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冰消雪融》连载(1)

2018-11-1 17:29| 作者: 黄眉英| 审核: 九天雄鹰|查看: 1387| 评论: 2

1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

    声声脆嫩稚气的小女孩读书声,传遍了空荡荡的山谷。

那是一九四年春天的一个清晨,临面相对的两座大山,在雾气环绕的飘眇中隐现

林中鸟语不断,溪涧发出淙淙声响。两山之间看似两里的路程,却要走上十多里才能到达彼山。那座稍低、平缓的大山半腰有一处宽敞平点的地,住着一百多户人家的村子——村,受辖于当时的温泉区(现已更名为磨坝)。小女孩的读书声就是从里传出来的

    坝上有壹百丘大小不一,还算肥沃的田地。坝中,时不时有些低矮小石山,排小分队似的,东一处,西一处。通常这些地都是种植玉米、辣椒、高梁。边沿连接处,便是梯形式的田块渐渐延伸大山底部。

“吁—吁—吁”一位身材丰满、身背枪杆子的少妇从壮实的马背上娇健的跳下来

“还有哪些人没有到?”声音掷地。

    十几号长工,一溜坐在田坎上,没有人敢吭声,生怕说错了话。庆财主家的少奶奶是出了名的精明能干的。

    “少少奶奶,月秀小姐好聪明哦”空气窒息了好一会,长工孟牛儿猛地咽下一大口口水,卑躬屈膝,颤抖着讨好的对少奶奶赞道。

    “是的哦是的哦”一直没敢出声的长工们,此时就像都统一口似的,点头哈腰的附和起来。

    庆少奶奶冷峻的脸顿时舒展开来。细眼一瞧,庆家少奶奶长得漂亮极了。个子高挑,1.65米吧。肤白,椭园脸,高鼻梁露齿一笑,牙如皓月。如是站在上海的大家闺秀堆里,也不会让人觉得她是山村来的地主老婆。此时,她莞尔一笑,让人感觉亲切了许多!向后挽起的发髻用一棵漂亮的银簪穿扣住,簪头吊坠是小滴水串。

孟牛儿二十八有余,相如中年。那张爬满老纹的谄笑总算放松下来。尽管才是春季的早晨,他已感到他的汗水是打湿了他快要乌黑的白色粗布内衣外面是一件后面两块大补巴,前面补了五六个小巴,还是遮不全上半身的蓝色粗劣、还有几个漏洞的和尚中长衣。刚好山谷的一缕微风吹,着实让他打了个冷

庆家少奶奶虽是县里地主大户杨家的独生女,却没有大小姐那般养尊处优的架势。她的父母善于勤俭持家,在县城里经营着布庄,并购置了大量田地产,累积了不少的财富。那时土匪泛滥,凡有钱人家都会有舞枪弄棍的家丁的。在乱世中,她的父亲练就了一身好枪法,小手枪总是随身携带。

庆少奶奶小名桃子,她是在绥阳城东头的一栋大四合院木房子里长大的。这四合院客堂右边两间(桃子父母主房、书房);左边三间(桃子与妈妈的奶妈住这,连带书房)。

前院两侧地基比正房稍低三十公分的是各四间不大不小的偏房。最前大门处右边是前院值守房。

桃子从小起床早,常常看到父亲天不见亮,便从右厢房早早的出来就到房后面的大院子里练习打枪、练功

通常约两个时辰,打拳、瞄靶,杨老爷已练得差不多了子(他姓苟,大家都叫他狗子)8个家丁这里操练。嘶吼中的家丁们,个个生龙活虎,即或招式已是熟捻,也没有谁因此松懈而偷懒应付,你能感觉到的是他们很认真。

后大院,是从四合院外右后房角与围墙平直相连的双木门进出。家丁们除了护院跟班,操练完后,闲时还是要负责劈柴、挑水、打扫后院所以,后院通常热闹,开玩笑的开玩笑,扳手腕的扳手腕。空时,也会有三两个佣人也来凑趣,戏弄未婚的楞头小伙子。

这个大后院有3平米(据说曾是一大片荒丘树林和田地打理出来的)。长约80米出,宽40米。从进后院看去,正中有一棵两抱粗的大松树。三面近墙约5米不等处,是几棵果树、桂花树。正前方距墙约7米靠右有3个靶子(与左一棵桃树、右三棵李树是空隙错位的)。左上顶角有一间小木房(约10个平方),是后大院值夜用的。小屋左边有棵核桃树,每到白露前后,值夜的人总能最先拾得落地的核桃吃。左下连厨房近角处有一座假山和两棵一抱粗的桂花树,围墙约10米,厨房12米多点。地面是大小不一的石块和泥相间的硬地面,只有下雨天才有泥沾鞋底。

此时,四合前庭,佣人们各自忙里忙外。家里只有6个佣人。其中一个是带桃子的奶妈,约二十四岁左右,面色红润,生女不久才五个月,正在左边第一间佣房里瞧着睡得香甜的女儿幸福的笑着。因养奶之故,皮肤脂凝细滑。

从左偏房第一间与左主房进厨的两米宽的过道进去,两个做饭的正在隔着主房的厨房里:一个在挑拣菜,一个在淘米。

“记得夫人交待的,把她干妈(夫人的奶妈)的饭煮软和一些哈,昨天给她做的晚饭硬了点,她没吃下去,夫人今早特意又吩咐了的!”

