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新沟的早晨

2018-11-5 11:26| 来自: 中国散文网|作者: 湖北省 夏国冰|编辑: admin| 查看: 393| 评论: 0

  借着去看新461非常规开发井的机会,去了趟新沟。我们住的旅社就在附近。春末夏初的新沟依然很冷,晚上开了一夜空调。早晨醒来,洗漱完后我直接去外面觅食,借机感受下新沟镇的人文地理。

  晨曦未明,一阵清风爽利,跟其他小城镇一样,这里仅存的一派田园风光让人流连忘返。我面对着远离城市一隅的小镇,静静地思考着,不时看见乡间小道上有几位老乡挑着担子在田埂上快步行走。不一会,人来车往的,很是热闹。等到了黎明时分,整个街道人声鼎沸。因为是周末,几处公共路口几乎被摆地摊的占满了,其中老年人和妇女占了绝大部分,很多小孩因没有父母照看,开心的围绕着电线杆相互追逐着。我发现,无论是摆摊的还是本地的行人,走路都是慢条斯理的,但见他们从我面前走过,几乎个个清瘦,诚然不是那种营养不良的瘦。偶尔看见几个背着包的青年男女,那肯定是外地的驴友路经此地。

  呼吸着乡间清爽的空气,来到了新沟嘴大捷战场遗址。等我细细地辨认碑文的过程中,一股繁华与喧嚣的热浪扑面而来。老街为东西走向,长300米,宽6米,共有商铺50-60户。一眼望去,像一条五色彩练:渔具竹篾杂货店、老字号的药材店、农具产品代销点、古董字画店,此刻娇艳妩媚的杜鹃花,古朴凝重的街灯和多彩的广告——统文化和现代元素在这里无声地交融和延续。人们在这里悠闲地或徜徉或购物,将这条五彩缤纷的飘带涂抹上又一笔浪漫色彩。街道上的建筑物有点类似于徽派建筑群,具有典型意义的遮阳避雨的功能,少有现代意义的不锈钢铁栅栏安装门户。街角深处不时发现居民家门楣上贴着烈士故居光荣军属牌铭,居住在这里的居民家庭里大都喜欢在中堂及柱子上挂着年代久远的十大元帅年画和老照片。其中的一张最为深刻:1932年6月,敌川军第四师范绍增部向新沟嘴进犯。为了保卫洪湖革命根据地,贺龙命令段德昌率红九师日夜兼程300多里赶到新沟嘴,在当地军民的配合下,与敌人浴血奋战,全歼敌军一个师,俘敌3000余人,缴枪2000多支。战斗结束后,红九师在这里举行了隆重的新沟嘴大捷祝捷大会。1986年7月31日,中共监利县委,县人民政府在当年的战场上树立了新沟嘴大捷纪念碑。此刻我站在它的正中央,内心里感受着风云际会的时代变迁。

  今天,老街的许多年轻人都搬到城里居住,留在这里的老人渐渐稀少。故居埋名,故人留声。然而,明清和民国年间保存至今的许多颇具特色的建筑群依然叹为观止。一直通往采油十队方向路口的蚝壳墙和青瓦片散发出来的泥土气息依然在小巷里淡淡地飘逸。走到一家能容纳十来人的小餐馆,我要了俩份当地的特产火烧粑子。因分量太足,我勉强掰碎半个吃下,还剩下一个。老板说:“你是外地的吧!如果吃不完可以退还呢!”这时却发现一位刚进门的花白头发的老农要了十个包子,小心翼翼地扎紧随身带来的布口袋里,说是赶趟集市,随便给家里的孙子带点好吃的回去。他到门口买了五个火烧粑子,自己要了碗包面,蘸着醋,不紧不慢地细嚼慢咽,很是气定神闲。一位老人买这多食材,这让我不由得多看了两眼,老人看到我对他好一阵观察,就起身拍了拍一身的灰尘,转身离去。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倒觉得他不像个老农,倒像是一个走下凡尘的仙人。在我离开餐馆时,我看到早先三位农妇各就着一碗米茶边吃边聊,模样约莫70大几,身体倍儿棒。她们在我刚进门那会就在吃那碗米茶,现在面前但见汤水未动,我起身要走,还是原样。原来乡下的生活如此简约,原非我们住贯大城市那样势力人为,这让我见识了啥叫真正的悠闲!

  在街上行走,没有了城市的拥堵,没有了雾霾,有着极好的心情。在一家简约的棋牌室前,停下脚步,因是早市还没有营业。我进去的时候,没看到店主,正欲退步,听见有个清脆的声音对我说“你好!”我赶紧回了句“你好!”半天没见人出来迎候,才发现原来跟我打招呼的是挂在门口笼子里的八哥。新沟人没有早晨打牌的习惯,所以老板在街上溜达去了。我看了一眼棋牌室的价目表,每小时3元,免费添茶倒水,茶叶是本地产三片叶,很是清心润肺。因我来得较早,没有他人造访。当我离开棋牌室时,笼子里的八哥对我说的仍然是“你好!”看来它不会说“再见!”

  我的目光又被一家写着“猪肝面”的餐馆所吸引,便推门走了进来。约30平方米的40多个座位的餐馆已经坐满了人,还都是老年人,他们的脚下放着买菜的挑子,他们很受用自己的生活方式,赶了早集必定好好地享受一番。每人面前一溜的瓷碗,哪碗是土碗,比我们想象的大出许多,确切地说应该叫盆。盆里是熬得老汤,汤里漂浮着几片猪肝和几片青叶,面条隐藏在汤里。大家主要是喝汤。整个餐馆里都是一片“哧溜刺溜”的喝汤声。上午走在新沟的大街小巷上,发现当地的居民很悠闲,从他们脸上看不出太多的紧张感。不像大城市那样,每个早晨,上班族都行色匆匆。在十字路口都是等着赶车的人。学着当地人的样子,我也悠闲地走在枝繁叶茂的树荫下,感受着乡下人赶集的乐趣。浏览着过往的行人和一家家店铺。到了临吃中饭的时候,看到邮局门口张挂着欢迎返乡农民支持家乡建设的横幅,才想起年轻的男女们都到外地打工去了,怪不得走遍街道上看不到年轻人的身影。好不容易看到几个年轻人,还是穿着红色工装的石化人。

  走在回宾馆的路上,发现路边的广告牌上写着“欢迎您到新沟”。回望它,我竟生出一种依恋不舍的情结,我深知,那是我的思绪在飞扬。你的每一块青砖、每一条小巷。每一间店铺,甚至于每一坐居民房,无不承载着先人们一生的心血和荣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