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2018-11-29 10:59| 来自: 中国散文网|作者: 上海市 王寿庆|编辑: admin| 查看: 414| 评论: 0

  姐,您好!又是一年的清明时节到来了,您离开我们也已有好几个年头了。每当有人在我面前问起您时,我都会抑制不住内心的痛苦,甚至是眼噙泪花。

  记得那是在2012年的6月的一天,您突然打我手机,说你已在南京的一家医院里做了一次身体的全面检查,身体的某个部位用手都能摸出有硬块来,且还伴随着疼痛的感觉,当时我听到了就呀了一声,感觉不妙,于是赶快就叫您来沪再做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可是怎么说

  您都不肯,就叫了一位坐堂的老中医,给您开了十几帖中草药,等哪天回南京时好一起带回。但我这时已知您的这个病是个不好的预兆,也从您的描述中知道了您当时身体的实情,因我是在药房里工作的,有这样病症的病人不知有多少从我的手中经过,可我不忍心把这

  个病症的实情告诉您,曾几次暗示过您,邀您去长江上的第一桥崇启大桥去参观,问您身体吃得消吗?您说可以的。在此我还对您说了这次去了下次还不知有时间再去的话,不知您当时听懂了还是装糊涂,我至今不知。就是这一次从启东那边回沪再回南京后,您就住进

  了南京的一家部队医院,是通过熟人的介绍而进的,还给您安排好了动手术的日期,到了动手术的那天,我们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了南京的这家医院里,看着您被推进了手术室里,我还安慰您了几句,叫您不要害怕,刀开好了就会好的哦!可还没到一小时,那主刀医师已

  从那手术室里走了出来告诉我们,说您的这个病已不能再进行手术了,得赶快把它缝起来,当即我就对在场的所有人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最多存活不超过三个月,再一个就是回去以后不能把这个消息告诉母亲大人和您女儿,一是母亲已是九十二岁的高龄了,对她能瞒

  多长时间就瞒多长时间。至于您女儿因考虑到人还小,虽然她也已结婚生了小孩了,怕经不起这样的打击,结果是您还没到三个月就离我们而去了。当姐夫说您在最后的一段时间里或在睡梦里,经常叫着我的名字时,我听了后心如刀绞,虽然我身在药房里,但没有那味

  药可把您救治,问苍天,苍天也叹!问上帝,上帝也无能为力!我是欲哭无泪啊!姐,您在住院期间我曾在南京上海多次地来回跑,可都不能感动病魔,它算是那方神圣啊!人类已能上天入海登月球,可对它却束手无策!

  姐,您从小就一直在与病魔抗争着,记得您十八岁那年时,手推着独轮车去送公粮,我却在这独轮车的前面给您拉纤,那时我也已有十岁了,可您却心疼我,全不顾自己生病的身体,从那时起您就身患了罕见的胆囊炎了,这在当时还不为人所知的病症,却不幸地被您砸

  中了。每当您发病时我们都只能干瞪着眼啊!就连医生都不能解除的病痛,我们又能对它怎么样啊?

  曾记得有一次我那时还只有十二岁左右,为了去给您配中药,因医院里少了一味,说要到一家叫川门桥的一家药店里去才有,这家药店离我们家居住的地方大概有四五里地,记得那天外面还下着雪,我就一人穿着套鞋就朝这家药店赶去,配好了药以后我就赶紧又朝家里

  赶路,由于走路快,全不管当时装药的竹篮里面的半瓶蜂蜜,当踏进家门时,才被母亲发现都给打翻全都流完了,只剩下瓶底下还没来得及向外流的一点点蜂蜜了。母亲当时就声音高八度地说我:“你个小人,做这点点事都做不好,今后你还能做什么事啊!”母亲急了

  甚至还想伸手来打我,却被您拉住了,我却感到有些恐慌,自己竟然还不知道闯下了这么大的祸,还感到很委屈似的在那呜呜地大哭呢!您却跑过来安慰我,说没事没事的权当是自己吃了。那一晚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睡的觉,总会胆战心惊的,有时还会一抽一抽的,这都

  是事后您告诉我的。

  姐,记得我上高中时在学校里住,不小心把学校里的一只热水瓶的胆给碰掉了,我不敢把这件事告诉母亲,生怕她又要发火或又要若她生气,就跑您那里告诉了你,因你当时已去当地的一家邮电局上班了,您二话没说,就陪我到离您单位不远的供销社去买了热水瓶胆,

