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我也爱过

2018-11-4 20:02| 来自: 中国散文网|作者: 河南省 郭跃红|编辑: admin| 查看: 561| 评论: 0

  我不是宿命论者,不相信命中注定。但我相信缘分,良缘是缘,孽缘也是缘……

  ——题记

  我做梦也没想到,千禧年的第一天,会在拥挤的公交车上看到他。这百分之百的意外让我感到惊喜。从未有过的忐忑由然而生,我害怕眼前的幸福会稍纵即逝,担心他会下车又怕他不会下车,我想喊却喊不出来,我受惊了。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那年我刚刚大学毕业,分配到一家国企。

  记得那是一个夏季的末端。那天就要进入午夜了,天气依然闷热异常,月亮奶奶和它的儿孙们也都躲进了云里。窗外漆黑一片,没有一丝的风。我刚刚做完最后一次化验数据从车间里回来……。忽然,一道闪电划破长空,接着是电闪雷鸣,然后是暴风骤雨,雨水顺着玻璃连成了一条直线往下淌。我顿时想起了什么,抓起了雨衣就向外跑……

  “轰隆隆”,“轰隆隆”,又是几声惊雷,雨水像掉了底的水桶直冲车间的大门,我和大家一起开始了抢险。雨越下越大,水越积越深,一个个沙包堵在了车间的大门两旁。抢险接近尾声时,一阵凉风吹来,我打了一个寒战,顿觉头重脚轻,晕倒了。就在我倒下的一刹那,恍惚之中,一个男人上前抱住了我……

  三个月后,我的实习期满了。由化验室调到了技术处,在那儿认识了他。一个精力充沛,热情奔放,成熟稳重,聪明睿智的他。他的个子很高,需要仰视才能和他讲话。他的眼睛明亮,炯炯有神,高高的鼻梁,头发乌黑发亮,鬓角的头发微微地突进了一些,典型的国字脸,皮肤有点黝黑。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我就有一种无法说出的冲动。我喜欢他的一举一动,甚至是每一个眼神。有一次,单位里加班,我们一起吃饭,我不小心吃进嘴里一根头发,他温柔地说道:“蓝,你的头发吃进嘴里了。”我答非所问地说:“你喜欢长发的女孩,还是短发的女孩?”他看着我的发梢接道:“应该是长发的吧。”

  和他在一起是那么的快乐,时间好像在飞逝。闲暇时,我们聊社会谈人生,侃男人说女人,有聊不完的话题。一种莫名其妙的“妄动无明”油然而生。当我意识到自己的存在会危及他时,痛苦和烦恼就产生了。

  我不是宿命论者,不相信命中注定。但我相信缘分。良缘是缘,孽缘也是缘。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收获的季节到了,二期工程开车成功了,他调走了。他的出租车启动时,我趴在窗前,望着他的车子,视线模糊,埋藏在心底的爱,汇成了滚滚的泪珠滑落下来,滴在了嘴里,咸咸的,涩涩的,那一刻我的心都要碎了。我差一点就说出了:我爱你。可现实里我并没有告诉他……。他走后,同事告诉我:那个暴风骤雨的夜晚,就在我倒下的一刹那,是他上前抱住了我……

  落花是秋天里最美的一首诗。落花能让人心动,也能让人心疼。他走了,我迎来了生命中最寂寞最寒冷的日日夜夜。每天我下班,都徘徊在那个十字路口,望着熙熙攘攘的人们和川流不息的车子,期待着能有我的他……从某辆出租车里走出来,哪怕是向我招一招手,给我一个眼神,我也会知足的。

  花开花落,春去秋来,我将盘在脑后的发髻散开,披在身后增加飘逸和洒脱,希望能有奇迹出现,八年了,从未有过……

  “篮子,篮子……”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车下喊。我如梦初醒,看看周围,发现车上的旅客大都下了车。我顺着声音转向窗口,忽然发现车下跑动的他,我慌忙打开车窗,他渐渐地远去,随风飘来了他嘶哑的声音:“好好……好好地活着,假如……假如,真的……真的有来世,我们,我们……来世再……再见……”我依依不舍地望着他,万种柔情油然而生,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个尽地往下淌,滴在了我的嘴里,我用力地点了点头,解下脖子里的白色纱巾,擦擦泪,抛向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