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我不是小三

2018-11-23 08:55| 作者: 杨会涛| 审核: 罗爱田|查看: 680| 评论: 1

 01

下午四点钟,离儿子放学还有半个小时,鹿蘋已经早早地将车子停在紫薇幼儿园后门的那棵法国梧桐树下。深秋的季节里,凉风已然寒意逼人,一片枯黄的梧桐叶自树梢飘落,打着旋儿砸在鹿蘋的脚边。

鹿蘋一边焦急地看着表,一边盯着幼儿园的大门。

一辆蓝色的敞篷跑车从鹿蘋身边驶过,车身带起地上的落叶在风中飞舞,秋天傍晚落日的余晖自路两边的梧桐树的枝桠间泻下,整条紫薇路在明明暗暗的夕阳下显得静谧、唯美。

妈妈妈妈,鹿蘋听到一阵欢快的呼喊声。循声望去,鹿蘋看到了儿子雨晨开心灿烂的笑脸。

妈妈,你都好几天没有来接我了。

鹿蘋一边抱起儿子往车子里放,一边向他陪不是。前几天鹿蘋太忙,都是拜托同小区里雨晨同学的妈妈接他,然后在同学家蹭了饭,饭后和同学一起玩,等着鹿蘋下班去接。

儿子啊,宝贝唉,妈妈确实忙啊,妈妈要不停的赚钱,才能给你买玩具、买衣服啊。说到这里,鹿蘋已经发动了车子。

鹿蘋着急赶往渔人码头餐厅,每天晚上六点到九点钟,鹿蘋在那家餐厅做她的第二份工作。

妈妈,我今天晚上是不是又要在小房间里画画、看电视。

是哦,雨晨最乖了,你画一会儿画,看几集动画片,妈妈就下班了。

雨晨“哦”了一声,没有开心也没有不开心,似乎有些习以为常的感觉。

02

鹿蘋停好车,把雨晨安置好。便换了餐厅的工作服,快速进入点菜区,餐厅老板姓江,老早等在那里的,看到鹿蘋脸上堆满了和蔼的笑容。

哎呀,鹿蘋,你来了,我就放心喽。

是啊,鹿蘋是做销售的,在他这家餐厅兼职点菜员,那是游刃有余的,只要鹿蘋一上班,每天晚上的营业额都能增加百分之二十呢。

江老板像是遇到财神一样开心,这不,这会儿已经把各种水果拼盘送到雨晨的面前了,笑嘻嘻地说,小帅哥,快吃水果,叔叔刚洗的,新鲜呢!

鹿蘋的身影在点菜区里忙前忙后,很多老顾客进门以后连看也不看,冲鹿蘋喊上一声,我们是几位用餐,你看着安排菜吧。更有些客人吃的开心了,还端着酒杯到鹿蘋跟前要给鹿蘋敬酒呢。

很多同事羡慕鹿蘋,觉得鹿蘋很能干,其实她们不知道,鹿蘋有着别样的辛酸。

03

你要是坚持要生下这个孩子,以后自己承担后果,别指望着我们会给你任何帮助。这是当初鹿蘋坚持要把雨晨生下来的时候,她的母亲狠狠地甩了这么一句话。至今,鹿蘋觉得心如刀割。

鹿蘋的母亲为什么会如此狠心,其实也有恨铁不成钢的成分。

这孩子的父亲,就是人渣一枚。七年前,高中刚刚毕业的鹿蘋,就是被这表面上衣冠楚楚、嘴巴能说会道的人渣骗了。

他叫王跃。鹿蘋高中毕业以后在县城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做销售的时候,王跃是销售部的经理。

那时候,鹿蘋还没有什么工作经验,遇到客户嘴巴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一个月下来,销售业绩垫底。

看着这青春靓丽又羞涩的女孩,王跃主动给予鹿蘋各种业务上的鼓励、帮助、指导,慢慢地,鹿蘋的销售业绩不断上升。

下班的时候,王跃便邀请鹿蘋看电影、喝咖啡、沿着千岛湖湖岸线骑行,带着鹿蘋去烧烤。

很快地,鹿蘋就对这位热情帅气的上司动情了,两人快速地坠入了爱河。

04

同居了半年多以后,鹿蘋就怀孕了,这让一个初入社会不久的小姑娘紧张的不得了。怎么办?鹿蘋心想,母亲是很传统的农村妇女,自己都没有来得及向父母透露自己与王跃的恋情,这会儿就直接怀孕了,鹿蘋一下子脑袋大了起来。

和我去见我父母吧?鹿蘋想了几天以后,下定决心地对王跃讲,我想结婚了。

这个……王跃支吾到。亲爱的,你看你还这么小,自己还是个孩子,要不,这个孩子先不要?

