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二叔的情怀

2018-11-5 11:29| 来自: 中国散文网|作者: 河北省 刘万荣|编辑: admin| 查看: 666| 评论: 0

  我父亲兄妹五人,两个弟弟,两个妹妹,二叔排行老三。二叔叫刘成修,小名明堂,生于1926年农历八月十二日,病逝于2004年农历十一月二十六日,时年77岁。二叔早年丧妻,后无续弦,膝下无子女,一直随我父亲生活,后由我赡养二叔的晚年生活。

  二叔虽说无儿无女,但他对侄儿侄女们疼爱有加。三叔一家居住北京,家里只有我一个独生子,二叔将我视为己生。很小的时候记不清了,听家里说二叔常用肩膀扛着我玩,当我大一点的时候,每当去看戏、赶集什么的,二叔都会牵着我的手,陪伴我玩耍。他不但对侄儿辈亲,就连孙儿辈也是疼爱有加。记得1980年7月底的一天晚上,大雨一直下到12点钟多,我在村办公室开完支村两委会已是12点半,回到家看到村的“赤脚医生”(村医)和家人正围着儿子志刚着急上火,一筹莫展。儿子五六个月的时候患上了疝气病,平常疝气下来,给他揉揉搓搓,慢慢就自动上去了,这一次就连找来村医怎么处理也还是上不去,肠管长时间卡住,气体不蠕动,孩子老是呕吐,大人替他难受,看着心就慌。疝气,就是小肠串气,它是一部分肠管带着腹膜鼓出来(肠脱出),发病初期会自动复位。儿子初发病的时候只有半岁,不能做手术,后来因反复脱出和复位,导致疝环反复受到刺激引起收缩而形成卡住(医学上叫嵌顿)。如果不及时处理,发生嵌顿的话,肠管会渐渐坏死,进而引起腹膜炎,非常危险。

  二叔看着孩子闭着眼着急万分,一进家就吵了我一顿。同医生商量后立即做去县医院的准备。刚下罢大雨,那时村里还没有柏油路,自行车不能骑,村民们家里也没有三轮车,又没有救护车联系方式,只能将自行车扛到邯临公路曹庄路口,才能骑着到县城。二叔二话没说,扛起自行车就出了家门,我和家属轮流着抱着孩子上了路。从我们村到曹庄路口整整3公里路程,二叔已是五十多岁的人,肩上扛着自行车,踏着泥泞的土路,艰难着行走着,看着他满头大汗,几次替换,都被他拒绝,让我们看管好孩子并多次督促走快点。赶到曹庄路口,将手电筒交给二叔,嘱咐他沿老路返回,赶快回家歇息。“不急,不急,你们别管我,赶紧走,顾孩子要紧”。此时此刻,望着焦急的二叔,我们夫妻俩落下了无以言表的激动的泪水。然后,转身骑上自行车带家属和孩子飞快地赶往医院,由于抢救及时,孩子转危为安。

  予人方便,就是待人仁厚。人心是相互的,你让别人一步,别人才会敬你一尺。二叔为人仁厚,待人亲切,他没有儿女,自然嫡系亲戚就少一些,而我母亲和我爱人的嫡系亲戚相对多一些。不管是谁的亲戚、朋友来了,二叔都会一视同仁,三番五次地叮嘱家里人做些好吃的。他会陪伴着叙旧情,拉家常。他常说:亲戚朋友一年来不了几趟,来了就要好好款待他们;谁家有了事情,都要互相帮助,要不还算什么亲戚朋友。对此,我的两个舅舅在世时常对其他亲朋说:“西朱堡(我们居住的村庄)的二哥真是个热心人,每串一趟亲戚,心里总是感到热乎乎的”。没有人能说清楚,友情到底是一种什么东西?你只有付出关爱,付出真诚才能得到的东西;它既是一种感情,也是一种收获。是二叔把整个家庭与亲友们之间的感情距离拉近了。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周而复始,岁月流逝。二叔虽然离开我们十多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依然历历在目,他在世时的举止言行犹如发生在昨天,让人久久不能忘怀。二叔他待人热情,乐于助人,每每遇到外乡人寻人问路,他总会耐心地解说,生怕别人不明白,直到人家安全离开,他才如释重负。

  二叔为人正直、憨厚,从不斤斤计较,而且干活踏实,从不偷懒耍滑,所以生产队搞多种经营,安排他去棉籽油坊做工,后来大队搞副业,抽调他去当技工,一干就是十多年,直到生产队解体。听说二叔六十年代还曾在第一生产队担任过5年的副队长,带班生产,他会首先干在前。

  二叔年轻的时候,谁家修房盖屋、红白喜事,都会叫他帮忙,有时他也会主动前去帮人解决困难。正因二叔的人缘好,2004年秋天股骨颈骨折后,村里许许多多的乡亲们去家里看望他,祝愿他早日康复,着实让人羡慕、感动。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二叔已经离世十二年了,我和我的家人对他的想念如同一坛窖藏的老酒,随着时光的流逝愈加浓烈。

  二叔,若是有缘,愿下辈子我们再做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