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石林城堡我念您

2018-11-4 20:31| 来自: 中国散文网|作者: 广 西 韦静夫|编辑: admin| 查看: 302| 评论: 0

  转眼间,今年已77岁了。欣逢盛世,老年生活悠然自得,心无挂碍。然而每当听见“石林城堡”四个字,便不由一股淡淡的、仿佛乡愁似的眷念之情,油然而生。儿时的记忆便一幕幕依稀展现在眼前……

  大概六、七岁吧,跟屯中的小朋友们最爱相邀去玩耍的地点,便是屯西山上的“农抗”(壮语地名,即今所称的“石林城堡”)了。什么原因呢?小孩不仅贪玩,更爱听故事了。我们屯有一位眼瞎的唐伯伯,又最爱给小孩子讲故事。故事中,我们最爱听的是“八仙过海”,听了又听。唐伯伯有疑必答,无知小孩总觉得新鲜,真是百听不厌,直到耳熟能详。所以八仙姓名及故事情节,至今大体记得相当清楚。说是不知多少年前,八仙遨游东海归来,腾云驾雾一路斗法斗宝逗着玩。一天(唐伯伯说,仙家一天,相当人间千年),八仙正好经过我们“农抗”上空时,前面忽现一片蒙蒙白雾,嗖嗖暖风。原来是当年道教鼻祖老子,在此布下的八阵图。但见八面四方都有门,从中隐隐响出剑鼓之声。八仙按下云头,稍为迟疑后,相邀试试合力破阵,显显各自神通。于是铁拐李带头,汉钟离跟进,接着张果老等鱼贯而入,曹国舅封尾,按八仙成仙先后为序,从正东“生门”冲了进去。谁知阵如连城,重重叠叠,都有门户,分不清南北东西,辨不出休门死门还是开门,加上鼓声大作,变化无端,八仙之间,失了呼应,自顾胡乱冲闯。正惊慌问,忽见一白发银须老人,策杖冉冉而来,手握拂尘,轻轻一扫,八仙手中的法宝,一一落下。老人哼一声:“随我来吧!”八仙一个二个两手空空,垂头丧气地跟着老人,从西南的休门,徐徐而出。老人化作一缕青烟忽然间不见了,八仙个个两袖清风,面带愧色,朝正西方向驾云悻悻而去。就这样,老子所布的千古八阵图,连同李铁拐的铁拐杖和酒葫芦、钟汉离的大蒲扇、张果老倒骑的毛驴、何仙姑手中的荷花、蓝采和的花篮、吕洞宾的双剑、韩湘子的横笛以及曹国舅的阴阳伞,一起化作了美妙神奇的、我们马山金钗的、令人心驰神往的“石林城堡”——方位就在我的故乡马山县金钗镇龙塘村天付屯屯西的山间。

  长大后,才逐渐明白,这不过是一个民间传说的神话故事罢了。然而当年童稚无知,唐伯伯又讲得神乎其神,风趣横生,我们这帮娃仔头也都听得有味津津、入迷兮兮而深信不疑(其实已深入潜意识里)。所以常常相邀,上到“农抗”里去寻寻觅觅,指指点点,这个好像是张果老倒骑的那条瘦毛驴,那个好像是吕洞宾的两刃双剑;这里像是李铁拐的铁拐杖,却不见挂有酒葫芦,那里像是曹国舅的阴阳伞,又像是韩湘子的横笛……其实,真正的我家乡的石林城堡,据有关旅游专家介绍,她的面积约有一平方公里,她是广西至今发现的最大最奇最美的石林。其整体形状,有如一座欧洲的古代城堡,因而得名“石林城堡”。它北面有东、西两个门,南面也有东、西两个门。四门之中,北面东门日常少有人走。北面西门才是原始以来的主要进出大门。