你什么意思?这几天看你神情不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你不愿意和我结婚?鹿蘋追问着。

没……没有啊,王跃结巴着说。

05

鹿蘋母亲的反应在她自己的意料之中。

那天,鹿蘋带着王跃见父母并把自己怀孕的事情告诉他们以后,鹿蘋的母亲脸色就拉下来了。

王跃是吧?你比鹿蘋大吧?鹿蘋母亲看着一脸堆笑的王跃问到。

是,是,阿姨,我比鹿蘋大九岁。

嗯,年龄虽然大了点儿,倒不是太紧要,你在县城有房吗?车呢?

房正准备买,车,倒是有一部二手丰田凯美瑞,代代步倒是没有问题。

这样吧,你们先把证领了,总不能让别人说我的女儿未婚先孕吧。婚礼嘛,你不是准备买房子了吗,那就抓紧买,房子买好就举办婚礼。

是,是,是,王跃唯唯诺诺。

鹿蘋倒是从内心里高兴,没有想到母亲并没有太多的责难。

还能怎么样?鹿蘋母亲对着鹿蘋父亲嘟囔着,人家生米都变成爆米花了,只能同意喽。

是是是,好在女儿肚子还没有大起来,抓紧时间给他们举办婚礼。鹿蘋父亲轻声说。

06

鹿蘋与王跃两人迅速地领取了结婚证,可是房子的事情就没有那么快了,王跃一直说江西老家的父母亲身体不好,这几年用了不少钱,自己手里也没有多少积蓄,让鹿蘋和父母商议一下能不能先办婚礼,房子慢慢买。

起初的时候,鹿蘋母亲是极力反对的,但是随着日子往前走,鹿蘋肚皮开始凸起,加上鹿蘋父亲还有弟弟的劝说,鹿蘋母亲同意先办婚礼。

接下来鹿蘋和王跃一起把王跃租来的那两室一厅稍作装饰,两人一起采办结婚用的衣服、喜糖、请帖。联系婚礼的场地、准备婚礼的酒水、菜单。

一阵忙碌下来,虽然感觉身体有些疲惫,可是鹿蘋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在同事们眼里,鹿蘋福气好,嫁了个如意郎君,身边的小姐妹都羡慕不已呢。

按照常理,所有的事情都应该顺理成章的进行,鹿蘋的婚礼应该是甜蜜、幸福、浪漫的。

一切的美好,都定格在婚礼上的那一声稚嫩却刺耳的“爸爸”。

07

鹿蘋婚礼的那天,一切都照常进行,一袭白色的婚纱下,新娘子温婉妩媚,喜悦洋溢在脸上,幸福的泪花在眼眸里打转。

 

当鹿蘋的父亲将女儿的手即将交到王跃的手中时,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爸爸。一声稚嫩而刺耳的叫喊声,打破了甜蜜的婚礼,打断了司仪的祝福。整个婚礼现场先是一阵寂静,随后便是嘈杂的窃窃私语。

众人循声望去,一位少妇牵着一位五六岁的女童,已然走到了婚礼现场的中央。

少妇冷笑着注视着鹿蘋身边的这个男人。

爸爸,你怎么这么久不回家看我?

鹿蘋看着脸色铁青的王跃,她实在无法相信刚刚发生的事情。

小姑娘,你说谁是你爸爸?

就是他啊,小姑娘用手指了指王跃。

爸爸,你在这里做什么?你怎么不回家看我和妈妈?

鹿蘋一阵眩晕,好在司仪眼明手快将她扶住。

难怪当初说要结婚时王跃表情怪怪的,原来他早有老婆孩子的。

接下来的场面便失控了,呆若木鸡的王跃被鹿蘋的母亲、弟弟、小姨围着打。

鹿蘋早已经哭成泪人,感觉气喘的厉害。

众人抓紧拨打了120电话。

08

这个孩子坚决不能生下来。鹿蘋母亲老羞成怒地说到。

病床上鹿蘋气色很差、神情黯然。

听到母亲的话,鹿蘋神情严肃起来。

孩子是无辜的,孩子没有错。这是一个生命,我不会放弃的。

好,好,你要是坚决打算生下来,以后别指望我会看你一眼。

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鹿蘋母亲气急败坏地走出病房。

鹿蘋摸着自己的肚子,喃喃地说,孩子不怕,妈妈会养你长大。

鹿蘋弟弟看着姐姐,满心的怜惜。

姐,王跃就是一个人渣。他在老家早已经结婚了,只是结婚多年一直没有领证。他对他那个老婆女儿关心不多,多年来一直就是沾花惹草的。他那老婆也是无奈,还要照顾王跃的父母。这次因为王跃很久都不打钱给她了,气急了,就找上门来了。