“哦,昨天想着要回家看一下,急了些。”

另两洗衣、打扫房间、院庭的,这会跑到后院去了。平时端茶递水的佣人已将茶泡好等着杨老爷和夫人用茶。

   “桃子,躲在那里做什么啊?”母亲不知何时来到了假山后。

    其实,7岁的桃子早就在4岁多的时候就开始在这里悄悄“偷师”学艺了,只是假山有个不大不小的洞,能容下一个人,隐蔽较好,因此,大家都没发现桃子会躲在这里,只有她的奶妈知道,由于太惯她,也就由着她了。

“说啊,为什么躲猫猫到这里了?”母亲无比温柔敦厚、贤淑,声音总是充满了甜滋滋的味道。一身小朵朵、有点泛紫的白色鸭子花、淡蓝底色父母装短上衣,从立着的领子中分沿右弧平身侧而下,是均匀分布的、考究的淡蓝色手工布环扣儿;下装也是淡蓝色的灯笼裤子;鞋子是白底、同上衣花布料鞋面。这身配搭,让人想起了她是否天生一个极有品味的服装设计师。

还别说,这里的人们总是对她的身份一直有疑问,杨老爷总会恰如其分的回避这个问题。所以,桃子母亲的身份充满了神秘感,也没有人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杨老爷从一开始,至始至终都称夫人为妹子。

闻声过来的父亲,摸着桃子的头,笑呵呵的问道哈哈哈,我家桃子啷个串到假山里了哟?

桃子五官、身架子像极了母亲,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性格却是离谱的种了父亲。

杨老爷子承父业,经营布庄。由于他精明能干,极守信誉,胆大心细,布庄规模比接手时大了三倍,并购了大量田地。由于心特善,所以,凡得到过他帮助和与他打交道的人都说:“杨老爷真好!”

    “我要学打枪!我要学打枪!”桃子一下抱住父亲的大腿摇晃着。一根捆着淡紫蓝色绸子的、好看的中长独辫子,在与母亲同款同样花色的衣装后摆舞着。

    “哦哦,桃儿!啷个想学打枪哦?”杨老爷将小手枪递给桃子母亲,一把抱起桃子,在她小脸蛋左右两边亲了两口。

    “打土匪呀!”

“哈哈哈好!打土匪咯,打土匪咯。

杨老爷放下桃子,带着她满院子跑了起来。他上身着白色对襟衣,下着蓝色灯笼裤。身材高大魁梧的他,178的个子把桃子衬得像只小兔子了。

看着父女俩开心的样子,桃子母亲幸福的泪水落。

夏日的晨纱,披在她身上,使她有点混血味的五官细腻白皙的天鹅般脖子,愈发美得不能言喻了!如果说,起先她对这个男人是心存感激,那么现在她是从心底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对她百般疼爱呵护的男人杨老爷父亲与两个哥哥十年前被土匪撕票,他的母亲不堪打击,也于杨老太爷及两个儿子死后半年紧跟仙去。

桃子母亲出生在一个大城市里的大户人家,由于遭受了灭顶之灾,在她的干妈刘氏的全力保护下,从一个大地方跑到了穷山恶水(那个年代外省人眼中的贵州)的地方——贵州一个偏僻的小县城绥阳。她即使很爱他的丈夫,也从未对他言谈过她的家乡及家人。其实只有她心知,这是为了保护杨老爷不因她受牵连。因为,杨老爷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怕他牵扯进去。刘妈仅有一次以请求的口吻对杨老爷说过:“她是堂堂大小姐,千万别亏待了我们小姐!”就再也没说过多余的话。刘妈由于操劳过度,又则在保护桃子母亲的路程中受到过惊吓,身体每况愈下,躺在床上已是四年多了她始终忠诚地守护着桃子母亲的身世。尽管刘妈躺在床上几年了,仍能看得出她也是长得好看的样子。眉目间流露着慈祥般的微笑,肤色因长时间不见阳光,显得苍白了些。桃子母亲对她早已是以亲生母亲一样敬重!在她们两人的脑海里深深留下的是永远也抹不去的火光映天的火海及挣扎着的亲人们的画面。这惨烈的场景会因火光刺激而时有在梦中重现。

杨老爷大桃子母亲6岁,精力旺盛,人也长得相当气,但他从未想过娶偏房,他只深深的爱着这个女人!从不去揭她内心深处的伤。同时也一如她一样,像供亲生母亲一样,敬重刘妈。

“妈妈!妈妈!快过来!我们一起玩啊嘿嘿哈哈”桃子玩皮的叫声打断了她的回忆。

一家人在院子里玩起了捉小鸡,开心的笑声在空中幸福的弥漫……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4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上一篇:《冰消雪融》连载下一篇:全家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黄眉英 2018-11-7 08:23
谢谢各位老师!
引用 城北老伯 2018-11-1 23:48
好小说,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论(2)