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从人家的垃圾看日子

2018-11-30 10:37| 来自: 中国散文网|作者: 台 湾 罗永梅|编辑: admin| 查看: 484| 评论: 0

  小时候,大概多小?就是可以满山跑的时候吧,估计8岁以前都算得。我就从人家丢在竹林窝或者房屋旁的垃圾堆的糖果纸,可以推测这家是不是吃得还不错。日子过得不错的人家的糖果纸,和着花生瓜子壳,又多又鲜艳,有的还不是农村市场可以常见的。在这样的垃圾

  堆中偶尔就会有惊喜,我记得有几次我在里面找到完好的几粒糖果,我还舍不得吃,拿回家分给哥哥,哥哥一就把它吃掉了。

  在农村长大的我,八岁那年去了攀枝花,一个远在中国西部大山的城市,因为矿产丰富,所以著名的攀钢就在那里孕育了一代代儿女。攀枝花不算甚么大城市,但是给我小小的心灵冲击也不小。我记忆里面总有很多情节都和垃圾堆有关,城市的垃圾都集中在路边的一个个大铁罐,应该装人也是可以的,有的很高,小小的我需要搬东西垫脚。我在里面找到过还很新的书籍,一迭一迭的;还有一堆铁蛋珠,大的有拳头大,小的和我们现在玩的玻璃珠差不多;糖果纸就更是丰富漂亮了,我把它们洗干净晾干,小心的放在盒子里面保存。相同的糖果纸,会和哥哥或小伙伴交换。我把找到的喜欢的东西,都搬到当时我们金沙江畔的家。只是很可惜,最后只有糖果纸跟我一起坐火车回到了农村。

  小时候从垃圾堆可以看出社会的阶层:一穷二白的人家,垃圾堆是不会出现糖果纸的;有的人家过年过节有几张,还是本土的;有的人家就很多,各式各样,还不是乡下常见的种类;而农村相对于城市又更不同,城市还是富裕很多,只是城市没办法分辨是哪一家的垃圾,但是从我家和城市阿姨家是可以对比的。我家妈妈会每周去打煤油,然后换一颗糖果,再买一颗,我和哥哥一人一颗,妈妈从来没有吃。虽然现在想来那是多么廉价的糖果啊,估计现在最廉价的都比它好花样。但是我却记得那甜和美好,舍不得吃掉,一点点舔,一点点回味。在城市阿姨家,一去坐在他们家沙发上,我总是小心的坐,虽然无论如何小心,还是会把沙发巾给坐下来,然后会被念叨。尽管如此,我还是好喜欢去他们家,因为阿姨每次都会从电视机柜下拿出一个大大的漂亮铁盒,从里面抓糖果给我吃。这些糖果也一定很好吃,只是记忆中没有特别的回味。记忆中糖果的味道,就只剩下妈妈打煤油换来的那种,颜色黑黑的,甜甜的。
上一篇:美国的中国生肖邮票下一篇: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