  而南面的东门和西门却面临千丈悬崖,只有猴猿才能上下攀缘。当你沿着我们天付屯西的一段缓缓坡路,来到石林城堡西北大门前,请小心翼翼再登十数级(约60°坡陡)的零乱石阶,便可进入名贯古今的“八阵图”迷宫了。一抬眼,周围尽是石柱、石杖、石笋、石屏风、石残墙,有圆形的、方形的,也有不规则形的,正面侧面看又各不同。都上下基本等大,二三十米高低,刁钻挺拔,排列有序。之间有构成拱桥飞架,或成水月洞天,翠竹掩映,乌语虫鸣。石体上藤蔓攀爬,杂木灌树摇曳其顶,百草山花点缀其间,披红挂绿,无论狂风肆虐,不管山雨冲刷,千年绿意,依然葱葱。如果游客有心,细细赏之:还有石状北极猛熊、南极巨鲸,还有蒙古的高架骆驼、张果老的瘦骨毛驴,还有飞鹰礼佛、大象拜祖、鲤鱼亲嘴、慈母背婴……千姿百态,应有尽有,魔幻离奇,妙不可言。其间,沟壑纵横,九曲八弯,交错连通,清风习习,人行其中,如临迷宫,安不醺醺陶醉焉!但抵西南门——又称南天门,便又豁然开朗。面临峭壁,眯眼俯望,一马平川,公路直贯,民房井然,池水绿绿,群山青青,这里便是下基屯一一我的小学老师钟鼎秀烈士的故居。每当登临此境,我在内心深处便要默默而念:敬爱的恩师,您的尸骨虽然远葬在县城鳌鱼山麓的革命烈士墓,您的英魂却一直萦绕在我的胸中。恩师,祝愿您在天之灵,享福安息,笑看人间吧!前年春末,我宜山高中同班同学6君子,于高中毕业五十四年后,相邀来到我故乡探访我。别时依依,作诗互慰。现摘数句,但求共享。汉松兄诗曰:“高中岁月已如烟,白首相逢俱承缘。同聚金钗桑梓地,抚背拍肩尽欢颜。攀罢石林游红水,互敞心扉笑语绵。盛宴叙旧情意重,金樽问月几时圆?”崇恩兄诗曰:“同窗学友马山行,金钗胜景数石林。千姿百态神工造,养在深闺醉游人。”泽宇兄诗曰:“金钗石林峭,大凌潭水清。红河东流水,悠悠故人情。坎坷数十载,人间重晚情。……作为东家主人,我也不得不勉为其难,赧然而对:“三载同窗黄鹤去,一生情义梦中留。银发携手游山水,心宽体健便无求。把酒临风谈天地,品茶从容论春秋。但许腮旁常带笑,聚散匆匆又何愁?”

  只可惜,明朝的地理学家徐霞客先生,当年旅行探险云、贵、两广时,足迹未及我马山金钗。不然的话,也许《徐霞客游记》中,定有我故乡“石林城堡”的一段生动记述,我美丽的故乡早已名闻天下矣。然而,当今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网络时代悄然来临,石林奇景已在网上广为传闻,我市我县党委和政府已把石林城堡定格为乡村旅游景点。水泥路已铺到石林城堡的北西门下,也铺到了风景静美的小石林山庄。屯中建起了生态公园和人工石林湖,苏家后生已注册经营起第一户“农家乐”。县里于今年10月15日举办了第一届石林文化旅游节,四面八方的宾客纷至沓来,一时熙熙攘攘,盛况空前,给我偏僻贫穷的故乡,增添了无限亮丽的光彩,展示了无比灿烂的前景。家乡的父老,内心对党和政府,不知充满何等感恩之情哟!

  我虽垂老,仍“未知老之将至”。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感召激励之下,我也和十三亿多各族人民一起“志在千里”,“壮心不已”,写下这篇散文,献给我无时不在眷恋的美丽而神奇的故乡!

上一篇:我也爱过下一篇:致最敬爱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