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冰消雪融》连载(12-13)

2018-11-13 11:01| 作者: 黄眉英| 审核: 九天雄鹰|查看: 1436| 评论: 0

12

世上最好的药是心情愉悦,而愉悦的心情,最大因素还是美好的环境。月秀迈出了第一步,从此喜欢上了户外游玩,心情也一次比一次更好了。力力、诚诚和柳柳也常带他们去桃花江、城区滨江两岸、云贵山,还有邻县的风冈仙人岭。这些怡人的风景在一点一点的叩击月秀内心深处的阴郁之积。

“这大半辈子的时间,我都跟自己过不去,这是何苦啊。欸!怎么就那么固执呢?害了自个,苦了老王,拖累了孩子们。多走走看看,多好!”坐在临窗的藤椅上,月秀的目光随着内心的变化开始灵动了,不再像以前那样滞郁。

“柳柳!打个电话问问小玉有空没有?近两个多月没见她来了,爸爸妈妈念着她呢!我想带你妈妈到永兴茶海看看,如她有空叫上她,我们一起出去玩。”

“好啊!我问问。”

手机一通,柳柳一阵的劈头盖脸哇哇大叫起来:

“好啊!大忙人,忘记我了是不是,你在干什么呀?这么久都没来找我聊了。气死我了!我爸爸妈妈想你呢,就喜欢你,我吃醋了哈。”

“哈哈,就气死你!没良心的,不感谢不说,还吃醋,看我不理你试试。”

“好好好!我投降!唉!服了你!大小姐。我爸爸妈妈想去永兴茶海玩,要你陪着去,有时间没有?可别对我说没有哈!”

“这段时间太忙了,人都要晕了也。好!只要是玩啊,我一百个点赞!劳逸结合嘛。对了,你还记得小学的同学李琴不?找她私人接待一下,嘻嘻!节省一天的饭钱。”

“咦,你还能为我们节省钱哈,谁要你这样啊!”

“哈哈哈哈!你当真是为节约啊?小姐!只是那时我们三人最要好,自从她家搬到永兴后我们就没联系过了。最近其他同学把我加进了微信群,她也在那群,所以才知道她现还在永兴,并且人家还是茶业老板了呢。”

“我说嘛,这不像你的风格。明天一大早就去哈,这样太阳不晒人。”

OK!

第二天,永兴茶海。

此时因早之故,还没有多少人。若隐若现中,一个挂着相机的摄影爱好者,在茶海里来回如痴如醉的捣弄着相机找最佳取景点。

“还有比我们早的啊?”柳柳说道。

“湄潭有一个摄影协会,他们对家乡的美痴迷得很!一年四季都会起很早很早,专拍湄潭各处的景。中国茶城搞摄影展时我看过,都是些高水平的摄影作品。真的是棒极了!”小玉的业余活动比较多,所以她比柳柳知道得多些。

“好漂亮!王森,过来看这边。”茶海云雾缥缈的自然景观让月秀激动不已。

古朴生香的五层观景台,每一层都会观看到茶海不同的奇妙之景。月秀沉醉在茶海的晨景中,幸福得不停的赞叹。到得最高层,月秀更是欣喜:

柳柳!诚诚!以后我们经常出来玩哈。这么多漂亮的地方,以前没发现呢。

烟岚云岫中,太阳正缓缓升起,茶海像是披了层轻纱,在漫妙舒展,也像是一味仙剂轻轻的抚摸着月秀的深处。月秀眼角的泪水流出来了,王森轻轻的为她擦试。很多年不掉一滴泪的月秀,此时有一种幸福在内心涌动,心声也在向在天之灵的父亲递送:

“爸爸!您放心吧!秀秀现在很幸福!秀秀不恨谁了!请您原谅我!以前秀秀对妈妈那么恨,现在回想,其实妈妈多么不容易啊!妈妈为了保护我们几兄妹,受了那么多委屈和苦难。”

