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冰消雪融》连载(5)

2018-11-8 08:49| 作者: 黄眉英| 审核: 九天雄鹰|查看: 673| 评论: 0

5

 

桃子没法与木邦共寝,每每上床,她都让木邦先睡着了才敢从床旁边搭好的木板上合衣睡觉。老实的木邦因为长期没有碰过女人,又加上超重的农活,也累得吃完晚饭就想睡觉,早就没有了正常的想法了(只有他自己知道)。合为一家后,桃子与他也就相安无事。

就这样相处半月后的一天晚上,木邦就让桃子上床睡,并告诉她别担心他找事。他自己则在木板上呼呼睡去。

  第二天,天已经大亮了。

“桃子!桃子!”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嘭嘭渐近。

还在梳头的桃子,正在为刚才粗木梳子突然从中断成两截而心头怦怦乱跳着时,一听叫她,应声快速冲出了门。

院子里,木邦和王婆婆,还有几个善良的邻居都在望着放在地上的月容,伤心着、叹息着。

  月祥和月仙在月容旁边蹲着,大声的哭喊:

“月容姐姐!月容姐姐!你醒醒!你醒醒啊!......

桃子把月容上身扶起放在胸前,仔细的看着跟自己完全一个模样五官的女儿:精致秀挺的鼻梁,鼻孔处的血还在流出。薄薄的补丁蓝花衣沾着几片叶子和几根嫩草。桃子哭不出来,只是轻轻的抚摸着月容的脸。

“唉!这孩子,我和木邦出去做地里的活,她说自己是大人了,要跟我们学做农活。不让去,她就贴着我的耳朵笑着悄悄说:‘不然嫁不出去。’唉.......。月祥和月仙是悄悄跟在后面去的。唉!那坡坎其实不高啊......老天爷哦,你是不长眼哟!”

恍恍惚惚中桃子只听见了王婆婆的话。

一年过去了。

这一年中月秀一直都是天天跑到那个土改时分给她们家的破旧家里,长时间的呆着,常常的一个人自言自语。当时月容死了她也没去看,就躲在这里。

“整死你!整死你!”她用削成尖利的粗木棍使劲的戳地面。

脑海里冒出的一些狂笑的丑脸又开始折磨着她。有抱着孩子的妇女直呼“地主崽子!打死地主崽子!”;有拿着枪瞄准爷爷和爸爸,并用脚猛踹他们,逼着他们下跪。旁边的狂笑声一声比一声高,无数双手在空中胡乱挥舞;有的在后面狂呼嚣叫:“打死地主崽子!打死地主崽子!......

画面折磨着月秀,白天现,晚上现。长时间的折磨,她的神经衰弱了。她时常崩溃到狂躁,任何一个人说了不受她听的话,或是不顺着她的意思做,她一定会扯着嗓子乱骂,直到她赢,否则不收场。

“过两天就是月容的忌日,一会我到坟头看看。如她在,已经嫁人了,唉!”

“桃子,给月秀找个人家吧,过一两年送她出门。”

“谁家敢要啊?还是算了吧,我去做早饭。”

“找个远些的应该没有问题!”

“不好给月秀说,前面有好几个亲戚都被她骂跑骂哭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桃子和王婆婆的话还没说完,月秀已是气势汹汹的撞进来了:

“谁敢再给我说人户,你们就嫁给人家!”

“月秀!你.....你滚!你你......

“啪啪”两声,清脆的响声犹如晴天霹力,把月秀震惊了,她不相信母亲会打了她!睁得老大的双眼努力的没让泪水掉下来。她恨恨的看了一眼母亲,毫不留恋的转身跑了。单薄的蓝色粗布衣把她已经发育的身体勾勒得曲线毕致。从不动手打人的桃子气得咳出了两口鲜血。心中的悲伤及苦积于胸腔中太久,桃子病倒了。

第三天清晨,月宝从吊在柴火口,满是柴火灰弄黑的圆铁锅里舀出半碗热水递给桃子。11岁半的月宝已经懂事了。

“月宝,月祥哥哥和月仙姐姐呢?”

“姐姐在半坡淘猪草,哥哥......哥哥在铁杆老表家耍。”

月仙跟两岁多时一样,能吃爱笑,还是傻傻的样子。

月宝骗了妈妈,他不敢说真话。哥哥对他说过,不准说他抽烟的事。其实月宝不知道,那是大烟。月祥自从月容姐姐死后,心里话没有说处了,他找不到寄托。一次,他独自在曾经的家的后院马房里无意中发现了大烟。这是铁杆(庆家远房老表,也是落魄的地主后代)藏在这里的,在他的唆使下,好奇的月祥跟着他吸上了。月容在时从来都是护着月祥的。他的心里话也从没对妈妈说过,他不喜欢现在的家,但他无能为力!他怀念原来的家,怀念原来衣食无忧的快乐生活。精神支柱跨了,清皮消瘦的面容被强大的优质基因支撑着,还能有些清俊。只是面色晦暗得没有一丝有生息的样子,一米八的身架子像根细竹杆似的,风吹得轻飘飘的。蓝色粗布短衣也贴不上身。值微风吹来清鼻涕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恹恹的只想困睡在土改时分给他家的小屋子里的床上,那样可以沉浸在小时候的幸福日子中。自霸道的月秀妹妹离家出走后,这儿就是他的天地了。

月秀逃走后,桃子伤心的哭念着:

“月秀.....,月秀......,妈妈对不起你!你在哪儿啊?”

