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旧情碰撞的火花

2018-11-5 11:42| 来自: 中国散文网|作者: 重庆市 黎建帮|编辑: admin| 查看: 365| 评论: 0

  姚腊梅今天特别高兴。

  她高挑的身材,配上公司高层白领的职业装,显得格外庄重、得体、美丽而大方,中年女性的自然美和她隆起的乳峰,成为男人们狭想的风景线。她那种从外表到心灵的美在三斗乡的女人中犹如鹤立鸡群。

  高岩村是全县最高、最偏远的贫困村。

  腊月十八,三斗乡党委、政府在高岩村召开高山移民乔迁新居和全面脱贫庆功大会。庆功会在《社会主义好》的歌声中结束。主持人宣布:会后参加高岩村农业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姚腊梅为大家准备的团圆饭。

  腊梅致祝酒词说:在习总书记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在各级党委、政府的领导、关怀、支持下,使我们公司扬帆起航,破浪前行,小有成效。在这里,我们特别要感谢的是老同学魏乡长,是他让我有了自信,从人生低谷中走了出来和大家一起共创辉煌。现在我提议,我们共同举杯,为庆祝我们村全面脱贫奔小康;共祝我们祖国繁荣昌盛;祝大家心想事成,万事如意,干杯!突然,几声刺耳的小车喇叭声,人们齐刷刷朝村口望去,远处,从车上急促地上下来两个人。高喊着魏乡长:“有事找你”。魏民富很快跑到小车前,亲切地和来人握手。回头对大家说了些什么也听不清,就钻进小车。

  突然有人说:“出事了,是县纪委的车”。

  人群中开始沸腾起来,广场上“不准把魏乡长带走”的吼声在山谷里很不规则回荡着。小车不理不睬地奔驰而去。

  腊梅高中毕业三年多和文峰结了婚。小俩口恩爱有佳,勤奋加科学种烤烟,很快在村里冒了尖。一年后,添了个“千斤”。

  正当他们快马扬鞭时,文峰的父亲突然查出是肝癌晚期,医治无效逝世。留下惊人的债务。就在送父亲上山安葬的早晨,文峰踩翻了岩边的一块小路石,掉下山崖,昏睡不醒。医院鉴定为重度脑震荡后遗症,落个终身瘫痪。

  福不双降,祸不单行。婆婆整天想老伴和儿子终于病倒。腊梅成为文家唯一的顶梁柱,她用微弱的双肩扛起弱不禁风的家。一个阳光灿烂的俪人,脸上再也找不到一丝笑容。默默地沉受着老天对她的不公。

  三年前,县里派年轻干部到基层任职,精准扶贫。魏民富任副乡长,驻高岩村,结对帮扶特贫户文峰家。当他见到同窗好友腊梅时,高兴得又是握手又是拥抱的,两个人的眼泪齐刷刷地脱眶而出。

  原来他俩是从初到高中的同班同学。高二分科时,又阴差阳错的是同桌。腊梅是全校公认的校花。帅气的魏民富是班长。一天晚自习,腊梅突然晕倒。魏民富什么也没想,抱起就往中心卫生院跑。医生说要住院观察。住院三天,他像亲人一样很细心地呵护着她,并帮腊梅结清医药费。就是这场病,使她心生爱意,他们情窦初放。

  高中毕业前,魏民富终于写了“约会”的纸条。他们海誓山盟的相爱了。说好大学毕业后就结婚。

  可是,老天无眼,并不成全这对苦苦相爱的有情人。

  魏民富被川大企业管理系录取。而腊梅却未能如愿。贫穷的家庭,注定她只能在家务农。她心中想念的他,不再是她奢望的即君,自卑的心里,无情的现实迫使她放弃了海誓山盟的爱。她苦苦煎熬着心灵深处那埋藏着的深爱。

  而魏民富决心努力学习,等功臣名就,再向腊梅求婚。他却犯了个“埋头拉车不看路"的错误。他考研成功后。却听说他深爱的她已嫁人了。

  他为了当初的那句“不是腊梅他终身不娶”的承诺,苦守着激情燃烧的岁月。

  今天,初恋情人相见。悲观的腊梅觉得好没面子,说话都没底气。

  魏民富见状心如刀割。旧情碰撞,火花迸发。他暗下决心要帮腊梅,在三年内要让高岩村整村脱贫,由穷变富。三年来,他用70%的时间住在高岩村;70%的工资用在特困户家:70%精力用在扶贫工作上。为高岩村脱贫下了不少功夫。为了能唤起腊梅的自信心,魏民富积极筹备烟叶生产合作社,选腊梅当社长。办公室设在她家,社员以土地入股经营。修好了通往丰烟坪1000多亩空地的公路,修筑50个畜水池。中型拖拉机开进了丰烟坪,第一年开发500亩,当年纯收入30多万元,入股社员每股分得5000多元。这让高岩村人看到了希望。第二年95%的农户加入了合作社,开发了1000多亩山地。成立了高岩村股份有限公司。为让腊梅安心出任公司总经理。魏乡长为她家请了保姆照顾病人。又集约了上万亩的山林,对四川韵一家纸厂签订了400/吨元,年供1万吨杂木柴合同;成立了实木家具加工厂,与成都签订了长期供货加工合同,年供2500万元实木家具。三大产业搞得红红火火,外出打工的村民都回到本村上班。高岩村3年三大步,贫困村变成小康村。

  当县纪委小车把魏民富载走后,村民们都在为魏乡长担忧,这么好的干部绝对不会犯错,一定是县纪委搞错了,很多人自发地要到县上为魏乡长抱不平。第三天,市电视台播放早间新闻时:银屏上,魏民富在全市扶贫工作大会上作经验介绍,一切才真相大白了。

  原来哪天,县委办接到市里通知魏民富明天参加市里扶贫工作报告会。在会上发言,时间紧,就临时借用了县纪委的车。进城后,赶写发言材料,他干脆关掉手机。造成了一场误会,把“幺二”说成“拐子”。

  正当腊梅在酒店看魏乡长在介绍高岩村扶贫新闻时,她的手机铃声急促晌起,保姆泣不成声地说:“腊梅姐,文峰……他不行了……”

上一篇:农民工三部曲下一篇:时代惠我新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