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特码街的爱

2018-11-29 09:32| 来自: 中国散文网|作者: 广 西 叶海东|编辑: admin| 查看: 309| 评论: 0

  张才洋的大姐和哥哥看见他整天愁眉苦脸,就关心他年纪大娶不上老婆,还有祖宗留下的老宅没有落实如何出资建新屋这两件重要的事情引起的。

  张才土和老婆黄三姐找来大姐商量。大姐和大姐夫开始发财,开一家广告公司和一个中型饭店。大姐想起母亲临终时的交代:“你的小弟读书差,没有正式工作,收入低,要帮他成家立业。”大姐考虑到自己有能力帮助,就说:“我出百分之八十的钱,才土出百分之二

  十的钱,拆掉旧屋,建三层红砖混凝土新屋,第一层专门做出租铺面,小弟占用第二层,才土占用第三层,出租铺面所得租金由我们姐弟三人平均分配。如果大家同意,就去公证处签约。”张才土和黄三姐都觉得大姐讲的话,和他们心里想的基本一致,也都表示同意。

  黄三姐老师想起上个月一位过去的女同事说的事,就有信心地说:“我以前和一位女民办老师相处较好,她原来只有高中学历,通过自学取得汉语和英语的两个大专文凭,直到2010年才有机会转为正式公办老师,在县城中心小学教英语,人长得比较黑,相貌比较差,已

  经38岁,至今还没有结婚。小弟说过‘只要有工作,不用他养,相貌差不要紧’,约他们见面,你们看如何?”

  大姐说:“可以,小弟已经四十三岁,又没有积蓄,还要求什么高条件?”

  张才土也说合适:“小弟虽然初中语文数理化成绩差,但是他学英语兴趣刻苦,现在还听英语培训的教材,他说日常交流的英语比我说得更好,他与那位女老师说英语,可以提高小弟的身价。”

  大姐和哥嫂找张才洋一起来商量。张才洋觉得不出一分钱就有希望住新楼,出租一楼铺面能分租金,又能提高和那位女教师谈恋爱的本钱,相貌差不要紧,娶来做老婆可以放心不做鸭头绿,就满答应去办理新屋的公证,并且催这个星期六叫那位女教师来相亲。

  “小弟,你谈恋爱要表现朴素、诚实,不要到舞厅酒吧等高消费场所,可以去公园,去电影院,去低消费饭店,听到吗?”张才土还是不放心。

  “听到,听到了,这些还用你教吗?”张才洋有些不耐烦了,还加上几句:“听说这位女教师是教中心小学的英语,我还要用英语和她对几句呢。”

  到了星期六的中午,黄三姐约那位姓朱的女教师和张才洋到一家小饭店吃饭,要了一盘白斩鸡,一个火锅炖牛杂,一盘炒空心菜,没有酒,只有几瓶王老吉凉茶。朱老师和张才洋都能够在中午12时按时来到见面。朱老师看见张才洋虽然没有文雅和学识风度,但是长得白

  净肌肉丰满,五官端正,而且他的大姐和哥嫂的家庭都不错,心里开始有好感。而张才洋看见朱老师虽然皮肤黑,相貌差些,但脸容善良,讲话不粗鲁,就满足了,就主动用英语出招了。

  朱老师很高兴:“你说英语不错,你是在那里学的?”

  “我经常到英语培训班,喜欢和他们用英语交谈。”

  “不错,不错!”朱老师心里有些甜了。

  星期六的晚上,月亮刚升起不久,张才洋和朱老师坐在公园的一个花圃旁边。朱老师问:“你有一辆货车,自己开车运货。你将来在事业上有什么打算?”

  “明年开一个小饭店,我学过厨师,有厨师证,我跟饭店老板跑过几年业务,有基础,做真正的老板。明天我们到那里玩?”

  “我弟弟下个月初结婚,明天我帮他买家具,还要找车送到三十里外我们那个山村。”

  “你们那个山村通汽车路吗?”

