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想您了,妈妈

2018-11-29 10:58| 来自: 中国散文网|作者: 广东省 曹建明|编辑: admin| 查看: 372| 评论: 0

  已经是阳春三月了,故乡肇庆的天气依然是寒气逼人。

  妈妈,今年虽然是寒春,但七星岩的柳树开始发芽了;端州路上的凤凰花也正含苞待放;您最喜欢的木棉树早就红透了泷江两岸;鼎湖山开不败的紫荆花,历经了冬天依然傲立枝头。妈妈,春天来了,春暖花开了。

  宋城墙加厚加固了。记忆中的城墙黄昏,总能看见您和爸爸闲情散步的样子。我有几年没来城墙了,如今城墙内外都长满了青苔,挂满了枯叶。妈妈,城墙老了,我的心也老了。

  小时候住的地方,后面的水塘已经不复存在了,只有一座姓谭的祖屋依旧孤独地伫立在水塘边,任凭风雨的侵蚀与伤害。妈妈,您还记得水塘边的木屋吗?那是盛夏的一个傍晚,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眨眼间刮起了狂风暴雨,我困在年久失修,摇摇欲坠的木屋里不知所措

  。慌乱中,我急忙对着我们家的窗户大喊:“妈妈,我害怕,快来救我”。几分钟后,妈妈拿着雨具,来到我的面前,心疼地说:“傻女儿,你怎么不往外跑?给雨水淋湿了不要紧,要是掉到水塘里怎么办啊?”妈妈,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如果昔日的水塘不曾消失,女

  儿会拥抱着您,然后摇着您说:“有妈妈在,我怎么会掉到水塘里呢?”可惜,岁月已经无法回头了,昔日的水塘也了无踪影,女儿纵有再多的呼唤和泪水,妈妈都已经听不见,看不到了。妈妈,女儿此刻的忧伤无处可诉,难以言说的情绪不知道可以寄放在哪里?我无

  助的心洒落了,满地都是,我想慢慢捡起,却力不从心,只好由它慢慢散开吧。妈妈,如果您此刻在天有灵,您能听到女儿的呼喊吗?

  妈妈,老家的那套旧房子还在。当时我们刚从县城搬来城里,爸的单位只分配了一楼的一房一厅和二楼的一个单间给我们。那时候大哥在县城,二哥和弟弟在广州,只有我跟你们住在一起。您和爸住一楼,我住二楼。

  每天清晨七点整,大楼里就会听到您的声音:“阿明,起床了。阿明,起床了。”有一天,住在楼上的一位大叔对您说:“林姨,你每天这样叫你女儿起床,会把她宠坏的。”您听了大叔的一番话,就去商店买了一个闹钟,调好了时间,放在我的床头叮嘱我:“明天我

  不叫你了,你听见闹钟响,你自己起床吧。”我很爽快地答应了您,心里却盘算着装睡的方法。

  第一天,闹钟准时响了,我听到您开门的声音,装作睡得很香样子。第二天,闹钟继续地响,我继续地装。第三天,大楼里又响起了您的声音。从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妈妈,您家庭背景的缘故,外公曾是富甲一方的大地主,叔父林柏生是汪精卫政府任宣传部长的连带关系下,导致您在“文革”期间,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迫带着高帽,胸前挂着“反革命”牌子,被批斗,被游街,在折磨与苦难之中,流下了心酸的泪水,受尽了人间的

  屈辱。爸爸说您原本阳光向上的性格,经历过文革之后,变得沉默寡言了。但是,亲爱的妈妈,在折磨与苦难之下,爸爸依旧爱护着您,呵护着您,还有四个好儿女围绕在您的身边,我们是温暖幸福的家人,一起度过有苦有甜的日子。妈妈,我爱您,如果有来世,我们

  再做母女,好吗?

  妈妈,我想您了。想您的声音;想您送雨伞的脚步声;想您叫我起床的样子;想我装睡时的温暖和幸福;想妈妈一生的善良与磨难。

  妈妈,我想喝酒,想一夜的思想放纵,想一夜的半醉半醒。因为物欲横流的社会让我感觉世态炎凉,因为钩心斗角的人际关系让我不寒而栗。妈妈,时间消磨着我的意志和情感,人世间的追逐与纷扰,使我感到迷惘和困惑。是妈妈,是水塘的木屋,是妈妈叫我起床的脚

  步声,是妈妈点点滴滴的关怀,在我彷徨无助的时候,在我感伤寂寞的夜里,一次又一次地温暖我至寒的心,使我终于学会了宁静和淡泊,学会了释怀和宽容。

  清明节就要到了,妈妈离开我们不知不觉也有九个年头。妈妈,您知道吗?每当每年拜祭您的时候,您一件件的往事依然会抽撕着我,依然会让我泪流不止。您的相片依然会冲击我脆弱的心灵,让我的心经历着一次又一次的伤痛。

  妈妈,今晚下雨了,无边的雨,是我心上无边的泪。今晚的雨啊!是那样的无助、那样的无休无止、那样地穿透着我的心。妈妈,今晚的雨好冷,好无奈,您知道吗?冷的是雨,苦的是我那份无尽的思念!

  
上一篇:母亲坟头的迎春花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