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警戒哨

2018-11-5 15:54| 作者: 孙克战| 审核: 九天雄鹰|查看: 568| 评论: 1

       六点刚过,外面的天色还有些发蒙,二杆就爬了起来,在电磁炉上座上水,碗里敲了三个鸡蛋快速搅匀,等着水开。
       妻子翘着屁股弯成个大虾米似的一动不动,还扯着长长的鼾声。
       冲了几个鸡蛋泡了一个馒头囫囵吞枣吃完,二杆把对讲机从充电器拔下 ,拎上一大杯水,往口袋里又塞了几个苹果,出门时又从门后扛了把䦆头,刚刚六点半。
       国庆节刚过,阴历九月初,庄稼地里活基本妥了。这些年的庄稼作物百分之八十以上都被经济作物替代:苹果梨桃烟叶,这两年又兴起种植花椒,许多人过河到韩城去,拉回来整车整车的花椒苗,村里的头等田全栽上了花椒,几年下来,漫山遍野的到处弥漫着花椒特有的那种辛辣的香味。只差街上到处兜售的花椒酸奶了。
       早上的空气真好,没有喧嚣,没有连绵的车辆,远处那粗大的排烟筒在天亮后黑乎乎的烟也变成淡淡的白汽,呈现出天气一色的景象。
       对讲机发出嘶嘶拉拉的声音,对方吹了几声后声音便传了过来,很大很威武:……23号到位了吗,回答!……24号?……25号?……38号……39…………。每个号的位置不能空缺,一定要站好自己的位置。这几天国庆节刚过,环保局肯定查的严,一定要注意,特别是头道岗。一看见陌生的小车特别是往工地拐的车辆,必须及时传递到下一道岗。如果出现意外,不要说工资,连屎吃都没有热的。
       对讲机没了讲话的声音,只有刺刺拉拉的信号声。二杆将戳在地上的撅头扔在一边,抬头看着路边的果园,花椒树围成一道围墙的果园里,纸加膜的苹果绝大部分已采摘,零星还没完全着色的梢儿果儿在地上白色薄膜阳光的折射下,格外的鲜艳。
       今年春天果树开花时一场寒流将百分之六十的花儿煞了。所以今年水果的价格特好,好的不敢令人相信。二杆的七亩桃园往年产量平均亩产万斤,可收入只有七八千,出去人工化肥浇地等等开销,也就五千。可今年桃价起步就三块,几乎是去年的四倍,可是园里没货,七亩地只摘了几千斤,老天爷没眼啊。
       看到那红彤彤粉嘟嘟的果儿,二干一阵没来由的烦躁,他拿起对讲机呼呼吹了几下:老二老二注意,有两辆车拐进村里,请注意请注意。
       真的吗,你狗日的谎话都不会说,大早上七点多那些人都还没上班,哪来的车?你媳妇偷人坐的车吧。
       我刚刚到老婆的肚皮下来。你倒是小心你家的被窝空荡荡钻进贼了。
       你废话少说,老板都在工地小心点。别让检查真的逮住就麻烦了。
       吊,老板也这是小胆。堂堂国土局还怕他环保局。再说咱这是造田补充耕地,国家都允许的,凭什么要检查。
       凭什么?环境污染,黄土飞扬机声轰鸣。你不看黄河的水都成黄色的了。
       废话,黄河不是黄的那大海是黄色的?环境治理环境治理,咱村里人蒸馍做饭都不让用柴火,有污染,磨坊有噪音,修车有噪音,蒸馍的锅灶都贴封条了,让人死呢。
        谁给你锅灶贴条了?网上的东西你还真都信?
       不信?本没有的事怎会有图片。要我说全县的污染加起来抵不住一个铝厂。铝厂离黄河那么近,一天几百辆的矿石。不污染,不污染才怪呢?怎没人查呢?化肥厂周围几十年了,长过什么庄稼?