透过云雾,柔和的晨阳为月秀的脸颊扑上了细腻的金粉,年轻了许多,妩媚了许多。

“由心境散发出的美,原来跟年龄是没有关系的。开心了,自然而然写在脸上的就是美丽。美就这么简单啊!月秀!”王森怜爱的看着月秀,内心自语。

此时,另一边有点热闹的声音传了过来:

“喂!老兄!你什么时候来的呀?”小玉的声音。

“四点就来了,美女!”男声浑厚亲切。

“过去看看。”王森拉着月秀慢慢朝背着太阳的方向转了过去。

原来又是一个照相的。三角架旁边,小玉正在和她熟悉的朋友说着话。

“早啊!年轻人。”

“您也早啊,老人家!”摄影人笑着回应王森。

“这么早就来了,精神可佳!有喜欢的事做,趁年轻时跑得动多做些,老了就不会遗憾。那...那你忙吧,不打扰你。柳柳!小玉!我们那边看看去。”王森觉得占用别人宝贵的时间很可惜,打完招呼就让柳柳们换个方位赏景。

“没有关系!老人家!”摄影人看着他们离开后又开始专注拍摄。

漂渺的云雾在散去,一幅清爽的画面出来了。幽幽的绿,蓝蓝的的天,似大雨清洗过的爽。美景在渐变中显现着各时段风情各异的景色。

舒适的凉风恰到好处的拂着月秀的脸庞,一如王森平时细心入微的体贴,让她的脸上有了似少女般憧憬梦幻的温柔静美的娇容。

如果能换成农村户口,我就会栽茶种果疏,养小猫小狗。这样的生活才是真正健康的。”月秀心里还是很喜欢这样的生活模式的。

赏景的人渐渐多起来。

“叔叔!阿姨!我们去吃饭吧,同学李琴打电话说饭已经准备好了,到她家里吃。”

小玉接过电话就和柳柳、诚诚扶着两位老人坐上电梯下了茶海观景台。

约十分钟就到了李琴家楼前,周围是一大片茶园,行间东一处西一边零零星星的有几棵樱花树、李树,只是花期早就过了,但叶子还绿着,李树果子挂上了。门前小院左边菜园小土坎上还有一棵香椿树,两棵花椒树。

王森与月秀正欣喜的羡着此茶园,一阵爽声啪啪的从屋大门传过来:

“稀客!稀客!王叔叔!庆孃孃!还认识我不?”

“姑娘!你的变化不是太大,还有原来的样子。”月秀认出来了。

李琴开心得哈哈大笑起来,感觉自己年轻了好多:

“真的啊?!庆孃!快里边坐。”

“你爸爸妈妈身体怎么样?”稍顿,王森关心的问道。

“他们还好!和弟弟住在贵阳的。”

“哦,那就好!那就好!他们回来后叫他们去马山玩玩。”

“好的!叔叔!孃孃!你们累了吧?先这边休息会。”

坐在客厅沙发上,月秀环顾了一下。“摆放整齐干净,家电齐全,这姑娘不错。”月秀心里滴咕着,觉得李琴是个能干的女子。

“都三十多年了,我们居然没联系。还这么近呢。”李琴对柳柳和小玉嗔道。

“主要是太忙了,要不是在群里无意看到有你,还想不起联系你呢,真的是不好意思了!”小玉不会说谎,给人真诚感。

“我主要是长期陪我妈妈,所以,也没分出身来联系你和其他同学。小玉到是因为与我家近,我们才经常在一起聊聊。”柳柳很多时候是封闭的,惶恐无助的时候大多是小玉带给了她快乐,还有父亲的慈爱。

“在群里大家聊时才知道你的茶叶生意做得风声水起呢。

“嘿嘿!还可以!养家糊口没问题。早期不行,亏大了。还好现在地方政策又好,又做了全国性的大力度宣传,又加上自己常出去学习,知道把好质量关是关键,所以才有更多的顾客。为了方便更多的业务大户,我们还在贵阳设有经销点。弟弟在负责......