桃子不知道,月秀是不甘心嫁在这个小山沟沟里的,不可能随便找个做庄稼活的乡野人嫁了的,更何况是这个让她彻底伤心透恨透的地方。自家里变故遭受岐视、精神上非人的折磨起,她就下决心要活出个样子来,让打骂她家的人们另眼看待。

“你背叛了爸爸,你打了我,我永远永远不理你!!”

月秀一路狂奔,一路狂呼大喊,山谷的回音也一路相送这个歇斯底里的少女。她从未单独出过庆村,转了两天一夜也没走出这山。迷路了,犲狗的叫声时远时近。月秀又怕又饿又累,胡乱的在林中扒拉,刺笼的枝丫把衣服给划破,手臂被划伤。倔强的月秀仍相信她能走出这山,永远不回来。

天又要黑了,好在前面隐隐似乎有人家。月秀加快脚步往前冲,饥渴累饿瞬间全无。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听见沙沙的陌生人的脚步声,一只成年狗叫了起来。

“别叫了,狗狗!”,一女孩从屋里冲了出来,和月秀差不多年龄,两根中长辩子捆着红绳子。看着乱蓬蓬的月秀,她吓得赶紧转身跑:

“妈!妈!快点!快点出来看呀!”

一位围着蓝色短腰布的中年妇女应声而出,在腰布上擦擦腾出手来,边捋月秀前额的几缕发际边问:

“怎么了?姑娘,”

“我......

“快快进屋!”中年妇女听女孩声音很弱,就不再问话,把她扶进屋里。

看着小方木桌子上刚做出来的晚饭,月秀不吭声,她几乎快要晕倒。中年妇女给月秀洗完脸后,知道月秀的样子肯定是饿坏了,赶紧的给她盛上了一碗饭。眨眼的功夫,她把饭和一大钵牛皮菜、菜苔汤吃完了。中年妇女爱怜的看着她,心头一酸,眼泪差点掉了下来。她重新炒好菜端上,三个人一起吃了起来。

中年妇女触景生情,她是流浪女,战乱时,3岁的她和父母走丢了,她家在哪她不知道,要饭的过程中受尽了欺辱,被出山做木工活的青年男子带根(她后来的丈夫)看见,带了回来。带根也是一个孤儿,几年前因长期生病去逝了,留下她和现已15岁的女儿相依为命。命运多舛的她强掩痛苦,始终独自一人带女儿,未作他嫁之念。

也许是命运的安排,从来与任何人都不和的月秀出奇的与这对母女很投缘。她们一起扯猪草,一起做饭,一起做地里的活,快乐的笑声时时传遍山谷。

月秀会干活了,做的菜比中年母女俩还好吃,常常得到中年母女的赞叹。月秀很是得意!

山坡上一片葱茏,各种小野花欢快的露出了笑脸。

躺在星星点点的草地上,两位少女边扯猪草边开心的聊起了心里话:

“小春,昨天下午有人到家里来给你说亲呢,嘻嘻,小春要嫁人了。”

“月秀姐,不要说嘛,我舍不得和妈分开!”小春脸都红了。

“哈哈哈......,干娘说了,你们不会分开的!”

“月秀姐,原来你骗我的哟。”

“不是骗你的!是人家按到干娘说的条件去说亲的。”

“什么条件?我们家这么穷,还会向别人提过高的要求?”

“不是,干娘的要求是,身体好,能干,弟兄多能有一个肯上门的女婿。干娘吃过很多苦,想得周到。”

“原来这样。月秀姐,你呢?要不要嫁人啊?妈托别人给你说亲,你啷个不答应啊?”

“我不会嫁在山沟沟里的!我要到城里去找事做,找个在城里有事做的男人。”

“月秀姐心真高,我不敢有这想法,我大字不识一个,怕被别人欺负!”

“春妹,你不懂!爷爷奶奶爸爸都说我聪明,会有出息的。唉!被人使坏,我们家完了,我一定要走出山沟沟,让那些欺打暗害我家的人看看,我们庆家后人会过得很好的!”

“我妈怎么说?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怕外面有坏人,到时你怎么办呀?”

干娘说,如果我坚持要走出去,她不拦我,她会找人送我出去的。

“那你等我成婚了再走吧,月秀姐。”

“肯定的!干娘说下半年就给你完婚,只是你才16岁多点就结了,你甘心这样?!后悔还来得及,跟我一块出去吧!”

“不,不想惹我妈担心,再说我胆子小,城里不是我呆的地方。”

起身坐在斜坡草地上,两个少女望着前方,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不再言语。未来的路她们也不是太确定是不是幸福,但月秀认为总比不定方向好了很多。


待续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1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