  关照我路上小心点,去给学校赔上。

  姐,您能在这家邮电局上班,得全靠一位姓张的会计推荐和您自己的努力。那时正值“文革”中期,需要组建贫宣队进驻各行各业,因您打得一手好算盘,也曾在中心小学做过小学二年级的代课老师,又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于是就被当时在我们公社工作的张会计推

  荐到了工作组,专门组织了你们这一班人马去查账,到运动的后期,由于您工作出色就把您留了下来被分配到了我们当地的邮电局上班,记得您刚上班去的时候就叫您上机发电报和接机,因那时候打电话都还要靠人工来接的。发电报可难为您了,光背那密码就有得好背

  了,可您却不畏艰巨,迎着困难上,没多久,您就可以独当一面了,且已能完全地胜任了这项工作,也让你们单位里同行的小青年们刮目相看。

  当时您已是三十以外的大龄女性了,由于你的身体原因,你的婚姻一直没有解决,后来在一位朋友的介绍下,与一位在校教高中外语离异的老师相识,您不嫌弃他还有一个八九岁的男孩在身边,与他结合组成了家庭,他也顺理成章地做了我的姐夫。这位姐夫对您相爱有

  加,家里的里里外外他都能做到面面俱到,唯一的一点也是他致命的缺点就是脾气暴,因他认为每年的高考阅卷都有他在参与的,所以就养成了他高高在上的秉性,对什么人都喜欢抬杠和不认输,但对您却是百依百顺,尤其是您对他的儿子,日后也便成了您的儿子更是

  疼爱,您利用您的人脉关系,不但帮他完成了学业,还帮他找到了自食其力的工作。当您自己的女儿出生后,也一如既往地对待姐夫的儿子,后来又有了他们的第三代也是如此。您总是担心自己做得不够而怠慢了他们,甚至不顾及自己的身体。为了他们您没少操碎心啊

  !

  姐,您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在家里带小侄女的事吗?有一次我们大家都在逗她玩的时候,突然她就大声地哭了起来,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我们也有的惊慌失措了,后来还是您在她的手臂上发觉了是被洋癞痢刺着了,这可怎么办啊?不要说是一个小孩,就是我们大人被这刺

  着了也是很难受的呀,最后是您急中生智,用家里的面粉在她的手臂上糊弄了她一下,说来也好怪,就这样她也就不哭了,这也成了她日后长大时我们拿来取悦她的话题呢。

  还有一个堂弟,小时候最黏人了,但也最爱哭了,有时哭得我们都感到烦,于是您想出了一条妙计,叫我们对他叫喊着说:“山猫来了!”别说还真灵,就这么一叫就把他震慑住了,后来每当他哭起来的时候,就这么一叫,每每灵验,日后竟成了我们对付他的法宝。

  其实我小时候也是个淘气包了,记得您给我讲起过,有一次,您在家里煮中午饭时,忽然想起了我,因我是您带着的,突然之间已找不到我了,就把灶膛里的火压灭了到处寻找我,您也去前门那里的一位堂姐问了未果后,就与这位堂姐一起来寻找我,当你们俩看到我正

  浮在我家旁边小沟里的水面上在挣扎时,您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知道您自己会游泳还是不会游泳,就拼命地跳到了那小沟里把我救了起来,如果不是您把我救了,可能我早就不在这个人世了呢!姐,如果说第一次生命是父母亲给的,那么这第二次生命就是您给我的啊

  !虽然现在您已远离我们而去了,但您的一笑一颦还那么清晰,不曾远离。

  我记得,当我去参加了我们县工作组时,您还送了我一只燎原牌的小收音机,让我带在身边,有空时好随时随地地听时事新闻了。其实您的女红也还是很好的,您会帮着母亲做我们一大家子的鞋,还会帮着母亲给我们缝缝补补,虽然您已经干不了田里的活了,但这些针

  头线脑的活,您是样样在行,以至于村里的小姐妹们和小媳妇们都会来找您要个鞋样啊啥的。同时您还会做农村小孩穿的虎头鞋,您学啥像啥,织绒线衣从平针到上下针再到元宝针,还有花色的织法,您是那样不会啊!曾记得您还把旧的米色羊毛衫拆了给我织了一副元

  宝针露指的手套,说我喜欢看书写字,这样用起来可方便多了,您总是顾及他人而忽视了自己。

  姐,如果还有来世,我们还是姐弟相称可好……
上一篇:想您了,妈妈下一篇:娄山关下杜鹃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