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端午节的今昔

2018-11-4 19:41| 来自: 中国散文网|作者: 江苏省 周伦章|编辑: admin| 查看: 351| 评论: 0

  在儿时的记忆中,除了过年,就数端午和中秋两个节日的印象比较深刻了,而端午节似乎又更胜一筹。回想起来大概有两三条缘故吧,从过年到端午,大约有四个月时间,中间经过了漫长的春天,虽然天气渐暖,草木丰茂,但往往春荒也随之而来,野菜充饥的日子总不太好受,好容易挨过了立夏小满,大麦元麦已经上场,小麦也差不多成熟了,有吃的了。这时候端午节又到了,大人小孩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尤其是我和弟妹们,大约在芦叶长成的时分,闻到芦叶的清香,就想到吃粽子了。芦叶多得很,糯米即使有,也要等到端午节的头一天才能拿出来。但预演是可以的,我打来芦叶,在田头,在场边,烂泥就是裹粽子的糯米。我也是老手了,大概七八岁时就学会了这手艺,现在又手把手教弟弟妹妹了。这样的预演,在节前总不下有十次八次吧,而一过了节就没有兴趣,因为已吃过粽子了。还有做雄黄袋儿,剪两块一寸左右方形的零头布,花布更好,复合缝上两边,翻过来,对折成燕尾形,装满揉成小团的艾叶,雄黄一般是没有的,再收口,即做成一个心形的香袋了。这件事我一直乐此不疲,从节前做到节后,从五六岁做到十四五岁,每年都要做一二十个,大大小小,大的挂在脖子上,小的系在手腕上,还可挂在壁上,放在书包里的。直至七八十岁的今天,也总想多闻一下艾草和菖蒲的香味,因为这是端午节的味道。

  五月初五日终于来了,清晨醒来,就闻到了满屋的芦叶粽香。这粽子照例都是头一天傍晚就裹好的,很少的年份才有糯米,能有籼米就很好了,往往主要的原料就是大麦仁加蚕豆瓣儿。而裹粽的主角多数都是奶奶,我也因为要上学只能有时候做个配角,而这个季节总是父母亲一年当中最忙的时候,连续两个月每天都要劳作十五六个小时以上。有的端午节妈妈也抽空亲自来裹粽子,而到奶奶晚年了,就都是妈妈,或者妹妹们了。奶奶裹的粽子叫花粽子,又细又长,芦叶包成带人字形叠层花纹,是可以作婚喜寿庆等项的礼粽。奶奶也常被别人家请去包这样的粽子,我小时候也能不在端午节的时候吃过奶奶带回来的礼粽。妈妈包的粽子则叫一把抓,就是用三到五张芦叶均匀叠排,双手一把裹起来,填上米就行了,又快又好,在北方则叫小脚粽子。我传的是奶奶的手艺,但总没有奶奶包得紧,煮的时候会有松散了的。后来我有孩子了,过端午节也会来一手,显一下本事,而妻则学了与我母亲一样的手艺,这当然是从她母亲那里传下来的。现在只要街上有芦叶卖,妻总要买几斤回来包粽子,而且在端午节前后大约要包四五次,而我反而懒得动手了。我还劝妻不要烦心了,超市里买一点就行了,而妻则算起细账来,说买粽子太贵,腊肉的,咸鸭蛋黄的,都要四五块钱一只,白粽子也要两三块钱一只,不上算,自己动手只要五六毛钱一只。其实这个省钱的理我也懂,只不过怕她劳累罢了。对于儿时的端午情结,大约也跟粽子不多有关系,没有吃够就没有了,再想吃就要等到下一年了。在我,是没有吃个够,在父母,其实就是尝一尝而已。如果有米粽子,一定是留给子女吃,自己只吃大麦仁的。所以端午这一天早晨,我和弟妹都等着揭锅盖剥粽子。因为粽子是头一天晚上煮在锅里的,闷了一夜,第二天吃才黏才香。这种等了一夜的感觉真好,可惜现在找不回来了。

  再说,端午这一天的雄黄酒也是难以忘却的。父亲,还有我,总会小口喝一点,小的弟妹嫌味道不好不会喝,母亲也不喝,大约是舍不得。但人人都要弄一点雄黄酒抹一抹额头和手脚,说是这样就不会遭毒蛇毒虫咬了。喝下去那自然就是脏腑清毒了。至于端午的午饭,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红苋菜炒大蒜瓣一定要有,其他的就看有没有钱了,肉是很少有的,有时候可能有个炖小黄花鱼干子,或有个麻虾涨鸡蛋。到我读中学了,端午节就在学校里过了,那中午总会有几块猪肉,还配过咸鸭蛋,也有同学家长送粽子来的。这个时候,总觉得自己好了,有一次把咸鸭蛋放口袋里,等星期日带回家去的时候都已经压扁了。当然,也不是每个端午节都有粽子的,比如一九六O年前后的两三年,人都饿出浮肿病了,还谈什么粽子,好在周围的人都一样,只能一起说说过去吃粽子,或者什么时候能吃上粽子了。

  啰啰嗦嗦说了这么多,在别人也许是不值得一提,或者不屑一听的事,而在我却是不可磨灭的永久的记忆。有些虽然是苦涩的,但甜美的回忆也确实是很多的。这些记忆,几乎在每一年的端午节都要再加深一遍。现在我已经做了外祖父了,也总想把端午的记忆变成过节的现实,但又提不起精神来,人老了,好像回忆比现实更重要。但妻却很认真,常说小时候母亲都要为每个子女做一双新鞋,七八双鞋要熬一二十个大半夜。所以,在我的两个女儿小的时候妻总要为她俩买端午节新鞋。即使到了现在她自己老了,也不忘包粽子,还叨念女儿不会包粽子以后怎么办。妻也总是提前挑最好的艾蒲买回来,用水养好,端午那天老早就插在门框上,这寄托了她对一家人驱邪消灾的美好愿望。而我在今天起床后则陷入了对端午节深沉的回忆,同时也同样寄予了一个老人的希望,随口填了一首《浣溪沙·丁酉端午》:

  樱桃灿红枇杷黄,悬蒲插艾过端阳。浓浓粽香满厨房。

  五毒除尽保健康,打虎拍蝇挂心肠。赫赫钟馗坐大堂。

  端午节,不仅仅有回忆,更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