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我的梦中没有雨

2018-11-5 11:37| 来自: 中国散文网|作者: 江苏省 顾锁英|编辑: admin| 查看: 876| 评论: 0

  奇怪,如此喜雨、爱雨、痴雨的我,然,我的梦中却没有雨!

  记得那时身居大漠时,由于那儿高原缺氧,雨水稀少,我渴盼下雨的那份心切犹如儿时盼望过年,又如盼望久别的亲人重逢。每次回江南故里探亲,只要下雨,我必是立于雨中,撑起雨伞,任凭雨水敲打伞面。沐浴在雨幕中,听着雨水撞击伞面发出的噼啪声,看着雨水顺着伞的四周边沿往下滑,那干净、利落、透明、轻盈、灵动的身影,点点滴滴都会扣动我这颗干涸的心!有时,我又会搬来一只小椅,独坐自家门前的石板小巷,躲在伞面下,弓腰窥视巷里进出的行人和井边淘米、洗菜,来往穿梭、忙碌的人们。抑或有时我又会穿上雨鞋,走向带有泥泞的路面,任脚在雨水与稀泥中踩得啪啦啪啦作响,那是一种怎样的尽兴和愉悦、舒畅呵!

  如今,我回到了南方,可以肆无忌惮地,尽情地享受雨水的滋润!

  近几日来,南方连续阴雨,整个江南全笼罩在雨幕中。像雾似的雨,像雨似的雾,丝丝缕缕,仿佛待嫁新娘的泪滴,缠绵不断!雨,又是细细的,如银丝,如牛毛,密密地斜织着,润湿了大地,也润湿了我的心。雨水是冷冷的,我的工作是忙碌的。稍有空暇,我又不经意地走进了雨幕,漫步到平时人们散步、休闲的滨河广场。依傍着广场的就是一条溪水潺潺、波光粼粼的环城小河。近听雨声,淅淅沥沥;远看雨景,迷迷茫茫。身旁,柳如烟丝,在风雨中微微拂动着柔软的腰肢,发出沙沙地响声,仿佛在悄悄抗议:今春为何还没给她们穿上绿色的衣衫?脚下,不知名的小草也在窃窃私语,倾诉着心头的委屈,埋怨着“春日迟迟,卉木萋萋;”远处的一切景物,更是一片朦胧。

  三月,本早该是“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季节了。而今日,风,还是那样寒;雨,仍是那样冷。难道“春风知别苦,不遣柳条青”么?

  伫立雨中,忆起曾伤痕累累的那段岁月,雨,成了我心中唯一的知己和安慰。那时,我租住在一间小屋,简单的书桌临窗而放。我常独坐红色旅游椅中打理自己的思绪。一日深夜,雨姗姗来迟。先是猛烈地拍打着我的窗,然又轻轻叩响着我的门。看到室内孤灯下的我,她在窗外驻足停留,眼巴巴地看着我独自伤心落泪,几欲冲进我的小屋。那时虽是初冬时节,雨已很冷,可我却觉着她是暖暖的。我轻轻拉开一扇窗,任她抚着我的身,任她抚着我的发,任她舔着我的脸,许久、许久……微弱的灯光下,我满面流淌着的,是雨还是泪?

  这么些年来,她不知陪伴我度过多少个不眠之夜啊!有时我在伏案创作时,她总是悄悄地趴在我的窗前痴痴地守候,时而拍打一下,时而敲击一下,时而静静地注视,时而又弹跳不定,时而又默默地隐退进漆黑的苍穹……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我从噩梦中惊醒,听到窗外的雨声,我又安然入睡。

  至今,我对雨仍是钟爱不愈!但时光飞转,不同的是,最疼爱我的母亲不在了。吾的心,注定要漂泊?可为何连我痴爱着的雨都久久不能入梦哩?

  此刻,我义无反顾地甩开雨伞,静静地立于天地之间,任雨打湿我的长发,任雨打湿我的全身,任雨打湿我的心境!

  我又展开双臂,仰起面庞,再一次地拥托起雨帘,绕周身一圈,或将雨帘折叠成外衣,轻轻披裹在肩头。我将带着她走进我的小屋,走进我的心灵,走进我生活的世界!如此这般,今夜难道你还不能入梦么?

  我,期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