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片湖山一首诗

2018-11-5 11:26| 来自: 中国散文网|作者: 内蒙古 张广成|编辑: admin| 查看: 673| 评论: 0

  克什克腾或经棚自古以来就名著北疆,近些年来更是被誉为内蒙古的缩影,离北京最近最美的草原。草原固然是克什克腾的一大胜景,但其实她不过是克什克腾的冰山一角。她的更大优势当在山川。热河经棚县志早有记载:山川纵横的潢水松模为经棚之表里。关于山川,远古就设有川师、山师之官,用来掌管川泽名物及邦国献纳水产珍异的事物,我们的祖先历来认为山川是地方的主要标志。标志者,特征是也,更是其表面和内部的标志。

  毋庸讳言,山川是克什克腾的特征。单从山的雄奇险峻或从山的数量上来说,那就无敌于天下。只说经棚镇,就被大山环绕着,而南面的群山,东西走向,横亘在你面前,放眼望去,一层又一层,没有穷尽,间或还能看到袅袅的炊烟,几户人家如孤舟点缀在大海中间,森林密布,行走艰难。我曾到过南部的山川,我想爬几座山能看到山的尽头,但实属枉然。爬上一座高山前面又横列一座高山,无穷无尽。克什克腾山川的名字也非常古怪,其来源和意思也难准确考察,什么乌苏图杜尔滨山,漠海恩都尔山,岳碧尔山,寨当拉虎峰等等,就是在克什克腾的第一部县志上也只能看出大致的方位,或东南或西北,或东北或西南。我曾问过克什克腾的老人,他们也说不出哪座山叫什么名字,自古至今都是人云亦云。我也曾查过资料,经棚镇南那一层层一列列群山中,只有一个岳碧尔山在县治南九十里,其余均没记载。

  古人把风景佳胜之处称之为山水窟,要这么说,我们的克什克腾的山川那就是大山水窟了。已开发利用的景点不算,单就那众多的佳山丽水就无数,何愁奇幻之境。

  我家虽祖籍齐鲁,但亦属生于斯长于斯的当地人。在克什克腾之经棚,抬头是天,低头是地,回眸四望,除了山川还是山川。当然,一个地方,无山不奇,无水不秀,这锦绣的山川把克什克腾人滋润得实在是淳朴厚道。当然,并不是简单地以山论山,其实山川蕴含和隐喻的东西太多了,自古至今有多少文人墨客以山水来铭志,有多少达官贵人落魄后归隐山林,真是值得人们深思。我爱山川,准确一点说是深爱家乡的山川,因为它伴随我一生,尤其是人过中年,一切都无所谓,可以说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面对国富民强的社会,面对这大好时光,我们这一代人比我们上一辈人富足得多,我们的上辈是清贫的一辈,但两者相比,我总觉得比他们少了些什么。究竟少了什么,一时也难以说清。按古人的说法,清贫乃读书人的顺境,节俭即种田人之丰年,这应该是对的吧。贫寒时读书应该读出些名堂来,富足时读书也应该更好吧?

  我闲静时好游山玩水,毫无目的的玩,毫无目的的游,再结合读书,有时就毫无来由的遐想。文章是案头之山水,山水是地上之文章—古人的总结真是千真万确的。我佩服古人对山川的描绘,那意境那情怀实在令人向往之。难怪先人们说山之光,水之声,月之色,花之香,文人之韵致难一描摹尽致。

  清朝文人张潮曾曰:物之能感人者,在天莫如月,在乐莫如琴,在动物莫如鹃,在植物莫如柳。看来他把世上的一切都参透了。细想想,月在天,琴在人间,鹃和柳不都生在山川嘛。

  观山川秀水,人的灵魂当能净化,人的身心亦能入静,静则心就平衡,私心杂念也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心静则明,人在山川峡谷中间才能有美好的性情,“水止乃能照物,品超斯远,云飞而不碍空——古人比我们看得明白。当然,在山谷中行走真是有好心情,也是真性情,真性情就有真涵养,有真涵养才有大见识,有大见识乃有大文章。这也就是人们常爱游历名山大川的缘故吧。因为山川本身,山川之风物给人们的启迪太深刻了。我常常自思,山川养育了克什克腾,养育了克什克腾人,正所谓身不饥寒,天未曾负我,学无长进,我何以对天。每一次面对山川都有一回新鲜的感觉,仿佛多少年没见一样,那山坡的密林比鲜花还美,那山中的鸟鸣比音乐还受听,我好像同化在名山大川之中,心情是那么的舒坦,恰如喝了三大碗美酒,醉醺醺飘之欲仙了。

  人们常说一个地方非比寻常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其实这一切都包含在山川之中。自古至今,山川不仅是一个地方的地理,亦已引申为一个国家的代名词,与江山一词同等了。因山川江山想国家,由国家而想人民。站在山巅之上,眼界顿然开阔,思绪也随之飞扬,山险,林密,鸟语花香,人在大自然中自与喧嚣闹市不同,我亦常有古人之一种妙境:天地景物,如山间之空翠,水上之涟漪,潭中之云影,草际之烟光,月下之花容,风中之柳态,若有若无,半真半幻,最足以悦人心目而豁人灵性,真天地间一妙境也。我已与古人入同一化境矣。

