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散文 查看内容

迁坟那点事

2018-11-8 08:53| 作者: 段平合| 审核: 九天雄鹰|查看: 358| 评论: 2

父亲打来电话说祖母迁坟的事,他问我回不回来,因为当时祖母过世的时候我没有去,一是路途遥远,实在不方便,二是我在这里上班请假难,这是表面上的原因,最主要的是我本人不想回去,我无法接受那个事实。

由于那次没回去,多少有点遗憾,这次迁坟父亲就特意问了我,我告诉了他,我看情况吧!我现在也是身不由己,哪能说走就走。

迁坟是件很麻烦的事,但也是很严肃很讲究的事,不是万不得已,谁会让一个死了的人再受无故的折腾了,况且伯父和父亲又是很守旧,很迷信的人,在死者为大的传统下,如果不是对我们这些后辈子孙的前程有所影响,他们断然不敢轻举妄动,妄加对祖母的坟进行迁移的。

至于我,我不知道一个死去的人会对后辈产生什么影响,我压根不太相信风水这回事,但作为已故人的后辈,我也希望她能在另一个世界里顺顺当当,如果真能福荫后代,那最好不过了。鉴于这件事的严肃性,我不敢轻易发表自己的观点,伯父和父亲说怎么做,那就怎么做吧!听父亲说,哥哥请了远近闻名的风水师看过,新地方是个宝地,会保佑我们这些后辈人事事顺利,前程光明。

迁坟是很麻烦的,这事我知道,之前我就碰到过这事,是迁祖父的坟,其实这事有点荒唐,祖父死了五十多年了,这五十多年都好好的,却突然蹦出来害人,多少让人有些怀疑,但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孩,什么都不懂,对迁坟这事纯粹是因为好奇才去的。

正所谓无巧不成书,祖父迁坟的缘由在父亲身上,那几年父亲身体很不好,家里诸事都不顺利,看了很多的医生,吃了很多的药,西药、中药、土方子,能吃的全吃了,父亲的病却一点好转都没有。该想的办法都想了,本就迷信的人自然会想到祖坟上去,也算是病急乱投医吧!试试也许会发生奇迹,那就迁吧!后来,父亲的身体渐渐有了好转,原本消瘦的身体也慢慢变胖了,到底是不是与这次迁坟有关系,谁也说不清楚,而这次给祖母迁坟,到底与之前的祖父迁坟有没有关系,也是一个密,至少我是不清楚其中的奥妙的。

父亲租来了一块巨大的帆布,这块帆布大到可以把我家整个院子都包起来。祖母迁坟的日子定在农历正月,在我的故乡,农历正女月还是个飘雪的季节,父亲租来这块帆布就是防止迁坟那天下雪的,这帆布其实除了挡雪之外,也别无用处了,如果是在夏天,这帆布是挡不了雨的。

帆布用了应该有些年头了,其实这附近的人家谁家要是办丧事或是像我家迁坟的大事,一般都是租用这块帆布的,毕竟除了这个用途,像这么大块帆布也没其他用处,这块帆布的主人多少是有点经济头脑的,租出去一天怎么也能收入个百八十的,一年下来也挣不少钱,或许你不信,每天都会有人死去,意料之中的,意料之外的,老死的,病死的,老年的,中年的,生和死实则只是一线之隔,有人出生就有人死亡,所以这块帆布一直都能派上用场,一年中,数它最忙碌了,也最悲哀了。

这块帆布除了挡雪之外,也把太阳光遮住了,老家的冬天有一半的日子天空是灰蒙蒙的,是看不到太晚的,但能看到太阳的日子,天气格外晴朗,阳光明媚。

父亲提前准备好了灯泡和电线,以防迁坟的时候碰到的是个阴天,阴天的话就必须有灯才行,否则棚内光线太暗,行动起来不方便,最主要的是如果没有光,再加上迁坟这个有点阴暗的事,整个现场都给人阴森的感觉,不免让人后背发凉,头冒冷汗。

帆布除了挡雪之外,冬天还能挡风,正月的时候,故乡还是很冷的,西北风一个劲的刮,风中还夹带着细小的雪粒,如果在这种环境下,坐在露天吃饭,可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所以这帆布一定程度上给来访的亲朋好友提供了一个相对舒适的环境,遗憾的是,这帆布破了几个洞,风还是能吹进来,如果运气不好正好坐在了那个洞口旁,再遇上天气恶劣,是很受罪的,但这罪还要受,迁坟的日子是定好的,不能更改的。

帆布外是一片世界,帆布内又是另一片世界,帆布外的世界暂不理会,帆布内的世界却很精彩。帆布内摆了几张桌子,是用来招待来访的客人的,这主要是吃饭用的,休息一般会安排在本家兄弟家里。布内有一条通道,是与正房相通的,这一天正房有来来往往的人吊唁、祭酒,所以这条通道必须保持畅通。

祖母在故乡威望极高,又加上她一生生了六个儿女,这样来访的人很多,酒席换了一轮又一轮,我本家的几个婶子、嫂子全都上了,无论来多少人,这酒席不能慢,否则会被人事后说道的,这一点在传统意识中很重要。

迁坟中最重要的就是从旧坟迁出来,再搬进新坟里,相当于在世人的乔迁新居,不同的是活的人可以感受到新居的舒坦,死了的人却感受不到这些。这过程中还有很多琐事,比如说读祭文,由那些联通阴阳两个世界的人来读,他们是阴阳世界的信使,传递两个世界的意愿,活着的人要动死了的人,总要有个理由吧!总要让死了的人知道他要换地方住了吧!这是人之常情,在另一个世界也应当推崇。这祭文一般都写的情真意切,感天动地,否则那些死去的人怎么同意让你动他的住所,所以祭文很重要。

换了地方,烧了纸钱,这程序就算走完了,死了的人可以在新地方安息了,活着的人就可以各行其事。忙活了一天,到底有多大作用,谁也不知道,只是老祖宗都这样忙活了几千年了,能传承到现在,必有它的道理,我是不懂,或许有人会懂,我是不知道这么做的意义,或许有人知道。

不论是新亡的人,还是迁坟,程序都差不多,当然相比于迁坟,新亡的要走的程序更多,要做的事也更多,这里不一一祥叙,此后再做详细叙述,单从时间就可以看出两者的不同,新亡下葬要持续好几天,而迁坟一天足矣。

迁坟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抛开我以上说的这些看的见的繁琐事,而那些看不到的事更让人心烦意乱。迁坟不是随便的事,不到非迁不可的时候,谁家也不愿走这条路,毕竟惊动一个死了的人是不吉利的,在别人眼里,也是不孝的表现,迁了坟好便好,如果不好,还会被别人说三道四,指着脊梁骨骂你的,所以,迁坟有危险,行动需谨慎。至于迁坟中牵扯的迷信,观念传统等等,我也没有相关的科学知识,在这里粒卡就不妄加猜测了,一面贻笑大方。

迁完坟,留下的留该父亲和母亲去收拾了,亲戚走了,我也要走了,我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现在却不属于这里,我到底属于哪里,我自己都不知道。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5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城北老伯 2018-11-9 11:32
好文章,学习欣赏!谢谢分享!
引用 朱建根 2018-11-9 11:20
好文章,欣賞學習。

查看全部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