       咸吃萝卜淡操心。你要能都管了那县长不就是你的吗?早上是不是让你老婆一脚蹬下了,那么大的火。
       毬!二杆哗哗啦啦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纸,窸窸窣窣一阵,你看看我给你念,《xx县鼓励民间资金造地政府回购指标的实施细则》。为了贯彻十九大精神,进一步健全耕地保护激励机制和耕地占补平衡机制,根据省国土整治条例和2016年236号文件,制定本细则:
       1:目标,鼓励民间资金投资造地,促进全县经济发展;
       2:让民间资金投资能得到实惠。
       3 :调动民间造地积极性,缓解非农业批准占用耕地补充指标紧张状况。
       4:使荒坡荒沟变良田,农民得实惠,经济的发展。……
      停停停,你开会呢,念什么稿子。说你笨你还真笨,你妈生你个榆木疙瘩。你不看看最后的一条是县政府委托县国土局具体负责实施负责落实负责解释。咋们现在都是给国土局干活呢伙计,国土局既是领导者又是干活的,你想想他们不操心行吗?要不人家给咱们配备对讲机?你一天就是站在村口拿个对讲机长江黄河的喊上几句就一百块钱,那那别人拾钱还得弯个腰,你他妈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狗球,净是坑人。村里洋井蓄水池建成到现在,就是上面来人检查时放了一回,水缸里只盛了半缸水就再也没放过水,水池的水泥全掉渣报废了。老百姓连吃的水都保证不了,可这造下的地里安的水管都是六寸的,哪来的水源浇地?
       你看看你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不是局长的弟弟是你这村里的,给你安六寸的管,美得你。你管他能不能浇上地,他们期限一到这地这水管都不是你们村的,光这钢管卖卖都够你们发笔财了,还嘚瑟的。
       狗屁,那是局长他们一家的,和我么有半毛钱关系?人家哥哥是局长,你看看在村里打了几十孔窑洞,里外都是青砖砌的,洋灰挂面瓷砖铺地,现在一间几十万都不卖。在东沟建那么大的养殖场,除去几百多只鸭子,狗球都没有,人家有关系,就是立项目向上面要钱。他有什么本事,听别人说几千万的存款。哼,应个名,都是他哥的。
       ……好了,你说这不好那不好,你哥不是副村长,你能干上这份活。咱就是趁着这个活塞几辆车挣个苦力钱,往后还不知怎么样。
      ……二杆无语了。他默默地看着手里的那份县政府的文件。几张纸揉的皱皱巴巴,可是还不敢扔,天天装到口袋里。工地施工负责人隔三差五的让几位有对讲机的背诵,似乎要把这几位警戒哨提拔到国土局上班似的。其实大伙都明白,现在在风头上,他这是拿文件上省政府省国土局的头衔给自己打气鼓劲罢了。
       二杆其实一点都不二杆,可他就是明面上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憨憨样,常常在公众场合说,我就是个憨憨,就是个二杆。时间长了人们都叫他二杆,他也终是笑咪嘻嘻的应着。背后人们都说他精得跟兔子似的。在大愚大拙的背后他是一点都不含糊。
       公路上的车渐渐多了起来。从县城过来这段路是上坡路,隔老远就能听见发动机的巨大的轰鸣声。从机声里二杆能分辨出有什么车来。拉铝矿石的车满载时爬坡的轰鸣声离老远那地皮都发抖,人站在远远的心脏都加快了,那个脚如同站在簸箕斗里发颤。说是不能超载,路边也有交警路政运管,却大部分时间钻在执法车上,任又那一辆又一辆的半挂车从面前通过。想想也是,能在县城半壁江山的地面上自由通行,大部分的主儿是他们这些穿着辅警制服的人惹不起的。好说了给你递根烟或是一盒烟堵住你的嘴,脾气孬的先人万人的骂,威胁加恐吓……。铺的柏油路几年就坑坑洼洼的不像个样。这样也好,起码很少发生交通事故了;如果能听那似蜜蜂般的轻微的在空气煽动翅膀的震动声那是小车来了。这一阵子环保检查大车老实了一阵几乎绝迹,没有那震耳欲聋的声音反倒是不习惯了。可这几天风头过了一般拉矿的长车又多了起来。可为什么这平田造地利国利民的好事还要偷偷摸摸的呢?