“李琴,饭摆好了。”

“好的,马上围过来。”

“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家属周刚。这就是我常跟你说的王叔叔!庆孃孃!跟爸爸妈妈关系很好!这两个是小时候亲密无间的同学。这是柳柳!她是小玉。”

“叔叔!孃孃!你们好!荣幸!荣幸!来!大家开吃吧,不要客气哈!我的厨艺不是太好。”

“谢谢!小周,麻烦你们了!”

“没有!没有!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我开心着呢!来,您请入席。”周刚小心的扶着两位老人坐下。

“今后大家还是要多联系!都是中年了,也该闲下心来聚聚玩玩才是。我经常都说李琴不要太玩命!我们湄潭这么多美景,如不好好走走瞧瞧,那真是太冤了!事情要做,但身体健康得要。”周刚侧身又对柳柳、小玉说道。

“这是柳柳的弟弟——诚诚。”李琴让诚诚坐在周刚右边后挨着月秀坐了下来。

“老鸭汤,板鸭,素南瓜,肚尖,茶叶饼,青椒肉丝......嗯嗯!手艺不错,看不出男子做的菜也色香味俱全呢!”小玉指着满桌的菜直夸。

“板鸭是我们永兴有名的特产,特好吃!尝尝吧,我们本地人都吃不腻。”

“嗯!确实好吃!谁家买的?”吃上几口王森问道,他特喜欢吃鸭子。

“信用社对面那家买的,不但永兴人喜欢吃,连外地人也喜欢吃他家的板鸭呢。除了他家,其它几家的也好吃。”

“好香!这是什么米啊?小琴!这么好吃!”

“是的也,好好吃哦!”柳柳和小玉异口同声的赞道。

“哦!孃孃,忘记给您介绍了。这是‘大粒香’,是我们这里的生态米。接到小玉的电话我就给你们已经准备了一家一袋。我还记得您老人家吃穿有点品质要求的!”李琴嘻嘻的笑了起来。

“爸妈吃惯了这米,前年他们上去没多久就打电话让我们每次去贵阳时必须给她们带‘大粒香’。后来感觉有点累。给他们带没什么问题,关键是好客的他们招待别人时,人家大赞。结果是一传十,十传百,要我带的人太多了,累得不行。后来周刚出了个主意,让我去把这家米业公司销售部的电话给了他们,这才让我省事了。确实是又香又好吃!”

“还别说,永兴好吃的还多哈,能人也不少。”小玉说道。

“那是当然!其实也不奇怪,这里是有名的商业古镇,一些优良的商业文化、氛围在代代延续下来。”周刚接话道。

“是哪家米业公司?”小玉对这家米业公司有了点兴趣。

“‘竹香米业’。刚开始时,这家公司是间小作坊,好像是一九九八年开建的,生意特火爆。县政府以前的一位领导下乡时无意中发现了这家小作坊,就极力鼓励这位小老板扩大规模,升级为米业公司。现在这厂仍然红火,还增加了好几个优质品牌米并得了好多个省级、国家级奖章呢。当时我还觉得这老板找累,现在想起让我觉得自己有些小羞愧!还是要有大局责任感才是。”李琴有点不好意思的笑道。

“刮目相看了哈。变了!你不说你是个初中文化,别人还会以为你起码也是个高中毕业的呢。”

“形势需要嘛。其实没事时我还是在看书学习的,不懂的就问周刚,他是个正牌高中毕业生。考了三年都是几分之差落榜,他就不愿考了。他主要是不想给父母增加负担,也不想在这条路上浪费时间。”