  “有路通到,面包车可以开到那里。”

  张才洋想去那个山村看看,就说:“我的货车和面包车一样大,明天我帮你运去。”

  “太好了,太好了!”朱老师一时高兴,身体向前靠,胸膛碰到了张才洋的手臂,张才洋顺势将朱老师抱住,激动地说:“我们去宾馆休息。”

  “不要太急,我们还需要时间互相了解。”朱老师马上挣脱。

  “也是,也是,都怪我已经四十三岁了。”张才洋也聪明起来。

  张才洋紧追紧赶和朱老师谈恋爱二十多天,已经有进展了。朱老师已经允许张才洋抱一下,但是不给开荤。到了规定张才洋第2期还小贷公司本金利息日期的前三天,小贷公司有5个人找上门来,说张才洋第1期欠款没有还,拖到现在将近2个月,超期罚款和利息罚款,加

  上第1期的未交的本金利息,总共贰仟玖佰元。

  张才洋生气了:“合同规定三年期,每一个月还壹仟捌佰玖拾伍元陆角伍分,那里有这么多?”

  “合同罚款部分你看过,是你自己签名和摁手指印,你还想抵赖?”年纪最大的五十岁左右长得高大的男催还债人,一边用手比画,一边大声叫:“你想打官司吗?合同规定诉讼费由你出,合同规定我们来调查的费用也是由你负责!”

  一位男的和一位女的催还债人,各拿出十几张印有张才洋身份证上面的相片的欠债广告,也气势汹汹地说:“我们去贴宣传他赖债的广告。”

  张才洋急了:“不能贴,不能贴!你们贴在街上,我以后难找老婆!”

  客户经理说出无奈的话:“你第一期一分钱不还,我被公司领导扣了叁仟元工资。你还了第1期的罚款和本金利息,我才得到被扣的叁仟元工资。”

  “张才洋,你脑瓜子进水,你看不懂他们给你签的合同吗?”

  张才洋听到这些话,吃惊地往后看,是他的哥哥面带怒色。

  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催还债人说:“不还债,我们就在这里静坐,我们的手机已经打开录音设置。”

  张大姐发怒了:“你来录,你来录!我是他的大姐,这间屋是几姐弟共有。张才洋欠你们的债,你们找他还。你们在这里静坐,你们看清楚后面的施工队,我和他哥哥带施工队的掘土机来拆屋,你们想叫掘土机推你们到另一边去吗?”

  张才洋急得大叫:“你们回去,回去!我说话算数,下个月第1期第2期一起还钱给你们公司。”

  第二天,张才洋打电话给朱老师:“后天你的弟弟结婚办酒席,我带一个大红包和你去参加好吗?”

  那边传来的话使他发呆:“你不要去,不要去!你还有钱还小贷公司吗?还有钱去赌吗?”

  “你讲什么,我听不懂。我是张才洋,你是不是打错电话啦。”

  “我知道你是张才洋,你已经出名了,在县城有十几条街贴有你的头像的欠债广告。”

  “我是上当的,我和下屋村小卖部的老板去贷款,他贷款,我也贷款,他签合同,我也签合同。我没有仔细看合同。我贷款买小货车运货,没有用在其他方面。”

  “你不要骗我了,我听到你们那条街的人议论你除了买小货车,拿剩下的伍仟元去赌六合彩,输光了。我最恨赌,你一次赌伍仟元,你够豪赌,我不能找豪赌的人过一辈子!”

  “我求求你原谅我,我四十三岁了,才找到像你这样好的姑娘,以后就是再苦,我也不去赌了,就是赌两元赌一注,我也不去买。我写保证书,每天向你汇报思想,到那里都向你汇报。我下跪用手机自拍传给你。”

  手机传来大声呵斥:“你不要演戏,我最恨赌,你去跪‘特码’吧!”

  张才洋在卫生间通电话,听到朱老师要他去跪“特码”,从来没有想象过朱老师如此气冲斗牛,吓得手发抖,手机掉进厕所坑内的水窝,啊,爱也掉了。

  
上一篇:家有枣树下一篇:歌 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