       恍惚间一辆小车停在脸前。一看那熟悉的车牌二杆就知道是二老板。不就是有个哥哥在国土局当局长吗,值得几步路都开车。
        二老板比二杆还小几岁,但那话一出口就如同长辈教训晚辈一样:老二,这几天操心些。不要动不动就钻到人家果园里去摘果吃。一天一百块能买多少果?别整出大事谁的脸上都得插到裤裆里。
        二杆的脸黑了,肚里象鼓了气的蛤蟆。但他却撒不过气,只好瓮声瓮气的大声应道,设事,插裤裆也是你们的事,害得到我这老百姓头上吗。
        他妈的我只要说你一句你就十句八句的等着我。扫帚顶门你全是叉。检查的只要抓住咱这工地,一个也跑不了。到时候就等着看吧。
        二杆不吭声了。不知是被那话吓住了,还是不屑一顾。
        二老板见二杆不吭声 ,他倒是发开了牢骚:你说说也真是的,这干点活和偷人的差不多。上面要整治环境要青山绿水这政策对着没错,可这到下面就歪了。咱这是黄土地黄河黄沙,不是红土地不是黑土地。县东的沟里那水原先都是清清的山泉,蹲下鞠一捧就喝,清凉清凉的真痛快。可现在那水不是黑色就是红色,离老远就一股臭味,那么大那么高的山挖的眼看就成了秃子头。白皮松原先漫山遍野的都是,现在还剩几颗?对把粗的得一百多年才能长成,可那铲车几下就拍成碎末填到矿渣里。县里的看不见吗?咱这是增加农业耕地的事,机器可都不敢响,扰民不环保?到底是上面是这样的意思还是这地方上在作怪。
        二杆见二老板来了情绪,反倒是一句话也说不上来了。毕竟人家是坐南闯北的见多识广,自己就是个窝里横的主。侃闲椽不着调的话怎样说都行,正事上一点主意都没有。他直直的看着人家不吭声。
        二老板见此情也自觉无趣,掏出烟来递给二杆一只打着火,二杆赶快双手合拢遮住风点燃烟。
        二老板长长叹了一口气:唉,这都叫什么事啊……
         ……
        上来一长溜的小车,前面还有两辆警车,警灯闪烁,虽然没有警笛响声,但是二杆和二老板惊出一身冷汗:这车是不是上面来人检查来了?二老板赶快跑到果园的墙角拿出了对讲机:有警车带路上来了,好多的小车 ,好多的小车,招呼着。
        对讲机里嘶啦几声:知道了,马上停工,马上停工。
         一长溜车越来越近,那车牌都是00x00x,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车,成十辆小车跟在警车后面不客气的在岔路口左边一拐进了村子。
        二杆和二老板大眼瞪小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整天喊狼来了狼来了。这一回狼是真来了。
       车队过去,俩个人赶快跟了上去。二老板急急吩咐二杆将对讲机关机。二杆稍一回味便明白了,将对讲机关机后插进裤兜里,还不忘将䦆头扛在肩上。
       车队果然是冲工地去的,一直开到崖边才停下来。从车上下来的不仅有国土局的一二把手后,还有县里的老大老二,电视里经常见的。有两辆车上下来的几个穿着基本上是休闲夹克很普通的人,可是二杆和二老板却从县里老大他们的态度上感觉那几个人才是今天的“老大”。
       一大群人步行下坡。
      因为刚刚停工,工地呈现出一片凌乱的景象。挖掘机的挖斗还高高地伸长着臂膀,悬崖上那挖痕清晰可见。运土的翻斗车乱七八糟的,有的车斗都没放下来,工地上弥漫着一股呛人的混合着柴油和黄土的气味。那些个工作人员刚刚撤离,只有两三个负责人装摸做样的留在工地。
      那些人到了工地,这里看看那里走走,有的人好像在用步子打尺。二杆和二老板站在高崖上没敢下去,和撤出来的几位工作人员站在一起紧张的注视着下面的工地。
       ……
      难熬的一个多小时终于过去了。车队走了。一切平安无事。
      离得远,那些人说的话一句也没听见,是后来老板说的。大老板说的。
      上级(甭管是市里省里还是中央)的巡视组强调了几点,不管环保检查还是安全检查还是什么纠风整风,一切都是为了民生;农村的耕地在2006年到2016年十年间由于种种客观和主观的因素减少了一亿多亩,27000条河流消失,1千多万人成为城市居民……;农村耕地面积的红线任何人都不能碰线。加大荒山荒沟变良田的工程,尽快造福于民生……。老板讲的时候眉飞色舞兴高采烈,好像捡了一车的金元宝。
       ……
       那那股邪风是从哪里刮过来的:检查环保把老百姓的土锅灶贴了封条,蒸馍的笼节被贴上封条,取暖不能烧煤了,磨坊关了,修车的关了,甚至于饭店都得关门,因为你做饭的鼓风机和抽油烟机都污染,停水停电停生活……
       ……
       晚上收工时老板要收缴对讲机。二杆心慌了:如果收缴了对讲机,自己还干什么呢?
       早上的满腹牢骚中午的满心希望晚上的忐忑不安让无精打采的二杆走不到家……
       ……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2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朱建根 2018-11-13 10:32
媽文章,欣賞學習。

查看全部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