很快就要申请回城了,不可能跟你结婚的。我们在一起,不过是玩一玩而已。你就当真了?”

惠子懵了,只觉得一阵天昏地暗。她的脑幕中忽然浮现出巨蟒吞山羊的惨像。眼前的他,仿佛就是那条凶残而贪婪的巨蟒,正张开血盆大口吞噬着她。她瘫坐在小木凳上,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哭声惊动了书记、连长和众多队友,他们纷纷劝刘顺回心转意。可是刘顺依旧无动于衷,始终就是一句话:宁肯受处分,也决不结婚!”

他的恶劣激起了民愤。他终于受到了强烈的谴责和严肃的处分,而可怜的惠子却悲愤地扑向珠碧江边……

夜漫漫,路漫漫,心迷漫。那个年代的悲剧让人心酸。

后来的惠子在朋友们的规劝下,心情逐渐平静了下来。她似乎忘记了心灵深处的哀痛,只是一心一意地工作。不久,她当上了连队的指导员。再后来又去了旧金山,担任了女排教练。

而刘顺回城后仍然不思悔改,继续玩弄女性,结果被一个刚烈女子咬掉了一只耳朵……

 

17

西方作家杰克·伦敦曾说:“爱情是生活的升华,人生的绝顶”。还有一个作家雨果则说:“人生是花而爱是花的蜜”。然而,十年浩劫后的华夏大地,满目疮痍。传统文化被抛弃了,信仰没有了。连那甜甜蜜蜜、至高无上的爱情也被愚弄得让人欲哭无泪了。一些人在道德沦丧中由人堕落得禽兽不如了。

这正如古希腊大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所说:“人,在最完善的时候是动物的佼佼者,但是,当与法律和正义隔绝以后,他便是动物中最坏的东西了”。

四十年后,作品中的“我”重回当年战斗过的农场。那茅草房已经不在,农场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回眸岁月的烽烟,不禁百感交集。

有人认为知青运动泯灭了一代人的理想,也有人认为这一运动造就了一代人的坚强。到底应该怎样评价那个特殊的年代?什么才是知青运动的真正内涵?许多人都保持了沉默或寡言。有些人就是在回避,刻意地忘却或不言。一些人不愿意打开自己,忌讳那段特殊的经历,因为它包容着矛盾和分裂,给人以绵绵的苦涩与辛酸。

 

18

漂泊使人多思,让人成熟。时代的荒唐,岁月的苍凉,历史的沧桑,教会了我们识别真伪、美丑,辨别善良与邪恶。

萍踪不定的灵魂渴望安顿,渴望寻找到人性温馨的港湾。

那些震撼灵魂的真实遭遇,让我们开始了对火红年代的反思,以及对人生真谛的探求。在对那一段岁月的回顾中,我们的作家在寻找本真的自我,努力使自我回归于本我。在岁月的风云中,不停地拨开自我与超我的迷雾,冷静地不懈地追寻着本我。

寻找本真的自我中,我们不能忘了读书。作家感叹:人生何系?只要一息尚存,我便依然魂系书籍。

人生苦短,而书籍终究会跨越人生的终点,伴随灵魂,走得更远,更远。

淡淡的月影渐渐西移……

 

19

一条河,在迷蒙的荒山野岭中流淌。

心依然,梦依然。

重返农场的作家面对当年的胶林,不禁百感交集。感谢、感激、感恩,还有感念。感念那逝去了的青春岁月,感念那忘不了的第二故乡,感念那留下足迹的广袤热土,感念那淌过汗水的长岭山与珠碧江……

 

20

19757月,从海南回到家乡的林继宗,先被调到汕头市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办公室工作,后被调到汕头港务局上班,从此开始了他与港口结缘的生涯,开始了他与大海、与潮人、与蓝色文明结缘的一生。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这《魂系潮人》五部曲的第三部:《港湾》。

汕头港是中国华南地区对外贸易的重要口岸,是沿海25个国家级主要港口之一,是广东省东翼唯一的主要港口。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2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