  如今,有不少人到了一定的年龄就怕闲,亦怕静。其实,闲并不是坏事,自古就有闲非无所事事之谓也。闲则能读书,闲则能游名胜,闲则能交益友,闲则能饮酒,闲则能著书。天下之乐,孰大于是——古人尚有这样的情怀,何况今人。我以为,人如遇到困境时,应常常想想走过的路,常反思一下自己,或可自拔。人的一生也许无艰难之时,却不可忘艰难之境,世间虽有侥幸之事,断不可存侥幸之心。而静,那就更好了,所谓静闲雅是也,耳根清净,云淡天高,看一片云光舒卷,顿令眼界俱空。如海河之静渊,与天地而长久,这不是高雅之事嘛。

  其实,我们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读书或写文章离不开山水,人的性格品质包含在山川中,有工夫读书写字,有力量济人,有学问著述,无是非到耳,有直谅多闻的朋友皆是福。总之,有什么都不如有好书良友,人的一生清福应在于平淡,应在碗茗炉烟之中。古人有云:有青山方有绿水,水唯借色于山,有美酒便有佳诗,诗亦乞灵于酒。山穷水尽也就什么也谈不上了。正所谓持身如泰山九鼎凝然不动,则衍尤自少,应事若流水落花悠然而逝,则趣味常多——这也是山川给人们的警示吧。我觉得,文人们之所以都寄情于山水,是因为山水能表达他们的真情实感。也就是说山水使人联想,可以这么说吧,因雪想高士,因花想美人,因酒想侠客,因月想好友,因山水想得意诗文吧。写到此,我忽然想起明代洪应明的一段话十分在理,他说,琴书诗画,达士以之养性灵,而庸夫徒赏其迹象,山川云物,高人以之助学识,而俗子徒玩其光华。可见事物无定品,随人识见以为高下。故读书穷理,要以识趣为先——看来读书明事理是古今文人的共同见解,读深读透才能读出其精华。一片湖山一首诗——我真切的感悟到了,这是一个读书人从心灵深处发出的声音。这样的读书人是爱读书善读书之人,按古人的说法,这样的读书人是以积货之心积学问,以求功名之念求道德,以爱妻子之心爱父母,以保爵位之策保国家,出此如彼,念虑只差毫末,而超凡入圣,人品且判星渊矣。这或许是读书做人的真谛吧。人与人之间相差也就是在一转念间。

  多少年来,到过克什克腾的人也好,没到过克什克腾的人也罢,都把它看成是荒凉之地。他们觉得草原虽好,但沙漠可怕,甚至还以为如今的克什克腾依然是昔年的大沙碛,还是唐诗人岑参所描写的那样:走马西来欲到天,辞家见月两回圆。今夜不知何处宿,平沙莽莽绝人烟。他们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他们从未见到过克什克腾之山川,克什克腾的山川是灵秀之地,灵秀之地出灵秀之人,灵秀之人能写灵秀文章。

  我还是想说克什克腾最大的优势在于山川。按照古人的说道,真正的善于读书的人,是善游山水之人:山水亦书也,棋酒亦书也,花月亦书也。善游山水者,无之而山水:书史亦山水也,诗酒亦山水也,花月亦山水也。这样一来,眼界其不大开。动手才能写文章,动腿方能游山水,游历山水后当能有感悟。犹如图书满屋,不读就是摆设,没有用。就仿佛一个人有藏书万卷,其实不难,能看为难,看书不难,能读为难,读书不难,能用为难,能用不难,能记为难——这是多少文人总结出来的经验,不能忘记吧。由此我想到了我们的国画,她是以山水为根基的吧,她所表现的也是人与大自然的关系和内含。当然,中国画的起源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但按照我们祖先的看法,山水应分为地上之山水,画上之山水,梦中之山水,胸中之山水。地上者妙在丘壑深邃,画上者妙在笔墨淋漓,梦中者妙在景象变幻,胸中者妙在位置自如——他们的说道当然无可挑剔,但我仍觉得真山水贵在雄奇灵秀,而满纸烟云则是心中之丘壑。其不闻宋代诗人黄庭坚所云:胸中元自有丘壑嘛。

  我写这篇随笔是随意而为之。按照鲁迅的说法,随笔就是随手下笔。而按照当今的定义,随笔就是生活现实中之心情,感悟,观点,发现等。不管怎样,信手写来,随心所欲,无拘无束,但中心还是想说克什克腾之山川,山川孕育着大文章啊。最后,还是用一作家的咏山川的题画诗来结尾吧,或许亦能启迪人的心灵:

  我画青山山画我,三分情味四分缘。

  尚有三分留帆影,人生原是逆风船。

上一篇:新沟的早晨下一篇:援藏如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