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母亲带来一包苦苣菜

2018-11-5 11:23| 来自: 中国散文网|作者: 新 疆 王力行|编辑: admin| 查看: 498| 评论: 0

  母亲从遥远的老家托人带来一包干野菜,是苦苣菜。母亲在电话里说,她一朵一朵地将菜择干净了,然后晾干,这才装袋捎来。她又说,在开水锅里煮熟后,用凉水漂一漂减少苦味,然后用刀切碎,放上调料再用油一泼,好吃得很。我的心不由一阵激动!

  苦苣菜,很多人叫苦苦菜。我查了一下辞书,苦苣,属于菊科,又名“苣菊”,分栽培和野生两种,“野生苦苣”又名“欧洲苦苣”,多年生宿根草本。叶甚长,有小缺刻,似蒲公英,浓绿色,鲜根和叶可作蔬菜。

  多少年没有吃过苦苣菜了。苦苣菜啊,那又香又苦的味儿,勾起我心底里一段艰涩的岁月。

  在我的记忆里,我是吃着野生苦苣菜长大的。农历三月,一场春雨,苦苣的嫩芽就悄悄顶破了土皮,从地里冒了出来。刚刚有两个叶瓣,太阳一晒,就变成了酱红色。这时,饥饿的孩子们手拿铁铲,一铲下去,用手一揪,一根白白胖胖的嫩生生的鲜根就从地下被揪了出来,而且被铲断的根部还流着白白的奶汁。因为早春的苦苣多生长在田间地头,当你一不留神刚走进田里时,身后就传来一声凶吼:“哎!不准进地,谁敢进去,看我不打断你的腿!”好像生产队长早就盯着你。于是乎,孩子们就轰的一声赶紧从田里跑了出来,因为禾苗还未透土,不允许到大田里拾野菜。孩子们只好又跑到老远老远的野洼里铲野菜。费上半天时间,才能拾上小半筐苦苣菜,用现在的话来说,最多有两三公斤。

  当我拖着疲惫的身子,饿着咕咕叫的肚子,回到家里将苦苣菜交给母亲时,母亲总是心疼地说,我的娃真行,拾了这么多嫩芽芽菜!于是,母亲用最快的速度洗尽、煮熟,在铁锅里滴上几滴油花儿一炝,放些咸盐,有意先让我尝一口。我用筷子夹一棵苦苣芽儿,放进嘴里快快嚼着,脆生生的,虽有些苦味儿,但苦中带有一些甜丝丝的香味儿。母亲问,好吃吗?我吧唧着嘴说,好吃!一面忍不住,又吃了一根苦苣菜,生怕母亲指责,偷偷看一眼母亲,但她什么也没有说。母亲知道我饿得慌啊!当一家人围坐在炕桌旁,小口喝着面汤,大口吃着苦苣菜时,我觉得世界上最好吃的就是苦苣菜了。

  春末夏初时节,地里的苦苣长出了叶子,有的已经长出了一根长长的茎秆,顶上开着黄黄的小花儿,再过些日子花儿败了,就变成了毛茸茸的白色的“蒲公英”,风一吹,花絮就飞了。这时拾野菜的人多,大家就只选鲜嫩的苦苣铲下来往筐里装。渐渐的,离家近的地方就拾不到苦苣菜了,必须要走好远好远的路程。

  我13岁那年,有一天,天刚麻麻亮,母亲就带着我到对坡山上去拾野菜。临走前,母亲带了两个麦麸皮苦苣粑粑。就是用麦麸皮拌苦苣菜,然后用手捏成的粑粑,当作半天的干粮。

  太阳一竿子高时,我们已铲了好多苦苣菜,可一装背篼,只有一半。我知道,拾不满背篼是不能回家的。我累得坐在地上不想动了,母亲知道我饿了,就说:“来,咱们吃早饭吧!”她打开手帕,取了一个粑粑给我。我捧在手里,低着头很快就吃完了。母亲看着我吃完了就说:“好了,早饭吃了,咱们赶紧拾菜吧,背篼装满了就回家。”

  当炎炎烈日照到头顶时,我们的背篼终于拾满菜了。可是这时候,我的肚子饿得咕咕直叫。当我和母亲各自背着沉甸甸的背篼迈着沉重的步子下山时,我的腿子直发抖,我不由自主地往前快走几步就将背篼靠在路边的地埂上休息。我看到,母亲的双腿抖得比我更厉害。母亲是小脚,平时走路都不方便,更何况这时背着沉重的背篼下山,十分艰难。看着母亲抖动的双腿,我的心不由也在发抖......我等好长时间母亲才能赶上我。我说:“妈妈,休息一会儿!”母亲这才将背篼靠在路边上,抹一把额上的汗,脸上露出一丝安慰我的笑。那笑容,就像一朵黄色的苦菜花儿。

  当走到山下时,我实在走不动了,就将背篼靠在地埂上。这时,母亲慢慢地走下山来,也将背篼靠在地埂上休息。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从怀里拿出手帕打开说,这里还有一个菜粑粑你吃了吧!我不由惊喜地问:“咦!哪来的?”她说:“我走时多带了一个粑粑。”我接过粑粑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当我吃到最后一口时看了一眼母亲,突然明白过来,母亲今天上午一口都没有吃呀!菜粑粑全留给我吃了。看着母亲的眼睛,不知是羞愧,还是自责,还是悔恨,我不由哇地一声哭了!妈妈却安慰我说,不哭,妈妈不饿!

  这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却刻印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永远不会忘记。如今,不管是城里人还是乡下人,再也不为温饱发愁了。城里人锦衣玉食的生活过腻了,都想用野菜野味儿来换换胃口。在和母亲的电话中,我无意间提到了野菜好吃的话,于是,母亲就给我千里路上捎来了。

  我喜欢苦苣菜,因为在饥饿的年代里,她用洁白的乳汁养育了我。

  我喜欢苦苣菜,因为她的出身最贫苦,荒山野洼,陡坡平地,只要有黄土的地方,不管环境多么不好,她都可以扎根生长,餐风饮露,无怨无悔。之所以留给人们一些苦味儿,那是告诫人们一个道理,生活的本质就是有苦有甜。当苦尽甘来时,要倍加珍惜。

  我看到苦苣菜就想起了母亲!

  谢谢您,母亲;谢谢您给我带来的苦苣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