姐,你是怎么打算的,虽然婚礼没有完成,可是你们已经领证了。

离婚。这样的人我绝对不会跟他生活的,恶心。

09

出院以后,鹿蘋拨打了王跃的电话。

不要躲着了,离婚吧。鹿蘋也没有让王跃解释,当然他那种人也不会做任何解释。

王跃也没有表示任何挽留,对鹿蘋肚里的孩子也没有关心。

你也没有房子,我也不要你别的东西,那辆车给我,鹿蘋平静地说。

拿到离婚证的那一刻,鹿蘋哭笑不得。自己这算是什么,过了一段不能称作婚姻的生活,然后自己突然变成小三了,再然后就成了离婚人士了,真是比戏剧还精彩、魔幻。

渣男就是渣男,鹿蘋心里狠狠地说。

鹿蘋生孩子的时候,鹿蘋的母亲真的没有出现。家属签字的时候,是鹿蘋弟弟背着母亲去医院签的。

在医院的那几天,叫了护工,白天的时候鹿蘋弟弟去了几次,鹿蘋父亲偷偷去了一次,塞给鹿蘋一个红包,眼角红红的。

鹿蘋也没有好好坐月子,她手里没有多少积蓄,请不起保姆,只能自己带。

鹿蘋的小姨在雨晨一周岁之前倒是经常去帮助鹿蘋,经济上面也给了鹿蘋一些支持,这让鹿蘋很是感激。

 

你也不要太埋怨你母亲,她一辈子好面子,这事儿让她觉得很不光彩,等时间久了,事情淡了,她会缓过去的。小姨这样安慰鹿蘋。

我懂,我并没有怪她,是我遇到渣男了,孩子也是我坚持要生的,再苦我也会把他养大。

10

鹿蘋在儿子雨晨会走路以后,就开始工作了,刚开始很多地方都不肯要她,毕竟带着孩子,后来在鹿蘋住的房子附近的一家水果超市,老板娘心地善良,让鹿蘋在那里工作,工资虽然不多,但是可以让鹿蘋母子应付基本的生活开支了。

再后来,等到雨晨上了幼儿园,鹿蘋就更加拼命工作了。

白天把雨晨送去学校,鹿蘋为一家米行到下面各个乡镇去跑市场,晚上带着雨晨在江老板的渔人码头餐厅兼职,因为之前在酒店的销售技巧,加上比别人更加用心,鹿蘋在两家单位做的都很出色,米行的老总也很欣赏她,餐厅的江老板更是奉她为财神,慢慢地,鹿蘋的收入越来越丰厚,她和儿子的经济生活已经没有什么忧虑了。

妈妈妈妈,每次听到雨晨开心地喊她,鹿蘋觉得再多的委屈与疲惫,都是值得的。

而雨晨,因为跟着妈妈上班,性格开朗、胆子大、嘴巴甜,不管在班里,还是在妈妈的单位,都是很招人喜欢的。小男子汉一样整天喜欢对鹿蘋说,妈妈,谁要是欺负你,我就打他,我连狗都不怕!

听到这些,鹿蘋乐不可支,捧着儿子的脸亲了又亲。

生活总是不会亏待好人,不会亏待人的付出与努力。

后来渔人码头的江老板,将餐厅的一名厨师撮合给了鹿蘋。

那位厨师有一个十岁的女儿,因为老婆出轨而离婚,人品不错,因为怕再娶的女人会亏待自己的女儿,所以离婚几年一直不肯再婚。

鹿蘋的事情他也清楚,鹿蘋的为人他更是认可,本来对鹿蘋就有想法,经过江老板一点破,两人顺理成章地就成了。

结婚以后,鹿蘋一家四口相处的很融洽,夫妻相敬如宾,女儿很喜欢雨晨,整天弟弟前弟弟后的,姐弟两个比亲姐弟还亲。

鹿蘋的母亲也放掉了心中芥蒂,看着雨晨那张和鹿蘋一模一样的小脸,露出会心地笑容。

王跃后来加入了一个帮人讨债的团伙,一次上门逼债失手打死了人,一伙人被判了刑。

渣男终究还是得了报应。

 

 

 

2018-11-22完稿 杭州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3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米薇蓉 2018-12-1 14:17
欣赏学习

查看全部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