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母爱,记忆里飘香

2018-11-4 20:33| 来自: 中国散文网|作者: 吉林省 于春荣|编辑: admin| 查看: 470| 评论: 0

  唐代诗人孟郊的《游子吟》家喻户晓,多年来在心中默诵无数次,对母亲的思念魂牵梦绕。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儿时,所有的欢乐,念想,美好都与过年紧密相关。腊月的深夜,母亲和三位婶婶忙完一天繁重的家务,围坐在煤油灯下安静、专注的为年做准备,铰鞋样、纳鞋底、缝裤子、做衣裳。离年越来越近,母亲们一天比一天忙,我几次醒来,看见她们一如既往的忙碌,直到子夜那盏煤油灯仍在闪着微弱的光。实在太累太困了,用手揉揉困顿的眼睛继续手中的活计。寒冷的夜晚不时搓搓冻僵的手,母亲的千针万线缝进了对新的一年美好的祈盼。除夕之夜,我们姐弟四人都穿上了新衣、新鞋。这就是我儿时最暖心的记忆,这股暖流已注入我的血液,四位母亲在煤油灯下忙碌的身影永远铭刻于记忆深处,母爱,在记忆里飘香。

  母亲心灵手巧,做事细致、讲究,为家人做的每一件衣服都是用心在做。清晰记得她有一个掌心大的烙铁,用时放在锅底的炭火里烧热,我经常看到母亲拿出烙铁时顶部烧得通红,但它散热又快,这就要精准的掌握好烙铁的温度,既不会烫焦衣料,又能把每一条缝熨烫平整,每做一件衣服要反复烧热多次。母亲穿针引线如行云流水,每一个针角都缝得匀称周正,在衣服的正面绝不会露出背面的针线。

  众所周知,在那个凭票供应的年代,每个人的衣服少之又少,母亲用生活的智慧把平淡、简素的生活打理的井井有条,冬天的棉衣拆除棉花就变成了夹袄、单衣迎春过夏。母亲还把穿旧的裤子翻个个,俨然又多了一条新裤子。

  一年四季的被褥母亲经常拆洗,每一次用搓板搓洗时双手在水中泡的发白,用久的被子布料非常儾了,每次洗都要经过三部曲。首先用米汤浆洗被子,晾干后用嘴喷匀水,然后两个人拽住被子的两头,像拔河一样反复抻拉,最后把这些被里、褥里放到一块光华的大木案子上,母亲手握两支棒槌反复捶打,称之为槌被,槌被时发出乒乒乓乓非常清脆有节奏的声响,一床床儾软的被里变得光滑、平整、耐用。母亲用乐观的生活态度把家常的缝缝补补、洗洗涮涮做得有声有色。家中仅存的两张照片,1955年的全家福我穿着起肩的碎花衬衫,外穿时髦的背带裤;1962年的照片中妹妹穿的外套轧着褶皱均匀的飞边,母亲用她的巧手把生活挽成了花,让清贫、艰辛的日子过得活色生香。母亲灵魂深处溢出的那份贤淑、聪慧、淡雅温润着我们的心田,母亲从容、乐观的情怀为我们点燃了自信、自尊、自强的心灯。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游子吟》写的是母亲为远行的儿子缝补衣衫,可我的母亲为年幼的子女争分夺秒、昼夜不停的缝补是那么的凄凉、悲壮。1964年春母亲得了重病,她可能预感到自己已时日不多,无力再抚育孩子们成长,在去治病的前些天,拖着孱弱的病体不停地浣洗,缝补。至今我还记得母亲艰难的直起腰,捶打几下又咬牙坚持的样子。母亲为我们每个人拆洗了棉衣棉裤,为我做了一件大衣。她把一个绣花枕头包起来,告诉奶奶这是准备给不到周岁的儿子将来上大学用的……她用生命爱着子女。母亲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大口咳血,肺里像燃起了一团火,吃一口凉的能减轻一些痛苦。我十岁七岁的妹妹前街后巷找卖冰棍的,经常是找不到,两个孩子一心要买到能让妈好受点的冰棍,她们从住在粮库附近的家穿过大十街、走过小十街,最后到关东的水产公司冷库去买,幼小的身躯跑一个来回要一个多小时,两个妹妹汗水泪水在脸颊淌成了溜,两双手紧紧抱着装冰棍的暖瓶,我们撕心裂肺的一声声喊着妈,我们要留住妈。

  母亲苏醒后气若游丝,看到身上穿着深蓝色金丝绒中式上衣,这是母亲多少年都舍不得穿的最华丽的衣服,母亲吃力地抓着衣角示意要脱下去,又指指我们,大家明白了母亲的意思,她是不舍得穿走这件衣服,她要留给孩子们。没过多长时间,三十六岁的母亲走了,去了天堂,我当时最大十三岁,最小的弟弟不满周岁,年幼的姐弟四人只知道惊恐、恸哭。

  1976年我已参加工作,11月份被派驻金沙乡参加路线教育工作队。那时雪大天冷,走路踩在雪上脚底嘎嚓嘎嚓响。奶奶意恐我冻着,赶做棉衣棉裤,我们家的一贯做法是面要新的,里子就是补丁摞补丁的旧衣服。絮棉花的厚度标准为一把掐不透,挡风防寒。这就是长辈对子女关爱最实际、最具体的体现。生活态度是再穷也要有里有面,体面的生活,维护做人的尊严。

  长辈们勤劳俭朴的优良传统,吃苦耐劳的品质使我受益匪浅。母亲去世后,奶奶教我做针线活,锁扣眼、盘纽襻、沿边、包边、滚边,从补袜子到服装裁剪,样样可以完成。每年暑假与奶奶一起洗衣、槌被、拆洗棉衣,学会了过日子。1977年我也做了母亲,女儿穿着我做的衣服,织的毛衣毛裤开开心心去上学。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德宗贞元十六年,孟郊五十岁,当了溧阳县尉,他有了对岁月的感悟,对母亲的感恩,写出了这首世代相传的《游子吟》,这是天下母亲对子女纯真、质朴、温情、慈爱的真实写照,这是每一个家庭生活的缩影。我用许多年读懂、领悟了母亲的情感,生命垂危时她拼尽全力为孩子们多做,再多做,在与生命赛跑。那年看电视剧《红高粱》,我泪如雨下,九儿被抬入棺木后又慢慢苏醒,生命得以延续,这也是我母亲的经历,被放入棺木,她又苏醒,挣扎着活了七天,守望着她的孩子。母亲临终时对四个年幼的子女充满了无尽的牵挂,万般的不舍,对他们的命运有着无以言表的担忧和期许。她是带着怎样的痛心疾首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天之大,唯有母爱完美无瑕。

  生命是一场懂得。读懂爱,记住爱,延续爱。现在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东北人早已告别了大棉袄、二棉裤的时代,在穿着上追求时尚、品牌、个性,手工缝制已成了高级私人定制。可无论怎样变化,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要铭刻于心,融入血脉中。感恩父母、珍视亲人、身边人给予的温暖和厚爱,在平凡的生活中调试出一份清香和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