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童年忆

2018-11-5 11:30| 来自: 中国散文网|作者: 湖北省 程晓云|编辑: admin| 查看: 372| 评论: 0

  城南高高的城墙没有了、第一道城门没有了、南关街没有了、通向第二道城门的拾级而上的百十级青石台阶没有了,南门河对岸的南门村、霍河湾的农舍田地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宽阔的河堤、高耸的大楼……变了,大变样了,二十年后故地重游,过去的老街、河边滩地随着城市的飞速发展,变成了永远的记忆,南门河上架起了两座大桥,称为堵河二桥、堵河人行桥,车辆人群往来如织,往昔的乌篷渡船也已经不见了踪影……堵河二桥伸向位于县城东南方向的霍河湾,这里是霍河流进堵河的汇入口,河湾上也新建了霍河大桥,通向莲花山霍山中学旧址。儿时的霍河湾,河水清澈见底,大大小小光滑圆润的鹅卵石随处可见,岸边垂柳依依,河边滩地上种着瓜菜、玉米、小麦,还有一字排开的靠山而建的土墙青瓦房舍,还有炊烟、农耕、河里戏水的童年伙伴、夏日傍晚的蛙声、虫鸣声、晨昏时间的鸡鸣狗吠声,还有姨妈家门前的那块光滑的大青石……在记忆深处,清晰依旧,而今已经彻底淡出了视线,眼前是一片高楼林立,河边滩地变成了宽阔的河堤,霍河大桥横跨两岸,河水清澈依旧,但水流因了上游的霍河电站蓄水已不似从前深厚湍急……变了、远了,心中隐隐有淡淡的失落,但更有欣喜油然而生,城市圈的扩展、交通枢纽的延伸,为家乡现代化发展打开了方便之门,希望家乡更加美丽,家乡人民更加幸福安康!

  堵河人行桥的一头伸向河对岸的南门镇,另一头架在城南仅存的第二道城门口,在林立的高楼间找到这里,有一瞬的恍惚、怔忡,而后是久别重逢的喜悦,青砖砌就的圆拱形老城门洞厚重雄伟,巍然挺立,好似坚守着古城悠远的历史,进入城门口向右拐,是县门街,顺街走过老县衙门前,再向左拐是新街,一路走过,狭长的石子水泥街道,古旧的飞檐房屋和木制门、墙板……还是儿时熟悉的街道,只有这两条街还保留了旧日老城风貌,慢慢行来,找到新街那座儿时常常进出的外公外婆居住的四合小院,物是人非,慈祥的外公外婆已经作古多年,心中黯然,默祝二老天堂安好!

  忆起儿时常吃的回民饭店做的芝麻粇粇、羊肉火烧,垂涎欲滴,一番打听询问后得知,在大街老店原址有一新建的楼房一楼仍有经营,一大早赶去,得知下半年不做芝麻粇粇,因为天冷季吃羊肉火烧的人多,要赶制羊肉火烧,转而准备购买羊肉火烧,却被告知供不应求,需要排队等候多时才能买到,又因朋友催促马上要出发赶往九华山游玩,只好放弃购买,留下遗憾,等下次再来买吧!

  从城西出城,在堵河岸新建的河堤上漫步,顺流而下,但见堵河水依然碧绿纯净、深厚绵长、奔流不息,大河两岸休养生息的人民世代承受河水养育,爱水、用水、治水,水的灵气已经深入骨髓,所以堵河两岸走出的人自有一种独特的如水一样的气质!记得儿时上学每天都要乘那种乌篷渡船过河,平常在平稳碧绿的河面上乘船往来是一种享受,但在夏日雨季里却是很恐怖的经历,那时河水暴涨,昏黄的河水奔腾咆哮,气势磅礴,令人心悸!那一年夏天的雨季,河水涨到城墙脚下,那天我背着书包赶船,眼见一艘船快要离岸了,我紧赶几步,使劲一跳,想跳上船,但晚了一步,跳空了,掉进了昏黄咆哮的河水里,船上船下一片惊呼,也许是我当时比较瘦小轻巧,被紧接而来的一个浪潮一下冲到了岸边,岸上的人赶将我拉了起来,真可谓死里逃生!想来或许是堵河之神保护了我吧!多年来对堵河始终是心存敬畏和感激,感谢您,养育和佑护我的堵河!

  顺河堤走向城东,远远看到堵河一桥,几十年风雨沧桑,大桥雄姿依旧,多年以前,这是县城横跨堵河的唯一一座大桥,之前一直叫竹山大桥,它建成通车前,往来车辆只能依靠轮渡过河,依稀记得那个载车的轮渡,在堵河一桥的上游不远处。自城东穿过一桥,向右前行约200米处,有一个土法烧制石灰的窑,小学五年级时,学校勤工俭学,在那里用从堵河岸边捡来的鹅卵石烧过石灰,捡石头得要好几天时间,捡齐后,又要用一天的时间去莲花山上砍柴回来,然后装窑烧制,至今记得石灰刚出窑的样子,依然还是鹅卵石的形状,撒上水,就裂开变成了白色的石灰,也记得劳动过程中那个辛苦,捡好石头和同学抬到山坡上石灰窑处,人小抬不多,一趟一趟往返上下奔波,肩压肿了,腿跑疼了;还有砍柴,自己不会砍,只帮着捡拾同学砍好的,活倒是没干多少,主要是走了好远的山路,等把柴火运到石灰窑卸下,再步行回家,已经是快要天黑了,又累又饿又委屈,见到在路口等候我的妈妈就大哭起来!石灰窑大概早已废弃不用了,隔河远望那个位置,现今也盖起了很多楼房,想来也是有了不错的发展!

  斗转星移,日月更替,童年的记忆已成为过去!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相信家乡这座历史古城的发展一定会更加绚丽多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