“那时候家境不好,解决温饱才是正事。谁不想上大学啊!有文化还是要好很多。......。”周刚不好意思摸着头嘿嘿的笑了几声。

哦!那他父母应该是做生意的吧?!”月秀吃着香香的米饭啧啧不停,不由得打断他们的话。

“不是,是石坝子村地地道道的庄稼人。他的父亲在他六岁时就过世了,是他的母亲一人把他们弟兄姊妹七人带大的。”周刚回道。

“心里很佩服这位母亲!太能吃苦了!不管生活有多艰难,她都不会让她的几个孩子挨饿受冻受委屈,为了他们受不尽的磨难。”李琴补充道。

“本来他的成绩还好,但他不愿再看到母亲受苦受累,初中一毕业硬是不去上学了,他只想为母亲分担负荷。为了担起养家糊口的责任,曾经背起背兜去赶溜溜场,贩卖鸡鸭蛋,赚点微薄的利润,着实吃了不少的苦!不过,这些经历还是有好处的。小小生意,让他明了世事,长了见识,壮了胆量。”周刚是永兴人,所以知道得多些。

“他的母亲好坚强!难怪有这么能吃苦的儿子。”王森说这话时语气比平时少有的调重,但又不失亲切的委婉。

“一位好母亲!”小玉内心升起由然的敬重。

月秀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话,打心里也是在佩服这位坚强的母亲,心里也默默细数自己曾经的过往感慨衷言:

“我也应该向她学习才是!”

 

13

 

日子过得比以前有趣了很多!三天两头出去玩玩,这样的日子不无聊了,也不沉闷了。身心愉悦,老两口从未有过的轻松、充实。

两位老人在单位公房后面松出的2分菜地里,捣弄着。

“老王!慢点哈!...你还是到院子里歇哈凉,剩下的草我来扯。”

月秀的性格好了,一些困扰了她几十年的诟病也释然了。

一直以来都是王森照顾她,连天天必吃的高血压药也是王森为她准备好送到嘴边。王森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轻松过,躺在柳柳为他们买的竹质摇椅上,是那么舒心!他最喜欢的老经典《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又在他双手自打节拍的比划中开始唱了起来。他一直都是这样的重复。一个人时也是这样,教孩子们及周围的小朋友们时也是这样子比划打节拍。

这歌是几十年前一位作曲家19岁时满怀激动的心情,在一间只有一盏小油灯的堂上村的厢房里写成的红歌经典。写成后,这首歌很快就在当地群众中传唱起来,随即唱遍了小山村、唱遍了晋察冀边区、唱遍了全中国……。王森在老家当儿童团长时就学会了这首家户喻晓的饱含深情的红歌,经常教那些大大小小的村里人唱。他从没有停止过唱这首老经典,哪怕在艰难时,哪怕是受到委屈时,也没停止唱,也一直以自己的言行做着表率。力力、诚诚、柳柳在各自单位上没有做让父亲失望的事,这让他感到心安!虽然子女们没有做出大的事业、功劳,但他也知足了,他深知孩子们是努力了的。所以,也从不认为他们是无用之人。现在,最让他欣慰的是,月秀走出了阴影,刚结婚时那个快乐的月秀回来了。

夕阳渐晕,霞光照在月秀身上,王森看到年轻漂亮的月秀穿着蓝底白色碎花侧扣上衣、头顶拾着一掇用红毛线单捆向右的短发,也唱着歌向她跑来。王森不停的在心里呼唤:

“月秀!月秀!月秀!......你要开开心心的过下去哈!.....你要好好照顾好自己!.....下辈子我还是会来照顾你!月秀!......”也许累得太久,王森此时也觉该放心的休息了,休息够了,来世才能再好好照顾月秀。

王森走了。面容是那么安详!是那么幸福!手中的扇子像一片秋天的落叶飘飘忽忽,最后静静的掉落在椅子右边的撑杆旁。

灿烂的霞光抚着安详,月秀忽然听见:

“月秀!月秀!月秀!你要开开心心的过下去哈!”

她放下手中的活,缓缓来到王森身边,她恍忽看见王森的身形轻轻飘出,依依不舍的向她道别。

“会的!老王!我会的!你放心吧!”泪水在烟霞中晶莹泛彩,王森微笑着安心的向月秀挥手渐渐远去。

朝阳升起,夕阳西下,自然界每天都在遵循着大自然的法则。

 

 完

 

 

 

邮编:564100

地址:贵州省湄潭县人民医院 黄眉英

电话:13984290283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2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